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章 清洗

《陨神记》 第一章 清洗

    绿地营改为绿地城。

    这是一座在荒野绿红中间的城市。

    它是这个区域里面最富庶富饶的地方。

    暗核会在过去四年世界,为这里秘密输送不少人才,让人口渐渐增长到八万左右,更出现工厂、农田、牧场、研究室,基础设备已经非常齐备。

    无论人口、生产能力、区域影响力,荒野城市当之无愧。

    当绿地城一座座建筑出现在眼前,云鹰并没有多看扮演,他来到比当年更加高大雄伟的城堡附近,停在一个杂草丛深的僻静角落。

    无碑孤坟默默伫立在这。

    云鹰从次元空间里掏出一瓶酒拧开,大半瓶都洒在这位老朋友的坟墓前,从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笑意:“丽,没想到吧,连我也没想到,我居然真的会回来看你,这过去几年很充实,我也变得比以前更强大了。”

    他心绪万千。

    往事,既恍若前世,又恍若昨日。

    这一切像是场梦,真实却遥不可及。

    云鹰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在回来地方,结果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来了,云鹰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在见到的人,最终还是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见面。反而是以为一定会去的地方最终没有去城,曾经以为会一直陪伴的人却在不经意间后会无期。

    失去的却终究失去。

    没有得到的也终究没有得到。

    唯一改变是日渐成熟与疲惫的脸。

    云鹰抚过坟堆旺盛的荒草,从石缝里迸发的完全生命,犹如这墓碑里老朋友转化而成新生:“我暂时不打算走了,或许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今后我会经常来找你喝酒聊天的。”

    四年前。

    少年一无所有,弱小却坚定,他义无反顾踏上寻找神域的路途。

    四年后。

    青年回到这里,强大却脆弱,他决定在这里住下来好好歇一歇。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彼岸花有些抱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走到云鹰身边,非常暧昧挽住他的胳膊,“走啦,绿地城主做好准备,今天可是有一场精彩的晚宴等着我们呢。”

    云鹰不是来隐居的。

    他是来接管这个区域的。

    既然要接管这个区域,难免就要与这里原主人打交道。

    绿地城堡里面被装饰的比当年更加奢华了。

    这时一个皮肤黝黑遍体纹着暗红纹身的荒野首领走出来,他身边跟着几十个精干的属下,全部一字排开站在云鹰面前,为首首领非常卑微谨慎的垂下头。

    “小的叫地狱犬,绿地城的城主,因为听说三位老大要来,所以特意准备好丰盛的晚宴,请三位老大直接入座。”

    地狱犬说到这里,他很奇怪抬起头。

    “为什么只有两位老大,另一位呢?”

    彼岸花微微一笑,让所有荒野人都看待了,“那位不喜欢应酬,所以先去休息了,她会在时机恰当的时候出现的。”

    “原来如此,请两位老大里面请。”

    地狱犬在这荒野里是十分有名的大人物,执掌绿地城三四年而不出乱子,这也说明这个人颇有一些手段。

    云鹰、彼岸花来到餐厅。

    地狱犬手下都守在外面,只有数个亲信跟进来。

    数十个美貌的女仆端着各种荒野里罕见的美食款款而来。

    美味的鱼,香喷喷的烤肉,荒野里堪称琼浆玉液的葡萄酒,这无不是这个地方最奢华的款待。

    “南荒形式复杂,我呢没什么本事,只是承蒙主人看得起,所以才坐上这个位置,两三年来也是战战兢兢惶惶恐恐。”地狱犬满脸轻松:“几位老大亲自管理绿地营,宵小之辈猖獗也不足为虑,我地狱犬先敬老大一杯!从今以后,请老大多多照顾,但只要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小的绝不推辞!”

    地狱犬都如此。

    其他人就更不敢失礼。

    现场气氛被搞得不错。

    几个人都不停拍马屁,今后能不能在这块地盘混的好,全都要仰仗眼前的新老大呢。

    “怎么?”云鹰喝过两倍杯葡萄酒就问:“绿地城附近还有潜在敌人?”

    地狱犬点点头,他满脸苦色说:“南荒之地不比北荒,南荒环境复杂程度更加恶劣,所以这里强大变异凶兽横行,越是南下,越是凶险,因为每次部队出行都需要冒着很大风险,所以我们很难牢牢控制住附近地区,有几座荒野城市以及大型营地始终与我们过不去,可是这几家势力虽然有那么点棘手,但并非最难缠的对手。”

    “哦?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难缠的对手。”

    “传说南面有一个蛮荒高地,其中隐藏有一座非常古老的荒野国度,从里面走出来人,每一个都是顶尖高手,这个地区就连神域也不知道,所以一直以来都被人以为是传说。”地狱犬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突然压低声音:“可根据小的观察,那个传说中的地方确实是存在的,他们最近活动越来越频繁,随时有可能会闯入我们的地盘。”

    云鹰皱了皱眉。

    南荒与北荒是有区别的,南荒多异兽,北方多氏族,南荒尽管冒出绿地城之类的荒野城市,可是总体而言都是本土化的小势力不成气候,这个地区从来都不曾蹦出一个暗核会之类的组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荒野四王这样的超级变异人出现。

    正因为如此南荒并不引起神域的关注。

    现在看来,南荒以南,更遥远的神秘地带,有可能活跃着一支神秘势力,这支势力以前云鹰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也许是那个时候的云鹰实力太弱层次太低,也有可能是这股实力最近才开始活跃。

    不过无所谓。

    云鹰连神域部队都不怕,这些在荒野里面形成的组织,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神域更强大,云鹰现在不考虑与他们接触,他打算先在绿地城站稳脚跟。

    “这酒有毒!”

