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八章 炼器师

《陨神记》 第一百零八章 炼器师

    云鹰一条手臂差点被炸飞。

    彼岸花赶紧做紧急治疗。

    幸亏云鹰在爆炸瞬间,他敏锐直觉让他提前预感到危险,所以及时将驱魔棍给抛出,驱魔棍是在三米外炸开的,否则以云鹰现在的身体状态,这条胳膊肯定是保不住了。

    彼岸花赶紧给云鹰处理伤口:“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怎么就炸了!”

    云鹰毫不在意受伤的手臂,只是皱着眉仔细思考整个过程。

    彼岸花制作的龙鳞铁性质与神域材料非常接近,所以问题应该不是出现在这上面,而是出现在那种奇异物质上。

    这种神秘物质绝不是直接加持上去就可以用的,它的分布排列全都必须按照某一种规律来进行,哪怕出现一丁点偏差都可能导致大问题,云鹰刚刚没有仔细检查就急着测试,所以才会出现失控的状况。

    彼岸花说:“你的手不能再实验了,还是等伤势好转再说吧。”

    “不,我要再试一次。”云鹰已经抓住一点苗头了:“如果连一个小小的驱魔棍都造不出来,我还当什么炼器师呢!”

    炼器师?云鹰给自己起的米鞥自么?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云鹰已经被制作法器过程给吸引住了。

    彼岸花说不过固执的云鹰,所以只能退求其次,她替云鹰从实验室里哪来一套实验用的防护手套,多多少少可以对手臂进行一些保护,从而减少实验中出现的一些损伤。

    “轰!”

    第二次实验在一声巨响中失败。

    云鹰满脸郁闷表情,他抱着一根驱魔棍思考半天,最终找出错误的地方,修正以后又一次进行实验。

    “轰!”

    第三次实验又在一声爆炸中宣布失败。

    接着是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云鹰有点气急败坏。

    他一生气就头痛,精神损失还没好,只好静心总结教训。他发现小小一根驱魔棍里蕴含的奥秘竟也如此深奥,神秘物质在驱魔棍里面,本来是按照某种秩序以特殊状态分布的。

    云鹰将它们提取出来以后,这种分布与状态就被扰乱,所以云鹰制作驱魔棍过程中,他必须先对神秘物质进行炼制,再将它们送进驱魔棍中,让他们与驱魔棍完整契合。

    现在最大问题是以波动旋律反向推导,这就好比让一个没有学过钢琴的人听一遍钢琴,就要把钢琴曲的曲谱写下来一样,其中难度也就可想而知,对云鹰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六七个小时过去了。

    树谷已经到半夜。

    彼岸花特意给云鹰熬一碗汤。

    当她回来看见一个木乃伊还抱着驱魔棍,正坐在实验室里苦思冥想的时候,嘴角不禁挂起一丝无可奈何又会心的微笑。

    这个家伙长得不算高也不算英俊,可是从小到大身上总有那么一股倔劲与执着,这种特别的品质总在不经意间表现出来,反而能让人感觉到一种独特的人格魅力。

    难怪总是有优秀的女人被他吸引。

    他专注起来还挺迷人的。

    云鹰根本没感觉到彼岸花回来,他的大脑此时此刻激烈运转起来,无数根无数弦在抽象空间里交鸣共振,最终共同构成一副完美的画卷。

    云鹰开始理解其中每一处细节,让极其复杂的图纸在大脑中一点点被绘制出来,掌心再次冒出绿色神火开始淬炼一块龙鳞铁,并且在龙鳞铁内注进神器的物质。

    “这一次总该成功了吧!”

    云鹰将新做好的驱魔棍拿起来走到靶子面前。

    彼岸花有点担心,云鹰好像有点走火入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就是搞科研的,实验哪有这么容易成功?有时候一个看似简单的实验,可能反反复复上百次都无法完成。

    嗡!

    彼岸花担心的时候,耳边炸响一道尖啸,这听起来并不像是爆炸,当她定睛看过去时,两只眼睛顿时瞪圆了,只见云鹰手中的驱魔棍被成功激发,周围激荡起一层旋转气流,甚至隐隐能看见火光。

    云鹰甩手一棍子过去,靶子顿时四分五裂炸开。

    “成功了,你成功了!”彼岸花兴奋地冲过去直接给云鹰一个大大的拥抱,“太棒了,你简直是个天才,真不枉姐姐这么疼爱你!”

