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六章 荒野之王

《陨神记》 第八十六章 荒野之王

    想跑?

    岚麟直接抛剑而出,剑若极光,天地贯穿,没有强烈的声势,没有很夸张的动静,这把剑面前所有防御,全部形同虚设,皆能一剑贯穿。

    圣武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其中任何一个成员都能独当一面。

    圣武士代指挥使没有这么容易当得上。

    岚麟作为新一代的佼佼者,绝大多数所学都是圣殿武技,但也有自创特殊的技能,其中大多数都以剑术为主,他被誉为天云城最快的剑不是没有道理的。

    与前任不同。

    天云武圣开创武技何止百种?几乎是将人类所能想象的各种释放潜能方式都尝试一个遍,因此为圣殿以及所有没有猎魔师潜力的普通人类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岚麟由繁入简,他的剑术没有什么复杂地方,全部归纳起来就三个变化,拔剑、舞剑、抛剑,可半生时间都在不断强化与改进,所以岚麟的战斗方式看起来很单调,但是鲜有人能够抵挡。

    北辰曦是岚麟的半个弟子却没有学到真传,即使是最基础的拔剑术也只是学了一鳞半爪,所以才会被老酒鬼看不起,如果换成岚麟来施展的话,当时的老酒鬼未必能挡得下来。

    抛剑术是岚麟武技中的精髓。

    这种攻击是孤注一掷的一击,因此通常来说只有在战斗最关键时刻又或者是生死关头来使用,几乎将大半真力都用来送出这一剑,自然所向披靡无所不透。

    狼剑实力并不算特别强大,其能耐与北辰海也就差不多,岚麟却要强过北辰海好几倍,当初北辰海全力一击都能打得狼剑落入下风,更不用说是岚麟的全力一击了。

    他想要把狼剑一击秒杀!

    如果这里没有其他人的话,他搞不好就真的成功了。

    苍冥不会眼睁睁看着狼剑死,因此抛出一本金色封面的书,当剑击中这本书,剑刃就寸寸粉碎,几乎完全变成金属粉末。

    岚麟被反弹回来的力量逼得倒退好几步。

    岚麟的剑在先前与狼剑交手时,已经被幽蓝飞剑斩过数十下,哪怕是北辰曦的大地使者在这把幽蓝飞剑攻势之下都会受损,岚麟的这把剑当然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表面看起来还算完整,其实内部早已经损坏的不成样子,现在承受如此重压,自然整个粉碎了。

    “全部上!”岚麟发出命令,“别让他们逃走!”

    圣武士与猎魔师纷纷出动。

    这阵容可谓非常的华丽了。

    这时的纱木旻依然处于意志对抗状态之下。

    云鹰能清楚地感觉到,真正的纱木旻并没有死,非但没有死而且还有很强烈的意志,所以才能影响牧神行动,他抓住这次机会:“纱木旻,不要认输,醒过来吧!”

    纱木旻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她目光时而凌厉时而迷茫,两种表情两种气质在体内不断交换,最终在短暂一瞬间,少女目光清明恬静,又恢复成与云鹰初见时的那个她了。

    “云鹰。”纱木旻一抬手,云鹰身上缠绕藤蔓,全部自动左右分开,让他重新恢复自由,“走吧!”

    云鹰准备伸手握住少女。

    他心中感到非常的振奋。

    那个清纯的绿衣姑娘没有消失。

    纱木旻感觉到云鹰眼中热切,她感到很满足,真的非常满足,她能感觉到牧神意志越来越强,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醒来,可最起码还能在看到这个人一眼,这样也就够了。

    云鹰不肯轻易放过机会,他伸出手就要握住纱木旻:“你跟我走吧!”

    纱木旻神态一瞬间又变得威严愤怒而又陌生。

    一股可怕的力量从她身体里释放出来,所有变异兽好像感觉到神明的思想,全部陷进狂暴状态,开始疯狂攻击这里的所有人,让远征军围攻一下子就被扰乱了。

    “去死!”

    纱木旻手中长笛再一次刺过来,云鹰见此,没有办法,只能发动空间石瞬移逃脱,他跟牧神纱木旻的差距太大。

    远征军前来支援的战士越来越多,所以暗核会和树谷就算个体实力强的惊人,他们也很难同时对付这么多数量的敌人,也就只能选择撤离了。

    “孩子,够了,你已经报仇了。”狼剑叫住焦炭,一边走一边说:“他们俩个活不过来了。”

    纱木旻本想继续对云鹰下手。

    她已经感觉到体内的凡人意志,其实远远无法与她媲美,绝大多数都会被牧神意志所镇压,惟独在云鹰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她会突然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所以说只要能解决掉云鹰,或许就有办法消灭这个凡人了。

    纱木旻却注意到了狼剑所投来的目光。

    狼剑的眼神看起来很平静,其中却蕴含难以描述的威严,牧神很清楚这个凡人躯壳里面寄居的强大灵魂,哪怕牧神恢复正常的力量,这个家伙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忌惮之一。

    云鹰是至关重要的一颗棋子。

    狼剑绝不会允许纱木旻动他。

    纱木旻也好、苍冥也罢、还有狼剑,三方看起来是合作关系,其实并不是如此,他们所代表立场各不相同,只是在特定的时期有共同目的,所以选择互相利用,如果失去互相利用价值,彼此成为敌人也说不定。

