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一章 衣袖被撕去一角

《陨神记》 第一百零一章 衣袖被撕去一角

    当初,老酒鬼伤势太严重,虽然侥幸捡回来一条命,但是浑身细胞极具衰退脆弱,曾经辛辛苦苦修炼的力量基本流失殆尽,当他在荒野流浪浑浑噩噩的几年以后,最终在树谷才意外的有所改善。

    牧神的神药确实非常有效。

    纱木旻找来这样一株无价的神药,让老酒鬼枯木般的身体又焕发出第二春,只是老酒鬼的根基早就已经被毁掉,他就算能焕发第二春,也只是在枯木上面长出几根绿芽,不可能重新长成参天大树,若安于现状的话,凭药效带来恢复效果,大概还能再活十几年。

    他也能选择强行生长,提前透支生命,换取短暂的辉煌。

    力量与寿命二选一,老酒鬼选择前者。

    老酒鬼拼命透支潜力来突破,让衰弱到不曾样子的身体一次次恢复力量,这个过程付出巨大无比的代价,最终可能只能换取非常短暂辉煌。

    现在老酒鬼已经恢复差不多了。

    他对自己身体状态很清楚。

    最多剩一年的寿命了。

    这一年身体就会衰竭,腿不能行,手不能举,最终瘫痪,死在床上,但他是不会等到最后一步的。老酒鬼没有留恋或牵挂,只是始终有一个心结需要解开,因此要想趁着还能动还能打的时候,去完成当初没打完的那场战斗。

    现在老酒鬼手心开始流汗。

    他握剑的手不由自主颤抖。

    他发现,哪怕过去这么多,哪怕经历大起大落,哪怕已经看破悟透,终究还是无法平静面对眼前这个人,当年经历像心魔一样,它扎根在灵魂深处,多年来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根系更加茁壮深刻。

    星光就算不出现。

    老酒鬼也会主动找上去。

    他仅剩的骄傲,让他不能退缩。

    真正的战士不会连拔剑勇气都丧失

    他必须跟星光打着一场,不是为给徒弟青璇报仇,不是为洗刷的昔日耻辱,这场战斗归根到底是面对自己的,这时他要对自我发出的一次挑战。

    云鹰能理解老酒鬼的心情。

    不过就算如此云鹰也不会逃,一方面是云鹰不认为能跑的掉,星光的攻击半径远超一般人想象,他短时间内根本跑不出这个范围,另一方面云鹰没有理由让人为自己逃走而送死,特别这个人是老酒鬼。

    老酒鬼皱着眉:“你还不走?”

    “不走了,我未必帮得上忙。”云鹰横起手中断裂的巨剑:“最起码我要做个见证者。”

    惜云星光凝视着老酒鬼流露出几分欣赏,让他眼角皱纹看起来更加深刻了,“你本会是一个比北辰天更杰出的战士,生不逢时,生不逢地,十分可惜。”

    老酒鬼哈哈大笑,全身骨骼啪啪作响,让他瘦小佝偻身体,突然变得强壮高大起来,就连目光都恢复以往的锐利,双手提着铁杖的样子,让人依稀在这个饱经风霜身体上,看见当年天云武圣的绝世风采。

    “少废话!动手吧!”

    “我尊敬你,让你三剑。”

    惜云星光做出一个请出手的动作。

    这其实更像是侮辱好不好?这种层次的高手战斗失之毫厘差以千里,半点误差都可能决定谁胜谁败,惜云星光提出要让老酒鬼三剑,这代表星光强大自信,更是不把老酒鬼放在眼里的表现。

    “哈哈,这世间能让星光大师让剑的人可不多。”老酒鬼不生气反而欣然接受:“我就不客气了。”

    老酒鬼一把将破酒葫丢掉。

    刷得一声。

    仗剑出鞘。

    当一把闪耀着霞光细刃,从铁杖一寸寸拔出时,让人产生一种奇怪的错觉,它好像东升一轮朝阳释放出到到霞光,让人感觉到蓬勃的朝气与能量。

    太阳升起还会落下。

    落下以后又会升起。

    人生如太阳,有东升,有西落,熬过长夜寒冷孤寂,才有朝阳绚灿美丽,每次黑暗降临都是为新的辉煌,从光辉中堕入黑暗,在黑暗中仰望光芒,大起大落,好不痛快,这不就是老酒鬼这几年的人生吗?

    第一剑。

    半弧形剑横斩而出。

    整个空间都震荡扭曲了。

    惜云星光随便一拂袖,让霸道无比的剑光改变方向,犹如切豆腐一样,斩在不远处一座矮山上,几乎把整个山头都给削平了。

    云鹰瞪大眼睛:“好强的攻击!”

    这剑威力直追与红一对决的时候,当初能伤红一的强大攻击,对星光大师来说,如同随手便可拂去的灰尘。

    云鹰甚至不晓得星光大师动用了什么神器。

    他的精神力之强,让凡人望尘莫及。

    “你这一剑尚不及当年。”

    星光大师如此评价,老酒鬼不受影响,几乎没有什么停顿,双手举起曙光,第二剑就要出手了

    这一剑饱含老酒鬼辉煌与颓废交织的百味人生,他历经人情冷暖与世态沧桑,又历经苦难折磨、迷茫绝望,如今已经大彻大悟。

    当年一心想成为北辰天这样的人。

    当初一心想要超越北辰天的成就。

    现在看来,真是太傻,我就是我,独一无二,为什么非要成为北辰天,为什么非要超越北辰天?我只需要做最好的自己就够了!

