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章 战士的尊严

《陨神记》 第一百章 战士的尊严

    雷电结界能量过强,直接破解虚化状态。

    如果连虚化都没有办法通过,瞬间移动也因此而失效,因为瞬移的本质是以虚化状态实现的快速无障碍穿行而已。

    星光实在太强。

    他始终都没有现身。

    居然靠着远程支配雷电就就完全压制云鹰,现在云鹰别说还手,哪怕连逃跑都做不到,究竟需要多么雄浑的精神力,才能发出这样精准又强大的攻击呢?

    真不愧是三大猎魔师之首!

    惜云星光比之红一强大太多了!

    云鹰绝非轻易私心的人,他要想办法脱离困境。

    星光没有给他思考时间,雷光结界开始出现变化,猛然开始向内收缩,让体积眨眼间减小,更在内部酝酿雷电风暴,几乎把云鹰全身都笼罩其中,猛烈电流能把一头大象电到焦糊。

    即使以云鹰的体魄也感到吃不消。

    无数雷电凝聚过程中,居然幻化成一条条锁链,云鹰的双手双脚分别被缚住,让经过身体电流骤然增强好几倍,这个时候整个雷电牢笼开始移动,它先是飘到半空中,旋即以惊人速度向神域飞回去。

    那家伙居然以这种方式活捉老子?!

    这种输法根本毫无尊严!

    哪怕对方是强大的星光,云鹰也无法忍受这种失败,挣扎变得越来越剧烈起来,这个过程中受到的电流就越强烈,这样下去还没送到星光面前,先就被彻底电成焦炭了。

    “天灭审判!”

    惨绿火焰涌出来。

    这些火焰铺盖在云鹰身体表面,让云鹰变成一个火焰人,雷电锁链受到焚烧,终于开始出现松动,最终几道爆裂而碎开。

    天灭火果然有效。

    云鹰果断加强威力。

    惨绿火焰喷涌,轰击在雷牢,这个方块牢笼被挤压变形,最终在半空炸开,无数雷电四处逸散,其中夹杂这打量惨绿火焰,犹如一场奇特的烟火,即使是在白昼都醒目而又耀眼。

    云鹰重重地跌落在地。

    哪怕是星光也休想这么容易抓住我。

    云鹰现在依然无法穿越,否则依靠穿越一定能逃走,只是现在想要逃跑就只能靠瞬间移动,他必须等星光攻击在此到雷前逃出范围,否则怕是十个加起来都不一定斗得过星光。

    有神器波动!

    云鹰猛然抬头一看。

    一个灰袍长者出现在眼前,普通平庸,鬓角泛白,目光平和慈祥,一抹笑容让人感到平静,像是一个脾气很好的教书先生,无论是谁看到他第一眼,都不会将这个人与天云城最强猎魔师联系到一起。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云鹰提剑就冲去。

    星光摇摇头,一个弹指,雷光爆炸,断剑弹飞,云鹰倒退十米,撞碎一块巨石,无数肉眼无法分辨雷电,犹如一根根针般插进云鹰身体,对神经造成巨大伤害,几乎让云鹰浑身动弹不得。

    云鹰却顽强的爬起来,他想去捡自己的武器。

    星光有一个弹指,他又飞出十几米远,让千百道电光再次轰击神经,非但造成更大的痛苦,更因此而出现进一步的麻痹,让云鹰不由自主抽搐痉挛起来而不能动弹。

    这次没力气站起来了。

    星光缓缓走过去,从头发到衣服,没有一丝凌乱,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没用的,不要无谓抵抗了,你这个年纪能有这个能力很了不起,只是绝对没有赢我的可能。”

    “去你妈的!”云鹰一袖银龙飞出,“去死!”

    星光五指握爪,凌空握住银光,那本来变化万千削铁如泥的剑刃,居然就被星光给捏在手里,他的掌心释放出闪电,顺着银色剑刃传导过去。

    云鹰又一声惨叫,慌忙收回银龙。

    他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全身都在冒烟,散发出焦臭味道,几乎连人带肉都快被烤熟了。星光手掌连一点皮都没破,走路速度一模一样没有变化,永远从容,不徐不缓。

    云鹰依然不放弃。

    双掌聚出一团绿色火焰凝成火球。

    他双手举起来向星光的脸上丢过去。

    星光好像驱赶苍蝇,他随手隔空一掌。

    火焰被闪电炸开,全散落在四周围。

    星光灰色衣服没有出现半点褶皱,他的布鞋直接踩在绿色火焰上,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天灭神火被居然就像扑通的火一样被踩灭掉了。

    星光好像很有耐心:“还有什么招数吗?”

    这个家伙真是人类吗?

