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六章 力量悬殊

《陨神记》 第六十六章 力量悬殊

    云鹰准备潜进塔中探查时,突然一波箭雨铺面洒射过来,每支箭的箭头都绽放出绿色光芒。

    那是代表死亡的颜色。

    云鹰不怕任何剧毒,惟独对这种东西忌惮三分。

    每支箭都加持着天灭审判,这股恐怖的力量一旦击中身体,瞬息间就能让人发生自燃,天灭审判能量会把人骨头都分解成尘埃的。

    云鹰眼睛微微眯起来,箭矢在视野都开始变慢,他的身影则开始灵活的扭动,犹如狸猫灵活,犹如电光迅速,犹如猎鹰迅猛,天灭火箭没有一支能击中他,全部射在地面或背后建筑迸射出大量绿色火花。

    变异人弓箭手大多数都来不及射出第二箭的时候。

    云鹰就在电光火石间来到这些人的身边。

    两条灵活诡异电光乱舞而过。

    这些体格强壮的变异人,就算身体硬如磐石,也无法抵挡乱舞银蛇的撕裂之力。

    几乎一个眨眼间功夫。

    云鹰就从所有人身边经过,最终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两把薄如蝉翼的银色利刃从袖子里伸出来,锋芒冰寒,滴血不沾,所有埋伏弓箭手都僵在原地,云鹰轻轻一抖手腕,银色利刃就像蛇一样回到袖中。

    所有变异人身体一片片脱落,犹如秋季被风一吹就飘零的落叶。

    云鹰这段时间得到老酒鬼的指点,修炼老酒鬼的无名锻体功法,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素质各方面都在提高,这么短时间就有这样效果,老酒鬼自创的这套锻体功法就可想而知了。

    “你变强了,难怪能打败蝰蛇。”

    一个十分平静的声音响起。

    云鹰看过去的时候,心脏像被人给捏住,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一个持杖的长者,他不晓得什么时候,居然突然出现在面前。

    若仅以外表来看,此人身材中等,五官端正,面目线条柔和,眉心始终有意思皱纹,双眼平静祥和,颇有悲天悯人的样子,其面容乍看仅仅五十岁左右,只是一头长发早已变得雪白。

    红色的教会斗篷上,正绣着几朵的黑色火云,右手拿着一根精美长杖,周围若有若无出现绿色火光,此人不是别人,前天云城猎魔大师惜云朗逸,现在的荒野联盟首领红一。

    云鹰不过想调查调查红一位置。

    其他成员没有到来前,他根本没有动手打算。

    毕竟,当初就连对付蝰蛇,都九死一生付出不小代价,最后更是以运气成分取胜,如今打败蝰蛇不过短短十多天而已,居然就要与这位荒野里最强的领袖战斗,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啊?

    没有想到红一发现了他。

    现在该怎么处理局面?

    云鹰的穿越能力不能连续发动,他刚刚从异空间回来关系,现在开始一小段时间里无法再次穿越其他方式逃跑,无论匿形,还是瞬移,恐怕在这个猎魔大师面前都是雕虫小技。

    红一好像没有着急动手,这似乎更凸显出强大自信,毕竟是三大猎魔大师之一,无论多么惊才绝艳的晚辈,终究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当初在吞鱼城外,红一本就有伤在身,再加在吞鱼城内消耗不小力量,又因为担心身份暴露,所以始终没有全力出手,所以被几个人联手逼退而已。

    这种局面无论如何都不会再重演了。

    云鹰露出警惕而戒备眼神,“你看上去伤势恢复了”

    红一默默地看着云鹰说:“蝰蛇丢掉性命,最终总算换回一株神药,否则他的死就一点价值也没有了。”

    这句话听起来叫人心寒。

    云鹰却感到愈发危险,犹如剧毒的毒蛇,正在脚底慢慢爬进身体,冰冷的蛇信在脖子不停触碰,只要稍微动那么一动,它就会亮出致命的毒牙。

    “其实我并不是很恨你杀了蝰蛇。”红一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出一番出人意料的话:“这本是那个孩子的命,谁让他是我红一的儿子,即使没有死在树谷,也会被影千面那种杀手杀掉,能为自己执着的追求而死,能像一个战士一样光荣战死,我作为父亲应该感到荣耀。”

    云鹰觉得这番话太诡异了。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吃惊太早。

    因为红一接下来这句话,更是让云鹰感到诧异。

    “你能杀的了蝰蛇,说明比蝰蛇更有能力,我从来没有见过成长这么快的人,你现在要是愿意加入荒野联盟,我可以不对你出手。”红一说话口气非常真诚,他身上也确实没有杀气,“希望你考虑一下,毕竟你是荒野人。”

    云鹰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红一真的对自己的儿子毫无感情吗?

