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四章 焦炭的复仇

《陨神记》 第八十四章 焦炭的复仇

    北辰曦刚刚经历人生中最痛苦的阶段,她现在已想清楚,无论多少痛苦,无论多少挫折,这都不该成为自暴自弃的理由,刚刚失去一个最重要的亲人,绝失去一个最重要的朋友。

    云鹰捂着胸口当看着北辰曦坚定表情,他总算是露出一丝欣慰,北辰曦要走出悲痛没有这么容易,可是不难看出来,她真正的成长了。

    一个人只有经历过痛苦与挫折才能真正成熟起来。

    北辰曦挡在云鹰面前,其余神域士兵以及将领,全部都围过来摆开战斗架势,虽然人数还挺多的,但是苍冥跟纱木旻显然不放在眼里。

    一个北辰曦无力改变战局。

    哪怕是水晶栖龙王、树之神侍、乃至狼剑,这里面任何一个出来,以北辰曦的实力都很难应付,如果这些人准备大开杀戒以发泄,光靠一个北辰曦纯粹是来送死罢了!

    “你们大概误会了。”狼剑双手环抱在胸前,气势松散,满脸随意,半点杀气流露出来,“我刚刚不过想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并没有想杀你,至于像我这样的古典绅士,更不会对这样美丽的女士下手。”

    真是这样吗?

    云鹰将信将疑。

    反正这个独眼龙怎么看都不像什么所谓的绅士。

    狼剑说到这又话音一转:“另外,我的属下与你的属下之间,正好有一点个人恩怨,借着这次机会顺便解决一下,我想关于这一点,你不会介意吧。”

    云鹰尚未开口。

    一个魁梧巨大身影缓缓走出来——正是焦炭!

    这个年轻的超级变异人焦炭,外表看起来与当初没有很大变化,只是给人感觉却已经完全改变,这几个月焦炭在暗核会想必也经历过不少的事情。

    战龙显然认出这个家伙。

    妈的,这不就是焦灼山里的变异人吗?

    当初他被北辰海元帅砍了十几剑,难道那样了都还没死?

    “云鹰,你虽然救了焦炭,但是却不能为他报仇。”狼剑目光落在战龙和雷鸣身上:“当初就是这两个人带兵屠杀了无辜的火山族人,正所谓善恶有报因果循环,今日巧遇何不借此机会让他们做一个了断!”

    其他人都投来怪异目光。

    当初是云鹰救起了这个变异人?

    云鹰更是皱起眉头,狼剑在怂恿焦炭报仇,这种做法无疑让云鹰处境尴尬。

    焦炭在见到两位神域将军时,目光顿时流露出滔天的恨意,拳头握紧,咔咔作响,一股逼人的气势与杀意,从身体里散发来。

    纱木旻和苍冥都好像看戏一样没有说话。

    狼剑面带微笑:“去吧,孩子,这是你应该做的!”

    焦炭犹豫好几次,最终迟疑了:“我不能在这里动手!”

    狼剑露出略感惊讶的表情:“孩子,你忘记火山族老族长的死了吗,你忘记族人们的惨叫与鲜血了吗?你忘记背负在身上的责任了吗?”

    “我忘不了。”焦炭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拳头,“虽然焦炭发过誓要亲手将他们杀死,可焦炭也曾经对朋友许诺过,绝不在朋友面前动手,决不让朋友为难,所以我不能这么做。”

    焦炭依然是这么单纯。

    一般人遇见屠杀自己全族的凶手,恐怕二话不说就要扑过去,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焦炭却因为曾经向云鹰许诺过,绝不当着云鹰的面动手,所以居然主动要放弃这次复仇机会。

    “你这么想大错特错,他真把你当成朋友,他就不该阻止你报仇。”狼剑循循诱导道:“何况,你做想做事情,你做正确的事情,为什么要考虑无关紧要的人感受?我们人类活着就需要学会善变,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是不能兼得的,当你想要获得其中一样的时候,往往就会被迫放弃另一样。”

    “我……”

    “你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这是必要的经历也是必须做到的。这是你唯一一次机会,因为你不动手,我也会杀了他们的,现在就在朋友的承诺与替族人报仇之间选择一个吧,好好的想一想,不要欺骗自己的内心了。”

    “焦炭,别听他的!”云鹰直接打断道:“这个混蛋在误导你走上歧途!”

    战龙有些不爽:“你说这些干什么,这个丑陋的怪胎要打就打,难道神域军人会怕它?”

    “你看到了吗,他们至今依然没有悔意,在他眼里火山族人只是一群随便可以宰杀牲畜,这些神域人华丽外表之下包裹着的是肮脏狭隘以及残忍。”狼剑继续看着焦炭说:“你真的甘心为所谓的友谊,就放弃正确的复仇吗?”

    焦炭木纳表情出现细微变化。

    出痛苦、犹豫、挣扎之后,最终做出决定。

    焦炭转过身,他不再看云鹰,一双眼睛落在战龙和雷鸣身上,“我要替老族长报仇!”

