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九章 水很深

《陨神记》 第二十九章 水很深

    云鹰面对永夜之王。

    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个不知来历甚至不知种族的家伙不仅知道他。

    他恐怕对云鹰还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否则他不会说出这么耐人寻味的话来。那么这一副漆黑盔甲与机械声音之下,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面目?

    云鹰的预感一向很准。

    他并没有感觉到对付身上很强烈的杀意。

    正因如此甚至完全确切分辨究竟是敌是友。

    狼王被黑武士救出来,他身上伤口在强自愈能力之下已经没有大碍,他走到永夜之王面前,表情有些惭愧说,“这次是我太大意了。”

    “不怪你。”永夜之王目光落在老酒鬼身上,“哪怕我也没有想到,荒野里面会有这样的强者出现。不过,这个体的强大就算再强,终究也是非常有限的,南荒这片天空很快就要变了。”

    狼王果然是永夜之王属下?

    这么说赤蝎也是永夜的人咯?

    他会不会就是赤蝎嘴里所说的主人?

    如果是,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赤蝎这么嚣张了。

    一个荒野人居然有幸得到这样一个强悍人物以及一股蛰伏在荒野深处无比神秘的力量撑腰,即使是像赤蝎这样没用的废物也足以挺起腰杆了。

    “现在无法确定他们是不是神域人。”狼王龇牙低吼着盯着云鹰几人:“与其以后碍手碍脚的,不如趁着这次机会一次铲除掉!”

    他与云鹰以及彼岸花本来交情就有限,现在更是被这两个家伙给彻底激怒,所以现在一点都不念及昔日情分,企图趁着自己老大在这里直接动手。

    只要永夜之王一点头。

    狼王立刻就能唤回自己的兽族大军。

    哪怕把沙塔巴碾成平地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云鹰闻言脸色微沉,他倒是不怕这些家伙,永夜之王就算再强大,他也不可能秒杀云鹰的,更何况有老酒鬼这个与他实力相差无几的人在旁边。

    云鹰一心想要逃跑的话。

    这世上能抓住他的人并不多。

    可是云鹰能跑掉,沙塔巴城就要倒霉了。

    永夜之王却收起武器没有再打想法:“一场误会。”

    这样的话从永夜之王嘴里说出来,让人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有问题。

    狼王感到非常吃惊也感到非常不可理解。

    永夜之王绝对不是什么善男性女,他自从听从苍冥的推荐来到永夜之王所在地区以后,就一直是永夜之王头号心腹之一,他就知道在那个地带没有什么人敢忤逆永夜之王的威严。

    这位实力无比强大的存在,虽然存在的时间不怎么长,但是威信已经深植人心,那几个躲在幕后的家伙虽然很强大,但是都未必有他这么大影响力。

    为什么明明占据优势却偏偏要放过云鹰这伙人呢?

    这根本不符合永夜之王的作风,他们马上就要与神域交锋了,云鹰一伙就算不是神域的人,恐怕也与神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云鹰手里有彼岸花这样危险人物,又有这个老头这样子的绝顶高手,这股势力的存在就绝对不容小觑。

    斩草除根才是正确的做法!

    云鹰直接问:“上次绿洲里的人,是不是你派出来的。”

    “虽然确实是我手下的人,不过排除他们,却不是我的主意。。”永夜不平不淡的回答说:“对你感兴趣的强大存在太多了。”

    云鹰追问:“是谁?”

    “这个问题我还不能告诉你,我们间说白没有什么血海深仇,所以这点矛盾就此揭过怎么样?”永夜之王对云鹰说:“另外,我以暗夜城代理人身份,非常真诚的希望与你合作。”

    云鹰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合作?我是不是听错了。”

    “南荒世界将与天云神域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你现在在南荒世界已经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势力,既然处在这个风暴的中心,你就要想好如何站队的问题,而与我们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我要是非不站队呢?”

    狼王一双油绿眼睛再次迸寒芒,这个小子根本不知死活,他不知道自己在与谁说话。永夜之王手里掌握的力量不是他能想象的,光凭云鹰手里区区几座荒野城市根本不被放在眼里。

    他有什么底气拒绝永夜之王?

