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五章 远方的背影

《陨神记》 第四十五章 远方的背影

    云鹰弯腰将水晶镜碎片一块块的捡起。

    蓝怯生生站在身边,一肚子困惑问不出口。

    这些人的心思太复杂,云鹰与蝰蛇明明互相尊敬,为什么非要打得你死我活,云鹰跟露莎明明有着很深情谊与羁绊,为什么要这样形同陌路渐行渐远?

    这一路走来。

    这女孩见识到太多太多无法理解东西。

    这些形形的鲜活身影身上,让她看到坚强、执着、勇气,敬畏……可更多的却无法理解,只能就让它们留在心底,让岁月给她答案吧。

    蓝以为老师一定会很失落。

    蝰蛇的遗言对云鹰老师一定有触动。

    露莎姐姐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开必然造成打击。

    云鹰却转脸对着她微微一笑:“小家伙想什么呢?”

    “您怎么还笑得出来?”

    “难道要哭吗?”

    蓝想了想说:“那还是笑好些。”

    “蝰蛇这个家伙一厢情愿而已。”云鹰摸摸蓝的小脑袋说,“你看我哪里像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不过他这样的人可惜了,他本来应该绽放更耀眼的光辉。”

    蓝问:“您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云鹰将面具给戴在脸上,遮住挂在脸上的微笑,当声音从面距离传出来,骤然就变得有些嘶沉沙哑:“跟上去!”

    …………

    幽灵带着露莎以及几个部下,这一路北行几天几夜,结果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每次缺水的时候,总能发现有人遗落水壶在路边,而水壶里面满满全是纯净的饮用水。

    当遇到凶猛的变异兽时,总是还不等交手,所见到只是变异兽的尸体,哪怕是再愚蠢的人也可以看出来,这一路肯定有人在默默跟随。

    这个人会是谁?

    恐怕不用想都能猜得出来。

    幽灵几次想要将这个家伙揪出来,只是凭她的侦察能力很难找到这个人的踪迹。幽灵也好几次加速企图甩脱,结果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当她们抬起头来的时候,总能看见一只圆头圆脑的金色怪鸟。

    这样持续一段时间。

    幽灵就习惯了。

    云鹰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以这种可笑的方式来表达愧疚?又或者默默地为露莎送行?不管了!她的实力正面交手,绝非云鹰的对手,毕竟连蝰蛇都输给这个家伙。

    那就让他跟着好了。

    她倒是想看看这家伙能跟多远!

    露莎显然发现了,若无云鹰这样的高手,这一路怎么可能走的这么顺?她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她恨云鹰吗?

    即恨也不恨!

    露莎也不知道答案。

    她没有资格恨云鹰,这条命就是云鹰从荒野里捡回来的,如果没有云鹰的话,她早在灯塔营地就已经死了。

    可露莎生命中遇到的两个最重要的人,他们却全都因为云鹰而死,一个是灯塔营的大铜牙,一个就是后来的蝰蛇。

    大铜牙的死是间接导致,也许不能怪在云鹰头上。

    可是蝰蛇呢?

    他是那样有抱负的男人!

    露莎与蝰蛇相处三年时间了,早就积累深厚的感情,蝰蛇是真的将露莎当成女儿一样看待,她始终无法接受蝰蛇已经死去的事实,更无法接受杀死蝰蛇的,是她同样敬爱的云鹰大哥。

    又是一堆怪兽的尸体。

    总共有十几头,其中一头体长十米。

    这样恐怖的怪物要是与他们相遇,哪怕能够逃脱,也要死伤过半。纵是云鹰这样的人物,他在杀死这么多凶戾的怪物以后,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吧。

    荒野空空荡荡,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云鹰他到底在哪?他是否躲在暗处默默注视着她?他到底有没有受伤呢?露莎眼睛里忍不住湿润了,他为什么就这么傻?他还要跟到什么时候?

    傍晚。

    几人来到一个小绿洲。

    绿洲长宽不过一两百米。

    正中间有月牙形状的泉水,周围零星分布着几棵树,周围已经围起简陋的围墙,因为太小也太偏僻,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人来过。

    麻雀虽小。

    五脏俱全。

    几百人的小营地有一个破旧小旅馆,正中间摆着一个温暖的火盆,满脸都是瘤子的瘸腿老板坐在里面,当感觉到有人走进来,他抬起头一看,眼睛顿时一亮。

    老板盯着两个女人,他惊喜的发现,这两女人都没有变异,看看那白嫩皮肤,看看那身材,简直是绝了!

    幽灵眉头一挑。

    一寸寒芒出鞘,瞬间钉进柜台。

    老板被吓得一个哆嗦,没有想到对方是高手,他连忙满脸赔笑抱歉,同时对着背后发出怒吼:“废物!你还不快出来!有客人来了!”

    那个被唤作废物的男人走出来。

    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废物。

    此人遍体都是暗红纹身,有坚硬的红色短发,五大三粗满脸横肉,还是一个独眼龙,往这店中间一站,给人一种威猛的感觉。

    只是与形象不相称的是气质。

    这个男人表情看起来胆怯而又退缩,犹如一只被十只猫包围的老鼠,因此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极度的恐慌中,就连两条腿都在不停地打着哆嗦。

    露莎皱皱眉对身边幽灵说:“好像是莽夫团的纹身,他是莽夫团的人吗?”

