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章 短暂的苏醒

《陨神记》 第九章 短暂的苏醒

    诡异绿火围绕一枚古朴的戒指缓慢流动。

    无数星星点点物质一点点灌输进其中。

    每一粒落在戒指表面时,立刻就向周围绽放,一条条发光纹路游走开来,旋即又迅速的消失,仿佛渗透进戒指内部一样,越来越多纹路不断在戒指表面浮现又消失。

    云鹰小心控制着器灵形成。

    让奇异物质在戒指里面变成某种连贯而又完整的形态。

    犹如一幅完整的图案,犹如一卷完整的乐章,又犹如一段完整的诗篇。

    当最终火焰渐渐地褪去,戒指完整呈现成型,虽然看起来朴素无奇,但是内部千锤百炼非常细致,奇异物质精密排布在里面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一个生物体内的血管,有堪比一块芯片里无比复杂的线路。

    唯一不同地方就在于。

    这种结构是无法通过寻常分解或解刨方式来查看,那种复杂结构已经与物体完整的融为一体,这是一种魔幻、艺术、科学的完美糅合。

    “第一百七十一次实验!”云鹰拿起戒指端详自言自语说:“这次总算可以成功了吧!”

    云鹰没有睡觉。

    几天几夜始终反复尝试。

    他已经整整失败一百七十次了!

    云鹰的失败并非完全没有收获,每一次失败都让他对法器理解更深刻几分,他开始知道法器并不是什么玄乎魔幻的东西,其实只要将神秘面纱给褪去,看似玄幻的外表之下,其实同样遵循着规律。

    一种科学的规律。

    更玄妙,更完美,更接近世界本源。

    这可以说是一种凌驾人类理解之上的更高级的科技!

    这也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科技形态,只有截然不同的文明可以创造!

    所以说,其实只要能够看透这一切,法器与一把刀一把剑,或一支枪一支炮没有本质区别。

    比如说,最古老人类通过打磨石器骨器来当武器,对他们来说通过金属冶炼来制造铁器技术就是不可思议的技术,至于枪械大炮更是犹如神话般的存在。

    如今人类所处层次就如同石器时代,所以在看待法器这种特殊武器时,正如同原始人看待枪支大炮时的感觉是一样的。

    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魔幻,科学本身就是把魔幻变成现实的过程,所以科学的尽头就是魔幻,而魔幻的本质就是科学。

    下层生命仰视上层生命就是魔幻。

    正如同人类仰望神魔一样。

    这个感悟对云鹰来说太重要了,让他对着这个世界本质产生更深刻的理解,原来法器就是一种无法理解的高等武器,那么神魔也就是无法理解的高级生物,所以也许根本不存在真正的神魔。

    猩猩猴子眼里。

    人类就是神魔。

    现在出现在地球上的神魔看待人类,正如同人类看待猩猩猴子一样,所谓的神魔仅仅是人们赋予的一层神秘色彩而已,是这样的吗?

    云鹰研究越深理解越深。

    他就越能感受到世界奥秘。

    更同时感受到其中魅力所在!

    正因为如此,云鹰废寝忘食昼夜不免研究法器,如今已经不仅仅是单纯想掌握这股能力,更想通过这些明显不来自这个星球也不属于人类的武器上,管蠡窥测看到一个存在这更高级智慧的世界。

    不过现在还是先试试这枚戒指吧!

    云鹰反复检查以后确定,这个戒指里的旋律没有任何断裂或不完整的地方,他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先把戒指戴在手指,接着走进试验场。

    先选中一个靶子。

    立刻精神发动精神力。

    周围空气剧烈抖动震荡。

    无数细小能量迅速聚集,犹如小水滴从空气分离聚成一个足足有头颅大的能量球,当能量凝聚成型并且十分稳定时,云鹰的脸上露出激动之色,难道经历一百多次实验失败以后,终于要迎来一次成功了吗?

    能量球已经足够大。

    云鹰刚想把能量球推出去轰击选定好的靶子,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十分规则稳定的能量球,突然好像刺猬一样膨胀起来。

    糟糕!

    云鹰赶紧护住身上重要部位,能量弹在下一秒,当初在眼前炸开,一股冲击波把云鹰直接掀飞,先是重重地撞在墙上,随后好像一个破麻袋跌落在地,他的身上出现多道伤口,血把绷带给浸透。

    为什么又失败了?

    这次问题出现在哪里?

    云鹰开始苦思冥想起来,他拆解几十张驱魔弓以后,就能仿制出驱魔弓了。只是驱魔弓携带并不方便,若能以驱魔弓发射能量箭的原理,制作出一种同样能凝聚纯能量远程攻击的法器,而法器还能像戒指一样佩戴在手上,这样的装备肯定远比驱魔弓更有市场。

    结果一百七十次失败。

    他材料消耗殆尽都没有成功。

    这对云鹰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个打击。

    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究竟是哪里还不够完美?

