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七章 夜谈

《陨神记》 第四十七章 夜谈

    夜晚,无风无云,繁星点点。

    云鹰在废墟中间生起一团篝火。

    蓝又累又困,吃半块面饼,她就靠在云鹰身上睡着了,这次出门游历所遇见的诸般遭遇,让这个小丫头吃尽苦头,全身磕磕碰碰造成伤口就有二十多处,只是小丫头性格坚韧始终强忍着一声不吭而已。

    云鹰将一块燃料丢进火堆。

    惜云银月静静坐在对面,明眸倒映着眼前燃烧火焰,一闪一闪,如星辰如皓月,她的视线始终没有转移,两眼一直盯着对面的云鹰,那眼神少了一分清冷孤傲。

    “我知道我可能长得比较英俊,可你偷偷看两眼就好了,别总是这样盯着我,我会很难为情的。”

    这种近乎调戏的话换成辨认,恐怕直接就被对面一道光剑给劈成两半了。

    惜云银月没有生气。

    她依然默默注视云鹰。

    “我只是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你这个幼稚又固执的小毛孩现在都变成熟了。”

    “这算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不过话说回来,你之前又失踪一段时间,为什么一回来就要加入圣殿?”云鹰微微一怔说:“这个举动太不理智了,你多半是得罪了星光大师,因为这是摆明要帮大祭司削弱星光大师的影响力啊。”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银月不知道怎么说起。

    她思索几秒说:“你可知朗逸为什么要杀我父亲?”

    云鹰没有想到银月又提到这件事情上,难道这么多年过去,她的执念还是没有减弱吗?银月没有等云鹰开口,她就自己回答道。

    “他只是执行命令而已,这个命令的发出者,正是星光。”

    云鹰感觉手抖一下。

    他早就猜到这个答案了。

    可还是对云鹰造成很强烈的冲击感。

    惜云星光大师果然是一个枭雄般的狠角色。

    “所以不仅要对付红一,你打算连星光也一起对付?”

    “红一暗算父亲,无论他多么后悔,可终究做出这种事,从情感上来说我不可能原谅他。至于星光是整个事情的罪魁祸首,他是一个不择手段的阴谋家,这种事情第一次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种人根本不配成为神域的领袖。”

    银月从来没有对别人说出这些话。

    她知道这些话一旦传出去必然会引起轰动。

    银月对云鹰却没有防备,所以下意识就把他当成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神并非人类臆想中神秘与完美不可冒犯,可是众神确实保护一部分人类,给数千万神域人繁衍的富饶土地,这是无法反驳的事实,我进圣殿不为别的,先对付红一,再对付星光,现在只有圣殿有这个能力帮我。”

    银月一直在说。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样的倾诉了。

    从银月的话语中可以感觉出来,天云明与星光大师似乎是存在矛盾的,因此天云明拉拢银月,只是利用银月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银月明知道是被利用,她却心甘情愿。

    云鹰看着银月。

    两人四目相对。

    银月被这道漆黑明亮眸子注视一刹那,突然就感觉心脏跳动增快几分感觉,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在这道目光面前,几乎任何防备都形同虚设,他好像能直接看透她的内心。

    “你能不能就此停手?”

    “为什么要停手?”

    “仇恨实在是可怕的东西,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好朋友。”

    银月听到这句话,心里泛起一丝暖意,嘴角也微微勾起,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你是在担心我会变得像流离风一样吗?放心,这四年在成长的可不仅仅是你,我早就不是一个满脑子仇恨的蠢货了,这次所做的事情不止为报仇这么简单。”

    “这世界有很多东西,我们终究不能改变的,人总要学会认命不是吗?我看不要总是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奔波,等这场战争结束,我们一起找一好地方过简单生活算了。”

    “你可真不要脸。”银月脸红一下,嗔怒道:“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谁要跟你一起生活?”

    云鹰从没有见过银月这副样子。

    他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从内心到外在都无比强大而坚定的完美女人,竟然也会露出这种小女人的神态,所以一时间有些失神,但也很快感觉到言语有失妥当。

    “我不是那个意思。”

    “累了,我要睡一会儿。”

    银月不给他解释机会,她背靠着云鹰就躺下来。

    女人心思实在是叫人猜不透,特别是这样子的女人。

    大约持续几分钟没有动静,云鹰以为银月已经睡着,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细微的声音传进云鹰的耳朵里。

    “我会考虑的。”

    “真的吗?”

