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章 扫荡者

《陨神记》 第四章 扫荡者

    夜晚代表严寒,更代表着死亡一

    一只巨鼠钻出废墟,乌黑身影和黑暗融为一体,两只猩红如豆的眼睛在黑暗里移动着,周围布满水坑,浓稠、深绿、浓烈腐臭的污水满布,浸泡着不知名动物的尸骸

    某种藻类植物斑斑点点分布周围,微弱惨淡的荧光,不足以照亮周围,只能把黑夜点缀的更加阴森

    巨鼠机警的观察着周围,最终在一个巨大洞口停下,这有可能是旧时代的地下交通络,又或者是某些巨型建筑通道,也又可能是外来世界建筑,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它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因为巨鼠嗅到某种不正常的气息

    这时大片火光和生物密集行动的声音出现了

    巨鼠立刻受到惊吓一头钻进里面,几秒钟后就从通道里出尖锐惨叫,那声音不断的远去,被拖进洞穴更深的地方,巨鼠惨烈的尖叫停止了,一阵撕裂与咀嚼声音响起

    几分钟之后

    火把照亮了这个地方

    疯狗望着眼前庞大废墟皱眉“你确定是这里?”

    大胖子拿出火柴点燃嘴角的烟卷“这里面结构非常复杂,据说那些家伙狡猾的很,我们直接杀进去的话会有危险,而且打草惊蛇,很难一打尽”

    疯狗皱皱眉“那怎么办?”

    “你以为找来这么多肉鸡为什么?”大胖子觉得这个问题问的简直是侮辱智商,他将抽一半的烟丢在地上“菜鸟们,还不快把肉鸡送进去!”

    几个雇佣兵走到瑟瑟抖的拾荒者们面前“你们耳朵聋了吗?狡狐老大让你们进去!”

    拾荒者又冷又怕,这个漆黑洞口像连接地狱的通道,现在就算再蠢的人也已经意识到了,他们纯粹只是诱饵,引诱某些东西出现,仅此而已!

    可是,拾荒者有选择的权利吗?

    除非快过子弹,否则没人能从狡狐的枪口逃生!

    因此拾荒者只能在驱赶之下,老老实实的举着火把走了进去

    “你们几个菜鸟小心点”胖子又燃起一根烟,慢条斯理的抽了一口,悠闲地望着火光在通道里远去,“不要急,让肉鸡们走远点”

    这通道阴冷而潮湿,弥漫着浓厚的腐烂气息,周围遗弃古老工具满布绿色湿滑青苔,大量蚊虫嗡嗡萦绕,充满危险生物的痕迹

    云鹰紧张恐惧之余,又觉得有一些奇怪,因为深不见底的黑暗里面,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微妙而又奇特,难以用语言形容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那些强大的挖掘者又有什么目的?

    拾荒者走过地方不完全是古老时代的东西,更大量可疑的痕迹,破烂布条、动物残骸,凝固鲜血等等,这里面结构非常复杂,走二三十分钟之后,大家就完全无法分辨方向了

    咔咔咔!

    某一个不知名地方响起尖锐的声音,像指甲在墙上摩擦出的,尖锐、刺耳它断断续续,时而微弱,时而强烈,无法分辨具体位置

    黑暗能激最原始的恐惧

    未知则将这种恐惧放大十倍百倍!

    拾荒者停止前进,浑身僵硬,满头大汗,不知是进是退四面黑暗又出簌簌的声音,让拾荒者神经紧绷的更厉害,几乎已经到断裂的边缘

    “啊!”

    拾荒者出声带撕裂般的惨嚎响,人们这才见到毕身难忘的一幕,四周围不知何时密密麻麻布满虫子,绝大多数看起来像甲虫,也有长条多足类似蜈蚣的生物,墙上,地上,甚至人们身上,全都是这样的生物

    云鹰慌忙掀起自己衣服,大腿、腹部、背上,不晓得什么时候爬来好几只虫子,它们啃食过程没有一点知觉,其几只咬开皮肉就往身体里面钻他慌忙抓起火把就往身上烫,烧伤总比被虫子吃光内脏而死要好!

    虫子!

    全是虫子!

    密密麻麻,犹如潮水!

    哪怕是胆再大的人见到此幕,恐怕也会吓得亡魂直冒的,几个站在外围的拾荒者现时候已经太迟,当他们把衣服拉开来一看,只见身体早已血肉模糊,皮肉底密密麻麻且在游走的凸起

    “不!”

    “啊啊!”

    几个拾荒者惨叫倒地,周围虫子纷纷蔓延过来,从人体任何一个可钻入地方进入,若是找不到就干脆咬出一个再钻

    “快跑啊!”