    他的头发一夜间变得雪白,整个人看起来苍老几十岁,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毫无感情的人,恰恰相反,他对儿子,对于蝰蛇,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正如同所有父亲对儿子的爱一样。

    现在连杀子之仇都可以搁置一边。

    他居然还企图招募杀子仇人。

    这到底是胸襟还是城府?

    “我们不为自己而战,也不为荣誉财富权利,只是作为一个人类,为自己种族尊严,必须站出来抵抗。”红一一双眼睛充满某种直透灵魂的力量,“你长时间生活在荒野,我相信你一定在无数个日夜发出过这样的疑问,或者为什么没有质疑或愤怒过,为什么千千万万人类被抛弃被遗忘,为什么人类要被神魔摆布,为什么我们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我认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云鹰皱皱眉:“可是人权和平等,只能在同样或相近能力位阶内能成为现实,否则就是弱者无用的愤懑和空洞的,我们不能期待人类给牲畜平等的人权,所以也不指望弱小人类能推翻神魔。”

    “你真是这么想?”红一眼睛里涌出一丝怒意:“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你难道不怕死?”

    “我怕死,真的很怕,就是因为怕死,所以才一直想找个安全地方生活,就是因为怕死,所以我后来才拼命变强,就是因为怕死,所以我才站在神域这边。”云鹰伸手握住怒斩,缓缓地抽出来,炎刃迅速凝聚而成,他盯着眼前的人继续说:“可是我发现,有些东西比死亡还可怕。”

    红一微愣,他没想到云鹰这么坦荡,直接承认自己是个怕死的怂货,他也没有想到云鹰明明怕死,居然还是选择与他作对。

    “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伟大,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崇高,更不想理解你们的精神以及信仰,我所看到的是一个彻底背叛亲人、抛弃朋友、舍弃荣誉,甚至连儿子被杀都必须无动于衷,还要反过来招募杀子仇人。”

    云鹰目光越来越坚定,他眼睛里充满战意,怒斩释放出来的光芒也越来越强烈。

    “你不觉得你这样获得很辛苦吗?我不懂什么大道理,我宁愿凭自己一己好恶去做事,为保护我喜欢的人付出一切。活得坦坦荡荡,死得痛痛快快,我是一个小人物,自由才是我的活法!”

    红一眼里光芒迅速黯淡,说不出是迷茫痛苦还是失望,他通过报信知道蝰蛇最后给云鹰的留言,难道蝰蛇这次真的看错了吗?

    “天地相连,息息相关,从来没有超脱一切的自由,你也不会是什么小人物,因为能力与使命永远不可分割。”

    云鹰感觉到红一身上升起气势。

    他知道没有必要再说下去,现在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云鹰在红一眼前消失,他发动影子斗篷,快速潜行到面前,人没有出现,怒斩火焰喷涌而去,几乎在顷刻间就化作一道滔天巨刃,云鹰直接施展出全部的实力,简直就像江河倒灌,无数火焰像碎玉般,全部倾泻向红一。

    红一站在原地连动都没动。

    他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看。

    一个金色光芒在身体周围浮现,犹如一具金色战神魁梧的身体,宛如一层强大无比的外壳,硬生生抵挡住怒炎滔天的一剑。

    砰!!

    怒斩炎刃完全震得爆裂开来!

    云鹰感觉砍中一块完全前不可摧的能量罩上!

    所有能量都在顷刻间全部溃散,非没有伤到红一一丝一毫,反而是产生难以想象的反弹之力,火焰就像海啸一样拍打在云鹰自己身上。

    他被当场震得飞出好几十米。

    当场就把地面给砸出一个大窟窿。

    全身都有被烧灼痕迹,断剑冒烟,插在不远,剑身都被烧得赤红,还在颤抖个不停。

    云鹰露出震惊之色,他拼劲全力一击,没伤到红一分毫就算了,居然还诡异的把自己给震成了重伤。

    红一只是使用某种异常强大防御,居然就直接分出胜负来,双方在实力方面的差距,简直就像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虽然你的潜力很大,但是充满太多不确定性,我没有足够时间等了,既然你不愿意加入,我也只好亲手毁了你。”

    红一抬起右手手掌。

    绿色火焰在掌心跳动,最终化作一道火箭,以极快速度射向云鹰,这是天灭审判,如果就被这么击中,云鹰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

    一根铁杖凌空而至。

    砰的插在云鹰的面前。

    周围整个地面都塌陷进去。

    绿色火箭没有击中云鹰而是打在铁杖上面,最终被铁杖表面弥漫的霞光给暂时隔离开来了。这时又一道从天而降的剑光刺向红一,又重重击打在金色的身体轮廓伤,光芒四射的剑刃同样完全崩裂开来。

    红一微微皱起眉头。

    两个身影一左一右出现在云鹰身边。

    一个是邋遢猥琐的老酒鬼,一个是白衣胜雪的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