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三章 遍体鳞伤

《陨神记》 第一百零三章 遍体鳞伤

    犹如短暂一刹。

    又如同度过千年。

    云鹰缓缓地从深渊里被拽回来,当各种知觉重新回到身体以后,各种痛苦好像潮水一样涌来,好像要加倍讨回对它们的忽视,哪怕以云鹰的毅力都无法忍受,简直恨不得再一次痛晕过去。

    这是哪?

    云鹰睁开眼睛,视野十分模糊,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平台上面,全身都插满各种各样的仪器,周围挂着十几个瓶瓶罐罐,每个罐子里面都装着不知名的液体,绿色的,黄色的,透明的,通过透明胶管连接,抵达抵达,全部注射进身体……

    几个模糊身影在眼前欢动。

    “他从里到外都在崩溃,几乎就没有一处是好的,如果这样还不死,那真是见了鬼了。”

    “嘘嘘,你小声点,这种话被彼岸花大人听到,小心她把你丢进生化炉里做实验材料,你难道不知道她跟这小子有一腿吗?”

    “真奇怪,彼岸花大人这样天才人物怎么就会跟这家伙搞在一起。”

    “咦,你们快看,他好像醒了。”

    “快,快去通知大人。”

    云鹰耳边嗡嗡嗡都是说话声音,只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大约过四五分钟的样子,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晃动,她有着魔鬼般曲线饱满的神采,正穿着荒野科学家的白大褂,一张成熟妩媚而又妖娆脸凑近看个不停。

    她露出喜悦的表情。

    还长长地松一口气。

    “真的醒了。”

    彼岸花?云鹰挣扎想起来,只是浑身动弹不得,这具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一样,这个时候别说是站起来走路,恐怕动一动小指头都成奢望。

    彼岸花跟他说号几句话,只是听起来仿佛隔着纱布,让人有一种很模糊很不真切的感觉,彼岸花看出云鹰现在很痛苦,她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犹如安慰一个小婴儿般,“乖乖躺着吧,你会好起来的。”

    一根针管插进来。

    注射某种不知名药水。

    云鹰觉得如火如烤的痛苦渐渐减弱,他的意识又重新陷进沉睡当中,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云鹰总是醒醒睡睡,大多时间都在沉睡,浑浑噩噩好一阵子。

    最后一次醒来的时候。

    云鹰感觉自己好了很多。

    最起码能够挥舞自己手脚躯体了。

    云鹰早就受够瘫痪在床动弹不得的感觉,他拼命让自己一个翻身滚到地上,接着一边扯掉身上乱七八糟的针管,一边踉踉跄跄重新站起来走露。

    奇怪。

    平衡性怎么变得这么差。

    双腿也没什么力气,连走路都走不稳。

    云鹰前面出现一面镜子,其中映出一个造型古怪的人影。

    云鹰从头到脚,全都缠满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他赶紧解开手臂部位的绷带,结果立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的皮肤呈现鲜红色,坑坑洼洼,十分丑陋,堪比癞蛤蟆的表皮,更伴随一阵奇痒和灼痛感,他不比揭开全身绷带,也能猜到自己的样子,多半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丑八怪了。

    为什么会这样?

    云鹰最后记忆是与惜云星光发生冲突,当时为救老酒鬼,他挨了星光一击,虽然星光及时把攻击掉头,但是依然对云鹰造成很大伤害,当场变成一个碳人,当时没觉得有多严重,现在才小的后果。

    该死!

    正欲发火。

    又一阵头疼欲裂感觉袭来!

    精神和大脑创伤似乎依然没有修复!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稍微有一点情绪波动,就会有几百把刀在精神不断切割,让他感到痛不欲生。

    “我已经尽力咯。”

    一个成熟而又富有磁性的女性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靠着门口,不是彼岸花,还会是谁?

    云鹰举起看起来好像木乃伊的双手:“这是怎么回事?”

    “你就知足吧,从没见过受这么重的伤还能活下来的,不过我最多只能修复身体上面的损伤,至于精神领域嘛……那是神才掌握的科技,我对神族科技认知十分浅薄,所以没有办法给你进行对应治疗,真是非常抱歉啊。”

    云鹰深深呼吸几口气。

    让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

    “我昏迷多久?这是哪!”

    “不算太久,一个月而已,这是我在树谷的研究室。”

    一个月还不久?云鹰感觉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他知道自己身体的能力,以前无论受到什么伤,总能在很短时间修复,如果一个月时间还是这幅鬼样子,那基本这伤是好不了了。

    难道好不容易活下来。

    最后直接变成一个废人?

    妈的,我该不会变成老酒鬼第二吧。

    云鹰不知道天云武圣以前是多么丰神如玉,只知道这家伙跟星光打一架以后就变成一个头发稀疏瘸腿佝偻,没事就咧开一嘴残缺大黄牙的猥琐老酒鬼!

    “放心啦。”彼岸花伸出两根雪白手指抚过云鹰,她笑眯眯说着:“你就算毁容了,我也不会抛弃你的,谁让你是我的小冤家呢?”