    当云鹰苦思冥想时,大地一阵剧烈摇,有一股巨大能量正在外界成型,云鹰脸色一变赶紧跑出去查看情况。

    绿洲中央一棵高达几百米的巨树傲然耸立,一层近乎透明的能量罩笼罩整个绿洲,正有大量城民正围着神树看热闹。

    “小白,你怎么在这里?”

    云鹰在人群中见到无所事事的金白。

    金白耸了耸肩说:“当然是看纱木旻大人施展神通了。”

    原来震动是纱木旻完成绿洲结界时产生的,现在有这层能量罩已经非常完整,无死角全方位且二十四小时覆盖绿洲,外部荒野力量基本不可能从外界强行攻破这里,哪怕神域的部队前来进攻,这层防御也可以抵挡一二。

    云鹰又问:“纱木旻呢?”

    金白英俊白净面孔露出一丝奇怪:“我看见她完成结界以后,立刻骑着栖龙王到大树上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真神想完成这项巨大的工程也会非常吃力。

    何况牧神陛下变成了一个人类。

    纱木旻明明很讨厌云鹰,为什么帮云鹰做这一切,不过不管怎么样,别人耗费这么大力气,云鹰于情于理都要去探望一下,顺便好好的感谢一下。

    高傲的牧神不会跟凡人蝼蚁住在一起。

    所以牧神纱木旻在召唤神树时制造一个树洞,这个树洞差不多有几十平米,虽然空间不大居住一个人绰绰有余了。

    栖龙站在树洞附近枝杈间,正瞪着一双燃烧的眼睛。

    云鹰对它大了一个招呼:“嘿,别紧张,我来看看你的主人。”

    栖龙王目光不善却没有阻止,云鹰也就不客气,直接走进树洞,结果就看见一个绿色身影倒在里面,云鹰交了好几句,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

    昏迷了?

    云鹰略加犹豫就过去将她扶起。

    纱木旻脸色苍白如纸,汗珠不断滑落,胸口起伏不断,呼吸稍微有些急促,犹如剧烈运动过或是长跑而体力耗尽的普通人一样。

    一个足以覆盖绿洲的大型结界。

    光想想就是一个难以完成的巨大工程。

    纱木旻嘴唇已经干裂,说到底她现在只是个凡人,十天十夜近乎不吃不喝,哪怕是铁打的也扛不住了。

    云鹰拿水放到她嘴边,她就好像婴儿接触到母乳,立刻大口大口的喝起来,随后脸色稍微好转一点,睫毛微微颤动一下,最终缓缓地睁开眼睛。

    “你没事吧!”

    纱木旻的眼睛十分清澈,满脸都露出迷茫表情,全没有平时高高在上威严的样子,

    “纱木旻?”云鹰微微一动,“是你么!”

    纱木旻见到眼前云鹰,两滴眼泪顿时流下来,“我我……我到底怎么了?”

    “你果然没死。”云鹰大喜过望,原来牧神太虚弱,所以真正的纱木旻出来了,“你难道不记得了吗?你被牧神附体了!”

    纱木旻渐渐想起来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牧神会夺舍她的身体。

    云鹰赶紧问:“这段时间你怎么样,还能记清楚最近发生的事情吗?”

    纱木旻脑子很乱,最近发生的事情,犹如一张被撕碎的日记本,虽然能不断回忆起一些片段,可是没有一段记忆是完整的。

    “云鹰,怎么办,我很害怕!”

    “别怕,别怕,我看牧神虽然脾气坏了一点,但也并非没有办法相处,你千万不要放弃自己知道吗?”

    纱木旻点了点头。

    “最近发生很多事情,老子的生活也被搅得一团糟。”云鹰扶着她坐好:“不过你还活着可真是太好了。”

    纱木旻感觉到剧烈头痛,突然大段大段记忆涌上来,她突然好像受到什么惊吓的大叫起来。

    “我看见了牧神的记忆!”

    云鹰微楞到:“你看见了什么?”

    “神,神,魔……”纱木旻紧紧抓住云鹰,汗水不断地顺着削尖的下巴滴落下来,犹如神经质一样瞪大双眼:“假的!都是假的!”

    云鹰摸不着头脑:“你在说什么?”

    “你很危险,不要跟他们一起做事。”纱木旻表情扭曲,犹如在做某种挣扎:“小心狼剑,他其实是……”

    纱木旻身体剧烈抽动起来。

    “你说什么?”云鹰表情一下严肃,他抓住纱木旻肩膀,“你怎么?”

    关键时刻。

    纱木旻又恢复冰冷样子,当她看见云鹰两手抓着自己肩膀的样子时,从瞳孔深处涌出一股愤怒的火焰。

    “且慢!这是个误会!”

    绿洲城里的城民隐约听见一声惨叫。

    一个人被从几百米高的树上给丢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