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章 兄弟

《陨神记》 第三十章 兄弟

    荒野的丘陵潜伏一支队伍。

    为是一个穿着黑袍的干瘦老者。

    其次分别有一个左臂粗大怪异的青年。

    还有一个扛着巨斧的胖子、三眼老者等等。

    魔渊之手的高级成员几乎全部都在这里到齐了。

    黑袍干瘦老者就是鬼墨,左手异化青年是流离风,扛着巨斧的胖子是吞天虎,三眼老者自然就是三眼蛛了。另外流离风带着黑煞,三眼蛛带着乌鸦,鬼墨、吞天虎也各带一支小队。

    人数总共不到两百人。

    其实力却一点都不弱。

    鬼墨凝视前面一个地点。

    数艘神域浮空战船在附近穿梭,神域战士在荒野里积极建造前哨基地,一座座高高的塔楼拔地而起,各种来自神域的战争武器与防御工程在准备过程中。

    吞天虎观察前面情况:“神域把注意力调转到南方,难怪北方这么安静。”

    “神域一年里生的变化太大,原本长时间蛰伏在黑暗里的势力也被惊动了,接下来应该有好戏看了。”三眼蛛以前在南荒呆过,所以对神秘势力有过一点耳闻,“可我们不是来寻找魔王的传承者吗?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趟浑水?”

    “你们不需要问这么多,该明白的时候自然会明白。”鬼墨以低沉嘶哑声音说:“我们未来需要在南方活动,可是在这里没有任何根基,这个神域的前哨基地是个不错目标,我们趁着基地没有建成起偷袭,先抢走他们的物资和浮空船。”

    “有点不太好对付啊!”吞天虎脸上露出忌惮的表情,“我看见惜云家族的标志了,这伙人里面可能很有惜云家族的猎魔师,你确定要得罪惜云家族吗?”

    “哼,管不了这么多了。”

    这段时间的调整之下,鬼墨已经收拢各方布置,即使惜云家族想报复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惜云星光真正要头疼的敌人并不是他们,现在起攻势只是浑水摸鱼,惜云星光是不会对他们投入过多力量的。

    鬼雾做一个手势。

    流离风点点头。

    众人纷纷散开。

    …………

    前哨基地刚刚开始修建没有几天。

    虽然驻兵尚且没有多少,而且防御工程都还没有完成,但是有惜云家族的猎魔师坐镇,荒野里敢来这里捣乱的没有几个,所以几乎不用担心被攻陷的问题。

    远征军总指挥是冬归雪。

    冬归雪对南荒世界展开行动,与远征军对北荒世界是截然不同。

    其实北辰天攻打审判者联盟的时候,前前后后准备世界不到一个月。

    北辰天是希望趁着这个联盟还不稳固,突然起悍然的进攻,利用神域强大的动员力与机动性,以求在最快的时间击垮审判者联盟,这样既能挥神域的巨大优势,也能将战争对神域造成的持续影响降到最低。

    现在情况不一样。

    这次不是红一只花几年时间就组建起审判者联盟。

    南方匍匐着一个很久以前就存在,而且一直蛰伏在黑暗里,他们经过缓慢展,悄无声息的壮大,最终形成一支强大势力。

    这场战不能轻敌冒进。

    先试探底细,再徐徐图之。

    因此远征军团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一个中年人走到冬归雪面前,此人穿着华贵的猎魔师白袍,头梳理的一丝不苟,举手抬足都有一种贵族般的从容,不是别人,正是惜云鸿。

    高阶猎魔师。

    城主助手兼亲信。

    惜云鸿这样子几乎没有太大变化,冬归雪的变化就很大了,他本来就像雪峰般冷傲的气质,现在已经变得越出众,渐渐有一点上位者的气势,仿佛时时刻刻都笼罩着一层冰雾,让人感到有些捉摸不透。

    大概是与星光大师相处久了。

    这个青年也越来越高深莫测。

    惜云鸿以前还能以长辈身份来对待冬归雪,现在却只敢以下属的身份来对待他,他可以说是从小看着冬归雪长大的,这个孩子未来与他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最终到一个只能仰视的地步。

    这么年轻就成为远征军军团长。

    如此成就在天云城历史都屈指可数。

    冬归雪见到惜云鸿走来问:“有什么事?”

    “山海峰带着远征军团几支先锋主力已经抵达,他们夺取一座荒野城市,正在建远征军的南方总部,我们巡查的各个荒野据点,现在有一半都已经建设完成,等物资后勤以及部队到齐,远征军就算在南方站稳并且铺开了。”

    惜云鸿说到这稍微停顿一下。

    “另外,城主大人传来最新指示,他已经派出几位老一辈的高手,估计已经快要抵达总部了。我们现在的动作不断加大,南荒势力肯定蠢蠢欲动,你作为全军总指挥,为安全着想必须尽快会总部。”

    冬归雪点点头。

    前进基地就是一个哨站功能,所以不管是驻军,还是规模数量,全都不可能挡得住大规模袭击,如果被敌对势力知道远征军总指挥居然就在这里,恐怕立刻就会引高手前来暗杀。

    两人敢准备离开时。

    基地四周围出现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

    这股雾气完全违背自然规律,居然顶着风向基地方面涌来。

    “有袭击者!”冬归雪皱了皱眉:“警报,迎战!”

