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五章 全军覆没

《陨神记》 第四十五章 全军覆没

    鼠王力量没把雇佣兵消灭光,让黑衣怪人十分意外,雇佣兵能耐比果然想象大一 不过没有关系,现在依然在控制范围之内,一个个筋疲力竭身负重伤的雇佣兵,又能造成什么威胁呢?

    这个任务从开始就是阴谋,针对黑旗营地,针对血腥女王的阴谋,他们恐怕已经开始筹备对黑旗营地的全面进攻了!

    黑旗营地精英团损失惨重

    黄泉雇佣兵又被设计陷害

    血腥女王的伤势没有痊愈

    这一次情况恐怕比想象严重,黑旗营地危在旦夕

    这时四面方出现几十个身影,一个个都是典型荒野装扮,皮革金属粗狂拼接的盔甲,戴半脸防沙面罩以及护目镜,武器都是枪械和弓弩为主,这是一支装备非常精良的荒野部队,都是从空艇上下来的,所以都是黑袍怪人的手下

    黑袍怪人以非常诚恳地语气征询道“你们想怎么死?”

    “废话真多!”狡狐抬手一枪射黑袍怪人,巨大贯穿力带动之下,他倒退好几步才站稳,一个拇指大小的贯穿伤出现在胸膛,“你先去死吧!”

    射!干掉了?

    雇佣兵都难以置信

    这么短的距离,这么强劲的弹头,这么严重的贯穿伤,又恰好在最致命的部位,恐怕是一个人都活不下去了吧

    这些因素组合起来,从常理来讲确实没有例外,不过不要忘记脚下土地是荒野这个该死的荒野没有不可能,更没有什么绝对的,这地方最常被颠覆的东西恰恰就是常理,否则怎么会出现鼠王这样的怪物呢?

    黑袍怪人没有倒地,没有出惨叫,没有疼得抖,没有表现出任何枪该有的反应,从伤口里甚至没有一滴血流出来,这么直挺挺的站在雇佣兵前

    雇佣兵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一枪打的根本就是不会痛不会动的木头

    “吃惊么?”

    黑衣怪人呼吸面罩里面传来低沉声音,他缓缓地把左手的黑手套摘下来,从里面暴露出来不是一只正常的人手,几条紫黑色的触手就像鞭子般舒展开来,每根触手尖端都有一个锋利骨刃

    黑衣怪人果然不是正常人,简直就是一个怪物啊!

    疯狗提着两把砍刀就冲上去“我就不信把你砍成泥,你还能这么嚣张”

    黑袍怪人左臂扫出去,五条触手互相交织,骨刃以不同方向起攻击,疯狗连忙左劈右砍进行抵挡

    嗖!

    疯狗肩膀出现一道切痕

    嗖!

    疯狗大腿出现一道伤口!

    嗖!

    疯狗腹部被快切过

    “别打了,快点跑!”

    狡狐怒吼着对黑袍怪人连续开两枪,其一枪打胸膛,另外一枪命头部,黑袍怪人面罩被打碎一小半,这一枪直接射进头盖骨里,他被打得连连后退,一只手捂着脑袋,嘴里出低吼,可见这个怪物真正弱点在头部,不过就算命他的脑袋,竟然也没有办法立刻杀死他

    荒野战士越来越近了

    这么下去会被包围的

    他们都持有远程武器,被困在射程之内,雇佣兵必死无疑

    云鹰和雇佣兵急忙前去扶住重伤的疯狗,一群雇佣兵开始快的向方向狂奔这个时候黑袍怪人已经重新站起来,一颗弹头出现在了手心,脑袋伤口周围缓缓蠕动,血肉正在不断的重新生长出来

    难怪这个怪物不怕子弹

    他是一个极端强大的恢复型进化者,除非能一瞬间彻底杀死他,否则伤口就会在很短时间里愈合那一次进攻黑旗营地的扫荡团领是一个极端强的控制型进化者已经很变态了,没有想到这次遇到一个更变态的

    云鹰不知道“魔”到底有多少个这样的手下!