    云鹰感觉到一团巨大柔软又富有弹性部位迎面压来,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这个妖女肯定是故意的。

    不管怎么样。

    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

    神域里面生产驱魔棍需要使用神族提供的特殊设备,现在云鹰完全是自主制作出一根驱魔棍,虽然这跟驱魔棍没有经过大量测试,不一定非常稳定,而且在材质方面,彼岸花发明的龙鳞铁也比不上神域材料,但是最起码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云鹰能徒手制作出一根驱魔棍意味着制作法器并非神魔专利,这很有可能会被载进历史,成为一个划时代的发现。

    第二天一早。

    云鹰就把制作好的三根驱魔棍带到牧神纱木旻的面前。

    纱木旻把驱魔棍挨个拿起来检查一遍,她露出惊讶的表情,虽说驱魔棍是最低级,也是结构最简单,制作起来最没有难度的法器,但是能够在短短一天时间就摸清楚其中规律,这绝对已经超出纱木旻的想象。

    云鹰说:“我已经证明自己的能力,现在你该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了吧?区区驱魔棍,可不能满足我,这种烂大街的货色,即使能制作出来,也完全没有什么用,更没有什么成就感可言。”

    “既然你们已经成功制作出驱魔棍,那么想必也知道法器的本质所在了。”纱木旻高高在上的态度略有几丝改变,毕竟这种事情就算纱木旻也难以完成,云鹰能做到这一点,他确实不在是一个蝼蚁般的人类:“一件神器制作过程中,有两个部分是你们难以攻克的难题,第一是材料,第二是器灵。”

    材料很好理解,驱魔棍所使用的金属材料,就已经是荒野人所生产不出来的,那么其他高等神器的材料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不晓得神族的智慧与知识是怎么发展而来,但是从这些工艺方面来说就算比之远古人类又何止几千年?

    器灵则更难以捉摸,它是指附着在神器里的神秘物质,这种东西不是人类文明所能理解的,没有办法以任何手段检测,更别说掌握其中的规律,只有云鹰这种天赋特殊的人,他才可以感觉到器灵的存在,所以才使炼制器灵成为了可能。

    云鹰没有办法解决材料问题。

    这个问题只有知识渊博的彼岸花,率领一整个科学家团队来想办法,但是由于荒野科学与古文明断代太久又落后神族乃至神域太多,虽然彼岸花是顶级的科学家,但是也很难弥补这个差距,只能尽可能寻找替代品。

    云鹰尽管有掌握炼制器灵的天赋。

    但是这种东西实在过于难以捉摸,他从零开始慢慢摸索,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而他却好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儿童,却要面对复杂的数学。

    彼岸花跟云鹰两人必须联手才可能制作神器。

    这个过程中还需要克服很多难以克服的难题。

    纱木旻说:“以你现在的情况,如果想要掌握神器秘密,首先就要大量拆解神器获取器灵,从器灵里面寻找神器的规律与奥秘,这个过程中需要消耗数量庞大的神器才能够学习。”

    云鹰顿时露出满脸苦色。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如果有一大堆神器给云鹰用,云鹰还学习个屁啊,他直接拿着神器卖钱,或者自己用不是更好?他之所以想学会炼器,无非是想以后能为自己打造神器而已。

    纱木旻能看出云鹰沮丧,她的嘴角瞥了瞥,又露出一个标志性的嘲讽冷笑:“真是愚蠢的人类,空守宝山而不知。”

    “什么意思?”

    “你有魔王的空间石,那就完全可以前往其他维度空间,从这些空间里面寻找遗落的神器,虽然所能收集到的神器,绝大多数都是损坏的,但是对你而言,无论是否损坏,其意义都是一样的。”

    云鹰算是听懂纱木旻的话。

    她的意思是激活云鹰的空间石,用云鹰空间石跳跃到其他惟独空间,从这些曾经出现过神魔的空间寻找遗落的神器,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云鹰的影子斗篷、送给银月的不死鸟芦,以及神兽宠物小怪鸟,全部都是从异界找到的。

    “这些世界为什么也会有神魔出现?他们又为什么都消失了呢!”

    “我不知道,神族记忆并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魔族也是一样,我之记得从一诞生开始,神王就在这个世界领导着我们。”

    这倒是个诡异的事情。

    云鹰没有多想,有些为难说:“魔王空间石使用起来并不容易,我到目前为止,只能稳定跨越到一个与我们世界维度最近的地方,还没有办法在其他地方穿梭自如。”

    “愚蠢!那是因为你的传承根本不完整!”纱木旻说:“当年魔王可以自由穿梭在所有世界,他掌握最强的空间之力,如果不是因为神王拥有更强的时间之力,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杀他。”

    “难道就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当然有办法!”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狼剑双手环抱胸前,正带着苍冥缓缓向云鹰走过来。云鹰看着这连个家伙,心里感到一阵不爽,他宁愿面对高傲自大的牧神,也不想跟这两个人接触了。

    狼剑却好像没看出来云鹰想法一样,“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到了哪里以后,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这几天世间狼剑尽管没有露面,但是始终都在观察着云鹰,更何况还有彼岸花整天通风报信,云鹰在做什么事情,狼剑自然一清二楚,或者说这一切根本就是在狼剑的授意之下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