    彼岸花发出惊呼,嘴里吐出血来,旋即就倒在桌上。

    云鹰见彼岸花倒下,微微一愣,也趴在桌上。

    地狱犬见此情况立刻将杯子狠狠摔碎。

    外面的人听见暗号,全部拿着武器一拥而入,那种阿谀奉承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荒野人该有的阴险狠辣,正准备冲上去将两人剁成碎肉。

    “蠢货!”地狱犬阴狠的说,“你以为真的会把绿地城就这样拱手送出吗?”

    其他荒野头目也纷纷冷笑起来。

    “这几个家伙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敢跟老大抢位置,我看简直是活着不耐烦了。”

    “我们为绿地城打拼这么久,拼什么就因为一道命令就要灰溜溜滚蛋?”

    “直接把他们剁成碎肉!”

    “且慢!”其中一个猥琐丑陋的家伙站出来,他两眼放光在彼岸花曼妙丰满的身体扫过,“老大,这种女人在荒野里绝无仅有,就这么剁碎了太可惜了,不如死之前让我们兄弟爽一爽。”

    “靠,你他妈连尸体都不放过。”

    “这不还新鲜着吗?来两发又怎么了?再说了,你又不是没干过尸体,你要是不想上就让我上!”

    “谁说不想上,我先来,我先来!”

    荒野人本性在这个时候尽显无疑,全争先恐后想上去享受一番,毕竟能被派来接管绿地城的,光想想就肯定不是简单人物,更何况这还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尤物。

    这种实力地位都远在自己之上的人压在身上。

    这种感觉产生的精神愉悦已经超过肉体的满足。

    “你们够了!谁要是管不住自己的老二,我就把它剁了切碎塞回你们自己的嘴里!”地狱犬一声怒吼:“有一个人并没有被干掉,快给我找出来,决不能让她活着回去报信。”

    众人只好悻悻的打住。

    地狱犬是权威,没人敢忤逆他。

    谁知道地狱犬话音刚刚落下,那两个本来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人,突然就好像约好一样,双双重新坐起来,犹如没事人一般。

    “地狱犬啊地狱犬,你还真是沉不住气。”彼岸花露出一丝果然如我所料的笑容,纤细修长的手拿起眼前杯子,将里面殷红的毒葡萄酒一饮而尽,“你这点心思能骗得了谁?我忘了告诉你了,狼剑派我过来的任务里面,其中一个就是将你给清理掉,你倒是很着急的给了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嘛。”

    云鹰不可能被毒杀。

    彼岸花对付这种下三滥手段也有的是办法。

    地狱犬脸色迅速阴沉下来,没有想到居然失手了,为什么会这样?可是不管怎么样,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绝对不会将绿地城给交出去的。

    “你知道我为经营这个地方付出多少心血吗?你知道为守住这里我损失多少兄弟吗?我就像抚养一个孩子一样看着这个地方慢慢成长,凭什么就因为一句话,我就要将数年的努力与牺牲全部奉上?”

    地狱犬低声嘶吼像一头走投无路的野兽。

    “你想知道答案?”云鹰用刀叉切着烤肉,慢条斯理吃一块,他的目光透过烛台跳动烛火落在这个荒野人身上,“因为你太弱了!”

    地狱犬瞳孔一缩:“你……”

    云鹰以有些沙哑嗓音说:“曾经绿地营有一位前任与你很像,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她,但我想你很快就要步他的后尘了。”

    地狱犬脸青一阵红一阵。

    这些话对他来说简直是侮辱。

    他却感到哑口无言更无法反驳。

    地狱犬知道这个绿洲曾经有过一个叫九头蛇的首领,他曾经企图背叛沙帝苍冥甚至想杀死苍冥,可事实证明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现在地狱犬所做的事情又何尝不是重蹈覆辙?

    可是地狱犬不甘心啊!

    他怎么愿意将这么一个宝地双手奉送?

    地狱犬两眼通红吼道:“好,很好,我是斗不过沙帝,可是最少可以让你们三个死无葬身之地!”

    沙帝是不可战胜的魔!

    凡人无法对抗魔神,若是沙帝亲自过来,他们也就无话可说,如今仅仅是三个人类来到这里而已,人类就算再强也是有限的,地狱犬培养数千个战士,哪怕这三个人中有一个是传说中神域里强大无比的猎魔大师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杀了他们!”

    地狱犬歇斯底里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