    拾荒者处于崩溃的边缘,此话像一颗火星落进火药里,让恐慌一瞬间被充分点燃,完全燃烧了仅有的理智,每个拾荒者都尖叫着向不同方向开始逃窜

    人们好不容易逃出满是虫子地方,却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最前面的人又莽撞触动某个陷阱

    哗啦!

    一大桶绿色强酸污水浇灌泼在几人的脸上和身上,强烈腐蚀性的液体顷刻间造成强烈灼烧,大块大块血淋淋头皮连着头脱落下来,他们脸上、手上,鼓起大量血泡

    “啊啊啊!”

    一个拾荒者惨叫掉头向云鹰位置冲过来,此刻样子真与恶鬼没有什么区别了,本能的拼命抓挠被酸液溅射的脸,结果就是大块血肉被剥离,露出血淋淋的骨头,双手十指也只剩骨头,却依然犹如未知的惨嚎大叫

    云鹰面对触目惊心的惨烈画面,心里骇然更是无法言表,因为一个更可怕的事实浮现心头——这些都是布置好的陷阱,这里面的东西是有智慧的!

    一杆锋利长矛激射而出

    拾荒者就像脆弱的纸般被贯穿胸膛,恐怖力量活生生将其钉在墙上

    又一把铁钩弹出挂住一个逃跑的拾荒者,半块肚皮都被活生生的剥掉了,他依然没有察觉般,疯狂的大喊大叫奔跑,鲜血内脏洒几米,最终无力倒在地上

    简直是屠杀!

    “不要怕,都是陷阱,只要我们一起……”

    拾荒者呐喊刚刚到一半,从黑暗长刀凶狠砍过来,刀不算锋利然而使用者的力量太恐怖了,从右肩砍入从左下腹切出,硬生生撕开**,还带出一大片鲜血和碎肉,瞬间喷溅周围的人一脸

    那些流出内脏依然在搏动

    拾荒者也没有立刻死去,所有勇气化为乌有,只能出不似人的凄厉哀嚎,那种绝望和恐惧像一层坍塌大山压在其他人身上

    终于出现了吗?

    云鹰见到的是一种闻所未闻的怪物,没有穿衣服,裸露全身皮肤,通体都是树枝和树根状的肉瘤,几乎从头到脚都密密麻麻覆盖满了

    那脑袋上面鼓起一个个大包,犹如恶性的恶性肿瘤,双腿是像袋鼠一样反关节结构,因此拥有更强大的奔跑能力和跳跃力,它们武器主要以长刀、长矛和石锤为主

    挖掘者最起码在一个问题上没有骗人……真的是扫荡者!

    这年头变异人到处都是,可是变异往往是不可控的,每个变异人的样子往往不同,这群扫荡者不仅仅摸样完全一致,而且还保留相当的智慧,绝对是难得一见的

    有一个拾荒者绝望奋起反击

    噗嗤!

    拾荒者的刀根本砍不透对方表皮,只是卡在树根缠绕状的肉瘤之间,而扫荡者双手抡起一只大石锤,凶猛的砸在拾荒者胸膛上,狂暴的力量肉烂骨碎,瞬间造就一坨骨肉筋和衣服混合的死物

    不行!

    硬拼必死!

    他们比人类强太多了!

    更何况扫荡者数量不断增加,一柄柄大石锤就像恐怖杀戮机器般,把每一个接触到的血肉之躯都碾得稀烂粉碎!

    人们都崩溃了

    无论往哪里跑都是死

    **裸的死亡面前,人们歇斯底里逃窜,却又知道最终难逃化成一滩烂肉的命运无限恐惧和无限绝望会把人神志蚕食得涓滴不剩,那仅剩一点思想和力气也化作哭喊般的哀号这是一种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靠臆想感受的声音

    那哀嚎和骨肉破碎声音,犹如各种音符般在这里回荡,共同编织起一支来自恶魔交响乐,这足以让人听一遍就能永生不忘

    一具具火热身躯变成碎片

    一个个鲜活生命消逝湮灭!

    云鹰从没像现在一样深刻理解地狱的含义,而他的斗志早就在此起彼伏哀嚎和惨叫化为乌有了,只能抱着赌徒般的心态,跟着幸存的拾荒者,从一个扫荡者分布较少的角落里冲出

    砰!

    又是**爆开声音!

    那前一刻跟在身边的同伴,突然就被追上来的扫荡者一锤砸倒,数个扫荡者立刻围上来几道沉重石锤砸下去,那满地的血肉简直垃圾还低贱!

    血淋淋画面极大刺激云鹰

    他将毕生之力都聚集双腿之上,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逃出这里!

    “啊!”

    这时一个跑在前面的拾荒者惨叫倒地,有一个兽夹给夹住了他的脚,自制兽夹的威力大的出奇,几乎把骨头都给夹碎了,破碎骨渣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帮帮我!”

