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九章 斩草除根

《陨神记》 第八十九章 斩草除根

    北辰天葬礼在天云城的中心广场举行。

    这一天,整个城市奏起哀歌,家家户户,酒馆饭店,商铺门厅,不约而同在门前挂起一条条白绫,风吹忧郁,飘舞不定,神圣而又完美的城市,此时此刻被前所未有的肃穆笼罩。

    人们自发换上纯黑的衣服走到接头,与圣洁雪白为主基调的天云城形成鲜明对比,犹如一股股流水般从大叫小巷汇集过来,数量多达上百万之巨,他们就像缓缓流动的和水,每人都捧着一朵洁白的圣菊,全都轻轻地放在广场上,以表达对老将军的哀悼。

    一朵、两朵、千朵、万朵,百万朵。

    花海无边,铺满广场,圣鸽群飞,神官开路,天云城六位军团元帅人物共扛着玉棺缓缓前行,他们把一套老帅曾经穿过的盔甲放在里面做为替代,正一点点步行走进广场正中心。

    两千名军人,甲胄整齐,刀刃出鞘,杀意森森,护于左右,正如往常追随总帅大人出征一样,北辰家族的成员默默伫立,满脸悲怆,失魂落魄。

    北辰家族失去家主如同失去主心骨。

    这份沉甸甸的荣耀与责任还有谁能扛?

    “感谢总帅大人守护天云城。”

    “伟大的神啊,请为总帅大人赐福吧!”

    “北辰爷爷,请您一路走好,天云城交给我们吧。”

    云鹰正站在外围人群参加葬礼,圣菊花海,无边无际,这种场面无疑极具震撼,可真正让人发自内心震撼的,是一张张流动的平凡面孔,有老人、有小孩、有妇女,每一个人脸上流露情感都是如此真谛,最终将所有哀思愁绪在这个地方汇聚城一个汪洋,这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

    云鹰远远地望去。

    北辰曦站在玉棺前,已经哭得梨花带雨,虽然她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是在举行葬礼的这一刻,让她再一次意识到,那个小时候经常让她起到头上拔胡子的老头已经没有了,那个每次惹事闯祸都来为她擦屁股的老头没有了,那个以一己之力抗下家族重任与使命的老头没有了。

    从此再无天云战神,北辰家族注定衰弱。

    云鹰不知怎么安慰北辰曦,这种事情必需靠她自己。

    这个时候又有数十个人缓缓走进来,全是惜云家族的精英,至少高阶猎魔师,冬归雪、惜云坤、惜云鸿……这些城民们耳熟能详的大人物都在其中,其中走在最前面的不是别人,正式城主惜云星光。

    这些人都穿着而又肃穆的黑色长衣,看起来是要来参加这次葬礼,北辰曦看见他们出现,立刻就握紧了拳头,他们来这里做什么,猫哭耗子吗?

    城民们在见到他们所敬仰的城主出现在这里时,无不露出振奋的目光,虽然北城天已经在保卫天云城中倒下了,但是还有星光大师在这里守护。

    “我感到非常遗憾!”星光在无数人敬仰目光中走到中间,满脸沉重,十分悲痛,最终缓缓开口:“我们失去一个伟大的战士,我们失去一个伟大的传奇,我们失去一个伟大的灵魂,这不仅仅是天云城的巨大损失,更是整个人类整个文明的巨大损失。”

    北辰曦两只眼睛死死瞪着星光,她就犹如一座压抑到极致的火山。

    “千万神民,不分贵贱,或平凡,或伟大,最终都将回归神山。”惜云星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广场,其中蕴含着一种奇怪的韵律,让人感到伤感也让人感到激愤,“可如果说平凡生命的破碎会绽放出人性纯洁美丽的烟火,那么这样伟大灵魂的陨落碎裂将变成天空最纷繁的星辰,他们的身体虽然已经不再存在,但是精神意志与力量,却依然在引导着我们前进!”

    “天云神域已经到千年来最特殊的时期,但北辰总帅的陨落不会使我们弱小,因为他的力量将加持在每一个神民身上,我们只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强大,神域是不可战胜的,神灵是不容侵犯的,继总帅之遗志,永远守卫神域!”

    “神域万岁!”

    “神域万岁!”

    “神域万岁!”

    所有人都为星光城主演讲感到心潮澎湃。

    这个时候,有一个不和谐的状况出现,人海中爆发出一道强大的气息,那是一股凛然而强烈的杀气,所有在场的高手都能感觉到这股力量的爆发。

    有刺客!

