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一章 武

《陨神记》 第五十一章 武

    云鹰没有闲着,他靠着死皮赖脸威逼利诱手段,终于成功把老酒鬼给拉过来,让这个家伙来讲解战斗方面的技巧与修炼。

    论这方面的知识。

    谁能比得上这老头?

    老酒鬼在吞鱼城就施展过手段。

    当时密密麻麻子弹打在老酒鬼身上连衣服都没射透。

    那种感觉就好像子弹全部都被一股由内向外的绵劲给卸掉了。

    云鹰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想学老酒鬼的手段,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而已,现在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呢?云鹰是一个很有分享精神的人,这种好事不仅仅自己要争取,更狠不客气把其他人都叫来旁听。

    哪怕几个伤势没有完全康复的新人都不例外。

    这是奇遇,天大的奇遇,也算云鹰对他们一点特殊关照。

    老酒鬼拄着裹得严严实实的铁杖,另一只手拎着一个破破烂烂的酒葫,正一瘸一拐的走到基地练武场地中心,满头稀疏的灰白头发被风吹乱了,整个人有气无力醉醺醺,所以看起来精气神全无,像一阵风吹过来都能把他给吹翻。

    “真是麻烦。”老酒鬼嘟囔着抱怨几句,他拿起酒葫咕嘟咕嘟喝几口,很是随意的擦了擦嘴巴,“我就问你们一句,你们知道什么是武者吗?”

    “这还用问吗?”北辰曦站在人群中间,她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立刻大大咧咧地说:“武者不就是不依赖外物,纯粹通过进化以及激发潜力从而获得强大力量的人嘛!”

    “嘿,北辰天老怪的孙女,你这话可说的不对。”老酒鬼嘿嘿笑起来,“你说的是战士,但是并非武者,一个战士能达到巅峰,估计就是北辰天这样的程度,可是北辰天之后天底下能出第二个无敌战神吗?”

    北辰曦点点头。

    那倒是大实话。

    她家那老爷子可是非常厉害的人物。

    “北辰天这样怪物般的存在终究是百年难遇的特例,这种修炼方式不具备学习和模仿的价值,所以我认为只是小道。”老酒鬼难得一本正经一回,“武不仅要挖掘潜能,更注重方式与技巧,最终总结成可传授可传承的经验与套路,代代传承,福泽后人,这才是武,这才是大道。”

    云鹰听懂了。

    老酒鬼跟老爷子是风格完全不同的战士。

    老爷子就是一个特例怪物,自己把自己打造成金刚之躯,火烧不透,水泡不烂、风吹不干,雷击不动,哪怕是死掉也能尸身百年千年不腐。

    每一个细胞内都充满能量,犹如一个个能源反应堆,最终构成强大的身体,拳出山崩,脚踏地裂,没有花哨,没有技巧,他纯粹将生物潜力演绎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老酒鬼不太一样,虽然同样千锤百炼到极致,但是老酒鬼非常注重修炼法门,更极力探究一些深奥的技巧,以达到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圣殿里那些神乎其神的武技就是如此,老酒鬼一个人创造圣殿大部分武技,他也因此被称作武圣。

    一个以力证道。

    一个以技封圣。

    虽然各有所长,但是延续性来说,老酒鬼显然更有优势。北辰天的强大是难以复制的,可是老酒鬼的技术与经验却能分享传授给其他人。

    老酒鬼开始漫不经心讲解起来。

    他经过几十年探索发现人体意志与肉身息息相关,只是纯粹修炼身体最高也就只能达到北辰天那种境界,可如果能将意志、精神、身体,全部都臻于巅峰,那么就有可能会达到一个前人都没有达到过的全新高度。

    老酒鬼曾经有机会。

    毕竟老酒鬼相比北辰老爷子而言还算年轻。

    只是非常可惜,六年前的剧变,让这一切都毁了,他这辈子注定无法超过北辰天,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说了这么多,嘴巴都快说干了,你们倒是听懂了没有?”老酒鬼一酒葫酒已经被喝光,他的耐心也差不多快用光,最终目光扫过众人:“说再多都不如实际示范,你们谁能出来展示展示自己的武技?”