    “求求你帮帮我!”

    云鹰连想都没有想就要跳过去,谁知拾荒者一把拽住他的脚,云鹰失去平衡直接摔倒在地上

    那个拾荒者涕泪横流“帮帮我!”

    云鹰大吼道“我救不了你,放手!”

    “给我一个痛快!”拾荒者满脸绝望说“如果落在恶魔手里,我宁愿立刻死!”

    云鹰犹豫了

    他没有杀过人!

    这时有一道黑影已经追过来

    “给我一个痛快啊!”拾荒者歇斯底里大吼起来“求求你!”

    云鹰从喉咙出野兽般的怒吼,奋力举起短剑砍在对方颈部,喷溅鲜血洒满脸,血腥气味布满口鼻,云鹰擦一把脸,弃掉染血的短剑,挣脱紧握着右腿的手,连滚带爬的站起来,继续向通道深处狂奔!

    第一次杀死同类!

    拾荒者临死前绝望的脸,却像阴霾般在眼前在心里挥散不去

    云鹰双眼血丝满布,只觉心灵深处压抑着一座火山,让他想要愤怒大喊大叫,但是现在并不是时候,这个地下通道像蜘蛛般密集,谁也不知道里面藏着多少危险生物

    那黑色身影丢下沾满红白之物的石锤,从背后抽出一根短矛投射过来

    尖啸声响起,当危险感觉笼罩心头,云鹰几乎条件反射般侧开神,那锐利矛锋擦着脸射过去,甚至割断了好几根头!

    扫荡者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年幼人类,竟然如此敏锐机警!

    云鹰与死神擦肩而过,继续竭尽全力狂奔,他现前方不远有一个拐角,所以毫不犹豫冲了进去,这是个分叉口,有三条不同方向,云鹰赌一把,冲向其一个,藏在墙的后面

    他体力有限,已经快跑不动了

    若继续逃下去一定会被扫荡者追上

    只能寄希望于扫荡者不要选择这条路

    黑色身影追赶而至,迟疑几秒钟,没做出选择,扫荡者是经验丰富的猎手,他感觉到脚步声的消失,说明那个人没有走远,一定就藏在旁边,所以没有选择盲目追击,希望凭借敏锐的听觉,找到这个家伙的位置

    此时此刻云鹰就藏在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

    一颗心脏就像打鼓般直跳,仿佛想要冲出胸口

    这次彻底完了,这个扫荡者不会走,他在等,等云鹰出现,这时就算有一点点破绽,可能都会被对方给捕捉到

    怎么办?

    云鹰握紧拳头,手心里全是汗水

    这个时候又一股强烈危机感笼罩心头

    云鹰感觉到什么,当猛向左看过去,瞳孔猛然一阵收缩

    这一块满是荧光青苔的墙壁之上,巨人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硕大无比的黑色轮廓,它足有条长长的腿,关节处长满钢针般的绒毛,犹如剃刀般锐利,十二只猩红眼睛,每一只都流露出残忍的光芒

    变异兽!

    一只巨型蜘蛛!

    一只足有两米多大的蜘蛛!

    这个危险的生物趴在墙上,它显然已经锁定云鹰了,正一点点的靠近过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扫荡者也听到声音,从背后又抽了一根长矛,正在向这个地方走过来

    云鹰满头都是汗水,难以抑制恐惧涌上心头

    拼了!

    眼睛一闭

    他大吼着猛向墙外一跃!

    巨型蜘蛛见猎物企图逃走,条腿也是一蹬,几乎是跟着猎物弹起,然而蜘蛛是强大的捕猎者,它的度要快得多,一定能在半空抓住猎物

    云鹰跳出藏身地的瞬间

    扫荡者甩手把长矛投掷出来,那锋利长矛笔直射向过来,其威力足以把这个人类刺穿

    危险变异兽越来越近

    这致命的长矛也即将加身

    云鹰拼命在半空扭动身体,矛擦过胸膛处,划一个大口子,几乎奇迹般的躲避过去了

    嘶嘶!

    黑色巨蛛狰狞鳌肢,几乎就要捕捉到云鹰的瞬间,那射来的长矛不偏不倚刚好刺在巨蛛头部,让巨蛛立刻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扫荡者微楞,没想到会生这种事情

    这短暂的一瞬间,云鹰摔在地上,他连忙打一个滚,捂着胸口伤口站起来,疯狂钻进另一个通道扫荡者就要去追时,那受伤变异兽重新站起来,万分愤怒的向他冲过来

    “吼!”

    扫荡者被扑倒瞬间抽出短刀,一刀扎进蜘蛛的柔软腹部,这巨型蜘蛛也用锋利的毒鳌,咬住这个扫荡者肩膀,两个危险生物扭打在一起

    云鹰却已经跑得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