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一章 入侵

《陨神记》 第六十一章 入侵

    幽浮城是一座奇特而又神秘的荒野城市,因为建在罕见的失重区域,整个城市看起来是以漂浮的状态出现在幽暗大地上,因此才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幽浮城表面看起来像是一块梭形的巨大梭形山体。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并不是单纯的山体。

    幽浮城表面泛着金属光泽,外壳与内部是相互分离,外壳被漩涡云带动力量而缓慢旋转,最终在幽浮城内部制造出微重力,也为城市提供生活所需要的电能。

    它明显不是自然形成或荒野人开凿。

    它甚至明显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这有可能是一艘旧文明的巨型空间飞船,又或者是空间站之类的东西,总之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科技结晶,整个城市就在庞大内部空间里,所有建筑以及农田依托内壁而建,有足够空间种植粮食与生活,正中有一条连接上下的升降管道,结构极其复杂且完全封闭,外部人很难进来,而里面的人很难出去。

    此外。

    这里有多个悬浮要塞漂浮在城市周围作为防御堡垒。

    周围区域空间不稳定的关系,有无法分辨也无法以任何仪器检测的空间裂缝,基本变成幽浮城重要的天然防御系统,所以说这座城市是北荒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虽然比不上树谷,但是在荒野里面,这种依托旧文明遗迹建立起来的城市,本身就拥有很多旧时代科技文明的遗产,哪怕以天云神域远征军的规模,想要攻破这座城市也有一定难度。

    红一默默坐在城中。

    他似乎在闭目养神。

    绿蟾蜍与黑蚀站在身边。

    这两个变异人与这位昔日猎魔大师相处时间不是很长,两个变异人对红一完全表示臣服,毕竟红一身为神域最强的猎魔师之一,他的个人实力足以让力量为尊的荒野人崇拜,此外红一的智慧与经验也是荒野人最欠缺的。

    荒野非常需要这样的领袖来带领。

    这两个变异人虽然各有野心,但是也看到荒野与神域对抗的大势,荒野人是没有办法领导这个势力的,只有红一这样的神域强者才可以。

    这段时间红一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

    其中儿子蝰蛇在树谷被杀,无疑是几年来对他来说最沉重的一次打击。

    红一父子话不多,这些年甚至都没有见过几次面,俩父子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特别具备超强个人能力却拙于表达情感这一方面,无论是对恋人对亲人,总喜欢将情绪深深埋藏起来,犹如一条地下河道,表面完全看不出来,可内部却是汹涌激荡。

    当得知蝰蛇之死后,红一表现的很淡然。

    无论是对儿子的痛惜,还是对杀死仇人的愤怒,从来都没丁半点表达在情绪上。

    可所有人都发现了,红一本来斑驳的头发,居然在一夜变得花白,除此以外他几乎与往常一模一样,犹如被杀死的不是儿子,只是一个普通的部下而已。

    绿蟾蜍和黑蚀都能感觉出来。

    这种沉默实在是非常可怕。

    世上总有一类人,当遭遇到挫折与苦难时,不会大喊大叫痛哭流涕,也不会消沉落寞随波逐流,因为痛苦与磨难已经成为萃取力量的源泉,所经历的越多也就变得越强大,这种人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强者。

    风轻舞走进来了。

    哪怕是这种桀骜孤傲的女人,她在面对红一这种人的时候,也会表达出发自内心的尊敬,微微的躬身行礼,“外面战况暂时稳定,远征军暂时无力突破防线。”

    红一的眼角露出几条深刻的皱纹,“你对接下来局势怎么看?”

    “这次远征军到来得速度太快,以至于部署完成还不到一半,就连部队都没有时间集中起来。”风轻舞对远征军这种效率感到很吃惊,“幸亏暗核会从背后牵制,否则我们很难抵挡住远征军的进攻,接下来只能以固守为主,以等待其他援军到来。”

    暗核会一家势力又能给神域远征军造成多少压力呢?

    现在这种战斗局面,最终是两败俱伤的结果,神域可以输多次,荒野一次都输不起,这一点谁都知道。神域底蕴可以组织第二支第三支远征军,但是荒野实在无法成立第二次联盟了,一旦联盟被破,所有荒野人面对的,就是一场恐怖的大清洗。

    不过话说回来。

    暗核会的实力比想象中强很多,这场战争谁胜谁负,恐怕还有一定的变数。

    红一微微点头,没有发表什么观点,只是打量着风轻舞说:“自从焦灼山一战,你与你的部队,现就成为神域深恶痛绝的叛军,更是北辰天欲亲手除之而后快的肉中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承当这么大风险,你有过后悔吗?”

