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尾声 首富之死

《陨神记》 尾声 首富之死

    天云城恢复往昔的平静。

    圣殿里发生事情没有人知道。

    不过最近几条大新闻引起所有人的热议。

    第一条,星光大师兼任神域全军统帅已被圣殿通过。

    第二条,北辰家族集体撤离天云城回到北辰家族祖城,神域远征军军团长正式由年轻有为的冬归雪接任。

    第三条,天云城最富裕的灵月家族破产,灵月家族旗下的商会全部解散,绝大多数已经倒闭,其余被各个家族长老独立出去,曾经的天云神域首富灵月鹏自缢而亡。

    三条大新闻在普通城民看起啦,当然仅仅是一个个值得津津乐道的话题,星光大师兼任全军统帅虽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天云城自建城以来,从来就没有过军政合一的先例。

    按理说,即使最后必须通过这条委任,圣殿也会经过激烈讨论才能做出决定,结果现在毫无悬念把全域军队都交给星光大师执掌,这种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不过。

    城民看来。

    这是个好消息。

    天云神域连年连续受挫,与北辰家族人才凋零是分不开的,北辰天总帅八十多岁高龄,即使当年再厉害,现在也有所倒退,独木难支,捉襟见肘。

    这种时候就需要实力更强能力更强同时更年轻的星光大师,以及高手如云、声名远播,掌握着庞大猎魔师资源的惜云家族来接手,唯有如此才能给城民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第二个新闻也引起热议,北辰家族全面退出天云城,这就意味着北辰家族彻底宣告退出神域一线家族的行列,甚至连远征军团都已经彻底放弃,从此北辰家族将迅速衰败,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沦落到连二流家族都不如的地步。

    当年北辰家族多么辉煌啊?

    谁曾想会有这么一天。

    城民对此唏嘘不已。

    最后一个新闻就有些耐人寻味,灵月家族的家主,天云城首富自缢而亡,灵月家族彻底分解,从此变成几个苟延残喘的商会。

    若仅仅只是如此,倒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真正引起某些人热议焦点是,传闻曾经有人看见在灵月鹏自缢而亡当天,远征军军团的战龙兵团长山海峰带人拜访过灵月家族。

    山海峰在灵月家呆半个小时就离开了。

    当夜,灵月家族管家就发现首富大人自缢在书房。

    这位新上任的远征军高级将军是否与首富的自杀有关系?

    这点非常耐人寻味。

    灵月鹏与远征军关系人尽皆知,首富大人在远征军组建过程中,曾经力排众议举全家族之力支持远征军团,其实更准确来说首富想支持的并非远征军团,而是建立远征军团的北辰家族。

    灵月家族非常富有,可终究是一个商业家族,灵月鹏讨好惜云家族根本无济于事,因为惜云家族虽然流失不少人才与大人物,但是依然坚挺无比是天云城最强家族。

    这种处于巅峰时期家族又怎么会在乎灵月家族的投靠?

    北辰家族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灵月鹏企图通过投稿北辰家族,让灵月家族能够更进一步,谁知道北辰天战死荒野,北辰家族迅速衰败,灵月鹏的投资血本无归。

    灵月鹏或许是不堪破产压力而自缢,也有人说灵月鹏是被那个叫山海峰的将军给逼死的,至于真相究竟如何没有探究,唯一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是首富已死,灵月家族土崩瓦解彻底烟消云散了。

    曾经华贵的门庭,现在看起来十分颓败。

    曾经精美植栽,只剩枯枝萎叶。

    曾经门庭若市,如今门可罗雀。

    曾经富丽堂皇,如今家徒四壁。

    一个美丽的金发女子跨过高高的门槛,她走进这个看起来非常熟悉又很陌生的家,曾经威武高大侍卫与侍女全都不见,只剩老管家失魂落魄走出来迎接。

    “小姐你可回来了。”老管家看着灵月云擦着眼泪,“老爷还没有下葬,请你进去看他最后一眼吧。”

    灵月云点点头,走进大厅里面,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有一双湛蓝眼睛,只是现在失魂落魄的老管家并没有多问。

    首富的葬礼非常简单,只有一副十分普通灵柩,他肥胖的身体静静地躺在里面,头发被梳理的工工整整,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若非胸膛永远停止起伏,人们还以为他睡着了。

