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二章 开始行动

《陨神记》 第六十二章 开始行动

    荒野城市各有特点。

    吞鱼城在茫茫流沙之海,沙尘风暴的中心地区,城市会随环境流动,没有精确的固定位置,气候恶劣,怪兽肆虐,偏僻险恶,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只能乘流沙鱼进出。

    暗核城在焦灼山深处,有火山提供源源能量,焦灼山本身人迹罕至极其恶劣,因此想找到该城市显然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树谷则坐落在神族打造的结界之中,其中构成一个完全封闭却完备的生态系统,所以就算封闭千年也能保持稳定。

    幽浮城作为荒野城市。

    它与前三者是截然不同的。

    整个荒野城市能源来自漩涡云,其规模足以使二十万以上的居民生活,因为重力仅仅只有外界的六分之一,所有东西给人感觉都是轻飘飘的。

    这座城市是旧时代的某种产物,故而内部结构及其复杂,只是金属早已破损锈蚀,不过并没有给人破败荒凉的感觉,其表面被苔藓藤蔓类植物覆盖,相比数千年前肯定是面目全非,现在像一个奇怪的森林焕发出另类生机。

    幽浮城里像是一个截然不同世界,因为任凭外界战火连天,这里面都与世隔绝,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北辰曦将遮住脸的防尘面罩扯掉深深呼吸一口气,所涌进胸腔的是干净清爽而略带湿润的空气,所引入眼帘是花花绿绿奇形怪状的植物,她的靴子底下踩到的是柔软的地面。

    金属柱高高耸立在眼前,基本没有办法再分辨原貌,大量寄生植物攀附其上,有蛇蚁壁虎之类生物鬼头鬼脑在里面钻进钻出,周围生长着大树与灌木,有蝴蝶蜜蜂穿插其中,古老的遗迹里焕发出生机。

    银月轻轻腾空十米轻盈落站在一个高坡上。

    她的视野出现一座异常繁华区域,无数建筑农田建筑参差分布分,虽然多数凌乱却还算整洁,半空漂浮五颜六色的气球。

    大气球并非装饰物,绝大多数是载人交通工具,有些干脆挂着一座小楼般的建筑,其中还隐隐约约亮着灯光,看来有人干脆住在气球屋里,毕竟这个地方重力不高,所以有依靠气球漂浮的房子出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银月美丽双眼一眼望去,万家灯火,异常繁华,充满异域风情,只是繁华里又透着萧条之意。

    这座城市要是不爆发战争,恐怕就是一幅喧嚣热闹的景象吧。

    毕竟存在已经长达几百年荒野城市,同时也是附近千里最大城市之一,谁也不知道这座城市隐居多少能人异士以及富裕的荒野商人,带动城市的各方面发展。

    云鹰也跳上去观察情况。

    “没想到,这座城市还是挺美的,这里生活着很多一辈子都没有出去过的人,幽浮城就是他们世界的全部,现在远征军打进这里面来,我想对这些人而言,世界末日来临不过如此了吧。”

    银月感到话里一丝淡淡的伤感。

    云鹰终究还是有些负罪感的。

    其实战争就是大多情况下,都是为保全上位者利益,或者是野心家达到目的手段,最终要付出牺牲并且流血的,往往却是这些平凡而又无辜的人。

    云鹰心情是比较复杂的。

    他曾经弱小过,弱小者的悲哀,他能感同生受。

    当然,云鹰现在就算变强一点也没屁用,众生都是在命运之河流挣扎的溺水者,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一道大浪给突然拍死,没有人能自救,更别提去救人。

    云鹰不知道为达到目的,让无数人牺牲陪葬,这种事值不值得,此战无论谁胜谁败,最终都是生灵涂炭。

    其他人是无法理解云鹰的心情的。

    这些人里面大概就银月能懂吧。

    银月早就看穿云鹰的本质,他表面是一副破罐破摔的痞样,其实内心是还保留着一点良知与善良,这也是银月对云鹰有特别好感的原因之一,理想熄灭有什么关系,本性不变就迟早会重燃。

    “你在这里悲天悯人,倒不如专心去对付红一。”银月平静地说:“如果这次行动能成功,我相信总帅会卖你一个面子,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银月见他表情古怪就问:“我说的话有问题吗?”

    “没有。”云鹰耸耸肩说:“当年血腥女王是一个只管任务,从来不管荒野人死活的混蛋,我倒是更喜欢现在的银月一点。”

    银月脸一黑:“你要是口不择言小心我的剑。”

    银月脸色不好看,某人脸色就更难看了,北辰曦发现两人嘀嘀咕咕,犹如是抓到奸夫,一张脸都气白了,牙齿咬得咯咯响。

    她早知道这俩家伙关系果然不简单。

    现在看来果然是如此!