    惜云鸿没有想到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他赶紧命令猎魔师集合,二十多个猎魔师迅来到冬归雪身边,其他人也纷纷做好迎战准备,可就在这个时候,四面八方都传来爆炸声。

    两人正前一堵围墙被榴弹炮轰碎了。

    乌鸦体型魁梧穿着金属羽毛衣服,正戴着一副冷酷的墨镜,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他的手里提着一挺巨大无比的重型转轮机枪,这架堪称怪兽的武器在乌鸦手里,几乎没有任何后坐力一样,狂风暴雨一样的子弹撒进人群中。

    神域士兵被这种攻击击中,即使神域盔甲防御力强悍,也根本挡不住瀑布一样的攻击,立刻惨叫连连死伤无数。

    十个装甲战士穿着全封闭的装甲衣,双手持榴弹炮,跟在乌鸦的背后,拉动炮膛抛出一颗滚烫的弹壳,每走一步就射一跑,专门攻击人密集区域,或者轰击坚固的防御装置。

    乌鸦十几个人组成突击小队几乎无人能挡。

    其他几个方向同时出现猛攻的迹象。

    惜云鸿暂时无法判断敌人实力与数量,只能做出一个手势,指挥眼前猎魔师部队:“你们几个挡住他们,总指挥大人,快跟我走!”

    猎魔师小队掩护之下,惜云鸿带着两个猎魔师,立刻护送冬归雪登上一艘浮空战船。

    虽然冬归雪战斗力惊人,他在这里必能挥很大作用,但是冬归雪毕竟不是一个战士而是一个统帅,他身为统帅又怎么能把自己丢进战场中央呢?如果冬归雪死在这里,远征军还没有整合完成就彻底完了。

    “这些人不是来自南荒,居然是规模的团伙,他们不是在北方活动吗?”惜云鸿站在缓缓升起的浮空船观察下面战况,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最最终笼罩一层阴霾:“他们跑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

    惜云鸿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做什么?当然是来杀你的!”

    一个看似清秀却满脸戾气的青年,正缓缓地从藏身地方走出来,此不是别人,正是流离风,他似乎在这里等待多时了。

    惜云鸿心中冷笑。

    真是一个蠢货。

    居然独自潜伏在神域浮空船上?他以为就凭他一人就可以杀的了他么,真是太天真了,光是冬归雪,他就不可能能对付。

    惜云鸿刚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

    一道无比冰冷的剑刃,突然从背后刺了进来,从惜云鸿的胸口穿出。惜云鸿看着透过自己胸膛的这把剑,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一层蓝霜迅覆盖全身,让他的精神与法器完全隔断了。

    凝霜?

    惜云鸿满脸错愕!

    他左右两个猎魔师也满脸惊讶。

    冬归雪始终是一不变的冰块脸,他一声不吭的拔出剑,左右两道剑光扫过,两个猎魔师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的脑袋就已经被砍了下来。

    这些人哪怕做梦都想不到。

    为什么他们心目中,堪称完美的冬归雪,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冬归雪在惜云鸿身上踢一脚,惜云鸿直接滚落到流离风脚下,他只是被一剑刺成了重伤,却并没有死去,冬归雪故意将这个人交给了流离风。

    “哥哥,多谢了!”

    流离风看着已经动弹不得的惜云鸿,本来清秀的脸上流露出狰狞与疯狂,他直接深处粗大漆黑的左手按住惜云鸿的头。

    “你早该想到会有这一天的!”流离风捏着惜云鸿的头将其提起来,从暗魔手臂里不断涌出力量,让惜云鸿的身体像是被不断灌进淤泥般腐化膨胀,他的声音充满复仇的快感,“为你当年所做的事情而忏悔吧!”

    惜云鸿本来十分贵气优雅的面孔已经完全扭曲变形,他临死前用尽力气吼道:“我当初杀你父亲一点错都没有!因为他有你这个恶魔儿子!”

    砰!

    惜云鸿整个身体都爆碎开来。

    哪怕是在意识消失最后一刻,惜云鸿也不知到底生什么,为什么冬归雪和流离风会有关系,为什么流离风会称呼冬归雪为哥哥。

    一个是高高在上万众瞩目,天云城里最前途无量的青年。

    一个是神域的叛逃叛逃者,一个将自由与信仰出卖给恶魔换取力量的恶魔。

    惜云鸿永远不会有机会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