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三章 暴露

《陨神记》 第六十三章 暴露

    幽浮城满街都是守卫战士,现在毕竟是战时阶段,所以守卫也是相当严密。

    云鹰起初多少有些犯怵。

    现在深入敌巢,犹如临渊履冰,必须步步谨慎,稍有一点失误,有可能就会导致无穷无尽的麻烦。不过墨先生伪装术应该没有这么容易识破,这种能力不同精神制造的幻术,又不改变物质本身性质与状态。

    从某种意义来讲,伪装能量就像一层覆盖物,整个覆盖在需要伪装的物体表面,所以能够暂时改变物质颜色质地,从而使面貌服饰发生变化,这种覆盖方式的伪装能量非常稳定,所以只要不受到剧烈攻击就不会败露。

    云鹰发现路人并没有投来异样眼光也就放心了。

    此刻八人与城民没有区别。

    外表不可能能认出来。

    坤伯走在队伍最前面带路,冬归雪就跟在身边,当经过伪装变成平凡的青年,没有英气勃发样子遮掩,他眉宇似乎就透出一种忧郁与深沉,犹如在思索着什么异样。

    “你有心事?”

    “没有。”冬归雪立刻否认,他表情恢复正常并说,“我只是在奇怪,城主府高手如云,坤伯作为大管家,多年都没有外出,为什么师尊要派你来执行这次任务?”

    坤伯微微一笑:“你觉得呢?”

    冬归雪沉思片刻说:“师尊细微安排都必有深意,您是师尊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人,所以师尊才会把城主府大小事务都交给你打理,这次单独把你派出来,恐怕不知是表面这么简单,莫非……”

    他压低声音。

    “莫非有其他任务且不是一般的任务。”

    坤伯露出赞赏:“城主这么器重你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你真是太了解城主了,其实城主现在最信任和欣赏的是你,这次确实有些其他事情要做,不是城主不愿提前告诉你,其中缘由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冬归雪若有所思起来。

    星光大师如此谨慎,此事必然非同小可。

    墨先生似乎感觉到两人对话,虽然蒙着脸看不清楚表情,但是一双目光却是向他们两人身上瞟了瞟。

    冬归雪没敢问清楚。

    星光给人感觉很奇怪。

    你越是了解他却越不了解他。

    这听起来很矛盾,可正如同真理与知识一样,文盲是永远不会感到它有多么伟大,恰恰是那些懂得越多的人,往往会发现自己的渺小。

    星光对冬归雪而言是值得毕生膜拜的神龛,从他身上能够学到几乎所有想要学到的东西,他对老师的敬意远超对诸神的所谓信仰,因为在冬归雪眼里看来,神魔在星光大师面前也要坠落神坛。

    星光大师没有娶妻生子。

    冬归雪与他又何尝不是类似父子的关系呢?

    正是因为如此,惜云家族的人,几乎没有把冬归雪当外人。

    云鹰惊疑不定起来,因为从刚刚开始,他就明显感觉到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恰如时时刻刻被人窥视的不详感,所以忍不住开口询问。

    “还没有到吗?”

    “喂!”北辰曦见云鹰开口质问,她直接站出来对坤伯叫道:“我说你的破罗盘到底有没有用,我们都已经走大半天了,我们任务可是很重要,你实在不行也被浪费大家时间好不好,你们惜云家族尽是一些喜欢摆谱的绣花枕头。”

    冬归雪面色一冷:“请注意你的用词!”

    银月也哼一声,北辰曦摆明针对他。

    “云鹰,咋们干脆别管他们了。”北辰曦走过去拉了拉云鹰,“这种时候还不如在路边随便抓一个人拷问一下,说不定就知道红一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就换人再抓再拷问,总会问出这帮家伙的下落,我就不信会比他们慢。”

    这个家伙真会搞事情。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能大局为重么?

    云鹰有点哭笑不得,小队里面彼此本就不和睦且缺乏信任,北辰曦这不是要搞分裂么,本来人手就已经很紧张了,到时哪里还能斗得过红一。

    紫菱见状况不对赶紧出来说:“各位前辈别生气,现在正是要团结时候,这么一点小事可别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坤伯摇摇头说:“北辰家族还是一如既往没有礼貌。”

    银月则说道:“这个女人一向都是有胸无脑。”

    北辰曦哪里受得了这个?妈的,一个个都针对本小姐,真以为本小姐是软骨头,干脆跟他们拼了!

    云鹰低声叫一句:“北辰曦!”

    北辰曦见云鹰黑着脸,她心里咯噔一下,怒气好像气球被扎破都泄了,顿时犹如霜打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你别生气嘛,我这不是看气氛沉闷,所以想活跃活跃氛围。”

    云鹰揉揉太阳穴一副伤脑筋的样子。

    坤伯做出噤声动作,突然把罗盘拿出来。

    云鹰见此就知道可能是有新情况:“怎么样?”

