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五章 后遗症

《陨神记》 第一百零五章 后遗症

    大地如空洞的沙,天空如凝固的画,世界仿佛失去色彩,万物难辨真假像是一戳即破的泡影。

    荒野废墟教云鹰识字的老头子。

    黑旗营地沉默寡言救过云鹰数次的螳螂。

    最后到眼前暗核会首领,全都是一人扮演的角色。

    云鹰还奇怪为什么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经历好像有点力气,隐隐约约感觉像是被人幕后操纵,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只是这混蛋藏得够深啊。

    “我以为以你的脾气得知真相后,即使不拔剑上来砍人,也该勃然大怒拂袖而去,没有想到你还能保持冷静。”

    云鹰最讨厌就是被人支配。

    更无法忍受就被摆布的感觉。

    不过,这些年的修行与阅历,让云鹰开始明白一个道理,愤怒绝大多数情况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毫无作用,何况现在坐在轮椅上,而狼剑身边有苍冥和纱木旻,云鹰倒是想砍他可是能砍得过吗?

    “当初在黑水基地,我就觉得很好奇,为什么以他出身、见识,居然也能掌握完整的古文字。”彼岸花恍然大悟对狼剑说:“原来这都是狼剑老大你教给他的,这也就可以解释这一切了,这么说云鹰到黑水基地,乃至被植入侵入者,也全部都是老大的安排咯。”

    苍冥桀桀笑道:“当初荒野里面的追杀令正是我在前辈授意下发出的,所以可以这么理解。”

    “喂,你现在总该想明白了吧?”彼岸花用手拍拍云鹰的肩膀说:“从开始到现在,你经历所有一切,全是在安排好的轨迹之上,你的性格,成长、理性、或许都是被塑造的呢,你还有必要坚持你以前所坚持的原则吗?”

    彼岸花故意打击云鹰,这种顽固的石头想改变思想乖乖听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他最薄弱的时候,一举将他的固有观念给击碎,现在不就是一个好机会么?

    云鹰摇了摇头。

    他并不接受这种说法。

    云鹰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认为与生俱来的那种天赋精神与品质,本身是一种无法被动摇的做天性,无论所经历了什么事情,他认为自己的本质不曾被更改。

    狼剑面对云鹰坚定目光,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确实成长了,“其实我就像一场戏剧的导演,你是最有潜力的演员,我只想挖掘你并且包装你,最终将你推上一个叫做时代的舞台,让你以主角的姿态尽情发挥演绎自己的使命。”

    “我不想成为所谓的主角,甚至不想参演这出戏剧。”

    云鹰忍不住腹诽,还主角呢,整天被人追杀,不是被星光耍,就是被狼剑耍,有这么衰的主角?谁告诉你我想当主角,还不如蜷缩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默默无闻安安稳稳,即使成为这个时代的大人物又能怎么样?

    那种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的故事。

    云鹰听完以后都是嗤之以鼻的。

    北辰天英雄一辈子,最终却憋屈死在荒野,几十年有谁还能记住他?他这一辈子始终都没有真正为自己而活过,从出生到死亡都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与期盼,这种人活着没有什么快乐可言。

    “你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守候千年的传承。”狼剑没有逼云鹰,只是说道:“你是愿意接受传承,从此站在世界之巅,还是愿意继续以目前姿态苟且生存,哪怕颠沛流离只想寻找一份内心安宁?其实所有选择权一直都在你的手里。”

    多说无益。

    让云鹰在此面对魔王铠甲前自己做出选择。

    苍冥、纱木旻都盯着云鹰,他接下来的选择十分感兴趣,说不定这一次选择将会成为改变历史的拐点,无论能不能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结果,最起码他们现在是这场历时的见证者。

    魔王传承,强大无比,几乎唾手可得。

    云鹰被打成重度伤残,更被惜云星光恐怖实力震撼,他觉得以自己修炼速度,没有五年十年不可能与星光抗衡,更何况现在身体变成这副状态,所以这种能迅速获得力量的捷径,足以对云鹰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古老而神秘盔甲似乎有生命一样。

    一道道呼唤的意志不断传出来。

    虽然被封印在水晶中,轮廓朦胧而又漆黑狰狞,但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涌上心头,他产生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套盔甲本来就是云鹰身体的一部分,它本来就是身上无法分割的一部分,所以这一次过来将他收走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云鹰凝视缠满绷带的双手。

    第一次对此事进行慎重考虑。

    若真按照彼岸花所言,他根本不可能这么久,别说是等上几年,即使是荒废半年,这对云鹰来说都会造成很大的印象,天云城里的局势风云变化,谁也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银月和北辰曦有危险怎么办?

