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七章 永夜之王

《陨神记》 第二十七章 永夜之王

    万兽围城却不攻。

    这种画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哪怕连老酒鬼这种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人,现在也感到很是惊讶,不晓得这事该怎么收尾。

    十分钟后。

    四个大汉扛着铁铸十字架走出来。

    狼王高大雄壮身体被五花大绑束缚在上面,他已经身受重伤因此没有办法从这上面挣脱出来,现在依然保持着半人半狼的样子,银白毛皮威风凛凛,尖锐森白的牙齿,深邃油绿的双眸,再加凶狠霸气的表情,给人感觉更像是一头傲视领地的雄狮。

    兽族纷纷停止嘶吼一双双眼睛都王。

    几个兽人松一口气,狼王还没有被杀,一切就都还不坏。

    这时彼岸花抽出一把手枪,拉开枪栓,抬手一枪,这一颗子弹直接射进狼王的胸口,立刻就爆开一团血花。

    兽族兽人全都疯狂了。

    他们愤怒的吼声淹没整个天空。

    双方对峙的场面差点完全失控。

    那浩浩荡荡的荒兽大军就要冲上来,沙蝰和沙塔巴的人见到这一幕,几乎都快被吓晕过去了,这个女人是要找死啊,她自己不想活了就算了,这是想拉着整个沙塔巴陪葬吗?

    彼岸花无视愤怒野兽,两条修长圆润的腿,迈着优雅从容的不乏,她走到狼王的面前,枪口贴在狼王脑袋上。

    一瞬间。

    嘶吼戛然而止。

    兽族们纷纷躁动不安起来。

    几个兽人慌忙阻止兽族前进。

    兽族则嘶吼着命令自己种群停止。

    彼岸花刚刚一枪没有杀死狼王,彼岸花这种荒野里屈指可数的枪术高手对子弹轨迹把握精细入微,所以这一枪表面击中狼王要害区域,其实避开所有致命的器官穿过去。

    狼王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

    可彼岸花一枪却震慑住了群兽。

    云鹰大概明白彼岸花是什么意思了,愤怒的野兽是不会停止的,现在眼前这些拥有一定智慧的荒野兽,他们却因为担心王的安全而停止前进,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已经与野兽区分开来了。

    “你们如果真的想让这个家伙活着,那么就立刻离开这里!”彼岸花一手拿枪指着狼王的头,另一只手拿着喇叭对着前面群兽喊话,“既然反正横竖都是死,我倒想看看在你们眼里,究竟是杀我们重要,还是你们王的性命更重要。”

    “彼岸花!”狼王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你有本事开枪!”

    狼王带领种群四年多了。

    狼王非常了解自己的族人。

    其实就算野兽受到基因改良而大脑进化产生智力,这种智慧却依然无法与人类相比,最多能让他们产生思考能力与明辨是非的本事,也能让他们学会使用一些工具甚至武器。

    兽却终究是兽。

    兽族无法拥有人类一样强大的逻辑能力与开创思维,所以兽族群体里面几乎不可能出现科学家、数学家、哲学家之类的人物,他们就算能够形成文明也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人类一百年能走完的文明路程,兽族可能需要走一千年。

    因此兽族说白就是一群涉世未深,大约拥有人类十岁出头智商的智慧兽,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非常单纯,就像一群性格耿直毫无心机的孩子一样,只不过又兼备作为荒野兽的野性与凶残而已。

    狼王在兽族里面地位太高了。

    彼岸花要是将他作为威胁。

    兽族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一个牛头兽人走出来说道:“你先放了我们的王!”

    “请你搞清楚,我不是在跟你们谈判,所以请你们不要讨价!”彼岸花说完,调转穿透对着狼王的腿又开一枪,立刻在此造成一个伤口,她重新把枪口对准狼王的头部,“谁还想试试吗?”

    兽族一时间都被震慑住了。

    几个兽人窃窃私语一阵子。

    彼岸花手指开始在扳机力:“你们这是在挑战我的耐心!”

    兽族顿时惊慌起来。

    狼王沉声吼道:“不要相信这个女人,她根本不会开枪,人类都是擅长伪装的卑鄙生物,不要管我,杀!”

    彼岸花眼睛里闪动杀机:“你们敢上前一步就试试看!”

    “不要伤害王!”一个牛头兽人咬咬牙:“我们退!”

    没有办法。

    他们挟持了王,只能暂时撤退,找南方的老大过来帮忙。

    最终兽族犹如潮水般一点点在眼前退去,沙塔巴目睹这一切的人都露出难以执行的表情,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成千上万头野兽包围沙塔巴最终却连一个人都杀浩浩荡荡退走了。

    “你看。”彼岸花将手枪随手丢掉,她对云鹰笑了笑说:“这还能算是野兽吗?他们只不过是披着一层皮的人,而且对付起来比人容易多了,兽族本身非常愚蠢,如果没有兽人或者说是一个高明领袖带领,别说是星光狼剑他们这样的人物,就算是我这种小女子都能把他们玩弄鼓掌之间。。”

    云鹰沉默无语。

    彼岸花的话不敢完全苟同。

    虽无族类其心必异,他们拥有智慧的代价却换来其他代价,可是云鹰永远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能小看任何一个生命的潜力,当这样的兽族在这个世界大规模繁衍以后,谁也不知道会把世界变成什么样子。

    狼王丝丝的凝视彼岸花:“你最好祈祷以后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否则我会让你看到我们的残忍与强大!”

