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四章 南方的阴影

《陨神记》 第二十四章 南方的阴影

    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其实普通荒野人眼里狂犀就是荒野堪称一流的强者!

    这样一个进化变异到近乎人的怪物,一身皮肉比钢铁都还要坚韧几分,无论放到任何一座荒野城市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结果呢?

    赤蝎带来的弑神者一出手。

    几乎只用三两下就将其给打败了。

    这弑神者实力明显已经凌驾于寻常荒野强者之上了。

    他绝对是一个有资格在这个荒野地带横行的强者。谁晓得这个跟着沙蝰而来,从外表看来不起眼的家伙,居然一个回合不到就把弑神者给干掉了。

    这个家伙还是人吗?

    有这么强的实力为什么会跟着沙蝰呢?

    当然,现场受震撼最深的莫过赤蝎,他知道这位弑神者的实力有多强,即使比不上神域里面高级猎魔师,最起码能够与资深的猎魔师相媲美,本来以为有这样的人物出手,这次肯定可以横扫眼前这批人,顺便再将沙蝰这个蠢货干掉,重夺回沙塔巴,一洗昔日之耻!

    云鹰面无表情向前走一步。

    赤蝎等人纷纷后退几步。

    他们害怕了。

    能不怕么!

    哪怕再凶恶的扫荡者,也不敢面对这样的对手,这个外表看起来并不高大强壮的神秘人,他掌握荒野人所无法理解的强大力量,他的存在已经远远出这些普通荒野人的想象了。

    “你带来的人也不过如此嘛!”

    赤蝎脸色阴沉说:“你有种……你要是真有种就瞪着,我会把这里生的事情汇报给主人,那时候包括你在内所有人都要死,整个沙塔巴都将被夷为平地!”

    事到如今。

    说什么都太迟了。

    赤蝎无非是撂下几句狠话。

    他知道有这个人在这里,今天无论如何都逃不掉。

    谁晓得,就在这个时候,云鹰突然开口说:“好啊,我就放你走,我倒是想看看,你幕后能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势力。”

    所有人都一愣。

    啥?这就放他走?这也太便宜他了吧!

    这次别说是沙蝰这边的人,哪怕是赤蝎自己都不太相信。

    “另外请你告诉你背后的家伙,他上次派人到绿洲来的捣乱已经被我解决了,我还没有跟他算清这笔账呢。让他记住,从今往后沙塔巴是绿洲的地盘,如果你们的人敢再出现在这里半步,我不会让他活着离开。”

    沙蝰脸色一白。

    云鹰算是把沙塔巴彻底拖下水了。

    这下彻底撕破脸皮是要与南方神秘势力玩命啊!

    “南荒很快就要变天了,我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

    赤蝎恶狠狠地瞪着云鹰说一句,旋即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逃走。

    沙蝰手下眼睁睁看着赤蝎离开,他感到非常困惑也感到不甘心,为什么不直接干掉这个家伙?

    “他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我想就算抓住也拷问不出什么真正的秘密,至于杀不杀更是对大局全无影响。”云鹰说到这里停顿一下,“既然这样的话,倒不如将当成一个鱼饵抛出去,说不定可以钓来一只真正的大鱼。”

    “可是……”

    “你觉得我的做法不对吗?”

    沙蝰面对云鹰,特别是平静如湖面的眼睛,从心底突然生出一股难以描述的恐惧感,他知道对方要是想取他性命,凭他身边这些手下,没有一个人能挡得住。

    “不敢,不敢,我还不知道云鹰老大在绿洲是什么身份。”

    “忘了说了,我就是绿洲的领主!”

    这个一直这么低调而且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家伙,居然就是绿洲真正的主人。这可由不得沙蝰的怀疑,因为到傍晚的时候,两个人来到沙塔巴。

    其中一个是不久前把沙蝰扶到城主宝座的老酒鬼。

    另一个则是风骚妖娆身材火辣的彼岸花。

    老酒鬼就不用说了。

    这彼岸花也是大有来头。

    她早年是南荒一个流浪探索者。

    大约十年多前,曾经在沙塔巴住过一段时间,只用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为沙塔巴著名科学家,没有想到现在她也成为绿洲的人,而且从两人与云鹰的关系来看,云鹰确实是绿洲的领主人物。

    沙蝰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无论是云鹰,还是老酒鬼、彼岸花,没有一个简单角色,他们不应该出现在南荒这个风平浪静的地方。

    更何况最近蛰伏在南方的神秘势力又突然向这个区域渗透。

    南荒这个偏僻而又贫瘠地方,为什么突然间就暗流涌动起来?沙蝰无法揣测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可是唯独可以肯定的是,或许正如赤蝎所言一样……南荒要变天了!

    老酒鬼在听完云鹰得到最新情报以后饶有兴致说:“南荒以南是什么地方?即使是我也不知道,神域里从来没有关于这方面资料记载。”

    云鹰目光又落在彼岸花身上:“你怎么看?”

