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七章 噩耗

《陨神记》 第七十七章 噩耗

    云鹰乘偷来空艇走在远征军汇合的路上。

    老酒鬼挖了挖鼻屎说:“幽浮城部队在整合聚集,恐怕准备接下来就要袭击远征军,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在这么磨磨蹭蹭,待会儿就算与远征军汇合,也只是给别人包的饺子里再加几个肉馅而已。”

    “你以为我不想快点吗?一来这破荒野机器就这么点速度,二来我们也完全不知道远征军方向,你以为在这种鬼地方找到他们有这么容易?”

    云鹰没想到风轻舞还真敢乱来。

    幽浮城就算是在这次战斗守住城市,可损失肯定远比远征军还要多,各部队都被打得七零八落,风轻舞不好好修整自己的部队就算了,居然还想在这个关头发起反扑。

    真是一个疯子!

    正在这个时候。

    众人前方像有一颗小型核弹爆发,刹那间爆发出堪比太阳的强烈光芒与浑厚的冲击波,哪怕相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清楚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强大,让人很难想象爆炸中间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银月被惊人能量给震撼到:“这是什么?武器么!”

    “这应该不是武器。”北辰曦凝视着爆炸方向,心里隐约产生一种恐慌感,有一种强烈的不详预感在心里产生,她咬了咬牙,喃喃说道:“快点,一定是出事了,我们必须快一点,就向爆炸方向去。”

    云鹰看一眼身边的老酒鬼。

    老酒鬼表情也十分严肃。

    其实老酒鬼已经看出来了,这种爆炸并非任何武器造成,难道说是北辰天那个老家伙……怎么会?他这么强,哪怕遇到不敌情况,也完全可以全身而退,有远征军团的保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众人加速前进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爆炸发生的区域,远征军战船部队已经停在这里,好像正在进行现场的搜查与探索。

    云鹰一出现就被包围了。

    众人赶紧亮出自己身份,最终在远征军战士逐级护送之下,最终来到正中心的指挥船,他们见到圣武士代团长岚麟以及远征军特使飞鹏。

    岚麟紧紧按着剑柄,满脸都是怒不可遏,这个看起来清俊儒雅的中年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暴怒过。

    飞鹏则失魂落魄的坐着,两只眼睛空洞洞注视着前方,即使几人在眼前经过,他好像也是完全没有看到一样。

    其余诸将如丧考妣,全都无言的沉默着。

    云鹰不晓得发生什么事情,可从这些人的样子,以及缺席的总指挥来看,他隐隐约约猜到一个可怕的事实。

    北辰曦直接冲到两人面前:“你我们现在是在战场上,你们身为主要将领怎么可以摆出一副毫无斗志的样子来?我爷爷去哪里了?快让他出来见我!”

    众人都继续保持沉默。

    北辰曦怒吼道:“我们已经杀死红一,我们已经完成任务,我们可是立了大功的,他不是做梦都盼着我能做一次大事么,现在好不容易做成了,他怎么还不出来奖励我!”

    岚麟看着北辰曦样子,他深深地叹一口气,“从我们现场侦察的情况来看,总帅大人可能已经不幸陨落。”

    北辰曦怒不可遏:“放你娘个屁!那个老不死怎么可能会死?这个小小荒野里谁能动的了他,你不要在我面前胡说八道!”

    老酒鬼、银月、紫菱、几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全部都如受雷击,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总帅大人战斗力最弱也是猎魔大师级别的,这种任务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呢!

    云鹰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可他却不得不选择相信。

    谁敢在这种事情开玩笑?

    北辰曦面临这个噩耗,几乎就快崩溃失控。

    云鹰过去拉住她的胳膊,北辰曦转过脸来,当与云鹰对视的时候,她的泪水再也不受抑制,犹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来,这个让天云城所有人头疼的女魔头,居然当着几十个人的面前嚎啕大哭起来。

    云鹰也感到异常难受。

    初来乍到,懵懂无知,犹如无头苍蝇乱窜,若非及时遇到北辰天,他早就淹死在天云城这个水深的江湖里了。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有关老人的所有记忆。

    他的声音。

    他的样貌。

    他在湖畔前讲着北辰海的故事时的样子。

    他是云鹰遇到的人里,对云鹰最为看好的人之一,更愿意付出精力来培养他甚至保护她……这个老人音容历历在目,为什么人说没就没有了呢。

    老酒鬼提出质疑:“总帅实力就算不及盛年,最起码在现在的天云城依然能排进三四名,现在荒野里已知高手,根本就没有能杀他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原因很简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有两个人直接走几年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体态微胖的面善长者,走在后面的是一个英俊超凡白甲银枪的年轻人,只是这两个人现在的样子都很狼狈,甲胄破破烂烂,身上遍体鳞伤。

    惜云坤走进来以后缓缓地说:“总帅是被偷袭,你们北辰家族高级幕僚,其实是一个潜藏极深的卧底,真实身份是来自魔渊的使者鬼墨,这次机会设法引出总帅,借总帅对他信任与懈怠,突然下手,最终得逞。”

    他说着将一把黑色匕首丢在地上。

    “这把死亡凋零就是凶器!”