    如果其他人需要他出手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云鹰双眼在此落在魔王盔甲上,其实说到底这无非是跟空间怪石一样,是一件强大无比的传说级法器,一件法器怎么就能被定义成新魔王?

    一个念头蠢蠢欲动起来。

    云鹰离开轮椅走到盔甲前,漆黑狰狞铠甲在眼前渐渐清晰,他甚至可以看到规律分布的条纹,那一股越来越强大的吸引力不断干扰着云鹰,让他有种迫不及待想要拿走它的冲动。

    若穿上这套盔甲。

    他或许能完全吸收魔王的力量。

    他就有能力对付惜云星光这个强大的存在了。

    可却也或许会走上一条注定黑暗且充满杀戮的崎岖道路。

    云鹰伸出颤巍巍的手,指尖与漆黑之甲的封印接触纯碱,居然有一股强大的排斥力,让云鹰直接从神坛被抛出去。

    “咦?怎么回事!”

    “这股力量居然在拒绝他!”

    云鹰同意觉得不可思议,漆黑盔甲始终在呼唤他,为什么在与封印触碰的时候反而被弹开了呢?

    狼剑摇摇头:“你显然还没有足够的准备与皆无,当你真正能理解并接纳自己的命运时,他才能够穿上这件盔甲,新任魔王也将因此孕育而生,而不是单纯为追求力量这么简单。

    云鹰没有失落。

    反而松一口气。

    其实正如狼剑所想的一样。

    现在云鹰没有足够的觉悟接受这个传承。

    云鹰绝没有自信能统一魔族,更不必说带领魔族与神族对抗,如果魔和神真是一个水平线的对手,魔族在千年前大战中就不会输得这么惨了,时至今日魔族力量恢复多少不知道,反正就连人类都已经开始具备对抗魔族的办法。

    这些年来死在猎魔大师手里的魔还少吗?

    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位神灵被干掉的。

    狼剑对云鹰没能直接接受传承略有遗憾,不过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云鹰已经开始思考这件事情,他不会在把这件事情当成是一种负担了。

    “彼岸花,你带云鹰出去休息吧。”

    彼岸花推着云鹰离开了。

    神坛就剩三个人。

    苍冥开口说:“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小子身上,凭现在所做的准备已经具备发起进攻的能力,正好天云神域失去与神山的联系,我们一举攻下天云神域神不知鬼不觉。”

    狼剑对此摇了摇头:“你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我们的对手来历比你想象中复杂,所以再耐心的等一等吧。”

    “我不管你们到底要策划什么,但是你当初答应的承诺,现在是不是应该兑现了?”纱木旻因为满腹不满,所以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我究竟该怎么清楚这个身体里的第二意志。”

    “特殊手段需要特殊设备才能使用,所以就我们目前情况之下,我只能给你推荐一些常规办法。”狼剑面对纱木旻质问笑了笑说:“大体来讲有两种发难。”

    纱木旻微微皱眉:“什么方法?”

    “第一沟通,你需要与人类意识充分沟通,说服她主动放弃这个身体选择自我消亡。”

    纱木旻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

    这个人类女人求生欲非常强,否则也不可能一直出现在体内了。

    “第二化解,你可以替她完成她想要完成的事情,或者定期将她放出来以宣泄情绪与精神,当执念减弱以后,意识长时间无法与身体融合,她久而久之就会日渐衰弱。说到底,她一旦失去牵挂或情感寄托,就没有办法再与你对抗。当然我不允许你杀云鹰,这并不会如你所想一样消灭她的牵挂,反而会引起她的愤怒,而愤怒恰恰就是她的力量,对你并没有好处。”

    纱木旻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了。

    她居然要和一个人类达成和解?

    狼剑话音一转:“你未必非要消灭她不可,人类有人类的独到之处,人族灵魂与神族灵魂相融合,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

    牧神对此自然是极其不屑。

    人类这种低贱存在怎么能与永生的神相提并论?牧神仔细思考狼剑所说过的话,正在想着该以什么方法除掉这个巨大的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