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六章 风暴将至

《陨神记》 第四十六章 风暴将至

    远征军团的总部。

    山海峰遥望阴沉天空,从肥脸露出不安表情,两只肥手不停搓着,掌心里渗出汗水,他很久没像现在这么紧张或者说忐忑了。

    一支浮空战船队伍出现在视野,前进度看起来去十分缓慢,其实却十分的迅,不久前还远在天边,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抵达远征军基地,从战船场面投放出一大批人。

    为者不是别人,正是猎魔师军团的军团长苍松,他天生就长着一张严厉而又冷酷的面孔,现在看起来更加寒冷如冰,让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一两百个穿着猎魔师白袍的猎魔师,紧跟随着他,从背后走出来。

    高贵猎魔师中间被有一个被押送的人,她全身都被禁锢猎魔师的锁链给锁住,一头金白色的高贵长凌乱脸色,本来就洁白如玉的面孔,现在有一丝憔悴的苍白,这位曾经在神域里面高高在上气焰嚣张的小魔女,如今却成为一个神域叛徒,一个即将被处决的阶下囚。

    山海峰没有现其他身影。

    猎魔师只押送回来一个人?

    山海峰无法形容这个这个时候的心情,究竟是松一口气,还是一颗心悬得更高,同时又有一种感慨万千的唏嘘。

    一个战龙兵团新兵关注到团长复杂的表情变化,他从来没有在团长脸上见过这样的表情,忍不住的问道:“将军在想什么呢?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只是一时间有些感悟。”山海峰意兴阑珊的样子,同事说一句叫新兵们听不懂的话:“其实人这一生有时就是青萍浮水,谁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走向,其轨迹总是取决于命运的波折。”

    这个世界真有命运这种东西吗?

    或者说,所谓的命运,其实就是一切不可预测因素的统称,哪怕睿智如星光大师也不可能真正做到算无遗策,所以说凡人总是难免被命运所摆弄。

    云鹰,这个充满争议且传奇性的人物,本来是山海峰最尊敬的人之一,现在因为一系列事情的生,让他已经走到一个再不可能回头的极端。

    虽然神域把信息封杀了。

    山海峰却已经得到一点内幕。

    神域现在把云鹰称之为污染者,半年前曾经动大量力量对云鹰展开追杀,就连星光大师都亲自动手,不过即使是如此,云鹰依然成功逃出神域,最终被暗核会的人给带走了。

    换句话来说。

    云鹰如今再不可能回神域了。

    其实不仅仅是云鹰,北辰家族数百名成员,全部集体出走叛逃,这件事情在神域引起巨大的轰动,而根据山海峰所知,云鹰身边还有好几位神域的大人物。

    其中就有曾经光芒万丈的天云武圣。

    山海峰始终无法理解,这些人本来都是神域里最光辉体面的代表,每一个都是当年山海峰仰望的高山,为什么事情会甘心沦落至此?

    新兵们当然不知道山海峰复杂的心理。

    他们对将军充满崇拜与羡慕,因为山海峰的成长轨迹在这些新人眼里,不需要做任何的加工或夸张,直接就是一个完美的励志故事。

    一个偏远小镇走出来的小兵。

    他完全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爬到现在高位,如今俨然已成为远征军团里排名前几的大人物了。

    “叛徒北辰曦转交远征军总部,请你务必要看好她,她的存在将影响远征军接下来的战局。”苍松把北辰曦交给山海峰:“你该知道此人的重要性,如果她在你手里跑了,城主也保不住你!”

    “是,是!”

    山海峰连忙领命。

    他做了一个手势。

    北辰曦被士兵关进远征军总部大牢里,她全程一言不,满脸憔悴,面无表情,苍松为以防万一,特意留下几个高阶猎魔师。

    “你们准备怎么利用我。”

    北辰曦突然开口说道。

    山海峰微微一怔,这个问题本来没有回答的必要与义务,不过对方毕竟是北辰曦,她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也实在是造化弄人:“其实苍松军团长昨夜就在一个分基地设下圈套,他准备在引诱云鹰前来救你时一起抓获,今天苍松大人空手而来,说明还是被云鹰跑掉了。现在你已经被送到远征军总部,这里驻扎着数万远征军精锐,云鹰喝点实力如果敢进来必死无疑。”

    北辰曦闭上眼睛露出苦涩的笑容:“可他一定会来的。”

