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八章 蛮不讲理的爷孙俩

《陨神记》 第四十八章 蛮不讲理的爷孙俩

    云鹰瞬间成为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这传奇色彩倒不是表现在云鹰有多么厉害,因为在这次为远征军立大功前,他就已经在天云城有不小的名气了。

    当然。

    当时都不是好名声。

    云鹰被认定为天云城一次重大事故的罪魁祸首,那场事故导致上千人的死亡,本要以火刑处死以安民心,结果因为蝰蛇摧毁神域长城,破坏神域能量场,让气候发生剧变,反而在关键打断行刑,从而救下云鹰一条小命。

    现在连天云城的小孩子都知道,有这么个被人唾骂甚至诅咒的猎魔师,他曾害死很多善良而无辜的城民,现在却逍遥法外甚至当上大官。

    因为毁誉参半。

    所以极具争议。

    云鹰走进总指挥室。

    北辰天坐在正中间,正部署第二批军队出击

    十余人站在其中,多是兵团长,猎魔师队长,这类型的高级人物。

    云鹰发现几个熟面孔,有对云鹰挤眉弄眼的北辰曦,有断一条手臂满脸欣慰看着云鹰的飞鹏,此外还神神秘秘的蒙面幕僚墨先生。

    先前见到的是先行部队。

    北辰天将在接下来随第二支部队出发。

    所以说,云鹰回来时机正好,总帅大人在见到云鹰以后,他毫不掩饰脸上自豪,这个小子是他力排众议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早就非常看好云鹰,料到此人会有不简单的作为,但这次行动还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总帅大人尚未开口说话。

    北辰曦就直接跳到他面前,满脸不爽,兴师问罪:“好个云鹰,你好大的胆子,执行任务完毕,怎么不尽快回来,反而是在外面鬼混了这么多天,你有没有把远征军的军纪放在眼里,你还有没有把我和我家老爷子放在眼里,快点老实交代清楚。”

    十几个兵团团长眼前。

    北辰曦这个刁蛮大小姐一手叉腰一手戳着云鹰的脑袋,大声说话的时候,口水都溅到他的脸上,这一点都不像是在训斥下属,反倒是一个善妒易怒的在质问夜不归宿的丈夫。

    “大小姐冤枉啊,我怎么会不把您放在眼里呢?”云鹰有点尴尬擦擦鼻子上的口水:“我这不是跟蝰蛇一战受了重伤,所以找了个地方躲起来疗伤了嘛,这不伤刚刚有所好转,立刻就归心似箭的回来了。”

    北辰曦一听立刻露出紧张表情:“什么?受伤了?伤在哪里?严不严重?快给我看看!”

    “咳咳咳!”北辰天咳嗽两声并狠狠瞪这个没规矩的孙女一眼,“云鹰这次干得不错,为远征军立下大功了,我们这里有过必罚有功必赏。只是你刚刚破格提拔神鹰指挥使,我也不可能再给你再升职,所以你有什么想要的奖励尽管说,本帅可以尽可能满足你!”

    全军统帅的承诺自然是分量十足。

    云鹰倒还真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他唯一能想到的一件事情就是:“我的神器在与蝰蛇战斗中被损坏,能不能找人帮我修一下。”

    影子斗篷用了四年了。

    这对云鹰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神器。

    云鹰除阴差阳错将寂静屠戮的能力吸收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找到办法来吸收其他神器的办法,所以现在的云鹰还是很依赖神器的。

    北辰天眼睛一瞪:“就这个?”

    云鹰嘿嘿一笑:“承蒙总帅大人的赏识,可小人现在啥也不缺,所以暂时没有什么好奢求的。不如先把这份功劳存着,以后需要用的时候在用?”

    “你小子当是存钱呢?这样吧!”北辰天对飞鹏低语几句,随后就借着对云鹰说:“你既然是猎魔师,我就送你一件神器好了。”

    飞鹏立刻退下。

    大约过几分钟就回来了。

    他脸色十分郑重,双手托着一件东西,像一把不完整的断剑,剑刃非常的厚实,比手掌还要宽那么一点,只是仅仅二尺长而已。

    云鹰能感觉出来,虽然这个看起来好像是断剑的神器,其实传播出来的神器波动非但强大而且完整,绝对是一件威力十分不错的高级货色。

    “这把炎之怒斩,是北辰家族一个优秀战士使用过的神器。”北辰天在看着这件神器的时候,他的表情微微抽动一下:“现在就传给你,先试一试吧。”

    云鹰不客气拿起神器,灌输精神,出现共鸣,激活神器,本是一把断剑状态的神器,突然间绽放出炙热的光芒,从剑柄流淌出火焰来,犹如一层熔岩般把剩余大半截剑身凝聚成形了。

    赫然变成巨剑,足足有一人高。

    那炙热能量凝聚成的大半剑刃,正散发出浑厚无比的能量,哪怕是钢铁轻轻一剑过去,立刻就能将其变成液态甚至蒸发。

    这是一把非常狂暴的攻坚类型暴力神器。

    北辰曦瞪着眼睛,她有点想不明白,老爷子怎么能把这件东西送给他?外人或许不知道,可北辰曦一清二楚。

    怒炎斩前一个拥有者就是北辰曦的父亲。

    北辰曦的父亲死去已经有十多年了。

    这把炎之怒斩一直都是被北辰天带在身边,虽然北辰天没有使用神器的能力,但是却无比珍视这件神器,毕竟这是他最出色也是唯一的儿子使用过的东西。

    云鹰非常喜欢这件神器。

    飞鹏送的银蛇虽然也很强,但终究属于灵巧刁钻的神器,不适合对付体型庞大或者防御极强的对手,云鹰刚好缺少一件能够大开大合摧枯拉朽的强劲武器,现在有这把怒斩在手,可以说又增强一份实力啊。

    云鹰立刻道谢,满意收下怒斩,他又问一个问题:“我想知道战龙兵团的状况,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呢?”