    坤伯开口说:“反应很强烈,我们距指示位置很近,几乎可以说就在前面。”

    神器罗盘能指示出神器所在,有神器就肯定有猎魔师,幽浮城里面猎魔师百分百是红一亲信,无论红一是否在现场,只要抓到红一的手下,难道还怕找不出红一来吗?

    众人来到广场,结果非常惊讶发现,整个广场密密麻麻,全部都已经站满人,其规模最起码有数千。

    一个又一个热气球低空状态漂浮。

    每个热气球都挂着一个宽阔平台,每个平台上面都至少站着一个红色斗篷的传教士,从这副打扮来看,全部都是红一教会的教士。

    什么情况?

    举行某种邪教仪式么!

    云鹰没有感觉到天灭审判的气息,所以红一本人肯定不在这个地方。

    这时一个红衣教士站在中间平台慷慨激昂的演讲,其演讲内容无非就是,神域狗如何如何可恶,幽浮城到如何如何危险的地步,所以号召所有有战力的人都站出来,为荒野和家园共同抵抗。

    大难当头。

    无处可逃。

    这样环境里最容易团结人心。

    红衣教士言语极其激进充满煽动性,所以现场可以说是一呼百应,神域居民对如狼似虎荒野人视如蛇蝎,荒野对神域又何尝不是恨之入骨?

    当然了。

    这本就没有谁对谁错。

    谁让神域人天生就生活在富饶地区呢?所以当保护神域的长城被摧毁以后,荒野势力就屡次三番对神域展开洗劫和屠城,其目的无非是想要更多的生活资源罢了。

    谁又让荒野人天生生活在贫苦恶劣地区呢?所有生物乃至人性最基本的渴望就是生存,谁也无法过度指责求生者的疯狂行为,所以这些富得流油猎物,简直就是不抢白不抢。

    其实神域与荒野矛盾本来没有解决的可能。

    如果神域愿意将过剩资源拿出交给荒野,那么足以在很短时间里收买一大批荒野势力倒戈,天云城岂不是地位更加根深蒂固?可是这种想法注定没有办法实现,谁让神域与荒野中间还横着一个信仰与立场的问题?

    怎么办?打咯!

    斗个你死我活!

    “杀光神域狗!”

    “杀光神域狗!”

    现场众人纷纷举起手里武器,不是枪械就是弓弩砍刀之类的,一张张愤怒而又充满同仇敌忾脸上都充满坚定,其中有正常人类,也有很多荒野变异人,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是女人与未成年人。

    这就是神器罗盘所指示的地方吗?

    这种场面下又能做什么啊,所有人都杀气冲天,这要是曝光自己身份,每个人吐一口唾沫都够八人受了。

    云鹰摇摇头说:“这里不能动手,我们先退下去,再另做打算。”

    北辰曦又忍不住嘟囔起来:“我就知道惜云家族的人靠不住。”

    云鹰撇她一眼,北辰曦赶紧闭嘴不说。

    老酒鬼连连咋舌,真是一物克一物。

    谁料激情演讲中的红衣教士抬起双手,所有人的声音像消失海浪般顿时消失不见,红衣教士满脸愤怒与怨毒之色。

    “今天,我不得不说起一位人物,是他推动我们与神域斗争的,是他促成荒野联盟成立,是他为荒野做出卓越的贡献,他生命最后时刻依然在为荒野而战!”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英雄,却惨死在一个叛徒手里!”

    “你们说我们我们可以抓到这个叛徒该怎么做?”

    众人都知道他所指的是谁。

    自然就是不久前死去的蝰蛇。

    “杀!”

    “杀!”

    “杀!”

    云鹰脸色变了:“不妙!”

    几乎是在瞬间功夫,四面八方红衣教士,全部都从热气球跳下来,他们所分布的位置,正好把八个人给围在其中。

    北辰曦有些发愣:“喂喂,没搞错吧,我们这个样子,他们也能认得出来?”

    银月说一句:“北辰家族的人更靠不住。”

    “现在,凶手就在城中,凶手就在你们眼前。”正在演讲的教士直接指着几个人所在位置:“他们不仅杀死蝰蛇,更企图摧毁幽浮城,摧毁我们的家园,你们说现在应该怎么做!”

    所有人目光都朝这里聚集过来。

    每一个人都露出如狼似虎般的眼神,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全都无法宣泄他们对这些人的仇恨。

    八个人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除非是猎魔大师或是北辰天这样的怪物,否则谁敢说自己能在这种规模围攻之下逃脱?这些荒野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强横的变异人,还有相当一部分都持有枪械弓弩,这铺天盖地的攻击谁受得了啊。

    云鹰不晓得发生什么。

    他也没有必要知道这么清楚。

    “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