    众人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

    北辰曦目蕴狂怒,抽出大地使者,她劈头盖脸就向对方砍去,岚麟见此连忙宝剑出鞘,横在北辰曦面前挡住他的攻击。

    “他们撒谎,他们肯定在撒谎!”北辰曦一边大喊一边连续劈斩,恐怖的力量把周围物品都震碎了,“爷爷肯定是他们害死的,他们是惜云星光派来的走狗,这一切都是惜云星光陷害我们北辰家族的阴谋!”

    岚麟一把将北辰曦震开:“休要胡言!”

    岚麟完全置身局外,虽然对总帅之死心怀疑虑,但是现场证据所剩已经不多,从总帅留下一点残碎痕迹来看,其中确实有死亡凋零的气息。

    只要能墨先生就是魔渊使者鬼墨。

    一切就都顺理成章的退给他了。

    惜云坤和冬归雪,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现场,他们解释是完成任务以后与鬼墨一起返回,其途中遭到鬼墨党羽的暗算,最终不敌所以被打伤,鬼墨党羽又趁机偷袭总帅,最终引发总帅以自爆来同归于尽。

    无奈总帅自爆时,其力量已经枯竭,所以未能杀死他们,所以鬼墨就带着其党羽逃走了。

    至于事情真相是什么样?

    从现在情况来看根本不重要!

    北辰天已经死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北辰天一死就意味着北辰家族将彻底垮掉!

    北辰曦在这个时候疯狂的挑衅惜云家族的人,这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岚麟也是为北辰曦着想,所以才出面阻止了她。

    北辰曦将从一个有着超级强者爷爷宠溺的纨绔子女,突然间变成家破人亡注定家道中落的落魄贵族,她哪里还能像以前这样娇蛮任性?如果再不成长起来,今后还有谁能保护她!

    云鹰银月几人死死盯着惜云坤和冬归雪。

    其实北辰天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们的心里面心知肚明,可谁曾想他们居然把北辰天身边墨先生拉出来定罪,如果能够将墨先生身份核查成功,这次所做的一切就能完美的推卸给他了。

    荒野联盟被地狱谷兵团掌控了。

    天云城也将成为一家独大的局面。

    星光大师棋盘已经完全建成,今后在神域或荒野很难再有力量能阻止他,这个力量与智慧共存的天下第一猎魔师,从此将成为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此刻云鹰感到很愤怒!

    北辰曦最起码是他关系非常好的朋友!

    云鹰这个人其他优点没有,惟独还是一个很重义气重感情的人,北辰家族对他的帮助,以及他与北辰曦的交情,全都不允许他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在眼前发生。

    可终究是发生了啊!

    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更无法改变这局面!

    这种深深的无力内疚与懊恼,让他忍不住也握住怒斩,这把武器是总帅送给他的,这个时候理当替总帅报仇,用这把剑劈死这两个阴险卑鄙的王八蛋!

    如果换成云鹰三四年前的脾气,哪怕是处于重伤未痊的状态,多半已经这么做了,可是云鹰这几年来多多少少还是成熟一些,他知道这种图一时之快的行为于事无补,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老酒鬼这个时候说:“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浪费时间?幽浮城的反扑部队很快就要到了,暗核会和树谷想必也在暗中重整部队,据说还有一支来自荒野的援军,现在失去总帅的远征军能挡得住三方合围吗?”

    没错!

    大局为重!

    云鹰只能忍住不出手。

    银月开口说:“远征军不可无帅,现在谁的级别最高?”

    现场众将军面面相觑。

    飞鹏叹息说:“总帅并没有设副帅,自他以下各兵团都是平级的。”

    “远征军由十数个兵团组成,所有兵团以神鹰兵团地位特殊,所以神鹰指挥使在职权方面理当超过普通兵团长。”银月见众人迟迟没有给出答案,她直接说道:“我以圣殿圣女身份宣布,神鹰指挥使云鹰接任远征军指挥权,我将与圣武士代团长岚麟全力辅佐!”

    岚麟皱皱眉。

    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小鬼有什么资格成为远征军代军团长?

    银月现在在圣殿地位怕还要在他岚麟之上,所以岚麟也不好当面反驳,反正只是名义上指挥权。

    几人都知道银月的用意。

    总帅已经死了,惜云家族肯定要想办法把远征军拆解并且吸收,现在再这个危机关头把云鹰推上代军团长位置,如果远征军能在云鹰手里稳住局面走出困境,未来或许还有一点点回旋的空间。

    惜云坤盯着银月。

    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

    这个女人现在是打算彻底背叛家族与星光对着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