    彼岸花耸耸肩说:“你想办法从这里活着离开再说其他吧!”

    狼王此时此刻看起来反而平静下来,一双深邃而又平静的绿色眸子里跳动着诡异的火焰,突然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最好现在杀了我,否则用不了几天,你们就会主动放了我。”

    “你在做梦吧!”云鹰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昔日故人:“放了你?我们这仇算是结下了,如果把你放出去,等着你带着兽兵来报复吗?我看你还是做好下半辈子在这里度过的准备!”

    云鹰是不可能放掉狼王的。

    可问题是他也不敢轻易杀掉。

    云鹰这次低估兽族的实力,更何况现在看起来,兽族仅仅是先锋,真正危险的阴影还在后面,他不晓得这次需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总之一切必须小心行事。

    实在不行就抓着狼王躲到绿洲去。

    绿洲有结界保护,外敌想要强攻进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云鹰这样想着,心里却一点都不敢大意,他命令彼岸花加强沙塔巴城的保护,这些荒野兽里面各种本事的生物都有,空袭,地洞,渗透,总之一切能想到的入侵方式全都要加以防备,居然对不可以让他们把人给救走。

    就这样。

    云鹰守着狼王在沙塔巴与兽族对峙几天。

    这个过程中看起来云鹰十分被动,其实真正心急如焚而且日渐落入下风的是兽族们。兽族的力量虽然足以攻陷沙塔巴这座并不算强大的城市,但是狼王被抓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轻易行动。

    每拖一天都是大问题。

    这成千上万的兽群里面,真正智慧兽族只有十分之一,其与都是被智慧兽族驯服控制的普通荒野兽,这些荒野兽要是饿个三两天,他们还能坐得住吗?所以兽群不攻自溃是迟早的事情。

    当云鹰的拖延战术就快要把兽群拖垮的时候。

    事情突然间又出现变化。

    这天,傍晚时分。

    一艘漆黑圆滑充满科技感的卵状飞船,它缓缓地降临在沙塔巴城的上空,所有人都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摸样。

    沙塔巴城里面,科学家数量很多,而且又因为坐拥机械遗迹,他们在各种机械方面造诣很高,这艘飞船一看就不是荒野水平可以打造出来的。

    所以来者身份肯定不简单。

    这个时候十余穿着统一黑色甲胄的人,从这艘飞船里走出来,每个人都散出强大的气息,他们表情冷峻,目光更是冰冷。

    云鹰闻讯赶来的时候,他现这些人身上,全都拥有至少一件法器,居然是一整支的弑神者小队,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恐怕都已经接近圣武士了。

    天云城底蕴无比深厚才能打造出一支几百人的圣武士部队,这支部队可以说是捍卫天云城捍卫圣殿的最终极武力。

    现在从这些人的装束以及样子来看。

    这股势力手里同样拥有一支强大的部队,数量未必比圣武士多,但是实力绝对不差多少,这种势力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其强度更不是北方审判议会可以媲美的。

    云鹰看着这群人心中顿时忌惮起来。

    幕后黑手终于要出现了吗?

    十个黑武士分成两边。

    最终一个与众不同的人走下来,这个人身材非常的高大,全身都套在一层黑色金属打造的铠甲里面,头部带着一个与盔甲完美连接的黑色头盔,这种金属不晓得是什么材质打造而成,非常光滑以至于给人一种玻璃般反光的感觉。

    他的步伐很沉重,说明甲胄重量不轻,他呼吸的时候从面罩里会出气流流动声音,头盔眼睛部位露出一双红色的眼睛,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敢。

    一件纯黑斗蓬批在外面。

    这个人的出现就让云鹰心脏猛跳几下。

    云鹰感觉身上每一个毛孔都收缩,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拼命呐喊:“危险,危险,这个家伙很危险!”

    他到底是什么人?

    云鹰现自己失去判断力。

    他甚至不知道盔甲里面是不是一个人类。

    其实以云鹰现在的实力,已经很少有人能给他产生这种感觉了。

    大鱼。

    终于钓出来了吗?

    云鹰盯着这个深不可测完全看不出实力的人问:“你是谁?”

    这个人目光透过面罩冷冷地看着云鹰,他的声音通过面罩传出来的时候,明显扭曲声音,充满电子与机械感,不带有一丝一毫的人类情感,“人们都叫我永夜之王,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

    (周五举行的书友活动大家非常热情,游子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没有拿到充电宝的朋友不要灰心,因为送充电宝的活动仍然还在持续,请关注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近期将推出剧透投票帖,猜剧情赢大奖,让我们一起来完善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