    “当风暴碰撞,局势瞬息万变,你想找到一个平衡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永夜之王居然没有勉强云鹰,他转过身准备走时,突然又补充一句:“另外你身上的伤自愈太慢了,依我看短时间内没有可能,你可以到暗夜城来试一试,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说完。

    永夜之王带着他的黑武士们纷纷登上飞船。

    彼岸花走到表情阴晴不定云鹰面前:“你怎么了?放心吧,如果他们真能轻松消灭我们,恐怕早就已经这么做了,既然没有选择直接开打,说明这个永夜之王也没有把我轻松打开绿洲结界。”

    “是吗?”

    “那当然,我们这边也是高手如云兵强马壮,永夜之王既然想带领南荒世界与天云神域开战,他绝不可能提前啃我们这块没有半点肉的硬骨头而消磨力气。”

    云鹰最愁得不是这个。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当成一颗棋子,总是不停落在不同位置挥作用,可是偏偏他又看不懂这局到底玩的是什么棋。

    云鹰一辈子最大追求就是自由与安宁。

    这样被人摆布的感觉让人很不爽。

    狼剑就没安什么好心。

    云鹰问:“老酒鬼,关于刚刚那个家伙,你是怎么看的?”

    “我刚与他交手可以感觉出来,他似乎总是有所保留,不知道为什么。”老酒鬼也觉得永夜之王高深莫测,“即使以我以前的权限,竟也从来没有在神域机密档案里找到过这个强者的记载,真是怪事。”

    是啊!很不正常的啊!

    神域情报力量其实远比想象中更无孔不入。

    这种危险分子应该会有充足的资料,魔族苍冥几年在荒野活跃的时候,虽然很少与神域展开正面冲突,但是神域里面却已经有了他的详细资料,甚至连他用什么法器都一清二楚。

    所以说茫茫荒野里出一个绝顶高手本身不奇怪。

    最奇怪的是作为一个绝顶高手,一星半点记录都没有,这就很不正常了。

    “不管了!”云鹰不耐的挥了挥手说,“我们继续建设绿洲,继续展挖掘沙塔巴,南荒面积这么广袤,我就不信他们偏偏会在我们家门口打战,所以我们要保持永远的中立状态。”

    无论计划阴谋还是其他的。

    云鹰不会公然表态支持任何一方。

    老酒鬼看着飞船离开的方向,他的目光难得变得深邃一回,最终摇了摇头把不切实际的猜想甩出脑外。

    …………

    狼王对永夜之王做法感到费解。

    这几年多少人一言不合被剁碎了兽族,他居然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云鹰这么宽容,而永夜之王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他坐在飞船里以后就如同机器人关闭电了源,一动不动活像座死气沉沉的雕像,当飞船经一段时间的飞行,终于缓缓地降落在狼堡。

    赤蝎已经等待多时了。

    “天云神域应该已经有所动作了。”永夜之王直接宣布道:“从今天开始,我不准对绿洲以及云鹰势力进行任何试探,只要保持基本的坚持就可以了。”

    “这个……”赤蝎皱皱眉说:“主人并没有交代。”

    永夜之王说道:“现在我的话就是命令。”

    赤蝎身体微微哆嗦一下,他的主人并不是永夜之王,而是始终蛰伏在暗处另一个危险存在。不过眼前的永夜之王在主人心目中地位,确实非常高的,可以说具有全权代理的权利。

    赤蝎只好老老实实领命。

    “我们必须集合全部力量用来对抗神域,惜云星光不是省油的灯,对付他必须全力以赴。”

    “我觉得没什么好怕的。”赤蝎满脸不屑,开始拍马屁:“只要主人与永夜大人出手,哪怕是惜云星光也是死路一条。”

    “如果惜云星光有这么好对付神域早就沦陷了。”永夜之王的声音依然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只是却莫名透出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没让你说话就不要开口,你也知道自己在那几位心中连蝼蚁都算不上,我要是捏死你了你,他们会为你出头吗?”

    赤蝎吓得连忙跪在地上。

    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话。

    “从今天开始你们有新任务。”

    永夜之王迅给赤蝎以及狼王分布好任务。

    两人接受命令以后立刻就去执行了。

    永夜之王转过身,他的一双闪烁的红色眼睛死死凝视着北方,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从面罩里出来,却不再是机器合成音了。

    “终于要开始了。”这是一个深沉沙哑而又苍老的声音,“我准备了这么多年,星光你准备好了吗?”

    (刚刚网站出问题了,害得我又上不来,所以更新迟了一点。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 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