    北辰曦直接一脚踹在身边柱子上,瞬间将纯金属柱子踩得凹陷进去,满脸不爽的喊道:“你们俩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云鹰被声音吓一跳。

    他不知道为什么又惹到这个喜怒无常的母老虎了。

    老酒鬼则拧着酒葫直摇头,小子到底年轻,真是一个楞头,天生就没左怀右抱的风流命,他不知道自己犯了男人的大忌嘛?

    不过感情这种东西本身就是捉摸不透的。

    当事人往往都是一叶障目。

    老酒鬼以前还不是这样?

    云鹰的情况就有点复杂了,惜云银月也好,北辰曦也罢,两人都是极骄傲且强势的存在,无论是能力天赋还是家境背景,基本无法再从天云城里找一个能媲美的。

    虽然两人性格截然相反,一个冷傲如雪山,一个暴躁如烈火,一个矜持而又冷静,一个热烈而直接,可不难看出来这两个女人对云鹰都很有好感,真不知道这个混蛋小子走什么狗屎运。

    当然理解成倒霉也是可以。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何况二女绝非老虎这么简单,这种越是优秀高傲的人眼里就越容不得沙子,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相爱相杀,光想想就叫人头疼,反正老酒鬼是一点都不羡慕他。

    墨先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观察周围。

    这时冬归雪跟坤伯则在寻找方向,紫菱非常好奇走过去,他发现坤伯手里拿着一个圆盘,这个圆盘看起来好像是罗盘,不过结构更加复杂惊喜,一根指针在不断的转动着。

    紫菱十分好奇地问:“冬归雪前辈,这是什么东西啊?”

    冬归雪连理都没有理她,紫菱顿时感到非常尴尬,她跟冬归雪又没有什么过节,反而是对冬归雪大名如雷贯耳。

    这位年轻天才俊朗外貌,简直可以堪称无懈可击的,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无数少女趋之若鹜,据说冬归雪在天云城每次骑马出没,总会引来成千上万女孩前来围观。

    冬归雪出名的自律,不喝酒,不近女色,不贪图享乐,几乎到油盐不进地步,除有一点洁癖毛病外,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男人。

    冬归雪的老师更是所有年轻猎魔师都要仰望的偶像。

    紫菱因此对冬归雪感到有些好奇,所以主动过来套套近乎,她听说冬归雪跟云鹰前辈关系不是很好,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人明明都很优秀,难道是天才间的相互排斥么?北辰曦和银月前辈也是很不对头!

    紫菱纳闷,这一个个让她崇拜的前辈,大家都是神域的精英与未来,和和睦睦不是很好么?

    坤伯抬起头。

    这个发福的中年猎魔师天生面善,满脸微笑地对紫菱说:“这是神器罗盘,本身就是一种神器,因此侦测一定区域内神器的数量与距离,我们用能通过这个情报知道猎魔师集中区域,红一身边肯定有很多猎魔师,所以只要找到这个区域,我们也就可以找到红一了。”

    紫菱大呼神奇。

    冬归雪微微皱起眉嫌其太聒噪。

    “大方向已锁定。”坤伯将神器收起来:“北方有猎魔师聚集,我们过去看一看吧。”

    云鹰对罗盘精确度有些怀疑,他本就是一个活罗盘,无奈感知范围受限距离,现在也只能好听从他的说法先去探一探究竟了。

    “我们就这样子走进城镇必有麻烦。”这次说话的是墨先生,他说话间从怀里拿出一个眼珠般的珠子对所有人一照,每个人服饰都开始出现惊奇的变化,全部都变成荒野人的服饰:“这个伪装之眼不是什么高级神器,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倒能发挥一点用途。”

    云鹰对两个见过却基本没有打过交道的人有几分关注。

    墨先生、坤伯分别是北辰天和惜云星光的心腹。

    他们同时可能是最有能力的心腹。

    坤伯这家伙别看是一副隔壁茶馆胖老板的面善摸样,可惜云家族出来的猎魔师是出了名的善战,所以他的实力肯定也是深不可测。

    墨先生见过出手过几次,此人使用的各种神器都很偏门奇怪,估计是擅长出奇招制胜的家伙,但是实力方面也绝不容忽视。

    两人出现在队伍无疑会大大增强这支队伍的战斗能力。

    当然有高手帮忙也不能掉以轻心。

    云鹰深知红一是一个狠角色。

    斩首小队实力非凡不假,终究是在别人的地盘,红一本身已经够危险了,更何况拥有一帮能人异士以及上万的战斗力,所以在发现红一前,最好能不战斗就不战斗,否则在这里被群起攻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