    风轻舞不知道红一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她没有思索直接回答说:“追求自由,虽死不悔。”

    地狱谷兵团叛变似乎出人意料。

    如果仔细想想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

    这是一支有实无名的部队,所成立十几二十年时间里,他们驻扎在长城以外,生活在被抛弃的荒野里,所执行的是最肮脏最黑暗的任务,他们被视为必须存在的邪恶,为神域稳定做出巨大贡献,可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荣誉。

    天云城的大人物们是否明白,越是靠近黑暗的人,越容易被黑暗所吸引,越是靠近深渊的人,最终往往会坠进深渊。

    地狱谷兵团没有回头路了。

    风轻舞叛变杀死长城军团的军团长北辰海,同时也杀死守护军团的军团长,重创神鹰兵团前指挥使,致使数万神域军人惨死焦灼山,全都是北辰家族的势力,可以说他们已经与北辰家族结下私仇。

    北辰天不会放过他们。

    北辰家族人不会放过他们。

    神域人根本不可能原谅这些叛徒。

    地狱谷兵团已经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

    只要北辰家族还存在一天,地狱谷兵团就会面临随时而来的报复,

    红一看着这个年龄不大的女人,既然置身黑暗,不如在黑暗中解放,既然已经堕落,不如在堕落中获得自由,这就是地狱谷兵团所追求的信念吗?可自由是一个非常有诱惑又极其危险又奢侈的东西,他们真愿意为自己的自由而殉葬吗?

    “联盟高层人才济济,真正能独当一面的人不多,蝰蛇已经死了,赤龙终究年纪太大。”红一看着站在眼前的风轻舞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担任联盟的总指挥官吧,负责接下来与远征军的较量。”

    风轻舞露出一丝惊色。

    其实红一最看重最信任的是蝰蛇,而蝰蛇不管是个人实力还是能力都无可挑剔,他本来更适合担任联盟指挥官这个位置。

    可惜。

    蝰蛇不幸陨落了。

    红一总要找一个年轻而又有经验的人来培养,最后找来找去就只有风轻舞,她作为地狱谷三大指挥官之一,更是地狱谷三大指挥官之首,她是荒野联盟高层里面最年轻的,非但精通各种战略和战阵用兵能力,个人实力与领导能力也非常不错。

    最重要一点是。

    风轻舞对神域这个强大的对手了若指掌。

    地狱谷兵团里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将领,哪怕随便抽一个普通成员出来,那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如今地狱谷兵团成员大半都已经拆散,其中将才都被分配到审判者联盟里面充当骨干,哪怕是普通的士兵都可以作为教官来培训荒野战士。

    风轻舞在审判者联盟看起来资格不够,其实他们对荒野联盟已经有相当深的影响力,如果红一在这场战斗中倒下,最有可能接替荒野联盟大部分势力的不是他的副手赤龙,也不是绿蟾蜍、黑蚀这些强大变异人。

    是地狱谷!

    更精确一点!

    这个人是风轻舞!

    风轻舞在神域里面名气不显,在荒野里面也没有很大名声,可是红一已经看出来了,风轻舞其实是一个很有领导者气质的人,只要红一给她做后盾,她确实有资格做这个总指挥。

    “不用惊讶,年轻人就是要多加历练,这场斗争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旷日持久的对抗,未来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红一对风轻舞表示鼓励与支持,“只可惜现在局势不稳定,否则我倒是想收你为徒,神域人严重的低估了你,如果你能够活下去的话,并且成长起来的话,早晚会让天云城的大人物刮目相看的。”

    风轻舞素来干练,从来不矫情做作。

    带领地狱谷投奔审判教会,不就是为更好的发展么?

    风轻舞不再犹豫,她直接拱拱手:“必不辜负首领重托。”

    红一又把目光投向两个变异人:“北荒的支援什么时候可以赶到?”

    绿蟾蜍站出来回答说:“我们的使者早就已经派出去,我相信只要能说服两个北荒领袖中任何一个,他们一定会派队伍来支援我们。这场战争胜负关系不是我们一家,所有荒野势力都不可能独善其身,所以我想他们一定会来的。”

    希望如此吧。

    荒野势力明明很强。

    可终究如同一盘散沙啊!

    这个时候赤龙急匆匆的走进来说:“城里出现一些突发情况!”

    红一微微皱眉:“说。”

    赤龙回答:“我们发现城中有被渗透的痕迹,我派出擅长追踪痕迹与气息的猎魔师检查,估计有八个左右侵入者。”

    绿蟾蜍脸色一变说:“幽浮城并没有被攻击的迹象,怎么可能有侵入者?”

    赤龙板着个脸说:“我们不会弄错!”

    红一微微沉默片刻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估计是云鹰一伙,他的空间能力确实很难防备,在不对幽浮城造成破坏的情况之下,能潜行进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云鹰?!

    众人一听脸色都变了。

    竟然是这个该死的家伙!

    如果不是云鹰在树谷里所作所为,审判者联盟就算拿不下树谷,最起码也可以与树谷取得合作,只要占据树谷这样的地方,再有整个北荒世界作为后盾,荒野联盟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何况树谷里面有极其丰富的资源能源,这都是荒野联盟极其迫切需求的。

    本来大好局面都被毁了!

    荒野人能不恨云鹰吗?

    他们没有去找云鹰报复就算了,谁曾想云鹰主动送上门来。

    红一相比其他人,反而看起来非常平静,只是淡淡地说道:“去把他们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