    “他们追击叛军战船,现在已经深入北荒,好像遇到点麻烦,不过我已经派岩川带着神鹰兵团去支援,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北辰天想起什么对云鹰说:“这段时间,不要乱走,否则难免遭遇报复性打击,毕竟你杀死的蝰蛇,他在荒野里可是被视为英雄,所以你已经成为荒野公敌了!”

    云鹰皱了皱眉。

    最后只好同意了。

    北辰天交代完事情,所有人都退去了。

    北辰天做好出发准备,他在出发前把北辰曦单独留了下来:“你知道为什么要把炎之怒斩交给他吗?”

    “你个老不死该不会想把这小子当成传人了吧!”

    “难得聪明一回。”北辰天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你也知道家族能挑大梁的人不多了,云鹰潜力非常大,好好的培养一下,未来未必不能坐我这个位置。”

    北辰曦听到老头子居然承认了!

    她露出震惊之色:“他到底是外人啊,出生也不是很光彩,北辰家族是千年大族。你这把家业交给一个外人,特别是一个荒野里出来的外人,难道不怕其他家老反对?哪怕家老们没有意见,天云城也不会同意吧!”

    “老子要做的事谁敢反对?更何况外人也能变成自己人的嘛!”北辰天说到摸摸自己的花白胡子,突然说一句:“曦儿,你觉得孙女婿的身份够不够堵住所有人的嘴?”

    “我呸!”北辰曦顿时脸一红:“你个臭老不死的,满嘴就知道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尊老爱幼!这种事情能这么胡来么?”

    “爷爷胡来了吗?”北辰天看着最疼爱的宝贝孙女,这位叱咤一生的战神,满眼都是关怀与慈祥,没有人比他更懂自己孙女,所以很懂得孙女的心事,“你就说你不喜欢他吧!”

    北辰曦被老头子盯着看。

    她低着头支支吾吾了起来。

    她到底喜不喜欢云鹰,这件事情她有些难以启齿。

    从小到大北辰曦都是天云城的混世魔王,她身边的同龄人都怕她,几乎就没有关系好的朋友。云鹰可以说是这些年来最对她胃口的人,北辰曦神经比较大条,天性就是那么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所以从来没有想过男女情长这方面的事情。

    她只知道在云鹰被圣殿判火刑的时候。

    那时心里好像被一只大虫子钻进去狠狠啃咬着,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居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与无助。

    “哎,算了,这种事情确实不能勉强的!”北辰天哪里看不出来孙女想法,他却故意摇摇头叹息说:“我这就叫飞鹏去把怒斩收回来,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

    “慢着!”北辰曦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直接抬起头,干脆爽快的承认:“我是喜欢云鹰!”

    北辰天老怀大慰说:“这不就对了吗?”

    “可他不一定喜欢我啊!”

    北辰曦低下头,一副没什么自信的样子,女人在这方面还是很敏感的,她感觉云鹰就是把她当成兄弟,绝对没有哪方面的好感。

    北辰天满脸都是杀气:“我的孙女这么优秀,难道还配不上这小子?如果连你都看不上,这天底还能看上谁。”

    北辰曦摆出小女孩的羞赧:“其他人不放在眼里,银月那个死丫头跟云鹰好像走的比较近。”

    北辰天鼻孔喷气说:“你就放心吧,他非娶你不可,这件事没有商量,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他本来也不讨厌你不是么?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爷爷我要是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那还不如早点退休算了。”

    “这样真的可以么……”

    “这场战争打完,鼠辈消灭干净了,我就小子绑过来,哪怕四条腿都打断,也要帮你们举行婚礼!”

    这种野蛮行为换成一般人都接受不了。

    北辰曦则露出喜悦的笑容:“好,谢谢爷爷!”

    “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整天老爷子老不死的叫,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北辰天无奈的翻翻白眼接着说:“不过这辈子能看见你嫁一个喜欢的人,那么我也能死而瞑目了。”

    “瞎说,你最起码还能活一百岁!”

    北辰曦对爷爷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犹如贴心小棉袄一样,这让北辰天摇头叹息,这女人一旦被爱情占据大脑,果然连性情都变了呢。

    其实北辰曦还是很紧张的。

    她从来没想过妻子这个身份。

    不过北辰曦明白也只有这个办法可以把云鹰永远留在身边,云鹰以后肯定会变得比她还厉害,即能解决家族后继无人的困境,也能让北辰曦感到满意,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云鹰怎么想都不重要啦。

    爷孙俩都是蛮不讲理的人。

    既然他们都拍板通过了,这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臭小子他敢反对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