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四章 生死相扶

《陨神记》 第五十四章 生死相扶

    荒野处处热浪袭人,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这样恶劣残酷环境对人体内的水分蒸很快两人为不被晒死渴死,只能暂时停止赶路,藏在一座土丘缝隙里,先等最热时间过去再说

    兔皮被摊在一块滚烫大石头曝晒

    兔肉则切成小块烤熟

    虽然荒漠兔肉油脂丰富细嫩可口,堪称荒野十分难得上乘的食物云鹰却是没敢多吃,一方面是没有对应的水分补充,吃太多只会加水分消耗,一方面不知道下次找到食物是什么时候荒野变异生物其实不少,只是能食用的少之又少了,有必要储存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这样漫无目的走下去,我们肯定是死定了”云鹰望着茫茫沙漠,目光变得有些茫然起来,不知道未来该何处安放,“我们去神域吧”

    狡狐疯狗的仇得报

    现在却还不是时候

    幕后黑手势力太大,最起码有一千多个凶悍扫荡者,其还有三个实力特别强横的头领当然,这还是已知的力量,究竟有多少扫荡者为他卖命,这些扫荡者又有多少强者,魔的本身又有多么强,这些都是未知的力量

    一个重伤的血腥女王

    一个尚且弱小的云鹰

    两人活到现在已是奇迹

    若找不到水的话,今夜能否熬过去都难说,何谈绝地反击,如何绝境逆袭?

    猎魔没有什么希望了

    可是返回神域就有希望?

    这是一两千里茫茫荒野啊,全省状态整装待,也需要很大勇气和运气,其更需要穿过完全未知的无人区,那种地方谁都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若注定要死在荒野

    血腥女王宁可选择战死

    这是作为一个猎魔人仅有的骄傲了

    “哎,我真搞不明白”云鹰能感受到血腥女王视死如归的决心“你跟那个什么魔的到底有什么恩怨?为什么在神域好好日子不过,非要死咬着别人不放呢,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血腥女王十分年轻,心智、容貌、潜力,全都无可挑剔,为什么放着好好日子不过,为什么放着大好前程不要,非要冒着奇险一个人跑到荒野来呢?

    云鹰随口一问

    因为以血腥女王高傲性格,多半是不屑跟他这种没有信仰没有荣誉的人解释谁知就在云鹰这么想的时候,一个泛着森寒气息同时有压抑着悲伤和痛苦的声音传来

    “他杀害了我父亲”

    血腥女王十分虚弱,身体却在微微颤抖,这一个刀剑加身都不皱眉,犹如钢铁一样坚强的女战士,此时此刻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从目光里流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血腥女王必须父亲身上背负污名,更要亲手为父亲报仇,正是抱着这样念头,十六岁就偷偷离开神域,真正用一年时间在荒野搜索

    血腥女王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猎魔师,只是毕竟太年轻了,她太自信太骄傲,又被仇恨蒙蔽双眼,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云鹰不懂女王

    不能怪他,云鹰没有父母概念,他长长的叹一口气,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动机,他就算不能理解,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做法对错呢?

    两人一句有一句没的聊着

    云鹰两天两夜没合眼,神经一直高度紧张,从荒野杀到营地,从营地杀到荒野,从来没有放松过,哪怕铁打意志也到极限,现在终于松弛下来,疲惫就像山洪般难以抵挡

    只觉得双眼皮重如千斤

    终于忍无可忍的闭上

    不晓得过了多久

    云鹰在一阵火辣辣干渴苏醒,猛地睁开眼睛,握住驱魔棍,两道目光左右扫视,天色昏昏沉沉,已经是黄昏时分,他没有想到一睡这么久

    虽然脑子是清醒一些,但是喉咙快冒烟一样

    云鹰知道身体已经严重缺水,这样下去是十分危险的

    女王半靠在不远,乌黑头垂落下来,双眼紧闭好像也睡着,不过脸色呈现出不正常潮红,每一次呼吸仿佛都很困难云鹰见此情况,他立刻上去,用手摸摸额头,滚烫直透手心

    坏了!

    云鹰没想到自己受伤几十个处屁事都没有,女王几道外伤出现感染的迹象,有可能是过毒箭被上面毒素感染造成的

    “喂喂,醒一醒!”

    “你不能死啊!”