    云鹰恼怒排开她的手。

    他还没说话,愤怒又牵动痛苦,让他感到一阵疼痛。

    “哈哈,瞧把你吓得,当初自找死挡惜云灭世雷刃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想后果?现在后悔了吧!”

    云鹰不能接受自己变成这种样子,他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最起码也得先找惜云星光这个混蛋报仇,现在变成这幅鬼样子还怎么报仇?

    彼岸花咯咯直笑,丰满诱人身体乱颤,让人看得心神摇曳。

    云鹰却没有心思欣赏,只是问一句:“我还能恢复吗?”

    “如果是普通人注定就废了,你有侵入者且体质特殊,虽然修复速度非常缓慢,但是只要耐心慢慢修养,最终肯定会会恢复原状,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彼岸花这句话让云鹰长长松一口气。

    云鹰又问道:“大概需要多久?”

    彼岸花摇摇头:“如果仅仅是体质伤害,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至于精神方面,那就得看我在这方面取得的进展了。。”

    云鹰心情又是一沉:“太久了,没办法快一点吗?”

    “你就别不知足了,你知道你这次伤得有多严重么?如果不是遇到了我,又刚好在资源丰富树谷,你现在能不能醒过来都成问题。”

    不行啊!

    几年时间真的太久!

    云鹰根本不能接受!

    他必须想办法尽快修复身体和精神力才行!

    “为庆祝你苏醒,我准备了一件礼物,你等一等啊。”

    彼岸花跑出去,几分钟就跑胡来,她手里出现一个轮椅,她好像没看到云鹰脸上直冒黑线,反而还自鸣得意说:“怎么样?还是我考虑周到吧?这是我专门命手下为你定做的。”

    云鹰懒得理她,他踉踉跄跄走几步,结果直接跌倒在地上。

    “你就别逞强啦!”彼岸花把轮椅推到云鹰面前说:“别怪我没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到你完全恢复,绝对绝对不能再受伤了,否则雪上加霜,你就等死吧!”

    几分钟以后。

    云鹰坐在轮椅被推出来。

    树谷空气十分清新,阳光安宁而又温暖,所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让人心神清爽的绿色,一座座树谷风情的建筑物以藤蔓或吊桥相互连接,正错落分布在树冠之间。

    树谷人服饰十分奇特,正在采摘神树结出的黑晶果实,又或是直接在粗大巨树枝干修建花草种植简单作物,现在在树谷里爆发的战斗,对这里半点影响都没有。

    云鹰想到一个问题:“老酒鬼呢?他该不会死了吧!”

    “放心,他算是因祸得福了。”彼岸花回答说:“他与星光大师战斗过程中突破实力,本来以他的身体状态顶多还能坚持一个月,最多在一年内就会枯竭而亡,这次托你的福送到树谷来,我从牧神手里弄来一些材料,说不定可以让他再多活几年。”

    “你们能救老酒鬼?”

    云鹰双眼一亮。

    老酒鬼彻底恢复昔日的实力,甚至跟进一步,超越过往巅峰。

    现在老酒鬼全力出手,恐怕跟北辰天都差不太多了,天云城能把星光大师衣袖回去一块的人找不出两个来。最重要的一点是,老酒鬼这条性命,那是云鹰拼死就会来的。

    云鹰变成这副德行,他总要责任吧?

    老酒鬼要是没多久死了就算了。

    否则无论如何都要将其拉入麾,今后有老酒鬼这样的真正高手驱使,这个世界上能对云鹰造成威胁的人寥寥无几,哪怕云鹰暂时不能战斗,他也不至于像以前一样被人追着屁股砍。

    云鹰觉得是时候组建自己的团队了。

    老酒鬼、金白、全部都算上。

    云鹰终究是要回去帮助银月干掉惜云星光的,这个过程中能有老酒鬼这些人帮忙,云鹰和银月胜算一下子会高出很多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

    其实老酒鬼看起来很老。

    其实年纪顶多也就五十出头。

    这家伙比北辰天整整小了三十多岁,未来是否有更高的成就还很难说,如果因祸得福在树谷里被治好,绝对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大好事。

    云鹰想到这里心情略有好转,总算所遇到的都不是坏事。

    “你看树谷这个地方还是很不错的。”她轻轻俯身靠着云鹰身边说:“人民善良,与世隔绝,衣食无忧,你要是没地方去,不如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荒野联盟是荒野最大势力。

    现在审判议会的议会长风轻舞对整个荒野发出猎杀令,云鹰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一旦暴露身份就免不了麻烦,而他现在已经没法再激烈战斗,所以树谷不失为一个隐居地方。

    “你也知道,惜云星光的势力太强,我们不得不暂避锋芒。”彼岸花继续说:“暗核会已经把一部分势力转移到树谷里,哪怕是惜云星光,他也无法轻易杀进这里,你是不是考虑直接加入暗核会呢,这样我们就能够天天吃饭睡觉都呆在一起了。”

    她在说这句话时颇有一些暗示和挑逗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