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八章 撞飞

《陨神记》 第四十八章 撞飞

    血腥女王有两件神器 一

    一件是燃烧天使,一件是圣光十字剑

    这两件神器都是家族传承而来,其“燃烧天使”就是戴在手上的手套

    传说,猎魔师实力足够强大,燃烧天使能点燃接触到的一切物质,无论是木头、石头、甚至钢铁,无论是可燃物,还是不可燃物,这件神器力量都能将其点燃焚毁

    血腥女王做不到焚烧万物,不过足以把血肉之躯瞬间烧成焦炭,这种毁灭性伤害之下,几乎没有什么幸免的可能

    这一拳却没有打在**上的感觉

    更像打在坚固的金属之上

    血腥女王没能击透牛角大汉焚烧其内脏,他只是在地上滚几圈把表面火焰扑灭就重新站起来,虽然胸口烧伤严重,但是不足以致命

    黑袍怪人啧啧笑起来“我们里面防御最强的就是老二,不过年轻的猎魔师,你比想象还要弱呢这种水平妄想挑战主人?太天真了!”

    “我确实没有想到”血腥女王嘶沉声音通过面具出来“他会收养这么多只忠狗”

    三个变异人没表现出受到侮辱或愤怒样子,因为血腥女王本就没有说错,他们是心甘情愿做主人手里一条狗,主人让他们去咬谁他们就去咬谁,从来不问为什么,从来不管对与错

    “猎魔师不也是神手里牵着一群狗吗?我们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

    “可悲的,你们不断靠着臆想陶醉来麻醉自己,不愿意认清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你的优越感从何而来,你真的了解荒野吗?你又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说三道四?”

    黑袍怪人一挥手

    四面扫荡者纷纷举起枪械弓弩

    血腥女王双脚仿佛踩着滑轮般快移动,她所经过地方落满子弹和箭矢

    双翼青年从半空起突袭,两把弯刀反握在手急坠,基本是在瞬息间劈出几十道光芒

    女王出手,五指成爪,从漫天刀光里面,非常精准握住两把弯刀的刀刃,能量掌心里喷涌出来,让刀刃瞬间变得炙热

    双翼青年及时松手倒飞

    黑袍怪人、牛角大汉见机又起攻击

    黑袍怪人先动手了,左臂如灵蛇缠绕而出,五根触手就像吐信,攻击笼罩对方面门,咽喉,胸口,多处要害,嘶嘶声音,裂开空气,如弓弩射,让感觉有百个弓箭手齐射,乱箭穿心,声势凄厉

    牛角大汉没有花哨或技巧可言,不过正所谓一力降十巧,拳未动,势已到,一拳又一拳都是纯粹的力量爆,哪怕挡在面前是山也能一拳崩碎

    血腥女王逼退数步,她的度一旦慢下来,几乎就成为瞄准靶子,这时一粒子弹击大腿,让女王身体霎时间失去平衡

    女王一咬牙

    双手喷出更强能量

    两把弯刀绽放出红热光芒,高旋转着掷出去,犹如两块红色亮圆盘在半空碰撞,无数炙热碎片覆盖前面扫荡者,瞬间造成一大片哀嚎和惨叫

    血腥女王摔地一个翻身就重新站起来,大腿伤口很深,鲜血不断涌出,不过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五条触手已经射过来,牛角大汉冲到了面前

    当勉强避开触手攻击之后,她再无法避开牛角大汉过程近身一拳,女王像一个抛出的木偶摔进废墟里,牛角大汉的力量实在太恐怖,哪怕血腥女王受此一击也被重创

    “杀了她!”

    扫荡者端着枪就要对女王射击时,一个方向传来喊杀声,大群营地战士杀过来,他们对扫荡者起一轮冲击,这回打得扫荡者措手不及,瞬间就有**个扫荡者被干掉了

    血腥女王借机脱身,不过受到重创,再加腿部伤害,女王行动能力受到很大影响

    “营地守不住了!”

    “女王快撤!”

    熊把扫荡者的脑袋一拳打得稀烂,他浑身是血冲到血腥女王面前,当看到血腥女王没有性命之忧,他长长的松一口气,不过见到血腥女王受伤不轻时,他又露出气急败坏般的狂怒

    这些该死的家伙

    竟然敢伤害女王!

    熊一共带来十余精英战士和二三十个营地正规战士,这支部队虽然不算很强,不过这个时候却能解决燃眉之急,最起码能够牵制住大部分扫荡者

    血腥女王也明白,现在不是恋战时候,她经过云鹰的治疗,虽然恢复的差不多,但是实力顶多恢复六成左右,本身就不是全盛的状态,现在肩膀和大腿枪,还受到牛角大汉的重击而受到不轻内伤,若继续坚持打下去太勉强了!

    熊怒吼道“走!”

    黑袍怪人冷冷笑起来“你们走得了么?”

