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五章 刺杀北辰天

《陨神记》 第七十五章 刺杀北辰天

    北辰天带着飞鹏以及数十亲卫,正在搜索苍冥与纱木旻的痕迹。

    这两个实力强大的敌人已被成功击退了。

    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在远征军撤退途中又跳出来偷袭。

    两个都具备瞬间击毁战船能力,若是徘徊在远征军船队附近,总是趁人不备就出来搞点破坏的话,非但会对远征军撤退进度造成影响,更可能会带来不小的损失,所以不得不谨慎一点。

    战争暂时告一段落。

    几百上千艘战船组成远征军。

    居然连小小幽浮城都没攻下来。

    北辰天满眼都是无边无际混沌,正如老战神心中的迷茫与疲惫。

    这位万夫莫敌老战神,他发现自己实力下滑的越来越厉害了。

    昔日巅峰时期。

    一战三天三夜。

    不需要任何歇息。

    现在别说连续打三天三夜,全力出手还不到三个小时,他就感觉到气力正在迅速衰弱,再加时不时就发作的陈年旧疾,正在不断地提醒他不得不面对残酷的衰老现实。

    人不是神。

    人会衰老。

    这是命!

    战争双方各有一定比例损失,看起来好像不分胜负,荒野损失更大些,可对北辰家族来说,没有战胜本身已是失败。

    远征军最起码需要修整一两个月。

    当远征军进攻失利消息在天云城传开,北辰家族声望必然会因此而一落千丈,这让北辰天感到非常巨大的压力,毕竟作为一族之长,所有族人都在期望他能够带领家族重新兴盛啊!

    这位八十多岁高龄老人发出感慨:

    我看来是真的不行了啊!

    不过还好。

    北辰曦以及钦定的上门孙女婿云鹰,都具有非常卓越的潜力,只要好好引导与培养,未来必能荣耀家族,让北辰家族继续守护天云城!

    至于北辰天?

    荒野与神域战争结束以后。

    他就会选择一个恰当时机隐退。

    “总帅大人!”北辰飞鹏急匆匆过来汇报说:“前方有侦察船传回紧讯,他们疑似发现一个伤员在附近经过,从对方描述来看,好像是墨先生。”

    难道北辰曦他们已经出来了吗?

    现在依然在幽浮城的尘埃漩涡范围内,所以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谨慎小心避免埋伏,万一这只是一个把北辰天支开的诡计呢?所以不能轻易派军队过去接应。

    北辰天吩咐说:“你们继续在这侦察,我去看看情况。”

    飞鹏点点头:“遵命!”

    北辰天踏空而行,速度很快,来去无影,快速到达该区域。

    他果然找到一个黑色人影,此人笼罩在黑衣之中,脸也戴着一个面罩,露出看不出深浅的眼睛,他身上衣服破破烂烂,其中大大小小伤口无数,看起来好像伤的不轻。

    墨先生松一口气。

    “我不是让你保护曦儿和云鹰吗?”北辰天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墨先生跟随北辰天已经超过二十年,所以与北辰天的关系,有时不仅仅是上下级,更是一个老朋友的身份。北辰天知道墨先生实力不弱,连他都受到重伤,北辰曦和云鹰会不会有事?

    “总帅不用担心,计划非常顺利,我并非在幽浮城所伤,而是离开幽浮城以后遭遇战斗,所以被受到一点小伤,小姐和云鹰与我们撤离路线不同,所以他们应该没事。”

    墨先生说话间。

    他捂着胸口咳嗽几下。

    从嘴里又咳出一些鲜血。

    北辰天赶紧走过去扶住他:“幽浮城情况怎么样?”

    “红一赤龙已死,幽浮城一片混乱!”

    是吗?

    居然真成功了!

    北辰天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彻底放下来了。

    这帮乌合之众失去首领,恐怕很快就会从内部瓦解,北辰曦和云鹰真是立大功了,一扫这次进攻失利的阴霾!

    红一与赤龙是审判教会的大小头目,审判教会又是整个联盟的核心,斩首行动能将这两个人给除掉,这次远征军攻打北荒就有了意义,最起码不是完全一无所获。

    “这次行动还发现一个重要的情报!”

    “说!”

    “地狱谷叛军有可能依然受星光指使!”

    “你说什么?”北辰天一双虎目顿时圆睁起来:“你有证据吗?”

    这个消息绝对非同小可,天云神域都已经把地狱谷兵团定义成叛军,如果这支军队并没有叛变,他们依然被掌握在神域手里,那么其中所牵扯到的事情就太多了。

    比如说焦灼山发生的一切!

