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二章 又是一场局?

《陨神记》 第二十二章 又是一场局?

    云鹰有点莫名其妙。

    老家伙在忌惮什么?

    荒野势力再强都不至于与天云神域媲美。

    否则,天云神域早岌岌可危不复存在了。

    云鹰连天云城都敢明刀明抢的干,还会畏惧去去一个来历不明的荒野势力?

    “我在荒野里生活已经有六十年了,曾经跟过不同荒野领主也见过不少人,正野心勃勃想探索南方蛮荒地带,结果没有几个活着回来更没有什么好下场。绿洲最近虽然风头正盛,但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如果贸然对南方出手,最后结果必死无疑。”

    “我认为你太低估绿洲的实力了。”云鹰满不在意。

    “低估了吗?我倒是不这么认为!”沙蝰好像有点激动:“你知不知道四五年前在南荒横行的一位大人物?他叫沙帝!”

    云鹰脸色果然一变:“沙帝?那个魔族?这关他什么屁事!”

    “如果传说没有出错的话,沙帝最早就是从南边过来的,四五年前他近乎控制南荒大部分区域,绿洲曾经就是在他的控制之下。后来听说他被神域派出来的猎魔师给打败了,所以就退出了南荒,否则南荒早已被统一。”

    云鹰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沙帝苍冥?他跟南方蛮荒地带怎么会扯上关系!

    云鹰会来南荒展不就是狼剑安排的么?可是狼剑根本没告诉他这些事情啊。

    这个该死的王八蛋又在策划什么?云鹰知道这一切,立刻在心里感到一阵火大。

    狼剑不简单,此人与星光是一类人,以云鹰现在的阅历和智慧,他根本没办法从这种人的布局中全身而退。

    这次又在布什么局呢?

    云鹰没有办法揣测其想法。

    沙蝰见云鹰沉默就知道自己刚刚一番话说动他了。

    沙蝰当然不知道苍冥现在与暗核会的关系,他看了绿洲纯粹是北部荒野一个叫暗核会组织派些高手过来建立起来的。南荒氏族、部落、城市数量,全都没有办法与北荒媲美,所以从北荒派过来的高手比南荒强很正常。

    绿洲就好比是一个突然崛起的爆户。

    虽然足以在小区域里称王称霸,但是终究是成不了气候,如果触摸到南方神秘而强大的存在,就凭绿洲这点体量,恐怕还不够塞牙缝呢。

    云鹰现在脑子很乱。

    他早该想到南荒的水比想象更深。

    若非如此的话,狼剑不会让他来这里,更不会让纱木旻这样的神级强者跟随。其实云鹰手里有纱木旻、老酒鬼两个绝顶强者存在,按理说在南荒已知范围之内,所有势力都是可以横扫的,更何况还有北辰家族一群精英的加入,以北辰曦为云鹰最起码拥有十几个高阶猎魔师以及数十武修高手。

    这样的实力别说是在南荒,哪怕是在审判议会阴影覆盖之下的北方,也足以割据一方了。既然是这样,牧神纱木旻为什么不惜大伤元气也要为绿洲建立结界?

    云鹰早该想到这个问题的。

    牧神这种骄傲的性格,她绝对不会做白费力气的事情。

    何况牧神纱木旻已经完成工作,她现在完全可以返回树谷。

    纱木旻反而颇有在绿洲常驻下来的样子,如果说这不是狼剑的授意云鹰都不相信。

    狼剑会要求为绿洲建立大型防御结界,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这个结界肯定用得上。

    绿洲在南荒处境远没想象中这么安全。

    云鹰已经不可能退出,他不仅要对自己负责,还需要对金白、紫菱、老酒鬼、灵月云、几百北辰家族成员负责,对整个领地内的人负责,总不能一遇到无法揣测的事情,就立刻拍拍屁股走人吧。

    神秘势力主动派人侦查。

    此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很多事情生。

    云鹰乃至沙塔巴城想独善其身谈何容易?

    沙蝰准备再说几句,让这位来自绿洲使者彻底放弃这种危险念头,这个时候一个亲信忽然走过来呈上一封信:“老大,赤蝎送来一封请帖,邀请你在遗迹见面。”

    “赤蝎?他不是十几年前就被驱逐了吗?这个时候回来是什么意思?”

