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三章 狂怒

《陨神记》 第四十三章 狂怒

    雇佣兵生存机会渺茫,唯一一线生机就是杀鼠王,只是对库克来说需要承受巨大风险,库克就算真杀死鼠王,鼠群混乱一刻开始突围,恐怕也来不及接应了一

    但是没有其他选择

    这是唯一的机会

    库克双手各持一把大斧走出来,战斧是雇佣兵特制的兵器,大约两尺长,斧刃又沉又大,厚重无比,形似半月,其上流淌着的乌黑血液,正滴滴答答落在泥地

    当库克走到央

    暴鼠在鼠王命令里围出一个包围圈,即留出足够的空间,又能把雇佣兵隔离,从而防止雇佣兵在战斗过程放冷枪或射暗箭偷袭

    这一个该死的畜生,不过还比较守信用,说决斗就是决斗,没有把雇佣兵骗出来围杀不过让人再次震惊的是,无论鼠王多么聪明,暴鼠只是普通的变异巨鼠

    鼠王把一群畜生训练到如臂挥使

    这实在是非常不简单的一件事情

    此刻鼠王四肢落地,已经摆出警戒战斗姿态,它光滑的银白毛皮是天然皮甲,四根手指没法握住武器也没法使用枪械,不过四根利爪是最好武器,此刻根铁钩镰刀般的指甲摩擦,正出尖利刺耳的声音

    库克看着它

    它也看着库克

    鼠王乌黑眼睛深处,渐渐弥漫起一丝仇恨它是在荒野一个研究室里诞生,那个血腥而残酷实验室里数百只变异兽,它最聪明的一个变体,所以从小到大通过人类学来了很多东西,虽然音结构无法出人类语言,但是能够听懂人类一部分预言

    它熟悉人类,更憎恨人类,每一个人类都要死!

    鼠王渐渐弥漫出杀气的时候

    库克率先出手,瞬间爆出宛若雄狮般的气势,让周围暴鼠都为之骚动,他怒吼着拔地弹起,快得让人难以置信,简直是平着横撞冲向出去

    这种气势!

    这种力量!

    人们有一种就算挡在面前是山也能撞开的错觉!

    黄泉雇佣兵资格最老的成员之一,库克与几个队长相比有巨大差距,但是与普通雇佣兵成员相比,绝对是精英的精英,他是典型的力量型进化,不过强大**力量能释放猛烈爆力,让他在短距离战斗晚期不逊色敏捷类型的战士!

    两把斧头画出两道充满力感和爆的弧线!

    一把横劈而至,劲风狂啸,势若怒洪!

    这一斧头砍在鼠王的身上,无论多么坚韧毛皮,哪怕铁打的都没用,绝对可以一斧头劈成两半

    太慢了!

    鼠王双腿蹬地灵活退出三尺,正好能避开斧光切割

    库克却似乎早有所料,左手一道横劈落空同时,右脚尖狠狠的一点地,腾空一米多高,一斧劈下,快若流星,猛如落雷!

    一道横斩,一道竖斩,两道没有任何间隔,一气呵成的动作,无论度力量声势,全都挥到了巅峰

    轰!

    犹如平地而起轰雷!

    这又大又重斧头把地面地面上劈出一道深痕,鼠王身影又推出数尺,它实在太快了,让库克奔雷怒洪的攻击又落空了

    鼠王没有站稳,库克再次拔身掀起大量的沙石,他双手持斧挥舞,犹如陀螺般旋转起来,两把斧头就像风车般高旋转着重重撞向鼠王

    库克从踏出来的一刻起就没想过活着

    他抱着必死决心,所以攻击毫无保留

    这样一往无前完全不要命的气势,哪怕强几个档次高手也会感到棘手因为高手对决都是电光火石间决定胜负,一个迟疑怕死,一个视死如归,双方气势就已经能分出胜负,从而大大影响战斗力的挥!

    鼠王漆黑眼睛里,猛地爆凶戾,双腿踩住,停在原地,竟站起来徒手抵挡

    当!

    当!

    旋风般攻势消失!

    两把斧头劈在根利爪之上,恐怖力量掀起周围的尘土,一人一鼠定格在了原地,鼠王竟以如此方式招架住了攻击,双方开始角力,一时难分高下

    雇佣兵心里悚然一惊!

    这短暂的战斗过程就能看出来,鼠王度远远快过库克,哪怕力量也能勉强持平,双方实力差距果然非常的明显,鼠王不仅仅是这群老鼠的统治者,更是这群变异生物里面的最强者!

    库克怒吼着抽斧向鼠王脑袋劈去,结果劈开的仅仅是一阵烟尘,鼠王错身避开斧头一爪扫出,让他胸口出现四道深能见骨的爪痕,库克强忍着疼痛转身就要反击

    鼠王又一掠而过,它的度太快了

    库克单膝跪到了地上,原来大腿被撕开一刀巨大伤口

    他依然顽强怒吼着扫出一斧,鼠王一蹬地面又弹跳起

    这次库克出凄厉惨叫,几根手指被切断,三根断指与战斧一起脱手飞走了,斧头一下子滚出十几米远

    不好!

