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五章 支援来了

《陨神记》 第八十五章 支援来了

    幽冥飞剑高速旋转凿击迸发出一道强烈的能量。

    咻的一声。

    这道能量透过大地使者打在北辰曦身上,守护者之镜被动激发保护,立刻身体周围造成震荡,无数裂痕弥漫,其音脆裂刺耳,本来肉眼无法分辨的镜面,正却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缓缓出现龟裂。

    北辰曦实力挡不住狼剑。

    大地使者不禁会损坏。

    北辰曦也会有危险。

    狼剑行为逻辑实在太怪了,他要是置云鹰于死地,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这种时间。另外,这个家伙看起来对云鹰非常了解,甚至连云鹰对他都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这种感觉绝非凭空而来,所以反而让云鹰看不透这个人。

    云鹰不顾自身伤势,从地上一跃而起,突然在半空消失不见了。

    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来到焦炭的身边,双袖弹出两道银色光芒,两把银色长刃好像柔软的绳子般,当场缠住生死不知的两人往回拖。

    两个人几乎已经不成人形了。

    雷鸣基本没有了生命特征,战龙还有一点意识,只是伤势极其严重。

    焦炭犹如一个小孩,突然被无情夺走最重要的东西,立刻发出一道炸雷般的怒吼。

    “还给我!”

    “焦炭,够了,我不能看着你变成这样!”

    “你明明就是想救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我!”焦炭双眼喷涌着火焰,“难道你朋友的生命是命,老族长还有火山族人的生命就该失去吗?他们当中还有很多只是孩子啊!”

    谁是对谁是错呢?

    如果把云鹰换成焦炭的角度来看。

    战龙等人行径确实是不可饶恕的!

    云鹰本身就是荒野出生,他很能理解这种心情,所以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哪怕云鹰有万般理由与说辞,他甚至都无法说服自己,因此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不能算得上正确。

    他没有资格阻止焦炭复仇。

    他也不能看着战龙被杀死。

    这个本来拥有巨大潜力的变异人,他开始被暗核会这些家伙给侵蚀,如果今天挡着云鹰的面杀死战龙,他或许报了自己应该报的仇,却也会因此而失去一些其他东西,这样做对他来说是对的吗?

    暗核会眼里。

    焦炭是一个完美的战士。

    他们一定会把焦炭打造成工具。

    焦炭如一阵烈风冲过来,炙热燃烧拳头蕴含无穷力量,焦炭这段时间显然受到暗核会的强化,再加上愤怒的关系苏醒特殊能力,他现在的攻击就算云鹰正常状态也不敢硬碰硬,更何况云鹰现在已经是重伤之身。

    这个时候。

    几条藤蔓缠绕住云鹰的腿。

    云鹰动弹不得没法带着两人离开,只能双手猛然一挥,被银蛇卷到的两个人直接被抛到背后,落在山海峰等人背后,立刻被神域的士兵所接应。

    “啊啊!”焦炭怒不可遏,“你不是我的朋友!你不是我的朋友!”

    云鹰只能眼睁睁看着焦炭拳头砸向自己身上,他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但我救过你的命!”

    焦炭身体一颤。

    他的拳头在云鹰面前停住。

    云鹰从始至终没有眨眼睛,虽然眼前变异人被愤怒淹没,但是云鹰相信他依然还是焦炭,他想说些什么重新唤醒焦炭时,十几条藤蔓快速缠绕过来,犹如十几条蛇缠住云鹰身体,瞬间就把云鹰给拽到一侧。

    焦炭看见落在神域士兵的两个仇人。

    狼剑在一边怂恿道:“你要半途而废吗?去吧!给他们最后一击!”

    山海峰见此情形,哪里还忍得住:“他妈的,真当神域人好欺负,所有人跟我杀,大不了跟这个怪胎同归于尽!”

    神域将士也都按耐不住,数百人对暗核会发起猛烈冲击,其中大部分人都被焦炭吸引过去,他们手中佩戴神域战弩,对着焦炭就是一轮疯狂扫射。

    神域兵!

    又是神域士兵!

    焦炭刚刚冷静一点脑子,突然间又出现很不好的记忆!

    当初就是在这些神域士兵围攻之下,所以焦炭眼睁睁的看着族人死光,如今他绝不会再次让神域人得逞了,这些箭打在他的身上就跟挠痒痒没有区别。

    他一跃而起,从上而下,一个巴掌,正好打在一个神域士兵头盔上,当场将这个神域士兵连人带盔甲都拍击成碎片,每一块洒落出来的血肉都被高温给煮焦,让空气中散发出一阵让人作呕的气味。

    “还给我!”

    焦炭面对被山海峰护走的战龙咆哮。

    此时此刻,藤蔓好像衣服一样,缠绕在云鹰身体,把云鹰困得严严实实像一个粽子,最终被拖拽到一头水晶龙王背上,云鹰整个人都被树神侍以右手释放出来的藤蔓给困住,他能感觉到树神侍所封锁的不仅仅是身体,就连云鹰精神也大受影响,所以没有办法瞬移逃走。

    纱木旻看着云鹰,面色冷漠地说:“你最好不要乱动,狼剑不让你死,可我不能保证不杀你。”

    焦炭开始疯狂屠杀士兵。

    神域将军在这个变异人面前也毫无招架之力。

    “纱木旻,不,我应该叫你牧神对吗?”云鹰瞪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绿衣少女说:“可你自称神明?为什么与魔为伍,为荒野人服务,难道高贵强大的神就活成你这幅德行?”

