>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四章 蝰蛇的遗言

《陨神记》 第四十四章 蝰蛇的遗言

    天云神域经历过剧变,荒野环境渐渐开始好转,非但气候渐渐地恢复正常,还偶尔会出现一两场雨。

    那些贫瘠土地偶尔冒出绿苗,树谷西行四百里地,有一个不起眼的小聚居地,它建立在群山夹缝里,若非小怪鸟高空侦察,否则难以找到这个地方。

    云鹰带着蓝找到一个简陋旅店落脚。

    小怪鸟叽叽喳喳迫不及待了。

    云鹰通过空间石找出一颗脑袋大小的果实。

    黑晶果实大小差异巨大,小的只有拳头左右大小,大的却足足有一个水缸的规模。云鹰在离开树谷时,他顺手摘走一批,这本来就是纱木旻欠他的,无非是多带走一些利息罢了。

    这点数量对树谷来说微不足道。

    其实却是价值连城的财富。

    小怪鸟激动围着果实转圈,突然猛力冲上去,它狠狠一啄之下,从果实上面裂开一个小口子,胶状液体从里面流出来,这种液体蕴含很强的能量,若经过一些简单的提纯和炼化手段以后,立刻就能制作成纯度极高的黑晶。

    小怪鸟像喝椰子一样井井有味。

    云鹰为养活这个小东西没办法,所付出的代价成本不低,只希望小东西快快成长,同样是神兽,水晶栖龙、白玉龙狮,哪个不是超强的存在?这个小东西就不能争气一点。

    小怪鸟好像感觉到主人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抬起头来吱吱叫几声,旋即把屁股对着他,然后继续开始大吃特吃。

    老酒鬼他们跑到哪里去了。

    先不管这么多。

    先找点水。

    云鹰一路赶路十分辛苦,所带的水已经喝完,所以要在聚居地找点,所幸的是自从气候发生变化,荒野里的水源渐渐丰富起来,这里不久前刚刚下过雨,从山上有水流进这个聚居地,被这个聚居地首领给控制住了。

    当云鹰拿出几件神域生产的武器换来两大瓶,正准备带回去给蓝的时候,突然间云鹰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小怪鸟传来紧急警报的信息。

    云鹰心中暗叫不好。

    他赶紧回去推开门一看。

    黑晶果实掉在地上,屋子里空空如也。

    云鹰脸色一变,蓝被抓走了?云鹰通过与小怪鸟联系,立刻判断出对方位置,他们刚刚离开这个聚居地还没有走远。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

    竟然敢劫持我的人!

    云鹰赶紧以瞬间移动追过去、

    这些劫持者并没有走,只是几个黑衣蒙面人,其中为首一个没有蒙面,有一张冷艳的面孔,长发披肩,十分美丽,只是透着一种疲惫,手中锋利长刀,正方在小女孩的脸上。

    只要稍稍一动。

    小女孩就人头落地了。

    云鹰没有想到是这些人:“阿莎,是你吗?”

    话音刚落,露莎缓缓走出来,她的身影看起来比平时更瘦弱,两个眼睛空空洞洞,好像失去某种神采。当看见云鹰的时候,她流露出一种不解,还有一种让云鹰非常陌生的东西。

    云鹰皱着眉说:“我所认识的阿莎是不会劫持小孩子的。”

    “我所认识的云鹰大哥也不会滥杀好人!”露莎两只眼睛直直盯着云鹰,那种目光不仅让云鹰陌生,还让云鹰感到刺痛,她哽咽着问:“蝰蛇养父他到底在哪里?”

    露莎眼睛流露出乞求。

    她多么希望养父还活着。

    云鹰沉默许久,最后叹一口气:“他已经死了。”

    虽然所有人都已经猜到,可这句话从云鹰嘴里说出来时,所有人还是感到微微色变,蝰蛇这样的人物死在云鹰手里吗?

    幽灵一趟死水的眼睛,此刻更是完全灰败下去,犹如一下子失去这个世界最后的色彩,整个人看起来好像都没有了灵魂。

    不可能。

    不可能。

    他明明承诺了。

    他从来不会食言!

    蝰蛇就算会死,光凭这个小子怎么可能杀他!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就算付出一切,也要云鹰付出代价,她握紧手里的刀就要动手。蓝感觉到杀气,她吓得脸色煞白,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紧咬嘴唇不发出声音。

    蓝知道。

    老师这一刻比她更加无助。

    “阿莎你在做什么!”云鹰握紧拳头:“这个孩子是你救回来的,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吗?她是无辜的!”

    “蝰蛇养父又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非要杀他不可!”这是云鹰第一次看到露莎愤怒的样子,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柔弱的少女,竟然也会爆发出逼人怒火:“以你的能力明明能离开为什么非要杀人!”

    云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场战斗本质是树谷之争。

    可抛开这些立场方面的原因,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保护露莎,蝰蛇已经成为整个神域的公敌,他在神域这么多强者面前,又能支撑多久呢?他的结局注定是悲剧。

    云鹰却不想让这种悲剧蔓延到露莎身上。

    只是露莎会理解云鹰吗?显然,她不会!

    若露莎因为蝰蛇的死受到打击,最终变成他所不想看到的样子,云鹰肯定会内疚终生。

    “住手!这是蝰蛇让我交给你们的!”

