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九章 圣光无尘

《陨神记》 第六十九章 圣光无尘

    云鹰气到吐血。

    这么拼命就换到一句不错的评价。

    云鹰是真的吐血了,当血液喷在地面上,地面就燃起绿火,瞬间把石板焚解出一个个坑,火焰还在不断蚕食着石板。

    天灭渗进血液,唤醒侵入者,所以产生拼命抵抗,因为体内天灭受到强烈压制,所以云鹰暂时还能活着,否则这种强度攻击之下,云鹰早就已经被烧成灰了。

    现在连云鹰吐出来的血都会自然。

    他现在云鹰情况之糟糕也就可想而知。

    他能打败蝰蛇已经很不容易,现在看来万万无法打败红一。

    当银月看着云鹰痛不欲生却还咬牙切齿满脸不甘心,他恨不得起来再打一场的样子,眼眶不禁微微泛红,心口似乎刀割般疼痛,这一种在知道父亲死讯时,再也没有出现的悲痛心情。

    这个蠢货!

    简直不可救药!

    当初在绿地营是,现在在这里也是!

    他为什么非要在这种不属于他的战斗力逞能?

    银月感觉到云鹰越来越虚弱,立刻握住布满龟裂痕迹的手,她隔着一层手套都能感觉到针扎的刺痛,是天灭之力在透过云鹰皮肤散发出来,现在云鹰身上所承受的痛苦也就可想而知了。

    最可怕的是。

    天灭带来的毁灭具有不可逆性,

    天底下没有任何所谓的解药可以解。

    这股力量完全渗透进血液,甚至渗透进骨髓当中,几乎是无药可救的!另外云鹰受到红一的长杖神器攻击,那浑厚力量击断多处骨骼,五脏六腑也严重受创,她从来没有见谁能受这么重伤还能活下来。

    滴答!

    滴答!

    云鹰混混沌沌中感觉有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

    那种清凉感觉似乎使浑身烧灼痛苦减缓了许多。

    他努力睁开眼睛,满布龟裂脸上,勉强挤出笑容,这个笑容难看极了,却是发自于内心。

    银月流泪了。

    第二次了,坚强如她,强大如她,也是会落泪的吗?

    从一个男人角度来讲,让这样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色美女为之落泪,那么无论做了什么事情付出什么代价,都算是值得了。

    云鹰现在每说出一个字,他就有种声带快裂断的感觉:“我尽力了,这个老鬼太强了,我真的打不过他啊!”

    银月心中更加内疚,她声音颤抖问:“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妈?”

    “你背负东西太多太重……我能感觉得到你很累也很痛苦……每次看到你这样,其实我也很难受……可惜,我能力不够,所以帮不了你。”

    “不,你让我重新认识自己,你让我重新思考生命,你让我感觉到世界并非一片黑暗,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

    云鹰提出杀红一。

    真的只是为远征军吗?

    云鹰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伟大了。

    其实刚刚与红一拼命时,他已经找到了答案,其实与远征军无关,他只是纯粹想这么做,因为这样做能替银月分担一些东西。

    银月需要云鹰来分担吗?

    她根本不需要!

    所以在远征军基地,她一言不发带着圣殿的人离开,无非是不想把云鹰卷进这场战斗中,谁曾想云鹰这个多事家伙,最后还是主动卷进来了。

    此刻红一一根头发都没有改变。

    云鹰拼死造成的防御裂痕在缓缓修复中。

    这个金身防御非常强,理论几乎不可能被打破,不过如果一旦被打破,那么修复起来则需要很长的时间,这大概也是这件强大神器的缺陷所在吧。

    可惜。

    云鹰没能彻底撕裂这层防御。

    所以所造成裂口也并不算大。

    这种情况只需几分钟就能恢复,如果金身防御完全修复,云鹰的付出将毫无意义,他就又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可云鹰发动怪石精神辅助并且以空间攻击方式,也只不过看看撕开一道小小的裂口,其他人想要打破这层防御几乎难于登天。

    绿色火焰在头顶迅速聚集。

    红一释放出火瀑向银月袭去。

    老酒鬼见此脸色大变:“银月丫头快躲!”

    银月的天圣神衣与天灭审判是同一等级的神器,所以尚且还能一定程度化解天灭之火,可银月根本没有办法保护现在重伤的云鹰。

    银月要是选择闪避。

    他根本不可能照顾云鹰周全。

    红一释放出的火瀑又太强大,银月实力尽管不在蝰蛇之下,她也根本不可能抵挡这样的攻击,如果选择死守的话几乎是死路一条。

    银月没有躲。

    因为死亡与毁灭的气息逼近,她的内心依然一片宁静。

    四年前,黑旗营地,简陋小屋,命中注定相逢,两人生命轨迹不可避免交织。他们亡命荒野,一路坎坷,生死相扶,彼此成为伙伴。

    绿地营之战。

    让女王彻底走下凡尘。

    两人彻底抛开身份与地位隔阂,彼此认可,成为朋友。

    四年时间过去,两人相处时间,其实在这四年里,只是很短暂一段,只是却给彼此带来难以想象的巨大影响。

    这种潜移默化影响能改变一生。

    云鹰要是不认识血腥女王,他根本不知道猎魔师,他也不会知道天云城,更不会有接下来这一切或好或坏的经历。

    银月与云鹰相处时间不算太长,可云鹰贯穿银月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蜕变阶段,所以在银月心中烙下深刻的印记,现在已经占据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云鹰是孤独的。

    银月是孤独的。

    两个孤独灵魂在彼此最重要时刻相遇相知,即是命运的安排,也是上苍的眷顾。云鹰是银月唯一一个能敞开心扉的朋友,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

    老天爷将这样一个人送到身边。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给夺去!

