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章 审判

《陨神记》 第九十章 审判

    树欲静而风不止。

    又一次次面临圣殿审判。

    这次不会再有总帅及时回来为他撑腰了。

    北辰家族也已经失势,北辰曦已自身难保。

    云鹰想起当初在圣殿上,为其担保的那些人,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罪名坐实,所以必须想办法才行。

    银月平静站在大祭司身边,目光却流露出一些焦虑。

    她没有想来的这么快,云鹰回到天云城短短几天,一点准备时间都没有,星光刚刚坐稳全军统帅位置,难道就要开始对云鹰开刀吗?

    圣殿审判官宣布:“你有什么想辩解的吗?”

    云鹰不屑地冷哼道:“我没做过,问心无愧!”

    “好一个问心无愧!”从圣殿就传来一个洪亮而充满力量的声音,“你真的可以问心无愧吗?”

    这次开口是一个中年人,体格魁梧,十分强壮,满脸胡须,皮肤黝黑。这个中年人让云鹰目光微滞,此人是战家的家主战辰。

    云鹰上次接受审判的时候,战辰就在这圣殿中,当时是站在总帅这边为云鹰说话,云鹰后来能够顺利安然无恙,这个战辰自然发挥一些作用。

    战家是世代将门,战辰作为战家家主,本身不是简单人物,他是天罚军团的军团长,有着天罚元帅的称号,虽然等级与原长城军团同为元帅的北辰海持平,但是能力与声望比北辰海更高。

    战辰作为一个军团最高领袖以及大家族的家主,本身并不需要依附其他势力以谋求发展,只是战辰更喜欢北辰天总帅的为人与作风,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支持北辰家族最大的一股力量。

    北辰天战死以后。

    战辰还会站队北辰家族吗?难了!

    整个北辰家没有一个能扛旗的人物站出来。

    哪怕战辰还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帮助云鹰呢?不可能!

    因为战辰不仅仅是一家之主,更还有一个父亲的身份。

    他的儿子就是战龙,而战龙被焦炭所杀。

    这个威严的大将军面无表情地说:“让证人上来吧!”

    两个人缓缓走进圣殿。一个是大胖子山海峰,另一个是坐在轮椅上的雷鸣。山海峰不晓得什么情况,只觉里面凝重十分氛围,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山海峰,本帅有话问你,你要老实回答。”

    “卑职不敢撒谎,卑职不敢撒谎!”

    战辰目光如炬:“你们在焦灼山遇到一个自称火山氏族的变异人时,其中是不是有一个叫焦炭的变异人,当时被北辰海重创而重伤濒死?”

    “这个……”山海峰看起来愚钝憨厚,其实脑子转的很快,只要稍微结合一下眼前情况,他就知道大概发生什么事情,“对,对,对,焦灼山火山氏族部落里面有一个变异人,不过倒也没有多厉害,只是皮糙肉厚疑点,北辰海元帅随随便便一剑就把它给砍趴下了。”

    山海峰说到这里。

    他又主动补充说。

    “这种变异人对神域战士没有太大威胁,我这一条小命能顺利捡回来,其实还是靠沾了战龙将军的光,因为战龙将军跟云鹰大人是挚友,所以云鹰大人在救出战龙将军的时候顺便把我也捎上了,我对战将军一直心怀感激,愿意以死报答。”

    这个胖子说话看似淳朴却充满技巧。

    他弱化焦炭大发神威时的难对付程度,反而有意无意强调战龙当时是被云鹰揪出来的。这个胖子果然外粗内细,他一眼就看出圣殿局势,知道战辰正在为儿子身死而迁怒云鹰。

    惜云星光上上下下打量这个胖子。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之色。

    “哼!少在这里避重就轻!”战辰冷声道:“北辰海亲自出手,本来已经必死无疑,我问你们这个变异人为什么又会在这次远征军途中出现?”

    山海峰一时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卑职也不知道,大概是变异人生命顽强,所以……”

    “大胆!这里是圣殿,你在这含糊其辞,是想把我们当成傻子吗?!”

    战辰一声断喝。

    山海峰浑身直哆嗦。

    “当着大祭司与星光城主面,如果再敢装傻充愣,本帅必然严惩不贷,现在就在给你一次机会,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被推进来的雷鸣开口:“末将在与变异人焦炭遭遇过程中,曾经亲耳听到暗核会余党以及焦炭本人承认,焦灼山是云鹰将其救下,最后任由焦炭加入暗核会。”

    山海峰皱起眉。

    雷鸣太不厚道!

    居然出卖云鹰大人!

    云鹰听到这暗叫麻烦了!

    云鹰大小有猎魔师身份,拯救肮脏丑陋的变异人,这种行为在神域里面是无法被容忍的。更何况被云鹰救回来的焦炭,现在已经成为暗核会重点培养对象,更在北荒群山杀死战龙。

    因为存在因果关系,所以战龙之死云鹰需负责。

    这就是战辰与云鹰间隙所在。

    人有时就是薄情寡恩的。

    云鹰主观并没有任何伤害战龙的想法,反而力排众议前去救他。

    战龙之死,云鹰根本无法预料,现在在这里战辰刻意忽略屡次救战龙的经历,反而对此事死就着不放兴师问罪。

    不过关于这件事情上,云鹰对此并没有做出什么解释,这件事情本身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如果强行狡辩,反而会得不偿失,他也理解一个失去爱子的父亲心情。

    这种罪名本身可大可小。

    关键是沉住气。

    “此事就姑且不提了。”圣殿审判官开始发问:“现在我们认为,你与魔族苍冥、暗核会首领狼剑,荒野势力头领流离风、树谷族长、乃至荒野联盟,全都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苍冥是老仇人,多年前害死黄泉雇佣兵,还在绿地营害死了丽,如果云鹰有机会和实力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狼剑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不晓得用什么办法笼络树谷,更唆使并激发焦炭的凶性,破坏焦炭与云鹰的友谊,更间接害死战龙,所以云鹰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流离风以前与云鹰确实有一段交情,现在却已经完全面临决裂,下一次再次见面的时候,谁死谁活都尚且是悬念。至于树谷族长纱木旻,她现在已经不是纱木旻,更谈不上有什么勾结。

    至于荒野联盟?