    灵月家族树倒猢狲散。

    昔日最富裕的家族,如今如此不堪一击。

    灵月云看着父亲的遗体,她缓缓地闭上眼睛,一股悲哀从心底涌出,她所悲哀的并非家族的境遇,她所悲哀的也并非父亲的枉死,她悲哀的是自己从来没有亲情的感觉,这个时候所感觉到的的痛苦,甚至不如当初影无痕死在眼前。

    这个躺在灵柩里被称为父亲的人,他明明是一个精明到极点的人,可是一生给人留下印象都是迟钝滑稽,他一心想要带领家族挤入权利的圈子,甚至连儿女都被当成工具来使用,可曾想最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云,是你回来了吗?。”

    “妈妈,你怎么了?”

    灵月云看见一个憔悴的中年妇人,她的脸色终于微微一变,虽然只是一两月没见面,可是母亲给她的感觉好像苍老十几二十年,双眼无神,没有聚焦,已经完全瞎了。

    灵月夫人露出悲哀的表情:“我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个世界有太多致命的诱惑,有时候看不见也是一种福气啊。”

    灵月云过去扶住夫人,他看见两个管家身上大包小包:“你准备离开天云城?”

    “鹏都不在了,灵月家都散了,我也打算回娘家去养老了。”灵月夫人伸出手摸了摸灵月云的脸庞,“我知道你一直与你父亲关系不好,但是他是一家之主,从出生开始就背负使命,有些事情你未必能接受,但是希望你能理解。现在他已经死了,你也不在是首富的女儿,终于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灵月云犹豫几秒问:“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灵月夫人摇摇头没有说话,她似乎不想提起这个话题,母女俩在这个家徒四壁的地方吃一顿简单的便饭,灵月云亲自护送灵月鹏的遗体安葬在教堂附近,最终灵月夫人就坐上兽车离开天云城。

    蓝抬起头看着她问:“大姐姐,我不喜欢这,我想老师了。”

    灵月云摸了摸蓝的头说:“你是属于荒野的,我不该把你带进不属于你的世界,我们这就离开,去找你的老师吧。”

    灵月云最终没有将蓝安顿进天云城的猎魔师学院。

    两人刚刚抵达天云城,立刻就离开天云城,又回到了荒野当中。

    路上。

    两人突然遭遇到一队人马。

    灵月云警惕把蓝保护在身后。

    这些人里走出一个脸熟的人,此人穿着神鹰兵团将军甲,不是别人正是云鹰以前的手下岩川,“灵月云小姐,果然是你!”

    灵月云好奇看着他们的队伍,这支队伍约莫有数百人,全部都轻装简行,大部分人都打扮成普通商人的摸样,一副急着要离开神域的样子。

    岩川把灵月云带进队伍的中间。

    一个独臂人驾驶着兽车接应两人,当灵月云带着蓝钻进兽车里面时,她们就看见盘坐在其中的女人,此人有一头金白色的长发,身材火爆,容貌绝美,全身都笼罩着异常强大的气息。

    灵月云微微一怔:“北辰曦?”

    “你们打算去找云鹰吗?”北辰曦缓缓地睁开眼睛,她的眸子宁静犹如一泓秋水,再也没有以前刁蛮暴戾的感觉,如今看起来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年轻女人,“正巧,我也是。”

    灵月云已经看出来了。

    北辰曦这支队伍都是北辰家族的骨干,其中不仅仅有北辰家族最年轻的成员,更有曾经担任北辰天亲兵的神鹰兵团精锐,这么多人同时离开神域,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叛逃?

    北辰家族叛逃?

    何等爆炸性的消息!

    灵月云皱着眉说:“你们这样做不怕被星光城主发现?”

    “被他发现?你以为这个老狐狸会不知道吗?”北辰曦目光里闪过一丝比凛冬更冷的光芒,“他需要一个让北辰家族彻底垮掉的机会,所以他非但不会阻止我们离开,反而会眼睁睁看着我们走。”

    灵月云无法理解:“那你还走?”

    “北辰家族能不能东山再起都无所谓了,因为北辰家族根本不是惜云家族的对手。”北辰曦重新闭上眼睛,“这些愿意跟着我的人,全都相信爷爷就是被星光害死的,云鹰或许有办法帮我们报仇,所以我们准备去投奔云鹰。”

    灵月云苦笑。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