    现在明白太迟了。

    可总归还不算最迟。

    老酒鬼仿佛又重新散发出天云武圣的光彩,只是相比巅峰时期,他已经截然不同,这是真正跨过坎坷苦难以后的大彻大悟,他比之当年更加成熟也更加坚定。

    云鹰抬起头惊愕发现。

    天空厚实云层犹如受到无形压迫,居然开始从中间折断裂开,最终形成一道巨大无比的沟壑。

    几乎与此同时。

    剑锋所指方向。

    整个地面开始坍塌。

    老酒鬼这剑好像能把天地一起切开,犹如千万条蛟龙顺着剑锋激射出去,全部张牙舞爪的飞向惜云星光,显然比刚刚还要强大很多。

    云鹰自问如果把换成惜云星光的位置。

    他是绝没可能挡住这一剑。

    连躲开的能力都没有。

    云鹰都没有自信能够抵挡,天云城年轻一辈估计也没人能抵挡,即使是具备两件史诗神器的银月也是一样,因为这一剑已经超越凡人境界,这是足以斩魔杀神的一剑!

    他同意足以斩一位大猎魔师!

    星光不就是一位大猎魔师么?

    星光周围升腾起万丈雷光,疯狂的交织缠绕,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雷电网络,剑光狠狠撞击在雷电上面。

    轰!

    云鹰脑子像被人狠狠敲一锤,他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世界好像都失去生动与色彩,这样状态足足持续四五秒钟,最终使劲的晃了晃头,犹如撞碎一面镜子,所有声音和色彩都回来了。

    周围大地被震裂,犹如地震一样,周围数座山都被震的山崩。

    多么可怕的一剑?!

    星光依然站在原地。

    他的长袍被吹得猎猎作响,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犹如被一阵强风拂面,当风过去以后,他还是毫发无损,甚至没有掉根头发。

    “这一剑已有当年水平了。”

    星光大师再一次给出评价,老酒鬼依然置若罔闻,因为他已经沉浸在感悟中,老酒鬼已经把这一战视为人生最后的收官之战,他也已经把接下来这一剑,视为人生中所出的最后一剑。

    最后一剑该怎么用?

    当然要惊天动地才行!

    老酒鬼思想完全放空,最终发现,繁华褪尽,年华洗尽,所有东西总归是过眼云烟,最终能够在脑海里保留的,还是一张不带任何修饰的美丽笑脸。

    那笑脸就是他的天堂。

    这辈子都不会再拥有的天堂。

    第三剑出手,返璞归真,朴实无华。

    老酒鬼从地面拔地而起,剑光化作一条细线,整个天底像都被一条细线给分开,虽然朴素无奇,但是直接凿开雷网防御,最终在星光眼里印出一缕光亮。

    星光第一次认真起来,他迎面伸手就去抓。

    老酒鬼以极快速度穿过,最终造成一声裂响,一块普通灰布高高飘起,一块变成两块,两块变成四块,四块变成八块……最终完全变成尘埃。

    星光右臂袖子被扯掉了一块。

    这就是老酒鬼唯一的战果。

    最终仅仅如此吗?

    云鹰早就知道星光很强,哪怕将其他两位大猎魔师绝尘和朗逸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是星光的对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星光能强到这种地步。

    老酒鬼以必死决心及生命最后一次出剑的信念,毕生所学都融进这一剑中,再结合自身不弱精神力,几乎缔造出无懈可击一次攻击,最后结果居然仅仅是毁去星光一袖。

    “这一剑你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巅峰!”

    星光看着自己被撕裂衣袖,他目光露出一丝敬佩。

    一个跌落谷底还能站起来的人很不简单,一个跌落谷底站起来还能东山再起的人很厉害,一个跌落谷底站起来以后又超越巅峰的人,这种人是真正的强者!

    老酒鬼无疑已经超越当年。

    这样的对手是值得尊敬的。

    “三剑已过。”惜云星光掌中出现雷光,雷光凝而不散聚集在手中,最终被握在手里犹如一把四尺长的实质武器,“轮到我了。”

    “灭世雷刃?”老酒鬼见到星光手里这一条看起来有形无质,可却能够被握在手里的雷刃,他咧嘴露出一个笑容:“能见识到星光大师的真正力量,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人这一辈子大起大落,真他妈痛快,哈哈哈哈!”

    惜云星光举起手中雷电。

    犹如神灵举起审判之光。

    没有人能够抵挡这道攻击。

    老酒鬼拿起曙光守护者抵挡瞬间,整把剑直接就被摧毁,雷光直接击中他的身体,几乎没有半点余地。

    六年前一招落败。

    六年后还是没能挡住一招。

    天云城最强攻击神器,灭世雷剑比惜云银月的圣光无尘还要强大,他曾经是六大主神之首专属神器,现在天云城里面的神器没有哪一件可以承受这种攻击的,老酒鬼被这把武器击中几乎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