    血腥女王怎么办?她能顶得住么!

    不过,现在不是挂念担心血腥女王的时候吧,若是雇佣兵团战斗力满员并且都在最佳状态的情况之下,或许还能跟这个怪物好好周旋较量一下,现在这种情况对上根本就没有希望,更何况黑袍怪人有几十个装备精良的战士

    云鹰扶着疯狗跑在前面,狡狐站在间,三四个雇佣兵断后,这群人快跑上一个斜坡,佣兵没有办法看清斜坡背后情况,好像是一个落差很大的悬崖,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

    黑袍怪人追过来,左臂用力一晃,骨刃触手飞洒

    犹如几抹幻影划过半空追向雇佣兵

    尖啸袭来,瞬息而至,两个的雇佣兵不得不停住,同时抽出武器转身防御,只是抵挡两三次攻击,一道触手以极刁钻角度刺过来,瞬间在他们颈部造成巨大伤口,气管声带动脉都被干脆利落一切而断

    两个雇佣兵惨叫都没出就倒在斜坡上,两手捂住喷血不止颈部,只是挣扎几下就没有动静

    黑袍怪人行动度不上快,不过雇佣兵现在状态想要摆几乎是不可能

    “前面好像是一个悬崖!”疯狗怒吼挣脱云鹰和旁边雇佣兵,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伤痕累累,腹部伤口受创很深,几乎都快看到内脏了“你们跑!快跑!我来拦住他们!”

    疯狗知道自己伤势太重了

    他选择死战到底!

    “我们来帮你!”三个雇佣兵停住脚步,满脸毅然和决然对狡狐说“狡狐老大快走!”

    黑袍怪人实力太强,对方人数也太多了

    全部跑掉几乎不可能,只能被一个个杀掉!

    现在必须要有人留下来拖延时间,雇佣兵团近战能力最强的就是疯狗,不过以疯狗现在的状态,没有办法单独挡住黑袍怪人其他几个选择留下来的雇佣兵,也无不是黄泉雇佣兵团身手了得之人,若联起手来尚且能坚持一两分钟

    谁都明白

    没有胜算

    他们选择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这辈子老子唯一做对的事情,是和你这个死胖子做了朋友,这二十年来建立佣兵团,闯荡荒野,喝酒杀人搞女人,老子过的很爽很痛快!”疯狗望着越来越小的包围圈,又丑又狰狞满是血污的黑脸一片坦然,不顾伤势提起砍刀冲出去,“活够本了!我先走一步!”

    “黄泉佣兵也是我们一辈子荣耀!”三个雇佣兵紧跟着疯狗“疯狗老大!我们陪你一起死!黄泉路上做个伴吧!”

    虽然没有疯狗老大传奇,虽然没有狡狐老大能力,但是在这个荒野能遇到几个强悍而又仗义的领袖,能跟着他们闯荡,跟着他们奋斗,跟着他们去死,此生何憾?如果重新再选,他们还是会加入的!

    荒野战士端起枪就开始射击

    黑袍怪人五条骨刃触手同时对四人起攻击,攻击遭到分散,自然压力大减,疯狗连续躲开几次危险攻击,几个雇佣兵的掩护之下,狂怒一刀劈砍了上去

    当!

    黑袍怪人右握住砍刀

    疯狗的力量比库克大一倍都不止,因此整个皮手套整个被巨大力量撕碎了,但黑袍怪人右手与左手不一样,右手与人类手掌结构基本相同,只是粗大厚实覆盖着类似外骨骼的结构,骨骼硬度能接近钢铁,但是在接住疯狗一刀,骨头大量碎裂,疯狗力量之大也就可见一斑了!

    黑袍怪人力量也不小,当握住疯狗的刀之后,让疯狗一时间没法抽身,左臂三道触手同时攻击,分别从胸口,腹部,后背,同时刺进疯狗体内

    雇佣兵怒喊“疯狗老大!”