    云鹰目瞪口呆,一种深深无力感涌上心头,他真的已经尽力了,现在从身体到精神无不已经到极限,他在远征军受到的伤还没好透,就在圣殿里被云神炸伤,接着又遇到星光这个不可战胜的对手。

    云鹰发现自己运气似乎一直都不是很好。

    星光说:“跟我走吧。”

    云鹰哼道:“你还是杀了我吧!”

    星光惊讶问:“你就不问问我打算带你做什么?”

    “我不会帮你做任何事!”云鹰一字一顿说:“死也不会!”

    星光指尖出现跳动的电光:“年纪轻轻就寻死可不是什么好事,你现在不要拒绝的太早,说不定以后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我所做的事情,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邪恶。”

    今天不可能有奇迹出现了。

    云鹰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天云第一猎魔师惜云星光,堪比神魔大战其间出现过的传奇猎魔人,哪怕北辰天总帅回到全盛的年纪也不是对手,整个天云城惟独藏在圣殿里隐世不出的云神能对付他,除此以外星光根本不用忌惮任何人。

    现在连云神都已沉睡。

    神域荒野再无星光忌惮的人了。

    星光准备把云鹰强行带走时,突然一道身影急速从天而降,凌空拔出一把剑,绽放出万丈霞光,一剑切开雷电,犹如苍鹰掠地般,单手提起云鹰,两人急速退出几十丈。

    “老酒鬼?怎么是你!”云鹰见到对方很是吃惊:“你不是在沙洲营么?金白和蓝呢!”

    这个老头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

    否则为什么会这么及时出现在了这里。

    “灵月云把蓝带进神域,据说想给她找个正式学院接受教育,免得跟着你这个没有责任心的家伙到处乱跑,至于金白暂时跟紫菱在一起,我也是意外发现雷云涌动,所以知道惜云星光出现在附近。”

    老酒鬼稳稳落在地,曙光守护者已回鞘,咧嘴露出一个标志性笑容,两颗黄牙间还残留一丝菜叶。

    “天云神域很久没有出现值得这个老狐狸亲自出手的人了,所以一时好奇就过来看看,没有想到居然是你这个小子。”

    云鹰皱皱眉说。

    惜云星光不是一般的对手。

    哪怕来的是老酒鬼也没有这么容易脱身。

    惜云星光剑到老酒鬼出现在这里:“原来是你。”

    老酒鬼拧开酒葫喝两口,双眼有些迷离朦胧,他看着星光说:“数年不见,星光城主风采依旧,正是让人不得不敬佩。”

    六年前恩怨。

    是该做个了断了。

    灰衣长者没有表情变化,他没有任何逼人气势散发,只是当往这里一战的时候,整个天底苍穹都被定格一样,每一次举手抬足好像都能勾动风云变化,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

    “你准备报仇了吗?”

    “我从来没有报仇的打算。”老酒鬼一脸坦然,看起来并非违心滋养,可他的表情很快严肃起来,“可星光大师与天云武圣必须有一个结果,与你这样的强者战斗,是作为战士最后的体面。”

    老酒鬼可以不计较徒弟死亡也可以不计失去荣誉。

    只是作为一个战士,他需要有在此面对噩梦的勇气,当一个男人用于面临自己最不堪回首的过去时,说明这个男人已经无所畏惧,只有这种状态之下,他才会真正变得强大。

    星光淡淡一笑:“我从不会拒绝一个真正的战士所发出的挑战。”

    老酒鬼将铁杖插进地里,深深地呼吸,单手握住剑柄,一寸寸将霞光万丈的剑刃,再一次的拔了出来。

    云鹰总算依靠强大的恢复力和适应力站起来,他捡回了自己的怒斩,站在老酒鬼背后,满脸警惕看着星光。

    “找机会走吧!”

    云鹰耳边响起老酒鬼的声音,可是并没有看见老酒鬼开口,他应该是通过某种特殊发音方式在说话。

    云鹰微楞。

    老酒鬼怎么办?他总不能让老酒鬼单独对付星光!

    “没用的,我们俩个就算加起来,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老酒鬼很清楚星光大师真正的实力,当初他率领的一整支圣武士都完败,如今老酒鬼就算已经恢复实力,只靠一个半死不活的云鹰又怎么能扭转战局,“你不必有负担,即使今天你没有出现在这里,我也要与他打上一场。”

    云鹰能听出来。

    他有赴死的意图。

    “我的情况仅仅是回光返照而已。”老酒鬼的声音在此在耳边响起:“我的时间本就所剩无几,天云武圣好不容易回来,绝不会允许看着自己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最后病死在床上,这是战士的宿命,也是我仅存的骄傲,我要痛痛快快打这最后一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