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九章 烈士暮年

《陨神记》 第四十九章 烈士暮年

    北辰天离开前又再三嘱咐北辰曦,让她留守基地盯着云鹰,不要让他到处乱跑,云鹰不是真正的军人,没有大军对垒的战阵经验,所以在这种大规模战争上,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

    他现在可是仇恨磁石。

    太容易遭遇集中火力了。

    “各个部队将士以及战争武器准备完毕。”远征军特使飞鹏过来向总指挥汇报情况:“另外城主和圣殿也派来增援,冬归雪带着十余惜云家族高手率领光辉骑士三千,圣女银月和圣武士代团长岚麟带着一支圣武士,请问有什么指示?”

    这个阵容不可谓不强大。

    天云神域没心思与荒野慢慢打消耗战。

    这次是要一鼓作气将所谓的荒野联盟给击垮。

    “多此一举!这些乌合之众有远征军对付就绰绰有余了!”北辰天总帅对此扯扯嘴皮,倒也没有表达出太多不满,只是对飞鹏说了一句:“如果他们喜欢凑热闹,那就让他们跟过来凑凑热闹,本帅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影响远征军作战,否则别怪本帅不给城主和大祭司面子!”

    飞鹏点点头退下。

    舰队已经开始起飞了。

    北辰天走甲板最前端,魁梧雄壮的身体,犹如山岳般伟岸,他往这里一站,哪怕十塔搭载的超大型战舰,此时此刻都有一种被压垮的感觉,如此强大的气势,只有这个怪物般的人可以产生。

    天边,风卷残云,大地荒芜,满目漫黄。

    一艘艘浮空船,乘风前进,圣音萦绕,光辉无限。

    北辰天静静看着眼前井井有条的一切,谁知道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突然间大变,宽阔胸膛剧烈起伏,从嘴角溢出一律鲜血出来。

    北辰天的血液泛着淡淡金色光芒。

    犹如蕴含着某种超强能量一样。

    这具身体实在超脱出凡人太多。

    北辰天皱皱眉,看着手心的血迹,两条浓如刷漆的白眉,正缓缓凝在一起。

    “总帅大人。”一个跟随在北辰天身边形影不离,可却十分沉默低调的蒙面人见到这一幕,他就是跟随北辰家二十年的幕僚墨先生,“您的身体已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北辰天对自己身体状况非常清楚,生老病死,命不可违,他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抵抗。

    毕竟北辰天已经八十岁高龄了啊!

    正常人无论年轻多么强壮,可一旦活到这个岁数,必然会大大衰弱。

    北辰天是依靠高度进化的体魄与生命,他强行压制细胞衰老带来的虚弱,让自己长时间都维持在这样状态,虽然能勉强保持住身体状态的强悍,可这无疑会缩短自己的寿命。

    他这一生也是充满传奇的。

    北辰天十六岁开始就开始参加各种战斗了。

    第一次参与屠魔时,当时年仅三十岁左右。

    这些年浴血奋战戎马一生,或多或少会有一点难以治愈的顽疾,这些旧疾要是单独存在,以北辰天的体魄根本不足为虑,可如果同时出现在身上,无疑是进一步增加身体的负担。

    “没事,我自己清楚很,我大概还能维持现状十年。”北辰天双眼望着火红的流云,“十年时间,倒也足够了。”

    十年啊。

    十年以后。

    北辰天就不是九十多岁的高龄了吗?

    一个人类在九十岁还想保持巅峰时期身体状态,还想保持保最强盛的体魄和战斗力,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北辰天偏偏要创造一个奇迹,只是创造出这样的奇迹,北辰天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没有办法!

    北辰天必须这么做。

    他要在有限时间里完成该完成的事情。

    这十年用来打磨一个人绰绰有余,只要能出现一个能维持大局的人,北辰天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愿意,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安心去养老了。

    墨先生问:“总帅大人就真的这么看好云鹰?”

    “云鹰是一个奇才,这次杀蝰蛇的举动,也让我彻底放下心来,除此还有其他选择吗?”

    “请恕在下说一句冒犯的话,天地万物,兴衰枯荣,是天命,无论是个人,还是家族群体,有兴就有衰,有衰便有兴,强行改命都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墨先生十分客气也十分诚恳,他在天云城并不是很出名的人,因为自从进总帅府这二十年来,墨先生总是淡泊名利,所以他这番话是发自内心,“总帅大人做的已经够多,激流勇退,有何不可。”

    北辰天也没有生气。

    他只是淡淡的一笑。

    “现在局面比较复杂,我总觉得星光在筹谋者什么,我这些年就没有看透这个家伙,只是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另外圣殿似乎也蠢蠢欲动,神域平静外表之下都是乱流,这种时候决不能轻易退出。我既然坐在这个位子,就没有后退的道理。”