    云鹰非常急,两人是一条绳的蚱蜢,那些扫荡者肯定把云鹰也当做一个猎魔师了,所以就算血腥女王死在这里,他们也绝不会放过云鹰

    若有血腥女王这个强悍战斗力跟在身边,云鹰还有一线逃生的机会,如果血腥女王死在这里,云鹰这个半吊子该怎么突围?

    血腥女王有些干裂嘴唇微微的动了动,无意识的痛苦低吟一句“水……”

    水?

    我也快渴死了!

    现在哪找水去!

    云鹰焦急挠挠头,兔血也早没有了,这可怎么办呢?

    突然,他冷静了下来,从女王插在靴子里的匕拔出来,轻轻在手腕上划出一道口子,血立刻就涌了出来

    只能这样了!

    血腥女王根本没有意识,犹如婴儿般本能允吸起来,淡淡的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女王意识骤然受到刺激,猛地睁开双眼看着他

    云鹰勉强挤出一个不好看的笑容“你总算醒了”

    血腥女王依然非常虚弱,她的目光顿时闪动几下,这个荒野人居然用他的血来救我?这若换在以前女王非暴跳如雷不可,她是高贵的猎魔师,怎么能以罪恶的荒野之血来续命!

    现在不知是太虚弱,还是其他更深层次原因,心里没有办法产生愤怒情绪

    “我们必须出”

    “今晚一定要找到水,否则我们死定了”

    云鹰把兔皮制城一个简陋的背包,他把剩余的兔肉都装在里面,又地上挖一个深深的坑,用沙土把在这里留的痕迹都掩埋起来

    血腥女王高烧,精神状态不稳定,现在战斗力大减,神器都很难动,她甚至连走路都很成问题,她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

    “你这样走太慢了”云鹰把兔皮包裹交给血腥女王“你拿着这个,我背你走!”

    血腥女王不是矫情的人

    现在情况容不得选择了

    云鹰略显单薄身体背起女王,在黄昏的荒漠里缓慢跋涉,昏昏沉沉暮色里留一条长长的足印

    夕阳撒过来,女王长镀上一层金红,她感觉到自己时间可能不多了,但是她的心里却是一片平静

    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

    最后与其生死相扶的人,竟然会是一个本来完全看不起的荒野少年

    天色渐晚,繁星浮现,炙热的荒漠急剧降温,云鹰剧烈喘息着像一头老牛一股惊人毅力顽强支撑到现在,终于头昏眼花难以为继,别说找到水源,一只变异兽都找不到

    “嗖!”

    这个一声刺耳尖啸传过来

    一支钢铁冷箭穿过云鹰面前,噗嗤一声,插在脚下,箭羽颤巍巍抖动起来云鹰脸色一变,当向射箭方向看去,五个身影正在缓缓地移动,前面是两个骑着变异巨蜥的气势,三个持弓者快跟在后面,这一箭就是其某个人出来的

    云鹰心猛然一沉

    这五人仅仅是先头相逢,不远一个沙丘的后面,正密密麻麻冒出几十个人影,每一个都穿着甲胄手持武器原本以为沙暴将痕迹和气味都掩埋了,他们不可能这么快追踪到这里,现在看来难道真是太乐观了吗?

    “别动!”

    三个弓箭手保持弓箭上弦状态

    几个荒野骑兵迅扩散开,正以半包围方式抄上来

    云鹰把血腥女王放下来,从手里抽出一支钢管,这次无论如何都逃不掉,既然如此多干掉一个也多带一个人垫背这支部队虽然将两人围住,却并没有急着起攻击

    从间走出两个人

    一个是身材粗壮高大,满脸灰白络腮胡子,看起来十分威猛的老者,他也是典型的荒野人装束,不过一身钢甲做工看起来还算可以,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就像垂老雄狮,依然散出不怒自威的气势

    另一个是个看起来年纪不太老的壮汉,大半张脸不知是被酸液还是火焰烧得面目全非,他的头非常稀疏,从脖子一直到胸口,大量葡萄般的变异组织分布,这显然是一个轻度变异的变异人

    这支队伍有这么几个轻重度变异的家伙,云鹰却现绝大多数人类都是正常的,这支队伍应该不是扫荡者的队伍才是

    不是扫荡者又会是谁?

    云鹰怒喝道“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不重要!”壮汉露出狰狞丑陋笑容,他抬起手对手下做出一个命令,“上,给我杀!”

    这些人敢在夜晚穿行荒野,绝对不是普通的挖掘者,云鹰也好,女王也罢,真的已经杀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