    开什么玩笑!

    云鹰跟他们怎么可能会有关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没有做过事情,你们别想强赛给我。”云鹰直接一口否决,他没有急着反驳,反而反问道:“我大小挂着兵团指挥使和远征军团总指挥,现在既然是听证阶段,最起码要拿出证据来,否则这种指控没有任何说服力,别说不能说服在场,连城民也会质疑的!”

    想要证据?

    好,就给你证据!

    审判官把收集来的情报和线索都展开长篇描述,这前前后后总共抛出五个对应的问题。

    “第一,魔族法器沙之书,第一次出现在天云城时,正被你当成进天云城的敲门砖,现在又回到苍冥手中,难道不是很蹊跷的事情?我们有理由怀疑,苍冥企图借你潜进天云城。”

    “第二,我们发现你出现在焦灼山时机非常微妙,更暗核会首领狼剑有过接触,狼剑在数日前更当众与你攀谈,自称与你相识已久,你又如何解释与他的关系?”

    “第三,你与流离风关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数年前流离风本是天云城死囚,正是你当街劫走流离风,若说你跟流离风没有交情,你认为有人会相信吗?”

    “第四,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与树谷族长纱木旻相处,你早就知道树谷的秘密,却故意不汇报天云城,致使天云城失去夺取树谷的最佳时机。”

    “第五,数日前,你曾经极力阻止远征军攻打荒野城市,更因此导致众将愤然抗命,你该怎么解释这个行为?另外根据众多目击者得到情报,你已经获得无上法器天灭审判,这件寄生性法器一旦与使用者融合,无法在短时间内强行剥离,除非是拥有者自愿交出来,红一为什么要把这件最重要的遗物交给你?”

    五问之下。

    局势危机。

    这任何一条罪名坐实。

    云鹰肯定将无力回天。

    “这些指控没有直接说服力,关于苍冥我就是证人,可以直接为云鹰作证,并且以信仰发誓,保证其真实性。”银月走出来说道:“当初苍冥为迷惑神域,选择诈死,遗留法器,本想瞒天过海。云鹰则是我的亲自推荐踏上前往神域的路途,我认为云鹰出生简单没有疑点,根本就不存在奸细的可能。”

    圣使亲自作证。

    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其他指控毫无根据,狼剑之狡猾,可谓众所周知,谁能肯定不是狼剑故意误导?云鹰与流离风相识之时,当时流离风并无过错,反倒是牺牲者,云鹰随后参加地狱谷特训,不可能参与流离风团伙的建设。”

    银月口吻坚定说。

    “云鹰与纱木旻偶遇时,他不知其树谷族长身份,这个过程中我也与其有过接触,当时纱木旻只是一个普通女子,现在的树谷族长纱木旻意识已经被叛神夺舍,所以就算云鹰跟原来纱木旻有交情,也不可能延续到现在。”

    “至于居然有人怀疑云鹰对待荒野联盟的态度暧昧?可笑!如果没有云鹰杀死蝰蛇,荒野联盟已经成功占据树谷,就凭树谷的封闭地形,荒野联盟将立于不败之地。”

    “你们陈列的陈述证据多以臆想猜测为主,根本没有实际的说服力,云鹰杀蝰蛇、战北荒,更身居军方高层,如果不可以给出一个合理说法,决不能轻易将其定罪。”

    银月是一个很沉默寡言的人。

    现在为云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其他人都看得有些哑口无言,这些话从银月嘴里说出来,那可比从云鹰嘴里说出来有说服力多了,毕竟没有人会怀疑银月的信仰,她就算与惜云家族不合,但是绝对效忠神域。

    云鹰很理智保持沉默,虽然心里很想将星光所做的事情全部公布出来,但是云鹰手里根本就没有证据可言,星光大师从始至终都是置身事外的,就连当初在焦灼山大战的时候,地狱谷兵团也是北辰天自己派去的。

    远征军又是北辰天亲自统领。

    云鹰要是在这个时候非要咬死星光,说他是促成荒野联盟的幕后黑手,说北辰天总帅是被星光大师给杀掉的,恐怕非但没有人会相信,更会让自己处境变得更加不利。

    众人相互商议一番。

    天云明宣布暂停听证。

    云鹰软禁圣殿,由圣武士看押。

    云鹰被圣武士送走时,他抬头看一眼高高再上的灰袍长者,惜云星光依然是依附波澜不惊的样子,从始至终没有开过口,从始至终没有做出过决定,他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

    如果星光表明立场,反而让云鹰松了口气,因为这起码说明,星光动机与想法是可以洞悉的。

    现在,惜云星光三缄其口,则恰恰彰显可怕,因为沉默代表保留,保留有时是一种捉摸不透的神秘,一个捉摸不透的敌人,你永远不知道他会从什么部位发起攻击,也永远不知道他会攻击什么部位。

    这比喊打喊杀的敌人危险十倍。

    云鹰都不知道星光想什么,就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更不知道他目的是什么,无从防御他的手段,这老狐狸的风格就是这样。

    无招胜有招。

    总把自己置身事外。

    却突然间从无声处起惊雷。

    当人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跟他斗,哪有这么容易?

    (陨神记官方公众号:yunshenji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