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三章 神官长

《陨神记》 第九十三章 神官长

    世间烦恼都来自内心的焦虑,那些无奈则来自求不得的窘境,欲壑难填,无穷无尽,一无所有时渴求能够拥有,拥有时就追求拥有更多,这既是推动进步的原动力也是痛苦之源。

    谁能始终保持初心?

    欲望与生存本就是一体。

    如果彻底抛弃欲望又何谈生存?

    这番话也就是给北辰曦听听,云鹰自问也做不到这种洒脱超然的境界,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需要有羁绊,因为过度的自由就是孤独。

    北辰曦贴墙而坐,两人位置一模一样,一层墙壁在正中间,她隔着墙依然能感觉到云鹰的体温以及血流的速度,这让她焦躁愤怒的心灵稍稍得到安宁。

    “说说你以前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一个荒野拾荒者有什么好说的。”

    “你又不是一般的拾荒者。”

    “这话倒是说的不错,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怪人,周围所有的人都觉得我是一个怪胎,哪怕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怪胎。”

    “为什么?”

    “我出生在荒野的废墟里,自从有意识以来就产生有一个梦想,我想能走出这个荒野,到世界其他地方看看,我想知道荒野的外面是什么样子。”

    北辰曦微微一愣:“荒野是没有边际的。”

    “那时的我又怎么会知道?所以总幻想能有一个平静安宁的地方,没有杀戮,土地肥沃,衣食无忧,我会在那个地方住下来,最后平平淡淡渡过一辈子。”云鹰说到这露出一个笑容,“所有人都以为我是疯子,幸亏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

    “他是谁?”

    “一个平凡荒野老头子,他说他毕生没能走出过小小的废墟,所以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我的身上。”

    云鹰突然停顿一下,声音有些缥缈起来。

    “小时候我的世界就是一块废墟,我不知道荒野有多大,也不知道荒野有什么,但我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幻想。”

    “老头死后,我长大了,一次被坑骗到黑旗营地,我遇到三个让我印象深刻的荒野人,一个是狡猾好色的胖子,一个是疯癫酗酒的莽夫,还有一个神神秘秘的家伙,他们的实力现在来看,也就稀松平常的水平。可是在我眼里是需要仰视的绝顶高手,小小的黑旗营地是我的新世界,我做梦都想早点走出黑旗营地,我做梦都想变得跟他们一样强,我迫不及待想看看更大世界。”

    “当第一次见到银月时,猎魔师的力量深深地震撼我,随后打听到有关于神域的消息,我当时就在想,那就是梦中天堂,是一个可以让人停止漂泊的安宁之地。”

    云鹰说到这里。

    他的语气就渐渐低沉。

    “这些年来过下来,我发现一个现象,现实与梦想不能共融,当我们小的时候,现实世界很小,梦中世界很大,当我们长大以后,现实世界变得越来越大,梦中世界却变得越来越小,你说好笑不好笑?”

    北辰曦还是第一次听到云鹰这样吐露心神,这就是云鹰内心最深处的感悟吧,她缓缓闭上眼睛,一幅画面出现在脑海。

    一个瘦弱孤独的少年,从废墟艰难走出,独自出发,踏上征途,费劲千辛万苦,历经无数磨难,他的身体很肮脏,他的目光很明亮,终于来到心中向往已久的天云城。

    可让又怎么能想到?

    天云城并不是荒漠尽头,只是荒漠的延伸而已。

    这些年来,云鹰经历很多悲欢离合,也很多次见识到人心丑恶,当年淡薄孱弱的少年,现在已经长高也长结实,开始拥有体面身份与能力,可是这一切就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北辰曦说:“你把手贴过来。”

    云鹰将手放在墙壁上,北辰曦也伸出手。

    两人双手隔着墙重叠在一起。

    “我相信你,你会成功的,既然天云城不是满意的地方,那就去更远的地方寻找,或者干脆用自己双手去打造一个。”北辰曦声音听起来难得的温柔:“我对你有信心,哪怕所有人不认可你,我也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云鹰微微一笑:“你又让我想起一个朋友,当初在一个叫绿地营地方,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人说过类似的话,说起来好些年没有回去看看了,也不知道那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两人说完了话,彼此都安静下来。

    北辰曦总算没有再吵闹要杀星光了,如果真有这种决心,那么这种应该藏在心里,整天挂在嘴边不是决心,那是破罐子破摔而已。

    云鹰则继续开始炼化空间怪石,天灭审判经历这么多天时间,本来寻常弹珠大小的空间怪石,现在仅剩半个小指甲盖大了。

    绿色火焰再次坠落在漆黑海面之上。

    海水又一次沸腾,正在以极快速度消退。

    终于火焰完全蒸发海洋,所有封印的精神能量,从空间怪石里面统统转移到云鹰的身上,当云鹰摊开手的时候,整个空间时彻底消失。

    现在云鹰的空间能力,再不需要借助外物来使用,因为魔王的空间石,已经与云鹰彻底的融为一体,现在云鹰本身就具有空间能力,所以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环境之下,再也没有人可以剥夺云鹰的空间能力。

