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三章 十八年前的宿怨

《陨神记》 第七十三章 十八年前的宿怨

    赤龙发现战况远比想象激烈,战斗突然悄无声息,红一迟迟没有出现,心里不禁产生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北辰曦、墨先生、紫菱牵制住变异人与地狱谷战士。

    惜云坤则孤身挡住数十位审判教会的红衣教士。

    赤龙刚露出一点松懈或破绽。

    一杆寒枪就急速刺来。

    冬归雪持冰雪咏叹杀到。

    枪刃急刺,若舞梨花,如飘瑞雪,赤龙的活动空间被封死。

    冬归雪的精神与武技,全都是年轻一辈里顶尖的存在,哪怕赤龙也不得不小心应对,可这个白甲银枪的年轻人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强烈的杀气呢?!

    赤龙觉得冬归雪不仅仅将其当成对手。

    他更是将赤龙当成某种不共戴天死敌。

    他看起来这么年轻又怎么会与赤龙结怨?

    赤龙心中不详预感越来越强烈,他必须要去看看才能放心。

    赤龙彻底解放精神,焚天旗高高地抛到半空,从里面射出无数道火焰,犹如一道道火流星不停陨落下来,无数火焰在身体环绕凝聚,最终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焰龙卷风。

    炽烈风暴,席卷四周,普通战士纷纷倒退,避免被卷进其中。

    赤龙红袍飘扬,孤身站在中间,没有保留,全力出手,悍然攻向冬归雪,他决定一举杀死这个星光的爱徒。

    惜云坤喊道:“贤侄且退,我来应付!”

    这是赤龙的绝招。

    天云城能全身而退者寥寥无几。

    冬归雪被卷进其中,即使不死也会重伤。

    冬归雪充耳不闻,目蕴狂怒,身如飞箭,直扑火焰风暴。

    冰雪咏叹感觉到主人情绪而激烈颤抖起来,表面出现无数仿佛实质的神纹,激荡的冰寒能量弥漫开来,让周围地面纷纷冻结,连空气里都出现无数冰花。

    冬归雪全身笼罩在极寒的领域之中,最终从地面拔地而起,银色枪芒绽放耀眼光芒,以一往无前气势向火焰风暴刺去。

    火焰风暴?

    一枪挑之!

    当信念与力量结合,最终就会爆发强大能量!

    枪刃硬生生刺进火焰风暴中,两股属性完全不同的纯能量碰撞,本该互相交融并且抵消,可是火焰风暴却化为强大压力,犹如排山倒海般压倒过来。

    银色长枪抵挡片刻。

    它就开始被压得弯曲了。

    无数火焰能量不断击打过来。

    冬归雪的盔甲出现裂痕,他的头发被烧焦,双手以及脸上,全都出现烧伤痕迹,他与对方终究弱一大截,所以看起来根本顶不住这种压力。

    烈焰不断蒸发寒冰。

    冬归雪眼看要落败了。

    惜云坤掏出一颗蓝色珠子,这是星光城主交给他的东西,本是打算用来与红一战斗或用在其他更重要的地方。

    现在冬归雪性命危在旦夕啊!

    城主对这徒弟非常的看中不能死在这里!

    惜云坤准备伺机出手却又出异变。

    冬归雪本处在绝对劣势,这样近乎绝境的情况之下,从他身体里又爆发出更强力量,让无数寒流再次凝聚起来变成一股冰风暴。

    两股风暴相互碰撞。

    败局一点点硬生生扳回来了。

    冬归雪莫非始终隐藏真正的实力?

    惜云坤放弃使用城主留给他的东西,虽然赤龙也是任务中必杀的一个,但是不是最最重要的人,所以能不用就最好不要动用这底牌。

    赤龙也明显的感觉到冬归雪的实力在攀升。

    他身上的杀气与仇恨也在节节暴涨。

    冬归雪爆发怒喝,冰风暴像根锥子般,从火焰风暴里穿透进去,他距离赤龙所在位置越来越近,赤龙对他如此疯狂做法感到不理解,虽然赤龙在天云城与冬归雪几乎没有接触过,但是他看得出来冬归雪应该不是这种歇斯底里之人。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双方不断缩短距离。

    一半是冰,一半是火。

    两人开始对峙,整个空间都混乱了。

    “你身上到底有什么仇恨?难道事到如今还不能说?”

    “当年在白松镇发生的一切,你还记得吗?”冬归雪一字一顿吐出几个字,“你或许已经忘记,可我永远忘不了!”

    赤龙浑身一震想起什么。

    白松镇是神域里一座小城镇。

    神域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这座小镇,因为这座小镇早在十几年前就被摧毁,当时摧毁这座小镇的就是赤龙。

    冬归雪冰冷又坚毅眼里透出浓烈杀意:“为你所做一切还债吧!”

    他已经整整等待十八年!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这些年里凝聚的所有仇恨、愤怒、痛苦,全部都聚集在这一击之内,让他本就攀升到临界点的能量,竟又一次冲破一层瓶颈,从而达到更高的程度。

    冰火平衡被打破了。

    冰雪咏叹刺穿火焰龙卷风。

    赤龙连忙想要抵挡,只是已经来不及,银色长枪刺进胸膛中,他伸手想要抓住长枪时,冬归雪猛烈的向前一推,冰雪咏叹脱手而出。

    赤龙就像流星般坠落在地面。

    一股冰冷风暴紧跟着降临。

    让地面都冻结成冰了。

    赤龙全身僵硬动弹不得,血液都被冻住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给这么一个小辈。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也在迅速凝结,冬归雪却没有放过最后机会。

    三尺多长的宝剑出鞘。

    剑刃犹如寒霜凝结。

    这剑很冷!

