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四章 狼剑的真实身份

《陨神记》 第一百零四章 狼剑的真实身份

    云鹰不为所动。

    当年是年少不懂事,所以中这女人的套。

    现在别说有没有这种心思,如今这副样子形同残废,即使有心也没力气做那种事情了。

    至于加入暗核会?

    云鹰没有考虑过。

    如果曾经纯粹的暗核会组织,他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毕竟作为百年历史的老牌荒野势力,暗核会非但有深刻影响力,更是敢公开推崇科学,质疑神域权威的一个反抗组织。

    暗核会就是神域人嘴里罪大恶极的亵神者。

    其本质是一个探索者势力,因此拥有数以百计的顶尖荒野科学家,无论是科研还是生产能力都非常卓越,就连史前超级武器核弹都能修复,他们的技术之强也就可见一斑了。

    现在的暗核会还是以前的暗核会吗?

    当魔族苍冥及神族纱木旻跟组织扯上关系以后,现在谁都不知道暗核会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云鹰绝对苍冥,狼剑,牧神,一点好感都没有。

    彼岸花和纱木旻无法构成云鹰留在暗核会的理由。

    云鹰与彼岸花,更多是一种暧昧关系,绝对没有什么爱情成分。

    彼岸花的野心与志向都不小,云鹰对这种心机复杂的人一般都是敬而远之。至于纱木旻?如果没有变成牧神的化,她确实是一个好女孩,现在只能说是敌非友。

    彼岸花没有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她倒也没有因此而失望,只是推着轮椅向一个方向而去,“老大说了,你苏醒以后,就要带你去见他,他将会给你一些你想要的答案。”

    彼岸花的老大。

    当然就是狼剑。

    云鹰被推到树谷禁地。

    这个曾经的神墓,现在变成暗核会分部。

    暗核会诸多重要成员都驻扎在这里,云鹰并没有看见焦炭的身影,大概焦炭作为火山族,更适合驻守在焦灼山,也可能是被派去其他地方了。

    树谷禁地最深处,高高的神坛耸立,一套乌黑狰狞铠甲漂浮其上。

    满目疮痍地面是残留的战斗痕迹。

    云鹰想起那场决斗恍如昨日。

    那个深沉而又坚毅的男人已经不在了,那双目光却时时会在云鹰眼前闪过,他的出现却给云鹰带来很大的触动,最后也造成云鹰与露莎的分离,更间接导致云鹰与流离风的决裂。

    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和人。

    总是以某种关系息息相关。

    其实真可以选择的话,云鹰希望回到沙洲营,只做一个小小的杂货铺老板,干点灰色买卖赚点小钱,没事到蝰蛇酒馆,找流离风露莎喝上两杯小酒。

    蝰蛇没有这么复杂身份的话,两个应该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人活在这世界终究有这样那样的无奈。

    正如有些事情不想做却不得不做。

    有些人不想杀却不得不杀。

    云鹰从感怀中回过神来,他在神坛附近发现三个人影:牧神纱木旻、暗核会狼剑、魔族苍冥。

    一神一人一魔。

    奇怪组合。

    云鹰至今想不明白,苍冥明明能自己在荒野一手遮天,为什么非要跟狼剑这个并不是很强的人类合作,他也想不明白牧神从沉睡中苏醒以后,如此高傲不可一世的她,为什么也会被狼剑利用?

    还有。

    星光那种人。

    他为什么会给狼剑面子?

    这个男人身上有太多神秘了。

    狼剑像见到老朋友一样:“你终于醒了!”

    纱木旻面对云鹰时,她只流露出厌恶与杀意,现在都迟迟无法完全占据这个身体,有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云鹰带给原来纱木旻的执念太强了,她所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杀掉云鹰,这样失去最强一缕牵挂以后,纱木旻意志就会自动消散了。

    苍冥猩红眼珠里同样流露出复杂的情感,他可是一步步看着云鹰从卑微废墟里崛起并拥有今天的实力,他也知道云鹰就是魔王选定的继承人,一个人类为什么可以领导魔族?

    云鹰说:“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狼剑回答说:“神域剧变你应该是参与者,能告诉我整个过程吗?”

    云鹰态度冷淡:“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就把这当成是一个交易好了。”狼剑笑了笑说:“你告诉我这件事情经过,我也将如实回答你提出的一个问题,只要是我能够回答的问题。”

    云鹰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自己身上有什么秘密,三个人都一清二楚,所以对整个过程没有任何隐瞒,从头到尾全部都说一遍。

    “云神?”纱木旻冷冷笑起来:“那个家伙到是聪明,这个真相要是传输到神族意识主体里去,他第一时间就会被神王给抹杀的。”

    云鹰微微发愣。

    真相?什么真相!