    云鹰脸色一沉。

    他握紧了拳头。

    北辰曦却拦住他:“你不要冲动。”

    “哈哈哈,卑贱的变异人,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战龙也知道今天没有这么容易脱身,他直接提着剑站起来怒吼道:“老子到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雷鸣也一声不吭走出来。

    两个神域将军与年轻的超级变异人对峙。

    苍冥和纱木旻在旁边盯着,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堪比猎魔大师一般强大的存在,为什么要听狼剑这个王八蛋的,但是只要有着两个人在现场,云鹰就没有任何阻止这一切的机会。

    云鹰现在很后悔。

    如果知道事情会是这样。

    他当初说什么也要强行把焦炭带走。

    焦炭在暗核会时极其错误的,这个变异人拥有着超强的潜质,未来必然是新一代的荒野之王,其成就甚至不在现在的北荒四王之下,现在因为跟随狼剑和彼岸花的关系,他正在被一步步带进黑暗领域。

    此时此刻,这个本应该非常单纯的变异人,他的身上流露出一种强烈而又危险的戾气,这颗种子一旦在他体内萌芽,谁也不知道会在体内生长出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战龙只是冷笑。

    他对这个超级变异人毫无惧意。

    战龙知道现在敌强我弱,所以拖延时间才能对局势有利,只要能拖延一下子,远征军部队肯定能找到这里,这样就有机会把云鹰给带走了。

    这次被荒野人所俘,是战龙的一个奇耻大辱。

    他就算死在荒野也不足为惜,可决不能拖累其他战士。

    他抱着这样想法盯着焦炭,只觉得非常的可笑,居然会有一个变异人向他寻仇,这种丑陋、卑贱、畸形的怪胎,居然向他堂堂神域将军提出挑战?

    山海峰露出紧张表情。

    他很清楚焦炭的实力。

    当初为对付他,那用了不小力气!

    光凭这两位将军,恐怕不足以对付对方吧。

    “来啊!”战龙对焦炭挑衅道:“你这个畸形的怪胎,让我和老雷看看,你这家伙有什么本事!像你们这种丑陋脏脏的东西,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雷鸣摆开一副战斗的架势。

    他不知道为什么始终很沉默。

    大概是一如既往的沉着与冷静。

    谁都没注意到,雷鸣瞳孔边缘,有一层血红色的条纹。

    “上!”

    战龙跟雷鸣同时发起攻击。

    两人都用出军中最常见的破军冲锋。

    焦炭本来就极力压抑愤怒,可当听到战龙的挑衅以后,又想起老族长头颅滚落时场景,以及这些神域士兵屠杀族人时肆无忌惮的狰狞表情,让感到一股火山般的情绪在胸腔酝酿。

    火山族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火山,从来没有做过妨碍神域的事情,更跟与这些战士无冤无仇。

    为什么善良朴实的族人要死?!

    为什么他们就能毫无理由屠杀荒野人!

    为什么这些屠夫杀死善良的人以后还能心安理得!

    焦炭感到身体里愤怒越来越强烈,犹如一股烈火焚烧他的理智与身心,最终从嘴里爆发出一声震得人耳膜裂开的怒吼,本来身体就呈红色的焦炭,在这一刻皮肤居然一点点亮起光来。

    犹如一颗灯泡。

    又像一块完全点燃的木炭!

    这种光芒完全是由内而外,瞬间笼罩了焦炭全身上下,哪怕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人们都能感觉到焦炭身上炙热的热流,此时此刻的焦炭好像已经变成一个大火炉。

    战龙与雷鸣的剑劈在焦炭身上。

    当!

    瞬间就被融出一个豁口。

    “怎么会这样!”

    战龙看着焦炭的样子惊呆了,他知道这个变异人实力很不错,可最多是防御力强一点蛮力强一点而已,现在这个家伙又算什么,这是类似蛇魔那种进化变异到极致所产生的异能吗?

    焦炭的能量瞬间释放出来。

    他以闪电般速度打出两拳。

    这两拳实在是太快了。

    别说是他俩,哪怕是云鹰,也几乎看不清楚。

    战龙和雷鸣胸口都凹陷下去,整个人好像炮弹般向后倒飞,这也得亏是神域将军实力惊人,否则换成普通人挨了这不逊色几十吨大货车全力疾驰之下一撞的力量,当场就已经变成两坨肉泥了。

    战龙和雷鸣还没有飞出多远。

    焦炭就追过去抓住两个人,怒吼着重重一拍按进地里,又从地里抓出来,一把抛出几十米撞进山岩之上,整个山壁都轰隆隆的裂开了。

    云鹰脸色大变:“住手!”

    北辰曦赶紧准备动手。

    狼剑手指轻轻一划,幽蓝飞剑在意念驱动中又一次射出,这一击重重落在北辰曦的大地使者上,异常猛烈的力量顶着北辰曦倒退。

    焦炭从地上一跃而起狠狠撞进山岩中。

    碎石飞溅,轰隆巨响,犹如发狂的野兽,正在肆意轰砸山体宣泄愤怒!

    狼剑的实力超乎想象。

    她无法弹开这把飞剑,只能勉强与其僵持住而已。

    这样下去两个远征军将军必死无疑,非但两个远征军将军必死无疑,其他人包括云鹰多半也在劫难逃。

    幽蓝飞剑所蕴含的危险气息,这件法器从来没有听说过,又或者曾经听说过却从来没见过,她想不到荒野人也能使用神器,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可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先例,比如云鹰就是荒野人,比如来历不明潜伏总帅府二十年的鬼墨,这些人非但能够使用神器,而且实力非常不错,因此对狼剑发动神器攻击,她并没有感到太惊讶。

    幽蓝飞剑一点点前进。

    碧蓝而又幽暗仿佛寒冰的剑刃。

    突然间高速的旋转起来凝聚并释放更强着的能量。

    北辰曦感觉到一股极强能量往身体里钻,就连大地之剑恍若明镜的剑刃上,此时此刻都出现几丝裂痕,她感觉就快要支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