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序章 我回来了

《陨神记》 序章 我回来了

    烈日如火在倾泻在大地。

    废墟遗迹,层层堆叠,犹如山峦起伏,又像是数万条钢铁恐龙被埋在荒漠里露出了脊背,漫长时光侵蚀之下,早已没有曾经的辉煌。

    拾荒者拖着无力步伐在废墟里翻找事物,从里面偶尔蹦出一条小蜥蜴,对他们来说都是天大惊喜,如果可以抓到一只老鼠,那可就是中了大奖了,哪怕是小小的一只老鼠,也够他们吃上两天了。

    嗡嗡嗡嗡轰!

    引擎轰鸣在耳边响起!

    拾荒者好像听见猫叫的老鼠,全都四散逃到废墟里躲起来。

    数辆改装汽车,越过沙丘,扬程而去,喷出黑烟,碾出轮印,让这些拾荒者们羡慕也恐惧不已,因为每一辆改装车背后都拖着好几具拾荒者的尸体。

    这些开金属疙瘩在荒野乱窜的人被称为挖掘者。

    它们是这片荒野里面地位相当高,也是相当体面的存在,他们不像拾荒者这样住在废墟的地洞里,而是住在有着安全措施的营地里群居,拾荒者拥有武器与载具并且身怀绝技,所以可以在这个荒野里肆意驰骋。

    每一个挖掘者都是拾荒者奋斗的目标。

    几乎所有拾荒者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他们的一员。

    当然,在成为他们一员前,拾荒者必须警惕这些挖掘者,因为在很多时候,挖掘者会把他们当成猎物来猎取,毕竟同类身上的肉也是肉,在荒野这种地方这种事情如同家常便饭。

    挖掘者走远了。

    拾荒者们纷纷从藏身地方出来,当他们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又惊讶地发现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一个奇怪身影出现在废墟的中央。

    这个身影一看就不是废墟里的拾荒者,虽然穿着灰黑色又旧又破的斗篷,从头到脚全都被绷带给缠住了,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感觉。

    荒野人有意识以来就在与残酷的环境做斗争。

    特别是这种整天生活在废墟里的拾荒者。

    他们或许十分弱小,面对潜在的危险,往往更加的敏锐。

    这个造型古怪的外来者,没有释放出任何危险的气息,可是对于周围这些拾荒者来说,这是一个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存在,所以就算对方没有杀心,他们依然会感觉到危险。

    怪人站在废墟前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景象,双眼流露出复杂而又略带唏嘘的感觉,谁会想到短短四年时间,竟然会发生这么多变化。

    他,云鹰,终究还是回到这里了。

    云鹰收回视线扫向拾荒者们,虽然拾荒者们都隐蔽的很好,但是以云鹰的视力还是很轻松捕捉到这些鬼鬼祟祟的家伙,这里是云鹰从小到大生长过的地方,他甚至在周围几个拾荒者中发现几个熟面孔。

    真是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呢。

    云鹰轻轻地一挥手,头顶空间震动,裂开一道口子,大量食物好像雨点般洒落在地。拾荒者们看到这一幕哪里还忍得住?管他是什么人,全部一哄而上,像饿死鬼般冲出来,前一刻还看不见半个人影的地方,瞬间就被近百个哄抢的拾荒者给挤满。

    “神!”

    “神!”

    “天神显灵啊!”

    拾荒者抢到食物都对云鹰又跪又拜。

    他们满脸都是震撼与崇拜之色,这个时候云鹰要是说自己真神,恐怕这些人也会毫不怀疑的选择相信吧。

    挖掘者已经够厉害了。

    可挖掘者能凭空变食物吗?

    现在眼前出现的合格怪人,居然能凭空让食物下雨一样出现,这种手段跟神又有什么区别?当人遇到一些无法解释的神奇想象时,总会将其进行神化与联想,当年被神族所拯救的人类会不会也是抱着如此心态呢?

    神也许一点都不神秘。

    神也许一点都不高贵。

    云鹰若有所思却没有逗留。

    这片废墟外,两个美丽身影在等他。

    一个身材堪称魔鬼,容貌也极其美丽,妖娆与知性完美结合,是一个使人能产生最原始冲动的尤物。另一个外表清纯秀美宛如精灵,可气质高高在上像是女神,让人忍不住产生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这就是你的老家?”彼岸花推推护目镜眺望无边无际的废墟:“你居然能从这种环境里走出来并且有今天的成就还真是不简单!”

    纱木旻不耐烦说:“蝼蚁就是蝼蚁!”