    魔王的空间石里所封印精神,现在也全部转移到云鹰身上,虽然因为属性不同的关系,所以终究没有办法完全炼化,但是在转移封印的过程中,云鹰在精神力上也获得很大提升。

    虽然无缘无故被关起来这么多天,但是给云鹰一个相对安静的时间,让他可以慢慢完成空间石炼化,现在不仅仅是个人实力提升不少,更因此获得更强的空间能力。

    也不知道会被关到什么时候。

    云鹰闲着无聊就开始继续炼制神器。

    这一次选中对象是两袖银蛇,这本是北辰家族的厉害神器,云鹰尝试着以天灭火将其小心分解融合进自己的身体。因为已经对天灭火有了足够的经验与掌握,所以这一次进展非常的顺利。

    惨绿火焰好像强酸溶解金属般,让两把银蛇剑一点点的消失,从里面抽取出构成神器的神秘奇异物质,再把这种物质与身体相融合,最终就顺利的完成熔炼过程。

    这么容易?

    云鹰一挥手。

    银光一闪而过。

    让墙壁出现一道剑痕。

    这道剑光是云鹰直接以身体所发出,只是效果与以前并没有很大区别,因为神器已经顺利收纳进身体里,所以这股力量已经彻底与他结合,再不可能被外力所所剥夺,也几乎不可能再被外力所损毁。

    云鹰本来想乘热打铁,继续把身上所有的神器,全部都炼化融合掉,只是当融炼完影子斗篷以后,他发现身体出现一种微妙的饱和状态,虽然部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直觉告诉他,无法再吸收神器。

    莫非吸收神器能力是有极限的?

    云鹰不喜欢做没把握的事情,因为一旦失败,神器就彻底报销,那损失可就有点大了。这段时间云鹰仅仅被提审过一两次,正当他对外面的情况以及对自己的指控进展一无所知时。

    这时一个人前来拜访了。

    云鹰与这个人不熟,可却见过好几次,此人穿着水蓝色斗篷,全身都被遮在斗篷以下,所以没有人能看到其长相,甚至连性别都很难分辨,云鹰所能感觉出来的地方是,这个人很强,应该说非常强。

    圣殿目前出现最高领袖就是大祭司天云明。

    大祭司有数个骨干部下,除圣武士团长岚麟外,以及刚刚加入的圣使惜云银月外,还有两位每次在开会的时候,他们都贴身不离站在身边的神官长。

    其中一个神官长穿着水蓝长袍,手捧一本圣洁神圣的法典,这位就是两位神官长之一,法典就是天云城赫赫有名的天云法典,代表着秩序与正义,这是一件圣殿代代传承的史诗神器,从天云城建城一刻开始就存在了。

    这位执掌法典的神官长又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云鹰看着他有些发愣。

    “你跟岚麟到底还要看多久戏?”北辰曦则面色古怪说:“难道就不能尽快把我们给放出去吗?”

    神官长斗篷底下传出一个平淡的声音:“如果不让你在这里面呆一段时间,你又怎么会冷静的下来?把你放出去,你又拿着剑杀到城主府,那么还有谁可以再救你一次。”

    说话间。

    神官长大人缓缓将兜帽放下来。

    从里面露出一头白金色的飘逸长发。

    这是一个非常美丽、高贵、成熟女性,从外表来看不到四十,让云鹰目瞪口呆的是,这位神官长的容貌与北辰曦有五六成相似,特别是发色与眸子颜色,几乎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两人有直系血缘关系。

    “你从来都不管我的死活!”北辰曦看见对方哼一声:“我都快忘记由你这个妈了!”

    妈?

    圣殿两大神官长之一就是北辰曦的亲生母亲?

    云鹰目瞪口呆,北辰曦背景不简单,这件事情云鹰早就听说,也曾听北辰家的人说起过,北辰曦的生母在圣殿是一位高级神官,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这么高级。

    神官长至极与圣武士团长是平等的。

    神职者实权会低一些,可地位却反而更高一些,哪怕是岚麟在这位神官长面前也要听从其命令。可是这个神官长大人也太冷淡了吧,北辰天都被杀了,女儿也因为刺杀城主被抓起来,她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表示,直到这个时候才出来。

    “我是神官长,本不想直接插手他的事情,可既然北辰天把这把剑托付给了他。”神官长目光落在云鹰挂在身后的巨大断剑上,又看了看云鹰和北辰曦两人,“我就帮你们一次吧。”

    北辰曦一愣:“你怎么帮?”

    云鹰跟北辰曦身上事情很复杂,大祭司也不一定能从根本上解决。

    “现在想要为云鹰正名办法只有一个。”神官长缓缓地说:“那就是同时使用天云法典和裁决之杖沟通并召唤云神,让庇护天云的云神前来做出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