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六章 彻底决裂

《陨神记》 第四十六章 彻底决裂

    云鹰走在返回沙洲营路途中。

    他杀了蝰蛇,虽然没有如愿得到树谷,但阻止审判者联盟,所以依然一份不小的功劳。他在神域乃至远征军的地位都会有所提升,权利其实是一个好东西,可以不喜欢,但必须敬畏,有必要的时候也要适当争取,若云鹰能在神域里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哪怕身在神域里也能保护荒野里应该被保护的对象。

    云鹰刚刚失去最好的妹妹。

    可是连一点沉重或失落感觉都没有。

    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这分开未必是坏事。

    露莎能找到这样一个好地方安安静静隐居没什么不好,云鹰也发自内心为她高兴,只是希望这份宁静能一直持续下去。他保护了她最后一段路程,也做了所能做的事情,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牵挂或遗憾,因为问心无愧,所以念头通达。

    蓝佩服老师的这种洒脱与直接。

    这样的人身上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气质。

    云鹰感觉到什么,突然停止前进,凝视一个方向。

    “喂,别藏了,出来吧。”

    不好!

    有埋伏!

    蓝也感觉到危机。

    一个左手缠满绷带的青年走出来,目光冷厉,表情漠然,神态阴沉,让人不寒而栗,云鹰几乎想不起来第一次相遇时,当时这个天性随和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面孔了。

    流离风穿着破破烂烂的皮甲,从脸上到头发都凝着血污,整个人笼罩着一股浓郁的腥气,好像刚刚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

    那一双曾经明亮的眸子,现在已经不再明亮,只剩深不见底的黑暗。曾经温和的面孔不再温和,当年俊逸清秀的面貌,当经岁月雕琢以后,最终褪去青涩痕迹,现在愈发的棱角分明起来了。

    荒野寂静,沙尘扬起,朦胧了视线。

    两人无言对峙时,有一种时空与身份都对换的感觉。

    流离风骨子里透出一股戾气,犹如充满野性且危险的受伤野兽,这难道和早期在荒野里不断挣扎厮杀挣扎的云鹰非常相似吗?

    云鹰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只是双手环抱于胸前,全身看起来都很放松,总是平和淡然的样子,他渐渐开始学会面对任何事情,都不再歇斯底里的愤怒,然后摆出苦大仇深的样子,反倒有几分流离风当时洒脱潇洒的影子。

    云鹰终究不是流离风,他的洒脱更多是阔达,这一种历经苦难艰辛,品尝过酸甜苦辣以后,最终所学会淡然处之的生活态度,这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流离风也不是当年的云鹰。

    云鹰有过茹毛饮血的黑暗血腥生活,可身处黑暗依然向往着光明,只要向往光明,内心就不会黑暗。流离风从里到外,从精神到灵魂,全都被黑暗裹得严实,那日渐强大的躯壳之下所掩藏的,是一个早已被仇恨和怨恨折磨的奄奄一息的男人,所以有一种强烈而又纯粹的戾气。

    云鹰淡淡的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流离风见到云鹰,他的脸色阴沉,左拳紧握,脸颊抽搐,青筋直跳,却强行抑制心中愤怒:“为什么要杀蝰蛇?为什么要伤害阿莎?荒野与神域的战争,你不想帮荒野就算了,为什么要为神域做事。”

    “这场战争没有意义,审判者联盟迟早会失败,荒野联盟失败的代价,最终会连累整个荒野来承受。我若成为成为了远征军高层,手里拥有一定的权利以后,最起码可以在清洗展开时,先保护一部分应该受到保护的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是为避免更多人死亡。”

    这确实是一个理由。

    只是在流离风看来太可笑了一点。

    流离风粗大左臂又膨胀几分,让大量黑色气息从绷带缝隙里泄露出来,有一股阴冷的感觉弥漫开,只是是这股力量带来阴冷了,还是这个青年气势所造成的感觉呢?

    “荒野联盟会不会成功我不知道,你既然变成维护那些伪善者的走狗。”流离风的眼睛变得更加黑暗,周围缠绕黑暗气息,让他在一瞬间变身成愤怒的恶魔使者:“那我也只好杀了你!”

    小怪鸟传回画面。

    四周陆陆续续出现一堆人影。

    其中就包括吞天虎、黑煞、三眼蛛、乌鸦在内。

    他们早就埋伏在这附近,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伏杀行动。

    云鹰猜到最终会走到这一步,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他环视四周围,“杀我?你们这点人根本不够嘛!”

