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八章 神秘的超级强者

《陨神记》 第二十八章 神秘的超级强者

    永夜之王?

    这绰号就已经够唬人了。

    而且云鹰更相信自己的感觉。

    第一眼见到对方时,心里就产生忌惮的感觉。

    这角色来历绝不简单,更不会是一个好对付的存在。

    永夜身边十余黑甲战士就不是泛泛之辈,一个个都具备类似圣殿武者的实力,他们加起来战斗力能媲美一支小型军队,足够让云鹰好好喝上一壶,至于这个一看就是老大的家伙,他怎么可能会是寻常货色?

    云鹰不喜欢打没把握的战所以试探着问:“我管你是白天还是晚上的王,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莫非是路过口渴所以来讨上一杯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很欢迎。”

    永夜眼睛闪烁几下:“你就是云鹰?”

    云鹰一副很吃惊样子,他对身边彼岸花说:“你看,原来我已经这么出名了,连这种来路不明的家伙都能认出我来。”

    彼岸花没好气说:“都是臭名!”

    永夜虽然以王者自称,但是看起来并没有王者的脾气,所以对云鹰这种插科打诨的态度充耳不闻,只是继续以充满机械与声音口吻说:“你们抓走了我的爱将,我希望你尽快放了他。”

    “原来狼王是你的人。”云鹰好像一副现在才知道的样子,“早说嘛,狼王跟我是多年好朋友了,所以大家其实都是自己人。他现在不过在这里暂住几天,等我尽地主之谊以后,自然会放他回去的。”

    “我会站在这里与你说话,本就是给你面子的行为,我劝你尽快放人,这样做对大家都好。”

    永夜之音听起来永远都是不带半点情感,云鹰甚至怀疑这套奇怪的盔甲里面装着的是一个机器人,那种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机械发出来的,所有咬字,语速,声调,全都没有丝毫起伏,始终在一条直线上,从声音根本没有办法分辨此时此刻这个人的情绪状态。

    云鹰眯着眼说:“我要是不放人呢?”

    永夜向前走出一步,虽然什么动作都没有,但是一股让人窒息压迫感,立刻让云鹰忍不住倒退小半步。

    他的脸色微微一沉。

    居然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好,那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云鹰对老酒鬼使出了一个眼神。

    老酒鬼一副不情愿样子:“年轻人不好好修炼,每次打不过人,就要麻烦老人家。”

    话虽这么说。

    他直接抽出腰间外形优雅的长剑拂晓。

    这把剑的造型与老酒鬼外表非常不相符,但是老酒鬼的实力摆在这里一般人或许感觉不出来,可是永夜这样的存在不可能感觉不到。

    永夜之王被拂晓指着,却依然稳如山岳,用机械声音说:“你们要动手吗?”

    “你不就是想要回那个半人半兽的小伙子吗?”老酒鬼咧嘴一笑:“如果能够打赢我,我就让他放人。”

    永夜回答一个字:“好!”

    老酒鬼什么话都没说。

    拂晓化作一道微光扫出。

    老酒鬼一剑看起来平凡无奇,其实具备难以想象的威力,像狼王这种实力的人,甚至都没法挡住一击,现在这个状态的云鹰,同样很难挡住老酒鬼这一剑。

    永夜双手手掌迸发出两把光芒。

    赫然是两柄狭长的光刀,光刀呈现紫红色,纯粹由能量形成,周围缠绕着电火,让空气都位置扭曲。

    当面对老酒鬼的攻击。

    永夜之王只是抬起右臂随意挥出一刀,让微弱不太起眼的剑光,精准度从中间被切两半,只见大地两道劲芒扫过,瞬间造成两道巨大的深痕,最起码有三四十米长,呈现一个v字型的巨大开口。

    周围所有旁观者都看得目瞪口呆。

    这个貌不惊人老酒鬼随意挥出一剑。

    这个号称永夜之王的人随便扫出一刀。

    居然能产生这样让人眼珠子都瞪出来的效果。

    云鹰这回皱起眉头,他意识到真提到铁板了,老酒鬼是什么实力?这么说吧,云鹰这伙人里面虽然目前是牧神纱木旻实力最强,但是这是在综合实力作为考量标准,如果是面对面一对一的战斗,即使是纱木旻也不是老酒鬼的对手,因为老酒鬼近战实力已经媲美北辰天。

    云鹰一直认为只要带着老酒鬼荒野里不可能有人能威胁到他。

    正因为有这样的自负,所以云鹰才敢这么大胆抓走狼王,如今这个来历不明连,他甚至听都没听过的永夜之王,居然硬生生从正面轻松地化解老酒鬼的攻击。

    此人的实力应该不比红一弱!