    云鹰本来想出来试试。

    那三段破军也算独家绝技了。

    谁知道有人更快一步站出来表现自己了。

    北辰曦想天生爱出风头,所以都没想就站出来:“让我来!”

    老酒鬼笑眯眯看着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北辰曦毫无藏拙的想法,她将大地使者连鞘拿在左手,闭上双眼,右手握柄,屏息凝神,收敛思绪,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某种力量在北辰曦身体里流淌,最终全部汇集到双手。

    她突然猛睁开眼睛。

    大地使者瞬间出鞘又瞬间回鞘。

    整个过程电光石火,挥出一道半圆弧线。

    这道弧线呈现扩散的趋势,哪怕空气都被生生分割开来,几米外几块盾牌好像豆腐般被切开,全部齐刷刷的断裂在地上,剑刃根本没碰到盾牌,这道剑风之锋锐,让人难以置信。

    云鹰露出惊讶之色:“厉害!”

    北辰曦听到云鹰夸奖,她立刻翘起嘴角:“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本小姐不仅仅是猎魔师,我还是圣武士呢,只是平时很少有对手能近我身罢了!”

    “拔剑术?”老酒鬼打量着北辰曦几眼,“北辰家的人不可能会这种技巧,一般的圣武士也是没有办法学会的,小丫头你跟岚麟是什么关系?”

    北辰曦纯粹是为表现一下自己。

    老酒鬼说出岚麟的名字,北辰曦就有些惊讶了。

    “岚麟就是我的剑术老师。老头子你怎么认识他?岚麟是圣武士团的代团长,整个天云城最快的剑就是他!”

    “整个天云城最快的剑?”老酒鬼面色古怪起来,似乎带有一丝讥笑,最后摇摇说:“虽然岚麟这个半吊子不行,但是教导你还是绰绰有余。”

    “你这个老头子太嚣张了,岚麟的剑有多快你见识过吗?”北辰曦顿时就怒了,“海鸥,你说他是半吊子就算了,还有什么叫做教我绰绰有余,你这老头子看不起我吗?我看你就是欠打!”

    北辰曦到底还是北辰曦。

    她的眼睛里哪里容得沙子?

    北辰曦就想不明白了,云鹰怎么会找这么个满嘴狂吹的老鬼学武技?本小姐就给他点颜色瞧瞧,哪怕要学武技也可以来找她嘛!

    北辰曦一副就要爆发的样子。

    老酒鬼咧嘴笑出一口黄牙,北辰曦还没有来得及拔剑,他的手就以极快速度弹出,快若闪电,难以分辨,只是伸出两根手指,在剑鞘轻轻弹一下。

    铿得一声爆鸣。

    犹如蛟龙怒吼。

    一道青芒裂地而出。

    那剑光瞬间切出一条十几米的剑痕。

    北辰曦感觉到一股巨大冲击力袭来。

    大地使者射出去回旋一圈后,竟然无比精准的回到剑鞘中,一股莫大的力量顶着北辰曦连连倒退了好几步。

    北辰曦看着地上出现的剑痕。

    她的脸色这回彻底变了。

    云鹰也是眼前一亮。

    其他人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这个老头子是怎么做到的?

    “小丫头,这下看懂了吗?”老酒鬼翻翻白眼:“我这个拔剑手段与岚麟比又如何?”

    圣武士代团长不是懒得虚名的人物。

    若论纯粹实力强弱,岚麟应该不输这酒鬼,甚至应该会更强一点。

    可这位老酒鬼只是轻轻敲击一下剑鞘,居然能以如此不可思议巧力,将武器给逼出,还造成这样的效果,从技巧方面来说老酒鬼与岚麟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两人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北辰曦恍惚间想起拜师岚麟时的老爷子对她说过的话。

    当时老爷子似乎十分不满,天云城武技第一的,本来怎么也轮不到岚麟这个小子,只可惜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否则一定要让北辰曦拜他为师。

    那个人是谁?

    北辰曦当然非常清楚。

    这是唯一一个能对北辰天望其项背的战士!

