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二章 煮沸海洋

《陨神记》 第九十二章 煮沸海洋

    “进去吧!”数个圣武士走过来把看守室大门打开:“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你要一直待到听证阶段结束为止。”

    “别推推嚷嚷的,真是没有礼貌。”云鹰理了理衣服,他对圣武士态度很不满:“我又不是没腿,难道不会自己走?”

    “少废话!”一个圣武士队长狠狠瞪他一眼:“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呆着,你是逃不出圣殿的,若企图逃走罪加一等,哪怕圣使帮你求情也没有用,你就等死吧!”

    言毕。

    哐当一声。

    大门关上。

    云鹰对圣武士背影竖一个中指。

    这小破地方也想关注我?那老子这些年岂不是白混了!

    这软禁不就是变相在坐牢么,只是相比坐牢而言环境还算不错,另外不戴着镣铐枷锁,不会没收身上东西,有一日三餐,没有严刑峻法,最重要的是圣殿现在可能是唯一一个星光无法插手的地方了。

    圣殿空间结构特殊,其内部空间比外面看起来打三四倍,因为圣殿建造过程中使用神族神秘的技术,有一层肉眼无法分辨的空间膜,空间膜内部空间能量密度比外界高几倍,因此给人感觉会大上好几倍。

    因为空间能量过密,空间能力者在这里,最起码要耗费比平常多数倍的力气,而且存在空间膜的关系,哪怕是空间类法器也没有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这就圣殿明知云鹰有空间能力也不没收法器的原因。

    其实云鹰的能力远比想象中复杂,不需要强行突破圣殿空间,空间石完全能跨越维度,让云鹰进其他维度的异界空间,再通过跨纬度的移动轻松走出圣殿,所以圣殿想要困住云鹰基本没有这种可能。

    当然逃不逃得掉跟能不能逃是两码事。

    云鹰在天云城里面认识这么多朋友。

    他要是逃走这些人又该怎么办?

    云鹰盘坐静思,往好的方面想,虽然被束缚人生自由,但是坐在看守室里无所事事,不正是这些年来鲜有的安静时光吗?

    总该找点事情做。

    云鹰把胸前挂饰给拽下来。

    他对着神灯光芒看着手里这颗东西。

    怪石黑乎乎,似石似玉,非常平庸,表面缠绕细腻血丝,正隐隐散发光芒,可就是这么一块看起来普普通通平平庸庸的石头,居然有这么不可思议的来历。

    从拿到这块石头开始。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最近云鹰总感觉有一种被推动的感觉,从拿到这块石头,再到后来所有经历,全都并非偶然或奇遇,他总感觉有一双无形的手,正在推动着云鹰经历一个又一个事情,他的所有遭遇与经历都是在走被人规划好的路线。

    这种感觉让云鹰感到很不舒服。

    他是一直鹰,一只永远自由的鹰。

    永远没有什么东西能将他拴住,除非是他自愿呆在这样的牢笼里。

    云鹰不知道继续走下去,他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却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天底没有什么是力量与智慧不能改变的事情,如果有就只能说明力量与智慧还不够强。

    命运命运。

    哪有这么多命运?

    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辞。

    云鹰要把自己命运把握在自己手里,首先就要具备足够强大的实力!

    虽然半年时间以来实力成长飞快,只是目前水平实力依然远不够,云鹰还需要变得更强,否则拿什么与敌人对抗,又拿什么去保护需要保护的人呢?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握紧拳头。

    从指缝间透出绿色火光,是一种奇异绿火释放出来,正天灭神火不断地从云鹰掌心渗出来,正在一点点环绕着空间石,它们围绕在空间石周围,犹如一根根触须般,正在非常谨慎的触碰着这块石头。

    最终。

    它们向石头渗透。

    天灭火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法器。

    这种法器特殊之处就在于,它本身是一种寄生类型法器,当天灭神火的源与身体融合以后,它们就会渗透到身体每一个组织,犹如云鹰身体里面的侵入者一样与身体融合,从而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天灭审判是微物质,能吞噬任何已知能量或物质,所以具有不可思议的破坏力。天灭审判对法器可以造成剧烈损坏,因为受到天灭审判侵蚀的法器,最核心的东西被吞食,所以修复起来也非常困难。

    另外,天灭审判要是神器打散,从里面提取特殊排列的奇异物质,再将融合奇异物质的天灭审判回收进身体,让身体与这种奇异物质融合,最终就能以身体作为载体拥有这股奇异物质的能力。

    这就是云鹰曾经吸收寂静屠戮一部分能力的原因所在。

    云鹰在想既然能提取法器,那么能不能抽取空间石里的精神呢?