    双翼青年低空掠过地面,随手捡起一把长刀追过去,几个精英战士根本挡不住他,三两下就被斩在剑下,黑袍怪人和牛角大汉也追杀上来,周围扫荡者则对这群人起围攻

    营地战士一个个倒下了

    四周包围圈已经越来越小

    熊老大狂暴重拳把荒野暴徒整个胸前都砸得凹陷进去,正准备把下一个人也放倒的时候,突然一个浑身漆黑强壮高大头生双角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给我滚!”

    熊已经顾不上对手是谁,铁拳毫不留情刺出,重重打击在对方胸膛,牛角大汉并没有防御,他挨这一拳踉跄退出好几步,嘴角微微溢出一丝鲜血,不过看起来没有大碍

    什么?

    熊彻底惊呆了

    熊是黑旗营地最顶尖高手之一,若纯粹力量方面就算是黄泉的疯狗跟他比,恐怕也要略微逊色那么一筹,从来没有人能挡住熊一拳,这个浑身漆黑的牛角大汉,竟然在没有任何防具的情况之下,硬生生抵挡住狂暴的重击

    牛角大汉擦擦嘴角的血,用阴郁眼神看着他“力气可以,不过还不够!”

    话音刚落

    牛角大汉抬起拳头攻过来

    熊见此情形顾不得那么多,铁拳套再一次奋力挥出,两个拳头重重撞在一起,竟然出闷雷般的炸响,旋即是骨头断裂的声音,还有熊凄厉的惨叫

    熊重重摔在了地上,铁拳套已经凹陷进去,五指早已血肉模糊,手臂更是不成形状,一截断裂骨头刺破皮肤钻了出来

    “熊老大!”

    精英团战士出惊骇欲绝,他们慌忙把重伤的熊给拖回来

    熊老大在黑旗营地里面的实力,哪怕比起黄泉几个队长也丝毫不弱,谁知道竟然在正面对拳的情况之下输得如此凄惨,熊的右臂已经彻底废掉了,他就算能活下来,恐怕也将成为一个残废!

    牛角大汉拳头同样淌血,不过以其铜皮铁骨体质,这仅仅只是皮肉伤而已

    血腥女王看着在地上哀嚎的熊,又看一眼一个接一个倒下去营地战士,她的眼睛里有怒火在跳动血腥女王是何等骄傲的人?她千里迢迢跑到荒野屠魔,结果连魔影子都没看到就被逼到如此地步,让这些被她认为肮脏低贱的荒野人拼死保护!

    她握住胸前十字架

    圣光十字剑斩杀几个变异人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动圣光十字剑,精神一定会掏空透支,这就意味着血腥女王将没有余力应对其他对手,更不用说幕后的那个家伙了!

    血腥女王见到营地战士就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她知道此刻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正准备将胸前的十字架给拽下来

    黑袍怪人现了这个细节立刻提醒“小心,她要跟我们拼命……”

    话都没有说完

    关键时刻,一件谁都没想到事情生,惊天动地轰鸣从背后传来!

    一辆巨大无比荒野改装货车,它就像一只荒漠里爬行的铁蜥蜴,犹如推土机般全向营地里冲进来,这一路不知道掀翻碾压多少扫荡者,从背后猛地扑了出来,冲到黑袍怪人所在的位置

    云鹰两眼血红坐在驾驶室里咆哮着“去死吧!”

    他不顾一切把油门踩到底,直接把黑袍怪人撞翻,接着用几个轮子从他身上狠狠碾过去,这个过程又撞飞好几个扫荡者,终于失去平衡,猛然侧翻在地,但动能并没有因此而化解,车身断裂成好几截滑行出去

    其一截向牛角大汉而去

    “吼!”

    牛角大汉出咆哮,双手猛地向前一推,可是车身实在太沉重,哪怕以他的力量也不可能抵挡住,因此被车身顶着推着,撞进一片废墟里,顿时不知生死

    双翼青年和扫荡者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

    搞什么?!

    从侧翻冒烟车头里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一个穿着灰黑色罩帽斗篷的少年,从里面艰难的爬出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云鹰命大居然没有在这种碰撞死去,不过也已经是头破血流身负重伤了

    他用力晃晃脑袋,让模糊视野变清晰点,他看见车轮底下压着一个人,正是那个带着呼吸面罩的黑袍怪人

    “还没死?”

    “还没死!”

    黑袍怪人没死,但是也差不多了,他被车轮拦腰碾过去,大半边身体都血肉模糊,若非乎常人的生命力,恐怕早就已经一命呜呼

    “是……是你!”

    黑袍怪人右臂艰难撑起身体,难以执行的看着云鹰,他不敢相信这个雇佣兵居然还活着!

    云鹰双眼完全被血色充满,从腰间把驱魔棍抽出来,他拖着重伤身体,一步步向黑袍怪人走过去黑袍怪人与云鹰对视时候,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哪怕是荒野里遇到过凶恶的变异兽,也从来没有让他产生过这种情绪……恐惧!

    没错!

    是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