    “惜云星光可能一直在利用红一,让他用数年时间疏通荒野各方势力,最后在成立荒野联盟时,又利用地狱谷打进其中,再利用我们消灭红一,最后达到以荒野势力统治荒野的目的。”

    墨先生身上伤势好像发作。

    所以看起来非常痛苦,大约调息一分多钟,这才忍着伤痛继续说。

    “这次惜云坤被派往前线战场,辅佐远征军是假,设法对付总帅是真,因为荒野对星光来说已是囊中之物,如果能借机打击总帅的话,哪怕是大祭司也没有能力制衡他了。”

    墨先生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狼狈样子。

    “至于证据?我就是证据!因为我就是回来途中受到两人攻击,他们先企图说服我投靠星光,与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总帅您,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们对远征军心怀鬼胎。”

    “好胆!”北辰天火冒三丈:“星光这个老狐狸,他要是不在圣殿里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老子就算拼掉这把老骨头,我也要拆掉他的城主府!”

    黑暗两道人影闪过。

    北辰天怒道:“什么人!”

    虽然看不清楚样子,但是从气息就能分辨,两个鬼鬼祟祟家伙,不就是惜云坤以及冬归雪吗?原来他们一直追踪到了这里吗?

    墨先生摆出战斗架势:“这俩家伙追来了!”

    “让我来对付。”

    北辰天拦住墨先生。

    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完。

    突然腹部一阵火辣辣的痛觉。

    北辰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痛苦了。

    这是身体被利刃给刺穿时造成的痛苦,北辰天身体金刚不坏,能伤到他的兵刃,绝对是屈指可数的。

    墨先生从袖里伸出一把黑色的短匕,利刃泛着法器才有的光芒,是与影擎苍的冥蝎是同一类型的武器,只是看起来好像更加霸道,非但能够刺进北辰天金刚不坏的身体,更是在刺进北辰天腹部的瞬间就开始发挥作用。

    这把看起来非常不起眼的短匕,犹如是一个连接着某个通道的大门,当利刃刺进北辰天腹部的瞬间,犹如同时有千亿吨淤泥以及污秽之物,正在一瞬间填满北辰天身体上上下下。

    北辰天顿时全身发黑,双目圆瞪,难以置信:“你,你……”

    “真是非常抱歉,虽然他们已经说服了我,但是坦白说,我并不想这么做,毕竟跟随总帅这么多年,我对北辰家族还是有感情的。”墨先生眼里流露惆怅不像是装的,可很快就被残忍所替代:“只可惜,身为魔渊使者,我也身不由己。”

    失望、痛苦、伤心、愤怒,绝望!

    无数愤怒情绪在总帅心中爆发。

    一张威严老脸都扭曲起来。

    北辰天恪尽职守,保护着天云城,自以为在天云城算是一号人物,结果没有想到魔族奸细在身边潜伏整整二十年,他甚至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还将这个卧底当成亲信!

    这段时间鬼知道窃取多少神域情报?

    又做出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或阴谋?

    北辰天心里怒火在熊熊然手,全身都释放出金白色光芒,犹如爆炸的炸弹,让周围空气纷纷被挤压变形,最终一口气被释放出去,像是一个白亮的气球,硬生生撑起一个领域!

    墨先生像树叶般飘身到百米之外。

    他身上衣服已经是破破烂烂。

    哪怕是脸上面罩也撕开了。

    这是一个干瘦阴沉的五十岁中老年人形象,墨先生眼见能量光波渐渐从北辰天身体周围消失,北辰天则开始有些站立不稳,犹如喝醉酒的醉汉一样。

    “这把‘死亡凋零’是魔渊传承法器,其中蕴有一位魔族匠人的精神,正是为对总帅大人这一类强大生物而定做。您固然拥有超越凡人堪比神魔的体魄,可是死亡凋零顷刻间就发挥作用,其中力量已经传遍了你的全身,最终让你在极短时间内腐朽致死。”

    无论在强大。

    终究是人类!

    如何抵挡这股腐蚀?

    一道从天而降的身影。

    枪刃刺中头盖骨,爆出无数火花。

    冬归雪的枪刃直接弹开,只觉得刺中不是人体,是一件顶级防御法器,不是说北辰天被死亡凋零击中以后防御能力会大幅度削弱吗?

    为什么还是毫无作用呢?

    北辰天一掌劈来!

    冬归雪连忙推开!

    北辰天大口大口喘气,居然没有办法及时追击,他的腹部伤口不长不深,按理说这种伤口对他来说,简直连小擦伤都算不上。

    北辰天的恢复能力有多强?

    他年轻时,曾经被砍断过手臂,结果拿起断臂直接一接,当场就自动恢复,其强大的再生能力就可想而知,再配合无与伦比的身体强度,这就是老战神强大的原因所在。

    一道仅仅几厘米的伤口。

    现在居然迟迟都无法愈合!

    从伤口里散发出恶臭的气息,大股大股黑色血肉被从伤口里被挤出来,看起来浓稠而又恶心,就好像下水沟里的淤泥。

    “人老就要承认自己老了,你就是因为死抓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才会落得如今的地步。”惜云坤站在北辰天对面:“你的死期到了!”

    他毫不掩饰目光中的鄙夷。

    这种有勇无谋的莽夫有什么资格统帅全域兵马?

    这种空有些蛮力却没什么能力的人就该早点退下去!

    惜云星光大师是真正的雄才,他必须成为天云神域乃至荒野唯一的执掌者,他绝非战争狂或是什么疯子,他有能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