    幽灵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纹身应该是莽夫团风格,只是莽夫团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莽夫团是流离风的势力啊!不过也管不了这么多,幽灵还不至于将这种人放在眼里。

    独眼畏惧看过来,结结巴巴说:“请,请……坐!”

    几人在破桌坐下,烤蜥蜴烤肉被送过来。

    “等等!”幽灵拿起肉微微嗅了嗅,以确定没有添加其他成分,“可以吃!”

    几个人走一天肚子已经饿了。

    此刻就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露莎发现老板不见了。

    那个叫废物的独眼男人,躲在梁柱后,正缩头缩脑,一只眼睛死死盯着他们,低声叫两句:“快走,快走!”

    露莎连忙对幽灵说:“不对劲。”

    话音刚刚落下。

    一阵天旋地转袭来。

    她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幽灵脸色陡然大变,她刚刚检查过食物,不可能有毒才对。

    何况。幽灵队伍有好几个人,他们一路都保持警惕,所以每次进食的时候,总都会有一部分人不吃保持观察,现在就连这几个观察者都陆续昏迷了。

    不是食物!

    那么会是什么?

    幽灵发现到问题所在——火盆!

    这个火盆里烧得是一种碳石,他们在碳里掺入药水,药水无色无味随着火盆燃烧挥发到空气中,当几个人发现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十几个壮汉手持武器,满脸狞笑着走进来,独眼见此吓得抱头蜷缩在角落,其中几个人冲上去对着废物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还不停地咒骂什么。

    当目光投向两位美貌女子时。

    每个人都不加掩饰露出一种极其邪恶的笑容。

    幽灵站起来就要拔出刀,胡乱挥舞几下,却发现连腿都站不稳,几乎踉踉跄跄向一个人撞过去。这个大汉直接将她一把推倒在地上。

    “这个人我要先上。”

    “他妈的,老子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极品的女人。”

    “草,别跟我抢,否则老子割了他的老二!”

    幽灵渐渐消失意志,她最后隐隐感觉到,有人将她的身体翻过来,正争先恐后的向身上扑过来,犹如一群即将饿死的恶狼。

    不知道过去多久。

    幽灵重新睁开眼睛,她感到头疼欲裂,慌忙捡起掉在旁边的刀,当她环视四周围的时候发现,整个屋子里连一个人都没有,干净的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她的身上十分完整,没有被侵犯的痕迹。

    “别杀我!”

    “别杀我!”

    那是绰号叫做“废物”的独眼壮汉蜷缩在角落。

    幽灵连忙过去把其他人都唤醒,她派出几个人到外面去查看情况。

    露莎也觉得很奇怪,她还记得在昏迷前一刻,这个叫废物的大汉曾经努力提醒他们,所以主动向这个人走过去。

    “死了,全都死了,有鬼,鬼把他们都杀了!”

    废物语无伦次提泪横流,满脸惊恐之色,裆下已经湿哒哒。

    “别害怕!”露莎走过去安抚着他:“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废物。”

    “你不是废物,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个废物,我是个没用的废物!”

    “你一定有名字,请仔细想想,告诉我好吗?”

    废物露出恍惚表情,他思索很久,突然开口说:“我叫小草!”

    几个人回来,他们向幽灵汇报情况,整个营地的人都死光,所有尸体都像垃圾般被丢在外面。另外从营地里面搜出十几个小孩和妇女,全部都是被这帮强盗给掳掠过来的。

    原来是一个小型的悍匪山寨。

    哪怕是幽灵这样的人都差点阴沟翻船了。

    幽灵观察四周地形,她发现这里非常安全,几乎不会受到任何外来势力威胁,所以决定就在这个地方落脚了。

    露莎给营地取名为“月牙营”。

    因为月牙形的沙漠之泉。

    露莎收养这里的孩子,她终于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这对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吧。露莎知道从始至终都是云鹰在帮她,否则这一路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她看着晨曦渐渐升起的山谷大地。

    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在告诉她。

    云鹰就在这,云鹰没有走。

    她只要喊上一句,云鹰就会出现,他们或许可以冰释前嫌,还可以像以前那样相处,只是已打破的镜子,还有可能在复原吗?

    露莎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

    这段记忆她准备永远留在心里。

    让时光将记忆雕刻成一颗琥珀。

    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能永远珍藏在心底了。

    天亮了,露莎发现,山谷地平线,有一个迎着朝霞渐行渐远的人影,那个人影是那么的熟悉亲切,可他又是那么孤单的行走在天地间。

    这是露莎最后一次看到这个男人。

    云鹰离开月牙营。

    此生再没来过。

    露莎与云鹰的故事,平平淡淡。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简简单单。

    这样的结局或许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句号。

    所有带走的未必留下,所有丢弃的也未必遗忘。

    那些心情在岁月里难辨真假,他们就这样,各自奔向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