    从无数洁白的圣菊中,突然冲出一道炫目见光,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电光石火之间,无数花瓣被碾碎,抛洒到半空之中,这剑光就这样穿过花海,最终直接向人群中间的星光刺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

    有人要暗杀城主。

    冬归雪没有动,惜云坤没有动,所有惜云家族的人都没有动。

    这些人眼里看来,这种刺杀简直是可笑,虽然天云城同时出现过三位大猎魔师并立的辉煌盛世,但是作为三位大师之首的惜云星光,他的实力就算是其他两位大师加起来都比不上,他是公认的天云第一猎魔师。

    这样光明正大的刺杀要是能杀的了星光,那么天云神域早就已经沦陷不知道多少次了。

    星光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捏。

    一把清澈光滑大剑夹在了指尖。

    无论刚刚蕴含多少力量多少速度多少愤怒,星光大师随手一捏之下,全部戛然而止烟消云散。

    众人正要看清楚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明目张胆刺杀星光城主,只是当看清楚刺客真面目的时候,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甚至难以置信。居然是北辰天的孙女北辰曦,双手握着大地使者使劲向前直刺,可是剑刃却不能再前进分毫。

    北辰曦性格火爆,刚烈果断,敢爱敢恨,从来都是直肠子,那里能忍受这个杀死自己爷爷罪魁祸首带着凶手出现,还在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一番如此光冕堂皇的话。

    这简直就是对爷爷的侮辱与嘲讽!

    北辰曦绝无法忍受这种事情,毅然拔剑刺向星光,她明明知道打不过,但还是不得不这么做。

    袭击城主。

    这是死罪啊!

    所有人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北辰曦要这么做。

    云鹰因为距离相隔太远的关系,他想要阻止也来不及,北辰曦一剑非但又快又急,而且施展出全部的实力,哪怕在身边可能也来不及阻挡,现在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你这个恶魔!不要在这里假惺惺!”北辰曦怒视星光:“还我爷爷命来!”

    “北辰小姐痛失亲人,你的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星光摇摇头说:“总帅并非为我一人而死,更是为了每一个神民,他的死对神域乃至所有人类来说,都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我们都会记住他的。”

    这些话在北辰曦耳朵听来就是放屁!

    他发动大地使者的威力企图将星光劈成两半。

    谁知道星光出手速度更快,他伸出一根手指弹击剑刃,一道雷光却在剑刃上面炸开,北辰曦完全握不住手里的剑,宝剑回旋着脱手倒飞而出,铿得一声,插进地中。

    北辰曦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双手蔓延到全身,犹如受到无数蚂蚁啃咬,让她一时间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最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数个惜云家族强者直接过去把北辰曦控制住。

    “你们干什么?”北辰家族一个长老站出来愤怒质问:“总帅尚未安息,你们就动我们小姐!”

    惜云坤说:“北辰曦行刺城主,所有人有目共睹,无论出自什么原因,为城主和天云城的安全,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行事,直接把北辰曦给我带下去。”

    惜云家族人直接把北辰曦给带走。

    云鹰看到这里,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现在知道星光布局的人并不多,其中老酒鬼、紫菱这些已经没有能量能撼动他。唯有北辰曦和云鹰手握一点实权,所以说星光大师开始斩草除根了吗?

    现在先把北辰曦给搞定,接下来多半就是云鹰了。

    结果不出所料,葬礼刚刚结束没几分钟,数个披着金甲的展示快步就来到云鹰面前,他们直接亮出自己的身份,原来是来自圣殿的圣武士。

    “有什么事吗?”

    “我们怀疑远征军另藏内幕,同时也得到充分的证据支,你可能在远征军犯有军事罪行,就请你跟我们走一谈。”

    云鹰被带近圣殿。

    那个城主兼全军主帅星光早早到来。

    大祭司天云明看起来两耳不闻传外事,银月则默默地站在天云明的身边,她也猜到星光城主此次的企图,所以这么快就迫不及待斩草除根吗?

    “我们根据远征军内部人员呈上来的情报现实,怀疑你犯有通敌罪、亵神罪、叛变罪、战争罪等等。”一个圣殿审判官直接当中宣布,“从现在开始革除你的远征军代指挥使、神鹰指挥使职务,在此举行第一次听证会,在这个过程中,你有权为自己辩解,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全都在大祭司与城主的关注之下,所以奉劝你三思后言。”

    云鹰看着高高再上的城主。

    他露出非常古怪的表情,好吧又被当成犯人来审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