    “当然是在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以后。”

    云鹰懂了,他躺下来,虽然背靠着背,但是有一种心有灵犀的默契。

    银月是散发着拒人于千里寒气的冰山,可惟独对云鹰保留着一丝暖意,两人相遇相知共同经历的那些事情,又经过数年时间的洗刷沉淀,那层天然隔阂似乎渐渐消失了。

    “对了,你跟蝰蛇……风回关系怎么样?”

    从开始到现在,银月始终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可是云鹰却不能当做没发生过,所以忍不住主动问出来。

    沉默几秒。

    一个略带忧伤声音传来。

    “大概就像是你与露莎之间那种兄妹感情吧。”

    云鹰以为银月跟蝰蛇关系很不好,所以云鹰在杀死蝰蛇后,银月居然连问都没有问,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原来他们兄妹竟然这么亲密。

    云鹰很难想象。

    如果一个人,特别是自己朋友,杀死自己很在乎的妹妹,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最起码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平静说话,无论出于什么理由也好。

    火堆噼噼啪啪响着。

    云鹰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在选择成为蝰蛇的一刻开始,就已经彻底放弃风回的这个身份,你所杀死的是蝰蛇而不是风回,我并不是很伤心,因为世界上早就没有风回哥哥了。”

    云鹰细细品味着这句话。

    她说得又何尝没有道理。

    一个人一旦变了,就很难回到以前的样子,正如被云鹰当做朋友看待的流离风。如今流离风与云鹰已经彻底决裂,如果再次相遇,只有你死我活,谁还会计较那些情分呢?

    两人都没有在说话。

    云鹰暗暗想着要是帮银月解决星光的话,银月会不会正如她所说一样,从此停下来,与他在一起,简简单单生活?

    他突然有一种冲动。

    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转念一想,这件事太难了。

    星光大师有多强?他在天云城里面最值得忌惮的人,这位公认的天下第一猎魔师,他是几百年来最强的猎魔师,据说实力已经直追神魔大战时期的传奇猎魔人了。

    这一点从轻松打败全盛状态的老酒鬼,乃至一整支圣武士部队的战绩中就足以表现。

    可他偏偏不像北辰天这样只是一个粗狂的武夫。

    一个人能将神域治理的如此井井有条,又岂是简单的人物?

    当世人雄。

    天才伟略。

    这样形容不为过。

    星光大师十分低调,不显山,不露水,只是时时刻刻给人感觉都在酝酿,那是一种正在慢慢积累的气势,正如水坝里的水位总是无声无息中上涨,一旦爆发,颠覆一切。

    云鹰想着想着渐渐睡着。

    黎明时分,他的浅眠被惊醒,当睁开眼睛时,银月已经站起来,跳到一座八米高的遗迹残骸上。

    怎么回事?

    云鹰赶紧过去,两人目光远远望去时,从漆黑天穹云层上面,正传出来一阵轰隆隆雷鸣,隐隐约约能看见有很多光亮在移动,犹如一大片萤火虫在缓缓前进着。

    云鹰很惊讶:“那是什么?”

    “神域的舰队,从这样规模看,最起码有数百艘。”惜云银月露出凝重的表情:“远征军主力出动了。”

    “这就意味着要真正的战争要开战了对吗?”

    “这种规模肯定是正式开战了。”银月目光炯炯有神说:“双方主力开始一旦交手,就是杀红一最好时机。”

    银月一刻都等不了。

    她立刻启程就要回去。

    云鹰跟随银月来到远征军的前军基地,银月与他告别以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云鹰知道银月肯定要去对付红一,她之所以不告诉自己,纯粹是不想拉着云鹰冒险而已。

    云鹰则经过一番消息打听。

    原来北辰天在树谷追杀以失败告终了。

    北辰天就快剿灭赤龙团伙和地狱谷叛军的时候,红一在关键时刻带伤强行出手,两人在荒野里爆发一场激烈冲突,虽然红一有伤在身不敌北辰天,但是北辰天这次来树谷十分匆忙,所以根本没有带够帮手,敌众我寡的情况之下,他不得不先放弃追杀计划。

    虽说如此。

    红一经北辰天一战。

    他如今已是伤上加伤了。

    现在不得不选择退守北部荒野。

    北辰天回来以后,立刻抽调浮空战船,他准备趁着这个机会,正式拉开这场大战,最好能将红一一举给消灭掉。

    远征军部队和补给都尚未完全准备好,只是面对这样巨大的战机,北辰天这样的老将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云鹰在树谷的行动,让这场百年难遇的大战提前爆发了!

    (陨神记官方公众号:yunshenji半醉游子个人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