    云鹰打不过不代表跑不掉。

    神域荒野真正能对云鹰造成威胁的人已经不多了。

    三眼蛛表情阴鸷,第三只眼睛睁开,血红色眼睛锁定云鹰,“别自信过了头,你的空间能力确实很难缠,只是每次传送距离是有限的,更何况是带着一个累赘的情况之下,周围数千里都是茫茫荒野,我倒想看看你的力气什么时候用完。”

    暗核会的前首席科学家。

    他大多数手段都来自古科技。

    云鹰对古科技了解甚少,谁知道这个三眼蛛会有什么定位手段呢?云鹰的影子斗篷已经损坏,若被这帮家伙满荒野追杀,恐怕会落得十分狼狈的下场。

    云鹰露出一种怜悯而又惋惜目光:“流离风,你太过于追求力量以及暴力,现在就连老朋友挡在面前也要毫不留情抹杀,可见黑暗在吞噬你的理智与人性,你已经快疯了。”

    “我早就疯了!从老荆被杀开始,从我知道那些事情开始!”流离风曾经清秀的面庞,此刻充满歇斯底里的癫狂:“谁让我活在这个让人发疯的世界!”

    流离风的绷带层层被撕裂开,从黑煞体内释放出一股黑雾,全部灌注进流离风左臂中,好强的杀气,是要动真格的了。

    云鹰就不是啰嗦的人,他才不扯什么让流离风回头是岸的屁话,

    一根驱魔棍滑落出来被握在手中。

    驱魔棍顿时开始激荡旋转起来!

    流离风的身影犹如离弦之箭般迅速射过来,右手拿着一根激发状态的驱魔棍,左臂更是带动一大片黑色能量。

    当初就是依靠这样的一击。

    他直接击败高阶猎魔师惜云鸿。

    这段时间流离风对这种力量掌握原来越娴熟了。

    云鹰带着蓝瞬移出三十米,流离风重重砸在前方地面,犹如击打在水面一样,正中直接深深凹陷下去,旋即出现一层波纹,把地面形态都给改变,犹如几十台推土机同时作业,光是场面就让人感到震撼了。

    流离风尚未起身,猛然赶到劲风袭来,流离风瞳孔顿时收缩,只觉一根呼啸的驱魔棍急速劈过来。

    当!

    两根驱魔棍碰撞!

    流离风倒飞出去十米远!

    吞天虎扛着战斧远远看着战场,他的眉头已经越缩越紧,流离风进步速度实在超乎想象,他似乎对力量运用已经越来越娴熟,恐怕现在就算是吞天虎也很难对付他,这样下去吞天虎地位就被流离风彻底压过了。

    当然。

    更让吞天虎吃惊的是云鹰。

    吞天虎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云鹰时,虽然实力还不错,但是仅仅是不错,这么短时间里就已经脱胎换骨一样。当得知云鹰杀死蝰蛇,他几乎不敢相信,现在看来这个传闻是属实的。

    两人差距太大了。

    流离风若没有这件特殊的植入型法器暗魔臂带来的增幅,他根本就挡不住云鹰一个回合,现在就算是仗着暗魔臂的威力,那也只是勉力周旋而已,正处于明显的下风。

    云鹰一连三棍打过去。

    流离风被打得节节倒退。

    云鹰一边打一边说:“你这个蠢货非要步蝰蛇的后尘,我为什么不能成全了你?”

    流离风以左臂挡住攻击。

    驱魔棍的能量都被吸收了。

    流离风怒吼着把积累的能力,一瞬间全部爆发出去,这一掌劈出来的时候发出风雷交鸣之音,竟如折断一根筷子轻松击断了驱魔棍。

    云鹰袖子里钻出两条银色。

    两道银色寒光顷刻挥舞八次。

    流离风以暗魔臂抵挡并以驱魔棍反击,只是这种攻击就算是刀千刃那样的近战高手也不敢说全部招架,更不用说是流离风这个半吊子,一道寒芒立刻射出,在流离风身上造成一道深深的伤口。

    “乌鸦,解决他!”

    三眼蛛直接发出攻击命令。

    乌鸦像机器人,收到指令瞬间,他就打开高射速的重机枪,瞬间倾泻出一片密密麻麻的金属风暴。

    以多打少。

    云鹰又不是傻子,他才不打这种摆明要吃亏的战斗,正筹划着该怎么逃走的时候。

    突然一道光剑从天而降。

    乌鸦一整只手臂都给切断了。

    又一道光剑逼退吞天虎,只见白衣胜雪身影从天而降。

    惜云银月?谁曾想银月会出现在这里,惜云银月的实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她在战斗力方面比起蝰蛇来,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因为有天圣神衣的辅助,所以打起来力量源源不断。

    流离风见此只好撤退。

    他不能为云鹰把大半个团队都搭进去。

    云鹰在面对银月时,难免心里有些犯怵,毕竟他就在不久前刚刚杀死银月的兄长,可是银月看起来并没有怪他,从她冷艳高贵的面具之下,所透露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关切,以及如释重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