    牧神纱木旻何曾有过这种憋屈?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她不再拥有强大创造力与影响力,即使连个人实力也大大的被削弱,可是即使如此,她依然没有后悔过。

    现在要是回到一千年多前重新选择一次。

    她依然会选择背叛神王。

    哪怕付出这样的代价。

    暗核会所有成员都开始乘坐变异兽开始撤离,苍冥飘身经过,随手收起沙之书,一双猩红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从眼前这些人身上挨个扫过去,最后桀桀桀的笑起来,“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别追了!”云鹰阻止岚麟率领圣武士追赶:“我们死的人够多了,让战士们都安全回家吧。”

    众人听到这句话。

    全都沉默了起来。

    是啊,这场深达荒野深处战役付出代价太大了。

    北辰曦过来扶住已经摇摇欲坠的云鹰,满脸关切之色,云鹰对她点头示意,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大碍。反倒是北辰曦在与狼剑对决时,终于一举突破桎梏,让自己实力又上升一个全新的台阶殊为不易。

    众人赶紧带着伤员返回战船。

    战龙与雷鸣与焦炭两人根本不是焦炭对手,现在情况非常之糟糕,其中雷鸣完全没有生命迹象,天云城最强的治愈类型猎魔师也无能为力。

    战龙情况也很糟,他堪比钢铁的身躯,被打的百骸尽断,颅骨也凹陷一大块,从头到脚基本就没有完整的地方,五脏六腑也严重的破损,若非生命力远超常人,这种伤势就算死一百次都够了。

    即使暂时还没有死。

    不过是暂时延长痛苦而已。

    战龙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几位随军治疗猎魔师看过以后,全都直摇头表示他们也无能为力了。

    “将军!”山海峰跪在战龙前,两眼热泪的说:“你一定要坚持住啊,雷鸣将军已经没有了,战龙兵团不能连主将也倒下啊!”

    战龙刚毅脸庞已经焦黑变形,他依然保持着意志,也能听到周围的声音,这个时候脸上勉强挤出一个苦涩笑容:“居然连一个肮脏丑陋的变异人都打不过,我真是给远征军丢脸了。”

    云鹰站着沉默。

    众人都义愤填膺恨不得找出那个凶手大卸八块。

    战龙嘴唇艰难的动了动:“我的梦想是成为神域最伟大的军人,像北辰天总帅大人一样的守护神。只可惜,天赋有限,这个梦想,只是梦想,只恨没有再多杀几个亵神者!”

    云鹰看着战龙不成人形的样子,这位认识三年多的老友,恐怕熬不过今天了,他直到临死都依然坚定自己就是正义的,只是事到如今,还重要吗?

    他还不知道北辰天已经死了。

    天云战神的神话已经破灭。

    现场却没有人告诉他。

    北辰天对他这样的军人来说,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巅峰,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话,谁也不忍心戳破一个临死之人美好的幻想。

    “云鹰,不要辜负北辰天大人的厚望,你要帮助总帅大人帮助远征军。”

    “胖子,虽然跟你相处没几天,但是你这个家伙鬼点子真不少,天云城军人大多都喜欢蛮干,像你这样的军人已经不多,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成为一个像样的军人。”

    云鹰问:“你还有什么遗愿?”

    “我还能有什么遗愿?我是一个战士,临死也忘不了手里的剑。”战龙嘿嘿一笑说:“请把我的剑和我一起埋进地狱谷吧,其实回头想一想,我发现最怀念的,还是那段时光……”

    十五分钟以后。。

    远征军战龙兵团主将。

    二十九岁的战龙死在指挥船上。

    天云城失去一个优秀的年轻将军,云鹰失去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云鹰以总指挥身份当众宣布,战龙兵团不撤销,让幸存将士中职位最高的山海峰,直接担任兵团主将,兵团名称不改,以纪念这个还没有打出名声就已经死去的年轻将军。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谁都也不会想到,现在只剩几百人的小兵团,未来一步一步成为天云城最出名的大型军团,一个并没有显赫战绩的年轻将军,以这种方式被后人所记住了。

    数个士兵把战龙遗体送到安息室。

    他们准备回天云城再按照战龙遗愿将其安葬。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安息室几百具遗体中,突然又一具尸体猛坐起来,这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几个士兵小心翼翼靠近过去。

    他们满脸惊讶看着这个死而复活的人:“雷……雷将军!”

    雷鸣缓缓地睁开眼睛,一双目光异常冷厉凌厉,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的眼眸周围有一圈红色的纹路。

    确实复活了?

    两个士兵都感到非常的吃惊,他们明明检查过这个将军,他根本已经死透了才对。

    “今天倒是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变异人。”

    “不过在这北荒之地,我才是唯一的王!”

    几个士兵完全不知道雷将军在说什么,他们刚准备开口询问些什么,雷鸣突然抬起一只手,他本来正常的手臂,突然间出现了异化,膨胀几十倍,从里面伸出一根根蠕动的触手,犹如闪电般刺进这些士兵眉心。

    士兵全身都抽出起来。

    从不断涌动出手来看,有什么东西在钻进这些士兵的脑子。

    最终雷鸣收回异化组织,他的手臂已经恢复正常,两个士兵眉心伤口缓缓愈合,最终看起来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