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重返南荒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一章 重返南荒

    这次短暂空间旅行意义重大,毕竟是云鹰第一次自主穿越空间,与以往意外穿越有本质的不同,他正在将穿越能力渐渐转变成为一种可控的行为。

    无数的空间。

    无数的宝藏。

    从此以后岂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开采?

    云鹰至今不确定这些星球的文明是不是都已经毁灭,如果它们已经毁灭又为什么而毁灭,他也想不明白这些世界与自己所在世界有什么关联。

    为什么空间石能将它们串起来?

    为什么每一个世界都似乎有神魔出现的痕迹?

    现在所处的世界未来也会像它们一样被毁灭吗?

    云鹰满脑子都是疑问,只是这些疑问都一闪而过,他总觉得这种动辄世界毁灭之类的话题并非云鹰应该关心的,云鹰现在只在意遗迹里蕴含的宝物,无论是失落的神器,还是被遗忘的废墟,乃至这些星球本身,全都具有无穷的探索价值。

    云鹰希望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开发它们。

    从这些地方一定可以获得让自己变得更强的办法。

    彼岸花此行收获也颇丰,从孢子世界带回的孢子简单培育过后,她立刻就培养出各种奇异的孢子植物,按照彼岸花的说法,不要小看这些神器的植物,它们或许具有超乎想象的巨大价值。

    唯一遗憾是捉到灵体怪物。

    这种生命形态是地球不曾出现过的,说不定能破解精神力的奥秘,不过没有关系,这次仅仅是开始,未来还有很多机会嘛。

    …………

    深夜。

    云鹰独自坐在房间里。

    总共十一件法器被摆放在眼前。

    每一件都满布泥土甚至略带锈迹,最起码已经被埋藏上万年时间,几乎每一件都缺损严重,大概是在激烈战斗中受到破坏,又经过漫长的时光侵蚀,全都透着沧桑与破败,没有一件可以直接使用。

    云鹰拿起一只镯子,从里面感应到的波动断断续续,这显然是一件受损十分严重的神器,只是偏偏还没有彻底毁坏,所以器灵依然在发挥作用,否则云鹰也不可能感觉到他。

    神器本身材质载体不是最重要的。

    一件神器有多强又有什么能力,其根源还是来自器灵,现在既然器灵没有彻底毁灭,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件神器还有修好的可能呢?

    云鹰不晓得天云城修补法器的具体方式,但可以肯定整个修补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材料就是黑晶,黑晶一定有某种能量能对受损器灵进行调整与恢复。

    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树谷最不缺黑晶,云鹰又不缺神器。

    如果真能够修好一件神器,云鹰可就要彻底发达了。

    他一排脑门就做出决定,开始释放惨绿色火焰将一块黑晶与镯子放在一起开始熔炼,如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熔炼的过程刚开始,他就听见一声断裂的脆响。

    镯子碎裂成五六截。

    器灵变成光颗粒,从碎片里散发出去。

    为什么会失败呢?云鹰皱皱眉,慌忙器灵碎片收集好,这可都是无价的宝贝,是制作神器重要资源,绝对不可以轻易让其消逝。

    云鹰对神器了解十分有限,故而找不出很好的下手方法,当总结刚刚的失败过程,云鹰觉得主要是自己太心急,哪有直接把黑晶跟受损法器一起炼的道理?总要分开来慢慢摸错。

    云鹰改善方式又先后失败两次。

    这些神器大多都破的太厉害太久远了。

    如果再换句话来说,那便是无药可救了。

    云鹰性格里有着一股倔劲,他不认可这样的失败,所以把剩余神器一一鉴别后,最后拿起其中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是所有神器受损程度最低的,如果连这件神器都没法修好,云鹰都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干这块的料。

    匕首无柄,没有护手,浑然一体,古老无比,哪怕埋藏万年不止,锋芒却依然锐利,随时透着一种慑人的寒光。有一层冰冷气息缠绕在周围,遍体晶莹而又雪白,好像一整块冰凿成的艺术品。

    本是一件非常完美精致的神器。

    现在遍体都是龟裂,像强韧的玻璃被锤子敲击过,虽然还没有彻底的碎开,但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云鹰略加思忖,抓起一块黑晶,用神火开始焚炼,黑晶在天灭神火效果之下,立刻就被分解成细小碎片,非常均匀的分散在这团火焰里面,云鹰又这团火焰小心翼翼覆盖到匕首上。

    绿色火焰仿佛有灵性。

    一点点渗透进裂纹之中。

    云鹰努力控制着天灭神火不破坏这件神器,现在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觉到,那些分散在火焰里黑晶开始释放能量,让神器以缓慢速度缓缓吸收,最终让人惊喜一幕发生了。

