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章 绿洲学院

《陨神记》 第六章 绿洲学院

    北辰曦与云鹰有出生入死的交情。

    彼岸花与云鹰关系也是十分暧昧。

    两人对云鹰来说都很重要,北辰曦就不用说了,她是云鹰绝对信任的人之一,更为绿洲带来这么多高手与人才。彼岸花也是绿洲不可或缺的,她不仅是非常厉害的科学家,更掌握着大量重要的资源。

    绿洲建设的前期根本绕不开暗核会以及树谷的协助。

    北辰曦要跟彼岸花斗起来,云鹰可就两边不是人了。

    北辰曦个人实力很强,可以碾压彼岸花,可论起心机与手段的话,那么十个北辰曦都不是一个彼岸花的对手。

    这种事情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云鹰结束会议以后就约北辰曦喝酒。

    两人来到城堡的一个角落,这个时候已经是黄昏,绿洲里面的居民结束一天工作,绝大多数回到各自简陋的窝棚里休息,少部分荒野商人或战士手头阔绰一些,他们就来到城堡里面找乐子。

    总体来说这个城市还十分落后,城区空间很小杂草丛深,各种蛇虫蚊蚁很多,人们生活还处于非常原始的状态。

    神树结界已经完成大半。

    一层仿佛透明水幕般的能量笼罩范围在迅速增加。

    夕阳透过这层防御罩撒进绿洲时,光线变得柔和而又温暖起来。

    城堡一角,无碑的墓前,两个人坐在这里喝酒,一个是气度高贵的女神,另一个是纯荒野风格打扮的男人,两人坐在一起看起来颇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

    云鹰向北辰曦将其眼前这座孤坟里,那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荒野女人的故事。

    北辰曦与丽很像。

    北辰曦可以说是丽的全方面升级高配版。

    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敢爱敢恨,这些方面两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北辰曦喝着荒野酿造的劣质果酒,绝美精致的脸颊带着一丝淡淡的红晕,她沉默了很久,用袖子擦了擦嘴:“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我就是忍不住,换成以前的脾气,我直接就在这狐狸精脸上打一拳了。”

    云鹰摇摇头,他看着孤坟。

    “丽是被苍冥杀死的,他还间接杀死了几个算是我启蒙老师的佣兵,按理说我应该报仇才对,可是我却不得不选择隐忍。”

    “那也没办法,我也很想杀星光,可是我们终究太弱了,总不能去送死吧,所以只能认了。”

    “对,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希望你也能尽量克制和隐忍,这个世界上看不惯的东西太多了。”

    北辰曦说:“放心吧,我知道分寸,我到这里是为了帮忙而不是来捣乱的。”

    云鹰满意点点头,北辰曦会这么想,他就放心多了:“话说回来,这次你带着这么多人离开神域,恐怕想要再回去就很难了,你可想过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以后的路?”北辰曦哈哈一笑,坦率的回答:“没有!我就是脑子一热就带着大家跑出来了!”

    云鹰差点被噎住。

    “我想这种问题干什么?反正你会帮我想的嘛!”北辰曦伸手过来直接勾住云鹰的肩膀,“从今以后,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你做什么事情,我就跟你做什么事情,你看,这多容易,都不用自己伤脑筋,我们永远在一起!”

    北辰曦美丽眸子炙热。

    让云鹰没理由的感觉到一阵压力。

    他能感觉到北辰曦对他的信任与感情。

    云鹰却完全没有信心,他对自己的未来都无法负责,他又怎么对北辰曦负责呢?北辰曦的感情真挚不掺杂任何杂质,可无论是面对真挚的北辰曦,还是面对复杂的彼岸花,云鹰脑海总会不由自主想起一个白色身影。

    自己这辈子总会辜负一些人的。

    北辰曦大大咧咧外表下,其实有一颗相当敏感的心,她好像能感觉到云鹰的想法,立刻以满不在意口吻说:“我已经想明白了,人活着不就是图一个痛痛快快么?不就是图一个心安理得么?有些事情就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复杂了!”