    云鹰摸出一件布满裂痕的水晶,这是蝰蛇所留下的遗物,按照与蝰蛇的约定,云鹰决定将这件东西交给他们。

    幽灵看着这件神器,她果然停止手里动作。

    露莎呆呆走过来,她伸出一只手,当接触到水晶的一瞬间,从里面骤然亮起光芒。

    水晶直接变成一面镜子。

    镜面里出现一道所有人都非常熟悉的身影。

    他高大而又伟岸,一套黑色长皮衣,面容刚毅,刀削斧凿,眼角有几道疤,他就这样从镜子里面走出来。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

    蝰蛇复活了?

    露莎想扑进蝰蛇怀里放声大哭,有种失而复得喜极而泣的感觉,结果在触碰到蝰蛇身体的瞬间,竟然没有任何的触感,从他的怀里穿过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云鹰看着蝰蛇。

    这根本不是蝰蛇。

    蝰蛇确确实实死在神墓之中。

    云鹰爆发的一击,让他尸骨无存了。

    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只是一道镜像而已。

    这道镜像甚至都没有真正凝出实体,只是承载着某种意志与信息。

    “当你们看到这一切,说明我已经死了,我相信云鹰会遵守莫言,将我最后想说的话送到你们面前。”

    蝰蛇对着露莎笑了笑,犹如真的能看见她一样。

    “阿莎,你又在流泪了吗?请不要为我难过,人固有一死,或轻于毛或重于山,我今生最大的骄傲,就是能以残病腐朽之躯,为这即将到来的乱世拉开序幕,但今生最大的荣幸就是能做你的父亲,为此我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露莎已经泣不成声。

    蝰蛇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幽灵,你在吗?我遵守诺言回来了。”

    “我在,我就在这里。”幽灵枯井般的眼睛里流出泪来:“你为什么不看我一眼,你从来都是这样,你从来都没有好好看过我。”

    这一刻,蝰蛇转过身,他的目光跨越生死阶梯,正看着眼前的幽灵:“我没做过违心事,惟独对你,心里有愧,是我太过残忍,让你背负着这样的命运,让你承受难以承受疼痛。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而我也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更懂你,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已经没有办法报答。”

    哐当。

    幽灵的刀掉在地上。

    她对着镜像喊道:“我要的根本不是报答!”

    “我明白,你一直都很想知道答案,你明着暗着问过很多次了,请原谅我每一次都选择逃避,因为我的前路注定是黑暗的,我怕将你也拖进这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我终于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这句话压在我的心里,好多年了。”

    蝰蛇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情之色。

    “现在,我终于可以放下负担,我想告诉你,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就像你爱我一样的爱着你。”

    蝰蛇钢铁般坚毅面庞充满向往与憧憬。

    “其实我有时经常在想,如果我们都是普通人多好,我一定会疯狂的追求你,让你过上最简单最平凡也最幸福的生活,只可惜我终究没有勇气当着你的面说出这些话,你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希望你和露莎不要被仇恨所吞噬,这是我命中注定的结局!”

    蝰蛇表情恢复平时的平静。

    “幽灵,答应我,从此收手,彻底摆脱出去,也不要报仇,这没有任何意义,请为我照顾好露莎。”

    幽灵闭上眼睛。

    两条泪水,无言流淌。

    “云鹰!”蝰蛇突然话音一转,他好像知道云鹰就在这里:“我想告诉你,与你的这场战斗,是这辈子最痛快的一次战斗,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非常感谢你能让我这样体面的告别。”

    云鹰不知该说什么。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其实我们归根到底是一类人啊。”蝰蛇眼睛里没有任何仇恨,只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以及一种复杂的情感:“我在于你交手的最后一刻,其实就已经感觉出来了。”

    “我感觉到你的血液里奔涌流淌着抗争的激情!我感觉到你的骨子里充斥着对战斗的渴望!我也感觉到了你的灵魂里闪动着英雄的光辉!”

    “你的心,你的梦,你的智慧,你的秉性,你的一切,全都是为这个时代而生的!云鹰,你真的是独一无二的人,你现在还太年轻所以还看不清楚,但我相信你终究会接力我们,然后将这份荣光延续下去,并且会做的比所有前人更好。”

    “为自己的信念,你我都可以牺牲,但绝不会屈服求全,哪怕阻挡在前方是熊熊烈火,你也会义无反顾燃烧自己无怨无悔,这才是你生命的本质,也是你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这样的你我,绝不会消失陨落在平凡琐细的消磨之中,这样的你我,绝无法忍受日复一日的囚困屈辱和束缚,这样的你我绝不会懦弱退缩对宿命妥协屈服!”

    “因为,如果没有这一切,我们的灵魂就会失去根基!如果没有这一切,我们的生命就如同流沙!如果没有这一切,我们的身躯将化为无根浮萍!世界会失去色彩,最终日渐干枯,沦为行尸走肉,希望你能早日觉醒,不要迷茫大胆去翱翔吧!”

    “你既然是鹰,就该暴风搏斗,就该与雷霆争鸣,就应该搅动风云,

    用你的羽翼去划破大地,划破苍穹,划破黑暗,闪耀万古,不要辜负我们这些先行者的热血!”

    云鹰没有想到蝰蛇对自己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他的身影渐渐模糊了。

    大概时间已经不多。

    没有办法再说了。

    他露出最后的一个微笑,坦然,轻松,无怨无悔,最终缓缓地消融在空气中,水晶镜面裂痕迅速加深,最终彻底的破裂开来。

    “今生终此,已无遗憾,吾身虽陨,灯火昭昭!”

    “永别了!”

    露莎无力跪在地上,幽灵则沉默无语,她的眼睛含着泪水,目光反而渐渐明亮起来,她默默地扶起地上的露莎,最终头也不回的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云鹰看着满地晶莹碎片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