    纱木旻大怒。

    他就算是魔王盔甲的继承者。

    现在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

    这样区区一个凡人有什么资格对她说出这种话?

    纱木旻以笛为剑,刺向云鹰眉心,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纱木旻身体一震,她体内另一个意识觉醒了,正在强烈阻止这个行为。

    云鹰看出端倪。

    这是真的纱木旻?

    她果然能感觉到外界!

    她果然还没有彻底消失!

    北辰曦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她感到强烈的不甘,她始终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强,最起码在年轻一辈中没有几个人可以与她过招。

    现在不得不从承认自己的自大自满是多么愚蠢!

    她开始发现银月已经超过了他,冬归雪已经超过了他,甚至连现在的云鹰,其实力也已经不在她之下。

    总以为自己很优秀。

    却渐渐被远远甩开!

    爷爷被害而无能为力,仇人在眼前不能手刃,现在云鹰需要她的时候,她却连一个不晓得从哪里跳出来的家伙都打不过吗?神域的士兵正在被那个怪胎屠杀,她作为北辰家族的成员,作为天云城的守护者,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可恶!可恶!可恶!

    我不该这样,我不该变得这样!

    北辰曦瞧不起弱者,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变成自己最看不起的人,一团无处宣泄的烈火在心中酝酿起来。

    苍冥不断隐现飘忽身影始终没有动。

    一个不知死活的神域将军企图偷袭他。

    他随随便便抬起一只手,这个将军就被吸过来捏在手里,苍冥的手像利刃一样轻易刺穿这个神域将军的盔甲,将军张张嘴想要发出痛苦的惨叫,从喉咙里却只能发出沙哑干涩的嘶嘶声。

    从头到脚水分顷刻消失。

    整个人从里到外全部沙化。

    苍冥将变成沙子的人随手一丢,整个沙化的躯体凌空爆炸开,当场就变成了满地的沙子,他始终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正继续以一副看戏表情,看着这几个人的表现。

    狼剑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他感觉到北辰曦斗志在暴涨。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小姑娘,她早就应该突破实力,让我来帮你一把吧!

    狼剑又向前用力地推了推手。

    幽蓝飞剑的攻势更加强烈。

    北辰曦被推着倒退出去。

    她身体各处崩裂喷血。

    这一路被逼退整整十多米,大地使者裂痕越来越多,恐怕再坚持不了几秒钟了,正在被压迫到极致的时候,北辰曦彻底释放心中的一团火。

    大地使者爆发出光芒。

    幽蓝飞剑给一击弹开。

    “去死吧!”

    北辰曦先将剑刃插进地面,旋即猛然挥剑一挑,让一道土黄色的斩击顺着地面直接向狼剑而去。

    土黄色斩击划过长达百米地面。

    它犹如一条游走的灵蛇,居然懂得绕开障碍物。

    从大地使者发出抵达狼剑面前,其威力几乎都没有衰减。

    狼剑早有防备赶紧躲避,剑光依然继续游走出去,它撞在悬崖之上,却反而像一条蛇般,再次贴着悬壁笔直而上,爬上一座九十度的悬崖,攀爬出一百多米,也留下一道百米长的垂直切痕。

    狼剑赞叹道:“真不错。”

    他的感慨尚未结束,一柄长剑从天而降,正笔直射向狼剑,这一剑显然不是北辰曦刺出,可却具备比北辰曦更强的气势,犹如奔腾的河水从天而降形成了瀑布。

    岚麟从变异兽脑袋把剑拔下来,他直接就像苍冥所在的位置发起攻击,一道剑光,掠空而至,快到极点。

    苍冥终于出手,他手持一把风沙凝聚的长剑迎上岚麟,两把剑在半空交锋一下,岚麟立刻被弹了开来。

    十几个圣武士纷纷落下。

    岚麟带领圣武士小队围住苍冥和狼剑。

    圣武士,这是天云城最高战力的部队啊!

    几乎个个都具备高阶猎魔师战斗力,岚麟带领之下可谓所向披靡。

    这个时候有大群穿着猎魔师也被送过来支援,远征军猎魔师数量不多,可好歹也有两百多个,这两百多个猎魔师可不是吃素的,能成为猎魔师本身就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这些跟随正规军参战的猎魔师,也都是猎魔师中颇有资历的,绝不是刚刚取得猎魔师资格的那种菜鸟。

    这样一来局势就完全逆转了。

    “我们会再见面,你好自为之吧!”狼剑无心死战到底,他对云鹰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撤!”

    (最近更新不是很给力,主要是遭遇到瓶颈,卡文卡的比较厉害,这本书写作还是颇有一点写作难度的,再加上其他方面任务很重,所以耽搁了更新速度,游子会尽快找回状态以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