    “没错,他的为人,你我都了解,所以一定会来的。”山海峰心中微微触动一下,“云鹰不是白白来送死的人,他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与南方暗夜城联手。这几个月时间南方暗夜城与远征军一直处于对峙状态,所以说神域也好荒野也罢,全都师徒以这件事情作为正面对决的导火索。”

    荒野方面的动机很简单。

    云鹰的绿洲本就高手如云,若是再加狼剑、苍冥、牧神以及暗核会的部队,足以形成一股非常强的力量。

    永夜希望与云鹰合作就是看中这股力量,如果能联合起来一起对远征军展开进攻,无疑无疑会有更大的胜算。

    这件事对神域也是一次长痛不如短痛的解决难。

    暗夜城乃至暗核会对神域来说一直都如芒刺在背,绿洲尽管现在实力还不够强大,但是却具备强的潜力,终有一天会对神域造成巨大威胁,倒不如策划一场决战,直接分出一个胜负。

    毕竟这几个月对垒,神域各方面都受到不小冲击,如果在这样拖个三年五载,神域的秩序肯定会被受到根本性的影响。

    这次看起来是使荒野合力了。

    其实主动权依然在神域这边。

    神域非但占据选择战场的主动权,还占有防守方的优势,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再一战之内解决所有问题。

    北辰曦感到悲哀与痛苦。

    云鹰与永夜之王联手,他就再不能脱身了。

    因为,他一旦走上对抗神域的道路,他一旦参加这场战争,他的双手就必然会沾到无数神域的血,那个时候一切都不可能回头了。

    山海峰。

    惜云银月。

    以及他在神域的其他朋友们。

    这些依然还站在神域这边的人,他们讲不可避免走到云鹰对立面,而且从此以后绿洲也不在纯粹,他企图永远中立的梦想还没开始就被打破了。

    一切都是为了我。

    北辰曦愤怒挣扎几下。

    禁锢之链被拉动的咔咔作响。

    “你们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太卑鄙也太愚蠢了吗?云鹰从来神域第一天就没想做些危害神域的事情,他只是想过平淡普通的生活,可是却被莫名其妙的一步步被逼到神域的对立面,你们这么做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

    是啊!

    山海峰也想不明白。

    云鹰是这么年轻,他的潜力甚至还在冬归雪、银月这样的强者之上,他的性格虽然坚韧,但是不失善良,本不该如此的啊。

    云鹰要是能成长起来。

    他肯定会成为神域顶梁柱。

    现在就被逼与神域对立,未来要是荒野里诞生出一个可以直追星光的敌人,那么这对神域来说实在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现在这样的结果却是多方力量推动之下的结果,云鹰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只是这段混乱历史之下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星光大师亲自来到远征军总部。

    冬归雪和山海峰赶紧前去见他。

    星光对两人点点头说:“最近的事情,我已经有所耳闻,北辰曦这件事情,虽然是鬼墨借刀杀人,但是我们被他利用一回也无妨,毕竟这是一次非常不错的时机。”

    “这些自称魔渊之手的家伙实在太卑鄙了!”山海峰想到这些人,心里就无端升起一股愤怒:“他们非但企图利用我们,而且还偷袭了冬归雪军团长,惜云鸿大人就是被他们中一个叫流离风的家伙杀掉的,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啊。”

    冬归雪面色如常没有什么表示。

    星光大师不在意一挥长袖:“魔渊操控之下,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毕竟除非魔王出世引导魔族,否则群魔不会轻易从魔渊出来,既然他们对我们构不成威胁,我们暂时把精力用来对付暗夜城。”

    山海峰忍不住又问:“这暗夜城又是什么?难道不是来自魔渊的势力吗?”

    “是也不是。”星光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魔族内部并不是统一的,有蛰伏在魔渊里静等魔王出世的保守派,也有想法设法脱离魔渊的激进派。暗夜城无非是几个激进的魔效仿神域所建立的地方,曾经沙帝苍冥就是暗夜的最高成员之一,这股势力存在荒野已经很长时间了,神域始终鞭长莫及,所以说这次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机会。”

    也就是说。

    南方神秘势力没有什么神秘地方。

    几个幕后黑手的魔,所建立起来的魔域。

    难道那个永夜也是魔之一吗?不过不管怎么样,无论规模与实力还是人口文化对比,这个地方都不可能比神域更强大,否则也不至于蛰伏这么多年了。

    “这次以处决北辰曦为诱饵,那么所有黑暗中的势力,全部都将浮出水面。”星光凝视南方:“这或许将会是一次真正影响深远的统一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