    这到底是什么惊世骇俗的秘密,居然可以导致整个神族崩溃动荡,甚至让六大主神之一的云神被神王抹杀,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

    牧神会不会就是因此背叛神族?

    其实说起来牧神脱离神族集体一直是个迷。

    她这么做就不再拥有神族强大的共享智慧,不再具备神族强大的能力,哪怕连力量也都衰退了很多,从一般人来看完全就是从神坛彻底陨落,放弃高贵的神族身份,反而选择成为普通人。

    撑死是一个强大的凡人。

    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云鹰对神族的社会形态十分羡慕。

    没有谎言与背叛。

    没有欺骗与阴谋。

    正因曾进过云神的精神空间,对神族有前所未有的了解。每个个体精神生而一体,无论天涯海角都能呼吸感应,神族的寿命又是无穷无尽的,从一个种族的角度来讲堪称完美,被成为神毫不为过。

    真正意义的神就只有一个。

    整个神族精神与智慧凝聚的精神母体,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这个精神母体做不到的事情,神王就是主宰这股终极智慧的存在。

    悠悠千年,漫长岁月,神族始终非常稳定,即使牧神选择叛变,她也没有办法对种族造成冲击,因为在企图叛变的一瞬间,她就不可能再融入这个群体,所以主动割裂精神锁,从神族精神共同体中摆脱出来。

    牧神好像能感应到云鹰所想冷冷说:“愚蠢的东西!”

    “你很羡慕神族形态?”狼剑嘿嘿笑道:“其实凡事都有两面性,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羡慕的能力。为群体的纯粹而抹杀个性,虽然没有欺骗与阴谋却失去真正自我,这世界任何美好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最起码以你的脾气不可能接受这种改变不是吗?正如我曾经建议过你留在荒野,但是你依然一心向往美好的神域……”

    “现在该我问你问题了!”云鹰盯着狼剑问出目前最关心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了解我,你到底是谁?”

    狼剑看着云鹰的眼睛:“你已经猜到答案了。”

    “螳螂?你是螳螂!”云鹰从狼剑嘴里听到熟悉的话,他记得非常清楚,那句话是在绿地营里螳螂对他说的,“你居然是螳螂?”

    “没错,我是螳螂,但螳螂不完全是我,这只是我众多身份中的一个。”狼剑目光开始出现变化,“其实从你还在襁褓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了你的未来,你知道为什么没有人会比我更了解你,因为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啊。”

    云鹰如受雷击。

    犹如瞬间穿越时空。

    他想起了一个身影,那个穿梭在废墟中间,满脸皱纹,白发苍苍,弱不经风的老头子。

    他又想起黑旗营地里面,那个整天跟尸体打打交道,不苟言笑却外冷内热的杀手螳螂。

    最后回到现实看着眼前这位性格古怪行为乖张的暗核会首领。

    三个性格身份经历完全不同的身影。

    此刻居然完美的融合到一起。

    谁才是他?他到底是谁?

    云鹰仿佛一瞬间得到所有答案,可却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他根本无法接受,居然有一个人可以以不同的身份出现,最终完整贯穿了他的整个生活。

    幼年、少年,青年。

    “你现在终于想明白了吗?”狼剑看着云鹰说:“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多奇遇都能让你遇上。”

    云鹰喃喃地说:“我早就奇怪为什么会在废墟里一个变异人巢穴里,居然可以找到魔王的空间石,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不止是空间石。

    从废墟开始,到魔王空间石,再到被黄泉佣兵带走,以至于遭遇血腥女王,最后来到神域,包括在地狱谷获得魔王头骨……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自然遭遇,其实都是有人在幕后操纵的结果吗?

    这个操纵云鹰人生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云鹰从轮椅直接站起来,因为激动而导致精神剧烈疼痛,他却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为什么要这么做?”

    “冷静,冷静,我对你并没有恶意,你应该很清楚的,难道不是吗”

    云鹰对狼剑到底该抱着一种什么样情感呢?

    憎恨?感激?

    他欺骗了云鹰。

    他还操纵云鹰的人生。

    可如果没有这个人,云鹰可能早就死了!

    他根本不可能在废墟活着长大,他也不可能来到黑旗营地,更不可能拥有后面的经历以及目前的力量,云鹰所拥有的一切可以说都是他给的,但是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付出,他废了这么大的力气,究竟想从云鹰这里获得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