    沙虎当然知道赤蝎,此人是沙塔巴城最早元老人物之一,曾经在一段时间里甚至当过沙塔巴领主,因为种种原因在一次权力争夺的动荡里,他被后来的侵入者推翻,从而被清扫出门,从此一直逃亡在外。

    这么多年过去了。

    沙塔巴都换过好几个老大了。

    赤蝎却在流亡过程中,纠集了一批扫荡者,依靠掠夺中小营地为生,赤蝎扫荡团也是荒野里一个很出名的扫荡者团体。现在刚好前城主被杀,三两千战士被俘虏,城市上下非常动荡,正处于一个十分敏感且微妙的时期。

    赤蝎这时回来。

    恐怕所图不小。

    因为这些年下来,赤蝎的羽翼已经丰满,如今完全能像当初别人上门驱赶他一样上门驱赶别人。

    沙蝰就算是一个荒野科学家,也能嗅到陷阱气息,赤蝎多半要给他下套了。

    现如今沙蝰在沙塔巴城势力不稳,他的手底甚至没有几个高手可以用,又怎么敢轻易答应沙塔巴的邀请?可如果不答应,岂不是主动认怂?这对声望本就不足以支撑起城主宝座的他来说,也是一次很沉重的打击。

    “你尽管去,有我在没问题。”

    云鹰看出沙蝰心中的忌惮,他暂时先把探索南方的事情搁置,因为不管未来与南方会处于一种什么状态之下,沙塔巴对绿洲的意义很大,无论如何都是要牢牢控制在手里的。

    沙蝰还有些犹豫。

    他不知道云鹰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若是上次那位深不可测老者他肯定不会有这么疑虑。

    现在出现在眼前这个人,他看不出具体的年龄,但是想必绝不会太大。

    至于能轻松的杀死三只食金兽?这实力在荒野里虽然可以算得上很强,但是还没有强大到让人仰视的程度,赤蝎此行必然是有备而来的,所以绝对不能大意,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好吧!那就多谢云鹰老大了!我倒想看看这只丧家犬想搞出什么花招!”沙蝰说着对儿子吩咐说:“你去让狂犀找来!”

    狂犀不是普通人。

    此人身高三米,貌似人犀结合,皮糙肉厚,力大无穷。

    狂犀战斗能力与云鹰多年前在南荒遇到的一个变异人很像,那个变异人是沙帝手下七位使者之一,头生黑角,排行老二,却是七位使者里最强一个,哪怕是当时的血腥女王挨他一拳,也当场被打成了重伤。

    狂犀实力比黑角大汉只强不弱。

    所以是沙塔巴城目前第一高手。

    此人性情暴虐桀骜不驯,只要能给足够的好处,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做,但也正因为暴躁的性格,所以就算是根基稳固的前任强者也没能收服他。

    沙蝰为保障安全,许诺一大笔好处,让狂犀出手,为他撑场面。

    这摆明不是很信任云鹰啊,好在云鹰对此也不怎么在意。

    …………

    当日傍晚。

    沙蝰带着几百人来到沙塔巴附近一个遗迹与赤蝎见面。

    这赤蝎是一个身材短小却气息凶戾的老头子,他的身边跟着上百个奇形怪状的变异人扫荡者,这些全部都是赤蝎这些年来在荒野里收集的精英,每一个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狠角色,只要随便一站,都能给人以压迫。

    沙蝰率先开口说:“赤蝎老大怎么突然有空跑来沙塔巴来探望我?”

    “嘿嘿嘿!”赤蝎身体微微勾搂着,却不会给人任何弱小的感觉,反而倒像是一张紧绷的弓弦,随时都会射出致命的箭矢:“我听说沙塔巴最近连番受挫死伤惨重,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从沙塔巴走出来的人,这做人嘛,不能忘本,所以听说沙塔巴有难,立刻就带着我的精锐手下前来保护这里。”

    沙蝰淡淡的说道:“赤蝎老大真是有心了,不过沙塔巴城现在十分安稳,我看就不劳防您大驾光临了。”

    “凭你手里几个歪瓜裂枣,也想保护住沙塔巴?”赤蝎目光扫过蝰蛇的手下,“我怎么听说你已经把沙塔巴卖给绿洲里的一帮家伙?”

    沙蝰脸色阴沉起来:“我是沙塔巴领主,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沙塔巴领主?”赤蝎表情开始狰狞起来,“当年要不是我的兄长三眼蛛,你觉得沙塔巴会落在你们这些废物手里?”

    云鹰又吃了一惊。

    赤蝎是暗核会前任席科学家三眼蛛的弟弟?

    这就难怪了,三眼蛛最擅长的领域之一就是机械,所以改造出乌鸦这样的级人造人,还打造出十几个级战士。三眼蛛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是暗核会的成员,只能说明三眼蛛只是早年在南荒学习过,后来为追求更好的展,所以投靠暗核城,赤蝎没有跟随,他留在沙塔巴生活,日渐成长起来,最终成为沙塔巴领主,直至后来争夺权利失败,从而被扫地出门。

    “今天在这里就不玩虚的了!荒野从来都是以实力说话的地方!”赤蝎表情阴冷的说:“你敢不敢让你的人与我的人比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