    眼神更冷!

    这个年轻人的冷酷眼神,犹如一道闪电再次击中赤龙的记忆,让他把一段尘封多年的记忆给完全唤醒了。

    十八年前。

    赤龙还不是赤龙。

    他是城主助手兼猎魔将军。

    赤龙当时地位跟现在惜云鸿一样,他可以说是城主的亲信与心腹,所以知道城主很多秘密,也为城主秘密执行过很多不堪回首的事情。

    当时一个白松镇出现聚众叛乱。

    城镇居民不知道是被魔蛊惑,还是受到某些势力煽动,竟然企图公然质疑诸神存在,更因此而举行反抗神的活动,最终在该区域造成极恶劣影响,这几乎是公开的叛神行为,所以已不需地狱谷来暗中处理了。

    赤龙就带着城主命令率领猎魔师小队与军队杀到白松镇,当时直接就召唤火焰风暴瓦解这些愚蠢的叛神者防御,神域部队非常轻松就平定的乱局,所有参加叛神活动者都被杀死。

    赤龙把城镇直接捣毁变成废墟。

    最终剩千余老弱妇孺作为俘虏。

    赤龙觉得不可能整个小镇都参加这种邪恶活动,他本来想向上级汇报情况放过他们一马,谁知道上级直接驳回这个请求,只传来一个冷酷的命令:杀光!

    所有城民全部处置掉。

    再嫁祸给叛神者的组织。

    最终镇民不可避免都被聚集起来烧死了。

    赤龙也不得不亲自动手,当见一个个老弱妇孺在火焰中惨叫挣扎,他也第一次对自己的信仰尝试质疑,为什么要以牺牲普通善良人民的生命去维护神的权威呢?!

    多呆一秒都是煎熬!

    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因此立刻撤走了所有军队。

    赤龙准备离开时,他却又发现了什么。

    原来废墟里有两个躲藏在里面的孩童,大一点的年仅六岁左右,小一点的还不会说话,他们看起来是亲兄弟,哥哥正在以身体保护弟弟,同时向他投来一道沉默而又冰冷的目光。

    他必须杀光这些孩子才算完成任务。

    赤龙在动手时犹豫了,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即使到现在,他还记得这个孩子,因为他的目光与众不同,有着同龄人完全完全无法想象的隐忍与冰冷。

    正如眼前这般。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可曾想到,当时一时心软,最终造就夺命一枪。

    冬归雪就是白松镇里幸存的孩子,当年的孩子已经长大,所以前来向他复仇了吗?赤龙终于知道为什么冬归雪每次看到自己都会如此愤怒,他当年可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父母亲人被赤龙烧死啊!

    这个发现已经太迟了!

    赤龙自知大限将至,他的眼睛里没有惧意,只有深深忏悔与如释重负解脱:“孩子,是你,真的是你,没有想到啊,你能活下来并如此优秀,你知道吗?这些年我始终活在痛苦与自责中,每当闭上眼睛就能看见无辜的受害者在我面前悲鸣,今天会落的这个结果也是命该如此。”

    冬归雪继续走过来。

    他一个字都不想说。

    “因果报应,我做过错事太多,所以死不足惜,最起码死在你手里,算是还掉一部分孽债。”赤龙苦农般愁苦脸上没有任何恐惧,他以一种怜悯的目光他:“你要杀我是容易的,可走在冰天雪地之中的你,又该如何面对未来更加寒冷严酷的命运?”

    冬归雪一字一顿:“用我的剑!”

    赤龙脑袋落地,眼神依然充满震惊,犹如被冬归雪这充满力量与决心的四个字给震撼到了。

    冬归雪握住插在赤龙体内长枪。

    一抽!

    拔出!

    哗啦一声!

    这具冻结成冰雕的身体,瞬间龟裂开来,碎成一地冰块,冬归雪连看都没有看满地碎冰,虽然表面古井无波,心里却已经掀起了一阵波澜。

    终于成功的杀死了赤龙!

    可仅杀死赤龙怎么够?

    赤龙仅仅是一个执行者,一个听令行事的侩子手,冬归雪想要真正为父母与乡亲报仇,他的长枪与剑就指向另一个人,另一个让人仰视的伟大身影。

    这个人曾经赐予他以新生。

    这个人曾经改变他的命运。

    这个人赐予他力量与智慧。

    当仇人又刚好是这个世界上,最佩服最崇拜最敬爱最强大的人时,他又该如何选择呢?正如赤龙所说一样,他前方是冰天雪地的命运,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最终都会让他堕入无法自拔的深渊。

    赤龙死了!

    被一个年轻人杀死了!

    荒野联盟的人都大惊失色!

    惜云坤自然是不知道刚刚发生一切,现场环境如此复杂嘈杂,两人交手有在冰火风暴中心,所以根本就没有看出一丁点端倪。

    “好,好,好,人们都低估你了,你现在的实力并不弱于银月!”惜云坤轰碎一个红衣教士的身体,他走到冬归雪不无惊喜说,“不枉城主大人如此用心的栽培你!”

    冬归雪杀死赤龙以后,他就完全恢复成平时的样子,“人太多了,我们必须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