    “人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搞技术的人好不好!”彼岸花风情万种白了他一眼,“虽然与苍冥狼剑都有接触,但是他们的秘密又怎么会透露给我?”

    “真的是这样吗?”

    云鹰总是不确定彼岸花这女人说的话到底能信多少。

    “你就这么放走了那只小杂鱼?”老酒鬼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妥,“你就这么肯定他会再来?当了解你的存在以后,说不定他们会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他们不来就不能找上去吗?”

    云鹰露出狡猾的笑容,他又不是真的傻。

    这次表面放走赤蝎,其实暗中派出小怪鸟跟上去了。

    因为云鹰心里很清楚,赤蝎这次受挫以后,第一件事就会去找幕后老大,云鹰不怕他找老大,就怕他不去找。因为只要他去找了,云鹰就肯定能顺藤摸瓜,他应该就能搞清楚这一切了。

    两人恍然大悟。

    …………

    天云城。

    城主府邸花园。

    一个将军打扮的胖子坐在亭子里,胖子看起来非常紧张,一张肥肥的大脸都是油腻腻的汗水,两只不大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棋盘,犹如被人掐住脖子一样只觉难以呼吸。

    最终吐出一口气。

    无奈的将棋子抛下。

    输了,又输了。

    一点都不奇怪。

    他对面坐着的是天云神域里最强的人啊。

    “这段时间很有进步,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惜云星光看着山海峰,山海峰诚惶诚恐,他已经完全被大师力量与智慧蛰伏,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像冬归雪这么骄傲的人,也会对星光大师如此尊敬崇拜,因为这个人无论是哪一方面,几乎都已经达到凡人的最巅峰!

    这个时候,一个英俊高大身影走来,胖子刚刚想起冬归雪,冬归雪就来到星光大师面前,山海峰赶紧站起来恭恭敬敬行礼。

    冬归雪放眼整个天云城也能算得上一号人物!

    现在远征军兵团的军团长,同时也是猎魔师兵团的副团长,更是最受城主器重的人,无论实力能力都是顶尖的,这样的人未来就算不接任城主宝座,恐怕也能成为天云城的顶梁柱吧!

    冬归雪对城主说:“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惜云星光站起来说:“北荒局势稳定,但我感觉到,有罪恶能量在南方开始凝聚,从今天开始远征军就驻扎南荒做好防御备战的准备。”

    南荒一个大型组织都没出现过,哪里就算有荒野城市,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全都与北部荒野相差甚远。

    为什么要把整个远征军都搬到南方去抵挡呢?

    “其实暗核会这种时不时就跳出来捣乱的势力,只是微不足道的跳梁小丑,根本就不足以威胁神域,真正可怕的对手,往往会在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积蓄力量,直至时机成熟就开始行动。”

    惜云星光双手附于身后望着花园里的人工湖。

    “你们不要小看南部荒野世界,这个看似异常平静的表现之下,其实早已酝酿足以改天换日的波澜。”

    这怎么可能?

    让人简直难以相信!

    “神魔大战结束已经千年,不要小看时间带来的力量,人类一直都在成长,无论是荒野还是神域。如果将北部荒野与南部荒野做对比,我们在之前所遇到的挑战也就不算什么了,未来真正的博弈战场只会在南方,真正的风暴也只会在南方爆。”

    几个人都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

    难怪星光大师要亲自接管全军统帅的职位。

    北辰天那老匹夫何曾想过,天云神域光辉之下隐藏着这么强大的阴影。

    山海峰觉得有些奇怪:“既然南部荒野里有一股可以直接与神域对抗的力量,为什么这些年来始终都没有动静?如果他们要对神域出手,红一领导荒野连忙刚刚成立时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是啊。

    为什么早不动手晚不动手。

    他偏偏要选择在这时候出手?

    若选择与红一一起爆,南北夹击神域岂不更有利?

    “我对你说过不止一次,你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统帅,那么目光必须长远,你的眼界决不能只看见双方军队力量以及底蕴的直接对比,战争远远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就好比这棋盘一样,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因素,往往不是棋盘以内的棋子,而是棋盘以外看不见的力量。”

    冬归雪已经听明白了。

    星光大师指的是云神。

    南方势力之所以这么多年蛰伏不出,全是因为天云神域有云神坐镇,当云神陷入沉睡而无法唤醒的时候,天云神域就会失去与神山的联系,众神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现这里的情况。

    这个时候正是真正黑暗而强大的力量释放的绝佳时机。

    那么隐藏在南方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魔渊么?

    惜云星光说:“你们立刻就动身开始部署,这一次惜云家族也会全力投入。记住,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捍卫神域,捍卫两千万神民!”

    山海峰激动地肥脸通红,立刻行了一个军礼:“卑职万死不辞!”

    (今天还有一章,晚一点更出来。周五举行的书友活动大家非常热情,游子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没有拿到充电宝的朋友不要灰心,因为送充电宝的活动仍然还在持续,请关注陨神记公众号,近期将推出剧透投票帖,猜剧情赢大奖,让我们一起来完善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