    裂纹一点点消失。

    神器一点点恢复。

    这个过程持续约莫几十分钟,整个匕首看起来焕然一新,云鹰对着墙壁轻轻一抛,这把透明匕首化作一道寒光钉在墙上,瞬间一股寒气在墙壁表面凝结成一层厚厚的坚冰。

    云鹰大喜过望。

    居然真的成功了。

    云鹰修复一件古老的法器,有第一件就有第二件,这就意味着云鹰以后靠维修来自异界的法器,他都可以创造出惊人的价值,这些法器不仅仅适合留给自己使用,其中大部分可以走私到神域里去,又或者在荒野里培养猎魔师,无论怎么看都是近乎一本万利的买卖。

    云鹰拥有该技能以后,个人价值将无可估量!

    当他目光把剩余神器扫视一遍,这些神器破损的太厉害,以他的直觉来看,修复起来成功率不大,所以干脆拆解开来,从里面提取神秘物质,非但能回收一部分材料,更能对神器力量的形成获得一定的了解。

    云鹰绝不仅是想做一个法器修理工这么简单。

    这种法器炼制是神魔的领域,其中很有可能蕴含神魔的秘密,云鹰每拆解一件神器,他就对神器更了解一分,他对神魔也就更了解一分,他相信自己迟早可以侵入到神魔的领域。

    当云鹰可以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炼器师时。

    这个世界的人类,还需要依附神魔吗?

    云鹰将证明,人类的能力,也是可以超越神魔的,绝大多数神魔做不到的事情,云鹰却能够做得到。

    狼剑很快就明白云鹰的状况,因此特意前来询问云鹰:“这几天的时间,我想你已经找到自己喜欢干的事情,现在对未来还有什么想法或打算?”

    “打算?说起这个,我想破解神器的秘密以后,立刻组建属于我自己的团队与势力,只有这样才能在时机成熟后,杀回神域给星光一点颜色瞧瞧。”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就直接说出来。

    他现在最大的对手就是星光。

    只这个对手太强了。

    “目标很好。”狼剑嘴角微微勾起:“你终于意识到想在这个世界立足一个人单打独斗是无济于事的,所以无论任何时候你都需要朋友,也需要一个足够可靠的团体,我有一个好去处,适合你。”

    “哦?是什么地方?”

    树谷里被软禁的生活并不好受。

    云鹰要是有机会离开都会毫不犹豫答应过去,只是没有狼剑等人的帮助,云鹰就没有办法探索异空间了。

    “记得绿地营吗?”狼剑收起笑脸,“这些年我和苍冥虽然始终在北荒,但也在南方暗中支配一些势力,如今北荒局势复杂,我们需要同时面对荒野联盟和天云城双重压力,所以自然无暇照顾那边。”

    狼剑说着微微停顿一下。

    “这是一个足够远足够安全的地盘,绿地营又其中重点经营的对象。你是该回到最初的地方,去打造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了。”

    狼剑会好心放云鹰离开?更有纱木旻以及彼岸花随行。

    彼岸花跟着情有可原,她可是一个探索者,所以要探索更多地方,以求发现更多的秘密,何况绿地营作为暗核会秘密经营数年的地方,有很多心血和实验室都设立在那边。

    另外,更需要一个人,协调资源调度,未来大部分关于黑晶实验,全部都会在绿地营进行。

    纱木旻的行为就有点奇怪了。

    她就这么放心把树谷交给狼剑打理?

    “南荒依然是适合成长的土壤,我希望你能够利用好那片大地,将绿地营发展成南荒最大城市,也让你自己摇身变成一位荒野王者吧。”

    狼剑所说有几句可以信不晓得。云鹰却确实在这里呆腻了,所以毫不犹豫的就答应,立刻就踏上了离开的路途。

    除彼岸花、纱木旻,此行就没有其他跟随了。

    老酒鬼始终在树谷治疗,根据狼剑说法,可能稍晚两天,云鹰也就没有等他,立刻带着两个美女乘坐栖龙王,从树谷向南方而去。

    不久。

    他们经过了一个废墟。

    这个废墟已经完全荒废被黄沙掩埋大半。

    半截灯塔,从废墟里伸出,灯塔钉着一具已经完全风干,被鸟类啄食仅剩骷髅的尸体。

    多年前。

    这里叫做灯塔营。

    让云鹰又忍不住想起一个单纯而又平凡的女孩子。

    她现在应该还居住在月牙营,她收养了一大堆荒野的孩子,有黑幽灵在身边保护,流离风应该也会暗中给予关照,她现在过得应该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