    他决定试一试再说。

    空间石与其他法器不同。

    魔王传承显然具有非常苛刻传承条件,否则不至于需要千年时间才出现一个合适传承者,云鹰无疑具有特殊血统或天赋,所以才能被魔王选为自己的接班人。

    当获得空间怪石一刻开始。

    云鹰就与怪石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这件特殊法器是云鹰的专属法器,其他人永远都没有使用的可能,正因为这种与生俱来的血脉相连感,让云鹰对这件法器非常熟悉,所以作为首先实验的对象。

    空间怪石比天灭审判还要高级。

    天灭审判是烧不烂这块石头的。

    所以就算失败也不至于失去一件法器。

    云鹰继续释放天灭或,空间怪石很快就给团团包围,云鹰感觉自己进到一个奇异的空间,那是空间怪石里面的海洋世界。

    漆黑的海洋。

    魔王力量的残余。

    哪怕残余力量也足够惊人,云鹰能把这股力量全部吸收,足以支撑云鹰成为猎魔大师。

    云鹰几年以来能提升这么快,大半原因是直接从空间怪石里继承魔王的遗产,否则要资源没资源,要名师没有名师,他就算再勤奋辛苦,能拥有现在一半就算是奇迹了。

    黑色海洋好像镜面般平静。

    这个时候镜面出现星星点点。

    原来,天空出现诡异绿云,倒影在黑色海面上。

    天空开始坠落绿色的火焰,一点点渗进漆黑之海,黑色海洋吞没绿色火焰以后,很快就开始蠕动沸腾,有由纯黑开始向墨绿转变的趋势。

    当绿色火焰坠落越来越多,黑色海洋沸腾面积越来越大,整个精神之海的海面都绿色火焰,大股大股的海水直接被煮沸蒸发,从黑色海洋里面消失,最终抽离出来变成上升能量消失在虚空。

    这个过程始终在持续。

    绿色火焰已经完全覆盖精神之海。

    这个时候,云鹰睁开眼睛时,大口大口喘着气,全身湿漉漉好像能拧出水来,他赶紧低头看一眼手中黑色怪石,结果非常惊愕的发现,怪石体积比刚刚明显缩小一圈,表面出现很多绿色的火光纹路,天灭火好像依然在精神海做较量。

    云鹰能感觉到自己好像充满了力量。

    从精神海洋里蒸发出来的能量,只有非常小一部分被直接吸收,其余部分并没有流失也没有消散,而是以转化的方式,从空间石向云鹰身上移动,云鹰成为封印这股力量的新载体。

    怪石小一圈是怎么回事?

    难道被烧得融化了么!

    云鹰对此百思不得其解,谁曾想在转移的过程中,竟连空间怪石也一同被转移了,幸亏经过检查以后发现,空间怪石损失掉部分,其实并不能算得上损坏,而是与云鹰的身体融为一体。

    换句话来说。

    若能把整个精神海洋炼化。

    空间怪石就能彻底融合进云鹰身体。

    那个时候云鹰就成为一个具有空间能力的真正超人了。

    云鹰接下来几天时间里,除偶尔被押送出去参加听证,与那些企图控告自己的人打打嘴炮,其余时间则全部呆在看守室炼化怪石。

    “下次不要这么嚣张了!”

    “你现在顶撞星光大师对你并没有好处。”

    “是啊,北辰小妹,你不要让岚麟难做啊。”

    这一日,云鹰刚刚躺下准备休息,从隔壁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北辰曦被送过来,居然被关在隔壁看守室内。

    北辰曦是非正式编制的圣武士,所以跟圣殿这帮家伙关系不错,几个圣武士都在苦口婆心劝她,北辰曦却半点不领情,反而把他们都轰走了。

    云鹰嘿嘿笑起来:“我当怎么今天气场变得不太一样,原来是大小姐出现在这里。”

    北辰曦赶紧扑过来,摇晃着特殊材料打造的栅栏:“云鹰你怎么也被抓进来了?”

    “你被抓住当他,我就被灌进来了。”

    “他们实在太不像话了,我明明在说实话却没人信我,你怎么还这么撑得住气?”

    “一日三餐还有人照顾,如果允许的话,能住个一年半载,也是不错的选择。”

    北辰曦气不打一处来:“你居然甘愿过这样窝囊的生活!”

    “窝囊吗?不见得吧!”云鹰靠着墙与背后的北辰曦说:“你知道南荒吗?”

    “南荒变异兽横行,你说这个干什么?”

    “四年前,我生活在南荒废墟里,每天饥一顿饱一顿,整天在遗迹翻找食物的人,每时每刻都要提防人肉贩子偷袭,每晚睡在肮脏狭窄的地洞里冻得瑟瑟发抖,每天早上眼睛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庆幸自己又多活一天。”

    北辰曦听着云鹰说这些话,她就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这些年再没回过曾经生活过的南荒了。”云鹰语气轻松:“其实不用回去也猜得到,废墟里肯定依然布满拾荒者,这里对有些人来说是地狱,可是对有些人来说确是天堂,所以说所谓天堂和地狱,其实只是人的一个念想罢了。”

    北辰曦不赞同却不晓得怎么争辩。

    “人性就是这样,你如果每天给一个人发几枚金币,几年以后突然间不发了,他多半要在心里暗暗恨你,你如果每天打这个人几巴掌,这样持续几年以后突然有一天不打了,这个人肯定会对你感恩涕零。”

    “你是想告诉我,人类都是贱骨头吗?”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我觉得人人生而平等,所有东西包括荣誉尊严财富权利,全部都是外在的附加,如果过度在意就没意思,往往就容易迷失本心。”云鹰说着换一个舒服姿势,他以双手枕枕头说:“我还是当年南荒废墟里的那个小子,是我的我会努力去争取,但如果努力了还是没得到也没什么好抱怨,我很满足,也很高兴,失之淡然,得之坦然,这就是人们常说不忘初心吧。”

    北辰曦忍不住笑了。

    这是她最近以来第一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