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三章 被围困

《陨神记》 第八十三章 被围困

    “首领!”

    数个荒野人惊慌失措冲过来想要帮助首领扑灭火焰,结果就悲剧了,惨绿火焰就像可怕的死亡诅咒,只要沾到一点点就再甩脱不掉了,一个个立刻疯狂尖叫满地打滚。

    绿色火焰迅速在身体蔓延。

    所过之处,无论什么,皮肤、肌肉、衣服,全被分解成灰。

    无论是满地打滚,还是企图浇水铺面,结果都无济于事,这种东西仅仅是形态看起来像火,其实并不是普通意义真正的火焰。

    因为所谓火焰的本质,其实就是物质激烈反应,所释放出来的光与热,天灭火则是一种能快速吞噬物质的细菌或病毒,它们会疯狂吞噬并且分裂,最终不断地壮大自身,其中蕴含精神没有消耗完毕前,这种火焰是不会熄灭的。

    没错。

    就是这么变态。

    这是一件几乎无法抵挡的法器!

    这样震撼的攻击效果,不要说是其他人,哪怕是云鹰自己都有些发呆,红一临死前将天灭审判的源火交给云鹰,他只需要以精神灌输进天灭审判的源火中,这颗火种就能通过燃烧精神产生源源不断的天灭神火。

    这种攻击对任何生物体来说都是难以抵抗的强大存在。

    哪怕是对蛇魔这样超高度变异与强化过过的超级变异人也无法抵挡。

    红一之所以会有这么难对付,最起码有一大半原因,全都是因为红一拥有这件堪称史诗级的强大发起,如今这股珍贵的力量落进云鹰手里,哪怕目前实力远无法达到红一的程度,可却具备让所有对手都为之忌惮的本钱了。

    最重要一点不在天灭审判本身的杀伤力之上。

    除空间石外,这件法器对云鹰来说意义远远大过任何一件法器。

    云鹰在吞鱼城时,第一次与天灭审判接触就被打成重伤,当时天灭审判曾经一举摧毁了云鹰的武器,结果就非常意外的把寂静屠戮能力吞噬并且转移到自己身上。

    这是不是意味着。

    天灭能炼化法器!

    云鹰无法理解其中原理,可如果能把鹰法器能力直接移植到身上来,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最后甚至能让云鹰完全摆脱法器依赖,成为一个真正呼风唤雨,宛如神一般的存在!

    魔王曾经对他说过,真正强者就必须摆脱对神器依赖的桎梏,要么超脱于所有神器之上已经不屑再使用神器,又或者吸收所有神器的能量,让自己变成一件成最强的神器。

    云鹰对魔王有所抗拒。

    可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魔王曾经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的存在,曾经战胜过牧神在内多少位高阶神明一个可以与神王对抗的存在,哪怕是一个失败者,也不是任何人类可以媲美的。

    何况魔王都已经挂了。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何况是已经死掉一千多年的魔王,他没有理由欺骗传承者嘛,云鹰不想得到魔王的身份,可是这并不妨碍云鹰通过努力修炼,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蛇魔通体燃烧。

    她眼看在劫难逃了。

    云鹰轻轻地打一个响指,从指间又迸出一团火焰,瞬间落在人群中间炸开,无数火星四处迸溅时,落在一个个荒野战士的身上,立刻就点燃这些荒野战士的身体。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云鹰从他们身上走过去的时候,这些荒野战士已经变成地上人形的灰烬,几乎连衣甲都没有完整的保留下来。

    荒野变异人?

    不过如此而已!

    云鹰在四五年前的时候,他甚至打不过这些荒野人里的任何一个,现在却已经具备动动手指都能将其解决的力量,不过云鹰并不能因此而大意,这附近荒野战士数量很多,其中不乏一些具有特殊武器以及怪异能力的家伙,他尚且不具备红一一样的力量,所以决不能被人围困在此。

    云鹰赶紧与战龙汇合,这时战龙等人已经登上一座山峰,正有一艘战船就要缓缓降落下来,开始接应来自地面的战士,数个神域的高手正在下面接应。

    岩川见到云鹰就喊道:“指挥使,快撤!”

    云鹰刚准备走过去时。

    他猛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小心!”

    突然有一把幽蓝飞剑,从未知角落里射出来,直接凿开神域战船的防御结界,在这艘战船上面撕开一个大口子。

    该死!

    是狼剑!