    这也是整个天云城里唯一一个有希望超过北辰天的武者。

    北辰曦瞪大一双眼睛盯着眼前这个猥琐邋遢的老头,难道是……不可能吧,这跟想象中也差得太大了。

    “好了,示范就到此结束吧。”老酒鬼挖挖鼻孔,他十分不耐烦:“我身体不比当年啦,所以没有精力手把手教你们,今天只展示一套修炼动作,可以说是我的独门原创,你们能学会多少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千年来。

    神域无数先贤强者前赴后继。

    正为人类不断摸索出各种能激发潜能的修炼方式。

    这种修炼方式,既有修炼精神的冥想方法,也有修炼身体的锻体方法。云鹰曾经学过一套猎魔师专用的基础锻体法,有这种无数前人摸索出来的方法去修炼,总是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的,远比荒野人依靠生死一线磨砺更有系统性和专业性。

    老酒鬼这套方法实在复杂,非但有两百多个动作,而且极其复杂深奥,同时辅以特殊呼吸吐纳、特定的药物、更需在特定阶段施以电击、针刺、火烤之类的刺激,总之是一套非常高深的锻体方法,是以前闻所未闻的。

    哪怕老酒鬼没有介绍。

    他也没有给这套功法命名。

    可所有人都知道这套无名锻体法的珍贵!

    这可能成为这些人一次极重要的奇遇,当然有奇遇也要有足够天赋,当老酒鬼将自创的修炼方法传授给这些人的时候,每个人所能掌握的程度是不一样的。

    几个新人掌握不到五分之一。

    灵月云、金白掌握不到一半。

    北辰曦倒是颇有天赋掌握四分之三。

    让老酒鬼非常吃惊的是,竟然有三个人完全掌握了,其中一个本就是已经被他收为不记名弟子的紫菱,另外两个有一个是云鹰,这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可还有一个人远远出乎所有人意料了。

    这个人就是蓝。

    一个没有长成的小女孩。

    老酒鬼看着这个女孩,不无感慨的想到,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新人还没有把旧人换下去,更新的人就已经冒出头了。这个小女孩不出二十年,又是一个能改变天下气运的人。

    可惜,老酒鬼自知时间不多,云鹰这个家伙不适合继承他的衣钵,蓝则因为年纪太小也不合适,所以真正值得老酒鬼将数十上百种圣殿武技倾囊相授的,只有紫菱这个年轻人。

    虽说这套无名锻体功法对以后身体修炼很有帮助。

    但是云鹰依然没有学到老酒鬼的武技。

    这让云鹰有点不太满意,正当怀疑这死酒鬼是不是在敷衍自己的时候,有一个突发情况出现了。

    有一个战士从前线回来,从他的装束和打扮来看,是神鹰兵团的精锐战士,此刻甲胄多处破裂,而且浑身负伤多处,必然经历非常惨烈的厮杀,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禀告指挥使大人,战龙兵团、神鹰兵团在前线遭遇到埋伏而被困住,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卑职奉命回来求援。”

    竟有这种事!

    云鹰脸色大变!

    战龙最初是去追击地狱谷叛军的战船,按理说是很快就可以返回的,可一去大半个月,结果都没什么消息,所以北辰天让岩川带着神鹰兵团过去增援。

    现在倒是好,没有把战龙兵团给拖回来,反而是连自己也被陷进去了吗?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喂喂,你该不会是想亲自出去吧?”北辰曦连忙站出来阻止云鹰:“你可别把老爷子的话当耳边风!”

    “战龙、山海峰等,有数千将士被困性命危在旦夕。”云鹰有预感前线可能会出事,所以自然也就坐不住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干掉,其实荒野见过我的人不多,我们稍加伪装谁能认出我来?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北辰曦依然不赞成。

    云鹰现在一点闪失都不能有!

    “现在前线打得正火热,你就不想过去看看吗?”

    此言一出。

    北辰曦颇有意动。

    云鹰就知道这位大小姐并不难搞定:“你要是不放心,就跟着我一起去,如果能搞定就把他们给救出来,如果搞不定那也是没办法,尽人事听天命,你看怎么样。”

    北辰曦想想觉得没问题,点了点头说:“那就这样吧!”

    (最近不少人觉得更新慢了,其实游子真的已经很尽力,最近的事情太多了,现在大年三十都还码字到三点半啊,所以求各位朋友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