    疯狗嘴角溢出大量血,最后力量爆了出来,一刀砍在黑袍怪人的头部,整个刀刃都半嵌了进去

    疯狗已经彻底到极限,否则这一刀以平时正常的力量挥,怪人脑袋直接就被劈成两半了,那么无论怪人恢复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活得过来!

    荒野没有如果

    疯狗已经尽力了

    四周都响起枪声,三个雇佣兵身上枪多处,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可是依然浑然不顾,悍不畏死的杀上来,长刀长剑全部捅进黑袍怪人的身体里

    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了!

    四个雇佣兵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云鹰回头看过去的时候,疯狗尸体被几道骨刃直接刨开,无数鲜血洒满黄土,其他三个雇佣兵也都永远的倒在血泊里

    “疯狗,等我!”

    狡狐知道生什么,他也知道他那位二十年交情的老友走到生命尽头

    二十年

    二十年的交情啊!

    在这个动荡岁月,在这个残酷荒野,在这个黑暗年代,值得以命相靠朋友凤毛麟角,何况出生入死二十年!

    狡狐脸上没有任何悲痛表情,悲伤是弱者才有的情绪,荒野不需要这样的弱者死,是雇佣兵的宿命,疯狗不过先走一步罢了

    这坡后面会是什么?

    一个沙坡,一个悬崖?是生机?是死地?

    雇佣兵已经没有选择了

    黑袍怪人和荒野部队继续追杀上来,子弹、箭矢,险之又险落到身边,可是现在距离越过山坡,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

    时间不够

    时间不够了!

    狡狐对云鹰喊道“小鬼,你继续跑,不管是什么,直接跳下去!”

    “可是……”

    “逃出去,这是命令!活下来,这也是命令!”狡狐渐渐放慢度,他对云鹰喊道“你要变强!变得更强!比任何人都强!你要找出幕后黑手,你要为我们报仇!明白了吗?去吧!”

    狡狐停住了

    最后几个雇佣兵都停住

    他们已经决定留下来死战到最后了

    云鹰大脑一片空白,疯狂地不断向上跑,他听见背后响起枪声,他听见背后佣兵临死的怒吼,这些声音像一道道鞭子,一道道咒语落在他的身上!

    跑!

    活着!

    报仇!

    当云鹰不顾一切爬上去时,他顿时感觉到一阵晕眩和绝望,斜坡后面是一个无比巨大悬崖,犹如天堑一般刻在荒野大地之上,最起码有好几百米深,九十度的斜坡,没有任何缓冲,最底部都是林立废墟

    雇佣兵从一开始就没有生还希望么?

    即使挣扎到了最后,还是走上穷途末路

    云鹰孤零零的出现高高悬崖边缘,犹如一头被逼到穷途末路的野兽

    他回头,只见雇佣兵倒满一地,狡狐靠在一块石头上,最起码了十枪,一双眼睛圆睁着看着这,他已经死了

    云鹰从来没有想过,胖子会把生还的唯一希望和机会都交给新来不到两个月的新人,云鹰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阴险狡猾的胖子,这群凶悍残忍的雇佣兵一个个慨然赴死,只为给同伴争取一线生机

    云鹰站起来仰天展臂出一声愤怒呐喊

    狂风咆哮,黄沙四起,茫茫荒野,渺小如他,一个人的身影无法覆盖大地,但是声音却能传出很远很远,这里面蕴含着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是抗争,是挣扎,是不屈,是愤怒!

    他诅咒这天,他诅咒这地,他诅咒这荒野!

    这是一只敢与苍天叫嚣的蝼蚁,虽然弱小不堪,却无所畏惧,哪怕到最后关头,也不愿向命运妥协!

    最终纵身一跃

    云鹰就这么直接跳了下去

    当几十个荒野战士聚到悬崖边缘,几百米高的悬崖巨大落差空间里,只有几只黑色怪鸟在盘旋,少年早就已经没有影了

    摔死了么?

    这样的高度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

    除非云鹰真的变成鹰,能够插上翅膀飞走,否则绝无任何奇迹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