    北辰天又自信满满说。

    “等这场战斗打完以后,我就要去履行对曦儿的承诺。我最起码还有十几年时间慢慢培养和辅导,他们两个一定可以成材,以制衡神域里的混乱势力,等我做到这一步,也算没有愧对祖先,即使是死也能瞑目了。”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北辰天从不是一个认命的人。

    北辰家族荣耀不能在身上没落。

    北辰天发誓,只要活着一天,他就要搅动这番风云。

    北辰天成为军人一刻开始,他就决心为天云城以及神域奋战终生。

    墨先生没有在说话了。

    他能在脾气火爆的北辰天身边呆二十年不是没有道理。

    墨先生非常懂得把握尺度,他说了该说的话,再说就是废话了,北辰天讨厌废话,所以他从来不说废话。

    这场战斗对远征军太重要了。

    这场战斗对北辰家族太重要了。

    北辰天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用尽一切手段来打赢这一战。

    其实关于这场战争并没有什么悬念,红一本就受伤极其严重,更何况树谷夺取失败,让审判者联盟受到严重打击,无论是装备、武器、实力,乃至后勤、纪律方面,双方都有很大的差距。

    红一怎么可能挡得住远征军呢?

    更何况城主和圣殿都没有坐视不管。

    这次大战可是出动天云城过半的底蕴啊!

    如果荒野有这种实力,他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默默被压制了。

    …………

    云鹰哪里知道在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就像中大奖,正爱不释手把玩怒斩。

    怒炎斩是一件非常优秀的神器,外表乍看是一把仅仅两尺的宽厚断剑,其实一旦激活神器,炙热能量就会投射出,从而补全缺失的部分,骤然变成足足一人高的巨剑。

    云鹰经过测试发现一个特点。

    怒炎斩一旦成形,四分之一时实体病人,四分之三是能量刃。

    那能量形态的部分,不是以实质状态出现,无法像银月的圣光剑一样能直接触碰到对手,所以无论落在什么目标上,都好像射线般从目标上面穿过去,不过在过程中能造成足够强高温,以云鹰的修为,若是全力出手的话,几乎能汽化钢铁。

    那这把武器可就不简单了。

    这件东西劈砍任何物体都不会产生阻力,它能直接融化汽化物质,从对方身体里穿过去,所有物理性质防御在怒斩面前都是没有意义的,绝对堪称战场上的一把大杀器。

    云鹰自然是满心欢喜。

    “云鹰。”

    北辰曦从后面走过来,她的表情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她跟爷爷商量的那些事情,云鹰现在是完全不知情的,难免就产生一种做了坏事的负罪感。

    云鹰把怒斩挂在腰间向她打了个招呼。

    北辰曦盯着云鹰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长得也不是那么英俊高大,为什么自己就总是对他念念不忘呢?不过想到自己以后可能会嫁给他的时候,她的心脏就不可抑制加速跳动几下,有一种不可描述的紧张忐忑以及暗暗的窃喜。

    “有什么事吗?”

    “你的几个属下回来了。”

    北辰曦说话时有点不敢触碰他的眼睛。

    云鹰一听就知道是谁,大概是参加树谷行动的几个猎魔师回来了,所以想都没想立刻就要过去见他们。

    “等等。”

    “怎么了?”

    云鹰上下打量她:“我觉得你突然怪怪的。”

    北辰曦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连忙摇头,目光飘忽:“胡说,我没有!”

    云鹰有点困惑不解。

    北辰曦是一个大大咧咧不按常理出牌的性格,今天在自己面前好像有些拘谨,哪怕连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小了几分,总觉得没有了平时的气势。

    云鹰倒也没有太在意。

    云鹰被北辰曦带进了一个房间里。

    灵月云在照顾几个伤员,金白则靠在窗户旁边刺画,老酒鬼一边喝酒一变搓着脚丫子,紫菱则站在这老头子的背后,正双手捧着一根铁杖,只是这根铁杖已经被布条给裹起来了。

    老酒鬼最先感觉到云鹰到来,他对云鹰咧嘴笑了笑,搓着臭脚说:“小子艳福不浅,你看看你身边的女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这位高贵又美丽小姐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北辰曦吧!”

    北辰曦皱皱眉。

    她对这个邋遢又无礼的老头毫无好感,不过他倒是还算有几分眼力,现在她要尽量在云鹰面前扮演温柔角色,所以强忍着跳起来去打他的欲望。

    “其他人就算了,你个死老头怎么也来了?”

    老酒鬼以前还是圣武士团长的时候,他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何况现在相貌跟以前相比有巨大变化,曙光守护者又被布条裹起来被紫菱拿在手里,所以老酒鬼来到基地都没有被谁认出来。

    北辰曦也不知道这老头子来历。

    幸亏老酒鬼没曝光身份,否则必在远征军引起巨大轰动,这一副尊容以及样子,只怕只会造成负面影响。

    “废话,老子酒快喝完了。”老酒鬼摇了摇空空的酒葫芦:“我又没其他地方去,可不就只能来投靠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