    她说到这里往嘴里灌一大口劣酒。

    “自从爷爷出事以后,我就明白一个道理,人有旦夕祸福,命运是无法把握的。我不去想以后,只想还活着的当下,只听从内心指示,哪怕下一秒立刻要死去,但这一秒我要过的不后悔,这就够了。”

    哪怕下一秒立刻死去。

    这一秒也要获得不后悔。

    云鹰从这个女人身上感觉到率真的坦然,昔日天云城的小魔女还是这么豪气,可这种豪迈之下却一种随波逐流的无奈与沧桑。

    这几年身边一切,无论事物,还是人物,又或是命运,全都紧密相连而又互相影响,从来没有一尘不变的人或事,曾今的仇人现在可以变成伙伴,曾经的朋友现在可以变成夙敌,相爱的人可以因爱生恨,互相仇恨也可以被时间冲刷而渐淡。

    是的。

    就是这样。

    云鹰现在闭上眼睛,他就能感觉到一张巨大的网络,这张网络把天地万物都连接在一起互相关联,它就像一条奔腾的命运之河的无数支流,无论如何挣扎依然在这张网内,无论怎么改变方向也无法逃脱出去。

    “我们都是星空下里一粒尘埃,即使拼尽全力,唯一能把握的就是自己。”云鹰看着北辰曦笑了,“四年多前,我曾经在这里,对着这座孤坟里的人说过类似的话,当时我自己都不太懂,现在我已经深有感触了。”

    “嗨,说这干什么,你我都不是多愁善感的人,管他以后发生什么,让我们现在一起奋斗吧!”

    北辰曦把酒饮尽,她拍了拍屁股站起来,豪迈万丈,充满热血。云鹰看着她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云鹰这生最大的幸运就是能结交到很多像这样的朋友。

    还找什么世外天堂呢?我心安处是天堂!

    …………

    翌日清晨。

    灵月云被带到绿洲一个空地上。

    她看到眼前画面时不由惊呆了。

    一千多个孩子密密麻麻站成面前,神鹰兵团的精锐战士在操练他们练习基本锻体术,所有人都排着整整齐齐队形,蓝小小的身影,正站在最前面负责领队,别看她年龄很小,但已经练得颇有火候。

    小小的脸充满坚定。

    每一拳每一脚都打得虎虎生风。

    其余孩子都笨拙的模仿着,可是虽然很笨拙,但都很认真。

    “嘿!怎么样?还满意吗?”

    灵月云发呆时,一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当她回头看过去的时候,那个绷带裹得好像粽子一样的云鹰走了过来。

    灵月云黛眉微皱:“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们间一点矛盾都过去多年了,你别总是对我这么提防了好不好?其实说句你不太中听的话,以我的能力想要对你做什么,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灵月云脸一黑转头就要走。

    “你看,又生气,绿洲学院就要成立了,我是想聘请你成为绿洲学院主教官,让你专门从这些孩子里面挑选出有猎魔师天赋的来教导,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可找小白了。”

    灵月云止住脚步难以置信:“什么?绿洲学院?”

    “没错,就是绿洲学院,我要把绿洲城里建立一个综合性学院,从科学到武学,从种植养殖到修炼精神无所不包,我相信这在荒野里肯定是一个里程碑般的壮举。”

    云鹰看起来豪气万丈。

    居然想在荒野里开设学院?

    他企图从荒野人里培养猎魔师?

    这种事情光听起来就太疯狂了,没有想到云鹰真的付诸实践,这种事情难度有多大,他真的已经考虑清楚了吗?

    “我记得你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位教官,可如今你很难到神域的猎魔师学院担任教官了,如果你不想放弃这个理想,倒不如就在这绿洲久住下来,这里的环境虽然差了一点,但是有的是学生给你教导。”

    “荒野资源贫瘠,就凭你也想开学院?”

    “从零开始是有些困难,但是我相信事在人为,总之需要什么资源,我都可以想办法弄来,你到底要不要留下来?”

    灵月云沉默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从这些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孩子身上扫过,这些曾经是她最看不起的荒野人,如今看起来已经没有那种面目可憎了,反而觉得有几分亲切。

    “好!”

    灵月云决定留下来了。

    云鹰满意的点点头,灵月云是正规猎魔师,从小就是贵族出生,从学院里面经过系统培训出来的,这与野路子出生的云鹰截然不同,所以没有人比她更适合担任猎魔师的教官。

    云鹰正式宣布这个消息。

    蓝在听到灵月云姐姐决定留下来,她感到非常的高兴,其他荒野孩子则懵懵懂懂,他们并不知道这对他们来说是什么样的意义。

    云鹰又任命几个神鹰兵团的将军负责操练其他人,荒野人在体质方面,其实比神域人还要强一点,如果能接受神域的修炼方式,他们很容易就能培养成为强力的战士。

    (游子在近期有可能会进行一次面向书友的在线直播,但暂时还没确定时间以及细节,如果想与游子在线互动或交流的朋友,请关注陨神记的微信公众yunshenji或游子个人公众号bzyz1234随时获取最新情况,另外本书专属qq群是12566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