    “前面有一个地方。”云鹰微微一笑:“我想去看看。”

    大约百里外,一座朴素原始的荒野营地呈现在眼前,这座营地外围以石头堆成围墙,整体规模看起来还真不小,最起码有三万的人口,左侧有一个专门寄放驯兽的区域,右侧还有一个停放车辆的停车场。

    黑旗营地。

    它依然是黑旗营地。

    四年多前,一场可怕战斗彻底摧毁这里,极少数人幸存者利用营地废墟重新建立营地,后来又陆陆续续有很多外来者加入,大大小小又经历几番波折厮杀,最终稳定了下来。

    死灰复燃。

    真是神奇。

    正如同荒野里顽强的荒草,无论被除掉多少次,它们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在此冒出头来。

    此黑旗非彼黑旗,除名字外,再无相同,没有血腥女王,没有黄泉佣兵,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缅怀的了。

    不过三人的出现,立刻引起整个营地轰动。

    云鹰是典型荒野人打扮,所以没有什么人会注意他,彼岸花和纱木旻出现在荒野营地这种地方就太突兀了。两人的美貌在荒野这种地方出现,其震撼的程度不逊色飞机坦克直接开在原始人面前,简直充满梦幻般的不真切感。

    一阵脚步声。

    三人被围住了。

    十几个持枪大汉站在周围。

    云鹰早知道会惹麻烦,真不该将这俩祸水一样的女人带到这种地方来,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一个疤脸汉子站出来。

    当见到两个极品美女。

    他立刻感觉全身热血翻涌,从出生到现在就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只觉得身体某个部位已经严重充血,迫不及待想要将她们抓回去狠狠蹂躏一番了。

    “这两女人从此以后就归我了!”疤脸怒视着云鹰道:“你滚吧!”

    “我到是可以把她们送给你。”云鹰摇着头说:“可就怕以你的牙口不一定能吞的下。”

    “我已经给你活命的机会了,既然你自己不好好珍惜,那也就别怪我了。”疤脸勃然大怒,这个装扮怪异明显年龄不大的家伙,简直就是在戏弄他,因此直接命令部下道吼道:“废了他的四肢!”

    十余个凶恶的荒野人纷纷围过来。

    云鹰不曾挪动过半步:“最后劝你一次,最好不要这么做。”

    “哼,你不去打听打听,这百十里谁不知道我刀疤豹,就你这小子敢不识趣?我又改变主意了,今天就将你剁碎了喂狗好了!杀了!”

    砰砰砰砰!

    十几声枪响几乎是在一起出现的!

    十几个荒野战士全部仰面倒在地上,每个人眉心都出现一个大窟窿,鲜血与脑组织顿时流淌一地,他们手里的枪却连一发子弹都没设出去。

    那个自称刀疤豹的头目脸色大变,他难以置信看着对面魔鬼身材的女人,她修长的双手各持有一把改造过的厚重手枪,正在轻轻对着枪口吹气,不经意间风采都那么妖娆妩媚勾动人心。

    快!

    太快了!

    两把枪并非特殊武器,是正常的火药武器,只是经过特殊的速射改装,所以射出速度堪比机枪了。

    她却依然无比精准把每一颗子弹送进这些战士同一个部位,让这些荒野战士同时倒下,连开一枪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女人枪术在这荒野之上没有对手了!

    刀疤豹哪里想过,这样妖娆美丽的女人,居然是这个荒野里的绝世高手,不过作为荒野里长大的人,刀疤豹也是一个狠戾的角色,所以连想都没想,右手握爪向面前的云鹰脖子抓去。

    他自知自己绝非彼岸花的对手,而且对方是枪术高手,他也不可能逃得掉,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抓住这个家伙的同伴作为威胁,他出手速度又快又狠,更发出刺耳的破空声。

    破空声很快就变成骨骼断裂声。

    刀疤豹自己都不晓得怎么回事,他的手臂凭空就折成几截,变成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还没有等他发出惨叫,云鹰一脚踢在这个人的胸口,几乎要把身躯都震碎一样,瞬间踢飞出去撞在墙上,轰然一生造成墙体大面积坍塌。

    云鹰轻轻咳嗽几声。

    彼岸花在旁边嗔怪道:“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干嘛这么用力啊。”

    黑旗营地首领很快被惊动,当首领见识到这三人实力以后,立刻被吓得面如死灰,他知道以这三人的力量,虽然不至于屠光一座几万人的营地,但是以他手底这些虾兵蟹将根本没有办法留得住他们。

    这种高手要是想杀他,几乎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就长话短说了,从今天开始这个荒野都是我的地盘,所以这座黑旗营地也是我的地盘。”云鹰来黑旗营地不是杀人的,只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就足够了,他看着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天地说:“我既然回来了,那么就要成为这里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