    云鹰心凛然

    库克以右臂继续攻击,鼠王却没有留任何喘息机会,这一爪撕裂臂膀割裂肌腱,库克再举也不起战斧,沉重斧头从手里滑落了下来

    输了,彻底输了!

    他没想到实力差距这么大!

    鼠王攻势没有停止,不断弹掠擦身而过,爪芒横扫,次次见血,十几秒时间,库克全身上下都布满伤口,鼠王却并没有攻击颈部或其他要害部位

    它没下杀手却在不断地折磨

    让库克不断出惨叫和怒吼

    这一幕使雇佣兵双眼顿时怒火彻底灌满,双方决斗,胜者生,败者亡,本来是规矩,无论荒野还是营地可是,鼠王的真正用意并不是挑战人类,它想单挑雇佣兵真正目的是想激怒这些人类,通过折磨他们同伴来激怒他们,从而促使人类主动从藏身地方出来自投罗

    这个该死的家伙

    竟然懂得利用人性!

    “啊啊!可恶!”库克身上出现几十条巨大伤口,整个人已经血肉模糊,犹如屠宰场里被不断宰割的受害者一样,他也看出鼠王的用意,无比悲愤怒吼起来“有种杀了我,你这个畜生!有种就杀了我!”

    云鹰哪里看过这样的场面?

    云鹰何曾受过这样的打击!

    云鹰何曾忍受这样的耻辱!

    这一只野兽当着面肆无忌惮折磨着同伴,难道看到这样的画面,还要继续做缩头乌龟吗?这次不仅仅是云鹰,疯狗这样性格火爆的人当场就被激怒了

    “杀杀杀!”

    “跟他们拼了!”

    “老大!老大!不可以!”五六个雇佣兵一起终于把疯狗抓住,他们一个个都含着热泪喊道“我们不能了这个畜生的计!”

    疯狗咆哮道“管他的什么奸计!放开老子!”

    云鹰和其他雇佣兵也义愤填膺!

    这冷血残忍而又荒唐的年代,信任是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的东西,对雇佣兵来说,黄泉佣兵就是家,每一个同伴都来之不易,是亲人,是手足!

    一个异类肆无忌惮折磨同伴

    无论是谁都无法忍受

    现在最痛苦的是库克!

    “不要出来!不要出来啊!”库克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他血肉模糊跪在了地上,血泪横流歇斯底里的出痛苦悲鸣“让我死!让我死!让我死!”

    库克不仅仅是**承受着难以想象摧残,从精神从心理屈辱远远要比**更重,他根本不怕死,否则不会走出来,谁曾想他的觉悟反而被利用成对付伙伴的手段!

    此时此刻!

    对这个身材魁梧犹如钢铁一样的男人来说,死也成为一种奢望!

    这个骄傲强悍的荒野战士在生命最后,只能跪在地上哀嚎求死!他的不自量力,他的觉悟,他的动机,现在都变成无尽屈辱和痛苦

    砰!

    狡狐无比悲愤抽出枪直接开一枪,谁料鼠王早就注意狡狐动作,立刻把库克拽进鼠群里,无数暴鼠纷纷围上来,雇佣兵已经看不见库克了,只能听见不断从里面出来的惨叫

    这凄厉惨叫充满不甘屈辱和悲愤

    每道都像针一样刺进云鹰胸口

    云鹰面对眼前残酷画面,拳头渐渐地握紧,热血再无法抑制直灌脑门,当雇佣兵都在阻止疯狗的时候,他直接动身向外面跑了出去

    “喂!干什么!”狡狐惊呆“快抓住他!”

    云鹰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愤怒过,简直就是一头狂的豹子,两个雇佣兵连抓却根本抓不住他,当冲到洞穴外面的瞬间,鼠群顿时向他涌了过来

    “滚!”

    云鹰歇斯底里咆哮

    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疯狂杀气,这些残暴巨鼠不约而同退后一步,这一刻它们面对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极度愤怒的荒野巨兽!

    “我跟你打!我要跟你打!”云鹰举起三棱钢管指着鼠王,“我知道你能听懂,有本事跟我打!”

    痛苦、悲愤,耻辱,仇恨!

    虽然鼠王脑海里没有这些词汇和概念,但是却能感觉这些情绪存在,它与长达十几年忍受人类折磨摧残,看着同类和父母同胞一个个死去,鼠王熟悉这种感觉

    它一声尖啸

    鼠群纷纷退开

    其实人类强弱一眼能分辨,疯狗这样的人物实力不在它之下,即使现在已经身负重伤了,但是谨慎的鼠王也不会冒险去挑战,可是这个明显没成年的人类少年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云鹰手里提着漆黑三棱感官,他杀气腾腾的走上去,度越来越快,最后干脆变成跑,越跑越快,疾奔如飞!

    因为云鹰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

    杀了它!

    杀了它!

    杀了它!

    不管是为乌拉,还是为了库克,或是为其他什么的——杀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