    这种人无论放到哪里,都是坐镇一方的大人物。

    为什么云鹰了解的情报里面,从来都没有这一号人物?每一个强者都有可以追溯的成长过程与成名事迹,几乎不可能出现这样过去完全为空白的超级强者。

    南黄以南?

    问题一定出自那里!

    可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沙蝰说沙帝苍冥当年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鬣狗多半也是受到引导去了那地方,所以短短数年脱胎换骨变成狼王!现在居然又抛出一个媲美神域猎魔大师的人物?既然有这样的人物,为什么多年来从不在荒野活动。

    莫非他是一个魔?

    永夜黑色盔甲光滑锃亮。

    那一双眼睛不停地闪烁着红光。

    纯黑斗篷被风吹得高高扬起猎猎作响。

    云鹰只能感觉到对付身上强烈的法器波动,却没有办法判断这个人的身份或种族,这只会让他看起来更加神秘。

    永夜之王左右各持一把紫红色闪的光刀,他的目光从云鹰身上挪到老酒鬼身上并且开口说:“我没想到荒野里面也有你这样的高手,狼王败在你们手里一点都不冤枉。”

    “我也没有想到神域以外,居然也会遇到你这样的强者,说起来自从上次与星光一战以后,好久都没有痛痛快快打一架,今天总算可以让老人家活动活动筋骨了。”

    “你与惜云星光战过还能活下来,这也说明你确实是一个人物。”

    云鹰听到这句话在此留心,因为从这句话来看,最起码说明一个问题,这个永夜之王知道惜云星光的大名,他就算从来没有来过天云神域,但是却关注着天云神域的情报。

    正因如此他能认出云鹰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了。

    毕竟云鹰最近几年在新人里面太出风头。

    “少废话,手下见真章吧!”

    老酒鬼身影就消失了。

    永夜身边瞬息就出现十几个身影。

    云鹰看出这是类似北辰家族分身斩的武技,以极高的速度与力量让人产生分身的错觉,一瞬间爆发出强大的攻势以瓦解对手的防御。永夜两把紫色光刀骤然旋转,一股平地而起的龙卷风形成,刀光与剑光激烈碰撞,四周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痕。

    这场面就像任性画家以大地作为画板肆意挥洒笔记一样。

    周围观战者不由自主的拉开一段距离。

    这种级别的战斗超出他们想象。

    绝不是他们能参与的。

    老酒鬼与永夜之王顷刻间交手上百招,两个人的速度都太快了,往往一晃就是千米开外,一剑一刀间能斩山断河,人们用眼球根本无法捕捉两个人战斗的轨迹,只是觉得好像爆发一场看不见的风暴,高大的建筑,巨大的遗迹,总之莫名其妙被切开分裂倒塌。

    云鹰越看越心惊。

    永夜之王无论是在身体修炼方面还是在精神方面都有极高造诣,不过与老酒鬼力量修炼为主精神修炼为辅不同,永夜之王刚好是精神修炼为主力量修炼为辅,两个人刚好是反过来的。

    从实力来说。

    永夜之王自身肉体能爆发战斗力直追圣武士代指挥使岚麟,从精神强度与对法器的运用来说直追原三大猎魔师之一的红一,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师人物,一位来自神域以外的黑暗大师,难怪敢以永夜之王这么嚣张的名字作为绰号。

    两人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妈的,这下我们麻烦大了!”云鹰一派脑子对彼岸花说:“去看着狼王那小子给我盯紧了!”

    彼岸花也反应过来。

    老酒鬼能不能打赢永夜之王还是未知数。

    万一老酒鬼都斗不过对方,他们就只能故技重施,挟持狼王这个倒霉孩子做认知了。不过永夜之王明显不是那些兽族,这种下三滥招数对他有没有用还不知道,但是总好过到时过于被动的局面。

    彼岸花刚想去把狼王盯住。

    她还没有走出几步,从沙塔巴的监牢里却传出爆炸的声音,只见数个人影从里面冲出来,几个黑甲战士破墙而出,狼王被这些人护在正中间,快速退到卵状飞船之下。

    云鹰直接傻眼了。

    草,他们是什么时候动手的?

    中计了,中计了,永夜出现在这里纯粹是吸引注意而已,其实在飞船下降之前,他就已经派出几个手下埋伏在牢房附近,当云鹰注意被永夜之王吸引的时候,他的手下就趁机劫狱救走了狼王。

    现在发现已经太迟了。

    永夜之外与老酒鬼分开。

    两个人打得完全不分胜负。

    不过局势已经完全不同了,现在局势被永夜之王掌控。

    “云鹰,我听说你很聪明,但看来还是太年轻了。”永夜之王站在狼王身前,一双闪烁不定的红色电子眼盯着他,“太过注重眼前的战场,往往就会忽略战场之外真正决定胜负的东西,当你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我根本没有必要与这位强者分出胜负,因为这一场战斗我从一开始就已经赢了。”

    (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