    他愿意为我不惜性命。

    我就以生命守护他。

    这就是生死相扶,这就是患难与共!

    银月是一个坚强到骨子里的战士,她不善言辞,她外表孤傲,她不食人间烟火,可是一旦认定某件事或某个人,她就会执着到底,永远都不会改变。

    银月转身回头时。

    火焰之瀑迎面而来。

    那无数火星就像美丽的蝴蝶在飘舞。

    这一道死亡的火焰飞瀑将至,她却浑然没有半点恐惧或紧张,手中圣光十字剑光芒缓缓暗淡下去,最终变成一个洁白的十字架。

    难道放弃抵抗了吗?

    不,当然不是!

    银月的字典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银月举起无尘剑,晶莹剔透,不染尘埃,其剑身剑柄连接处,有一个十字形的凹槽,“我早就发过誓,永远不再后退。”

    洁白十字架一塞。

    居然按进无尘剑凹槽里。

    两件神器合并,严丝合缝,浑然天成,原来圣光十字剑与无尘琉璃剑本来就是一体的,两者分开各自是一把强大高级神器,如果合二为一的话,那便是媲美史诗的存在。

    银月乌黑长发迎风飘扬,白衣绽放出光芒,周生形成一股气流,所有飘过来的火星火花全部都被吹散,一丝丝光芒在晶莹剔透的剑身里出现。

    这是一把天神之剑。

    它能横扫凡尘万物。

    圣光无尘,时隔多年,再一次唤醒了。

    红一见到这把武器时,他眼前立刻顿时出现一道幻觉,他对面再不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而是一个风度翩翩,两鬓微白,目光坚毅的中年人,正手持这把强大神兵与他对峙。

    一把圣光无尘屠过多少魔族。

    一件天圣神衣留下多少传奇。

    这股力量能代代传承,这股精神能永恒不衰,正是因为有无数风华绝代的身影前赴后继,所以其荣光永远不会被光阴所淹没。

    红一瞬间的失神。

    火瀑攻击也微滞一下。

    银月举起圣光绝尘,闭上双眼,大脑空明,心底默默念道:“父亲,请与我同在!”

    银月一剑。

    火瀑尽散。

    圣光普照,天下无尘!

    那声势浩荡的火焰中间,居然硬生生出现一道沟壑,让整个火瀑都分成两半,猛烈剑风就好像飓风之刃,凶猛迅速,扫荡一切,可又无法捉摸。

    红一回过神来。

    银月提剑,腾空而至,第二剑刺出。

    红一感觉到排山倒海的力量,正呼啸着轰击在金身上,这股力量威力之强,让他都感到难以置信。

    圣光无尘本就是神域攻击力最强的几件神器之一。

    银月攻击部位又恰好是云鹰刚刚以空间之力撕裂的缺口。

    这一剑把裂痕迅速放大。

    红一终于脸色变了。

    圣光无尘是一件不输给不灭金身的强大神器,只是使用这件神器门槛极高,昔日绝尘也没能在银月这个年龄掌握这件神器,谁曾想银月居然使用出来了,而且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威力。

    银月连续攻出两剑,脸色已经开始苍白,精神消耗实在太大,天圣神衣则散发光芒,正在源源不断给她提供力量。

    所以第三剑很快就要成形了。

    “如果再给你四五年修炼与成长的时间,恐怕就算是我也不敢说一定能赢你,不过现在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红一惊愕结束以后,他就恢复正常心态。

    银月终究二十出头。

    无论如何天赋异禀也是有限的。

    这种年轻人不可能是红一这种早在十几年前,已是名满天下的猎魔大师对手。

    银月丝毫不受影响,全力刺出第三剑,这一剑终于裂开金身,只是依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点,所以根本没能伤到红一分毫。

    “到此为止了!”

    长杖卷动火流。

    化作万千残影。

    几乎变成密不透风大网迅速笼罩过去。

    银月无法看破这么复杂的攻击,瞬间被燃烧火杖给击中五次,连续倒退十几米,立刻就受到重创,鲜血洒在洁白衣服上。

    红一摇摇头。

    实在太可惜了。

    红一感觉有些疲惫。

    这倒不是感到力量枯竭,当见识到云鹰以及银月的风采,他有一种自己的时代确实已经过去的感觉,他只能拉开一场序幕,未来却终究由年轻人创造。

    这种深深无力感。

    让他感到异常疲惫。

    今天不得不杀死这两个足以创造未来的年轻人,这终究是人类整个种族的巨大损失,可红一偏偏又不得不这么做。

    红一准备动手给予银月和云鹰最后一击结束战斗的时候。

    “你好像把我给忘了。”

    老酒鬼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红一回头看着他,目光漠然而又冷淡,云鹰和银月都已经败了,这个几乎已经废掉的武圣,他又能做出什么扭转乾坤的举动呢?

    (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