    云鹰认得这件法器,它就是狼剑的法器,这件法器在这里出现的话,那就意味着暗核会一伙可能在附近出没。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当狼剑将结界撕开一个破洞以后,一股巨大无比的黄沙在半空凝聚成矛。

    一道沙矛足足有数十米长。

    其表面流光溢彩闪闪发亮。

    最终在某股强大力量驱动之下,瞬间狠狠地落在战船上面,从防御罩裂口刺进去,贯穿坚固的甲板,从底部穿透出来。

    四周又响起无数猛禽的声音。

    数以百计强大变异兽就好像被捅马蜂窝的愤怒蜂群疯狂聚集过来。

    云鹰看到这里心中暗暗叫糟,没有想到这几个棘手家伙同时出现,他们好像早就料到云鹰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云鹰根本来不及逃跑,一个全身笼罩在风沙里的人形轮廓,就从天而降出现在云鹰面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魔族苍冥,他的身体处于半沙化状态,凭空漂浮在数米高半空,狰狞而又高大不断在沙粒与实体中变幻,让人看不清楚真实的样子。

    另一身影出现在背后,这个人穿着绿色衣服,亭亭玉立,清秀绝美,有一种精灵般的感觉,正侧坐在一头水晶般的栖龙背上,双手横着一个长笛在红润唇边,一个高大而又丑陋的神侍站在一旁。

    虽然外表清纯而又年亲,但是有一种傲慢而又无上权威的态度。

    另外一边,狼剑带着一大群人,正慢悠悠走出来,蓝色无柄飞剑在身体周围环绕,他的面色平静而又从容。狼剑身边的人中,有暗核会众多高手,其中既有秃鹫这样老成员,也包括焦炭这样的新人在其中。

    云鹰盯着狼剑满脸愤怒,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能质问一句:“你们暗核会怎么会跟树谷搅在一起!”

    狼剑依然是一副没脾气的温和随和样子,他一只眼睛笑眯了起来说:“尊敬而又强大的树谷族长纱木旻阁下,其实与我是很久以前的好朋友,所以愿意帮我们处理一些事情,顺便一起对付即将出现的强敌,这样的解释应该合情合理吧。”

    纱木旻脸色平淡不置可否。

    狼剑又接着说:“其实说起来,我们几个之间,也是颇有渊源呢,其实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所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神域你是待不下去了,如果真想好好保护身边的人,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跟我走,否则局面只会变得比你想象中更糟糕。”

    这句话一出。

    神域众人都看向云鹰。

    云鹰咬牙切齿说:“放屁!”

    狼剑摇了摇头,他环视周围:“你又该如何从现在局面之下逃脱呢?就凭你的力量,恐怕还远远不够呢!”

    “那就试试吧!”

    云鹰双手出现一团绿色火焰,两团火焰融合成一股,最终变成一道火箭向狼剑直接投射过去。狼剑无奈的摇摇头,他伸出手指轻轻一点,幽蓝飞剑直接窜出去,瞬间穿透天灭神火,居然连一点火苗都没沾到,旋即向着云鹰身上射去。

    云鹰见此大惊。

    这是开什么玩笑?

    天灭神火对法器不是有超强的破坏力么?为什么狼剑手里这把飞剑能与天灭火接触而纹丝未损呢!

    狼剑直接解释说:“我这把剑嘛,曾经比起天灭来说,可是只强不弱的存在,只可惜后来被打断了,可即使如此也不是以你的力量能摧毁的!”

    云鹰倒退过程中,拔出怒斩,横在面前,挡飞剑一击。

    一大口血吐出来。

    云鹰直接倒在地上,全身上下一阵虚弱,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距离幽浮城大战过去仅仅一天多,哪怕以云鹰超人一样的恢复力,他也不可能完全恢复,本该在床上老老实实躺个十天半月,现在却非要跳出来逞强战斗,这绝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你这个人嘛,很有些天赋,也有点小聪明,最大弱点就是太感情用事了,如果你不亲自下来,而是命令战船将这一带都炸平,最起码可以消灭掉一半的荒野战士,可是你偏偏选择最愚蠢的登陆战,让一场本来漂亮的战役互转之下。”

    “所以说,这些年,还不够,你依然太嫩了。”狼剑轻轻勾着手指,“当你总希望能帮助所有人,最终结果却会失去更多,今天就先给你一个教训吧。”

    幽蓝飞剑再一次射向了云鹰。

    正在云鹰陷进危险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一把大剑劈在幽蓝剑上,当场就把幽蓝剑给斩飞到一侧。

    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金白长发女子站在云鹰面前,横起一把秋水般明亮的大剑,一双坚定的眼睛死死凝视周围。

    北辰曦来了。

    云鹰身边值得信任的人中,银月和老酒鬼等人都无法参战,他们毕竟不具备云鹰的恢复力,所以现在唯一能够出手的就是北辰曦,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个北辰曦的战力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