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四章 营救

《陨神记》 第六十四章 营救

    明破晓在神域是主教级大人物,他在中层和下层的民众群体中,有着大量的拥趸者和崇拜者。可就这样的一个人物,居然被云鹰一个照面就给干脆利落的干掉了。

    云鹰一击攻破神圣要塞,现在又一击斩杀大主教明破晓,如今更率领能使用神器的荒野变异人军团与神域猎魔师军队教授,这里任何一件事情都骇人听闻,都足以给云鹰冠上魔头的绰号,更何况三件事情都集中到云鹰一个人头上,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从神域建立千年以来,从来没有生过这么恶劣的事情。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把天都捅破了!

    云鹰之名经过这场战斗必然使天下震动,无论神域荒野,都会记住这个人物。

    苍松近距离目睹着一切,自然已经暴怒如雷,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像云鹰这么可怕的存在,这个世界或许比云鹰强大的人或许大有人在,可从来没有人像云鹰这样给他带来如此震撼。

    荒野人强大的身体素质以及凶残狂暴的优势,现在与猎魔师近距离肉搏战情况中尽显优势。猎魔师军团比起荒野人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各种不同的法器,而变异人手里就只有一根改良过的驱魔棍,荒野从装备水平来看比之神域实在落后太远。

    不过一场战斗结果不是光靠装备能衡量的。

    这帮变异人在荒野里都不是默默无名之辈每一步成长都是淌着鲜血踏着尸骸走过来的,每一次进化都是在生死一线的磨砺中,因此每一个战士都具备近乎野兽的战斗本能。若依在失去距离优势之下,神域人被荒野人贴身狂殴,几乎一开始就处于被压制的状态。

    苍松愤怒出一道恐怖重力波!

    一个变异人苍鹰战士当场连同地面以及盔甲被压扁了。

    其余荒野战士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更加愤怒嘶吼猛冲过来。

    云鹰却直接抛过来一团绿色火焰,苍松知道这是红一的天灭神火,他不敢轻易的接触,只好控制重力把火焰全部压制在安全距离之外。这个时候空间一阵欢动,云鹰手舞银蛇又一次起刁钻进攻,这次已经没有明破晓了,他要是重创还有幸存可能吗?

    苍松直接一声大吼。

    重力之手覆盖整个周边。

    半径几十米陡然增强百倍重力。

    云鹰一旦在重力范围内出现,当场就会被巨大重力所压制,从而牵制云鹰的活动能力。

    云鹰却不是省油的灯,他干脆退出重力覆盖范围,手里不晓得何时多出一张弓,他的身体不停变化穿梭,每次更换位置都会射出一支箭,几乎同时有七八支箭,同时从不同方向而来。

    石咒弓是十分危险的法器!

    苍松只好挥舞长棍一一的抵挡。

    谁知道就在个时候他,突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一把拂晓直接刺向苍松,直接将其给逼退十几米。

    “这个人交给我!”老酒鬼回头对云鹰喊道:“不要在浪费时间!你先救人要紧!”

    云鹰差点把最重要事耽误了,此时此刻与小怪鸟感知连接,小怪鸟从战斗一开始就被云鹰放出去,始终从高空监视战场情况,只见几个猎魔师就要施展火焰,将绑在火刑柱上面的北辰曦烧死。

    该死!

    云鹰赶紧操控小怪鸟!

    大怪鸟直接一个俯冲而下,连续喷射出几道金色电光。

    两个猎魔师对这怪鸟根本没有防备,立刻猝不及防的情况之下,直接被金色电光给炸飞出去。

    金色怪鸟迅落到北辰曦面前,用比乌钢还要坚固十倍的鸟喙,猛地用力一啄,当场就将束缚住北辰曦的一条粗大禁锢锁链给击碎了。

    北辰曦见到金色怪鸟的时候,满是泪痕脸上露出复杂笑容,旋即脸色一变:“云鹰!小心!”

    小怪鸟准备再啄一根锁链。

    一杆笼罩着寒气的冰冷长枪刺过来。

    它准备刺穿这只金色怪鸟再贯穿云鹰。

    小怪鸟对长枪吐出一道金色雷电,冬归雪的实力远不是小怪鸟能够抵挡的,所以金色闪电落在长枪上面,它仅仅是稍微减弱长枪的气势,可是并没有办法阻止这杆长枪刺过来。

    吱!

    金色怪鸟尖利长鸣,它本来肥母鸡一样的体型,突然间又变大了五六倍,现在足足变成一头双翼展开有两三米长的巨鸟,一双坚硬金色爪子凌空抓住刺过来的长枪。

    冬归雪面色一冷。

    双手手腕奋力一挑

    冰雪咏叹里喷薄出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就把金色怪鸟给弹飞出去,金色怪鸟身上已经被一层寒冰覆盖,再没有办法阻止他前进了,长枪继续向北辰曦身上刺过去。

    北辰曦依然处于禁锢状态。

    她面对刺来的长枪,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这杆长枪眼看就要刺中北辰曦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影出现在眼前,居然当场把冰雪咏叹的枪刃给握在手心之中。

    冬归雪感到巨大的力量袭来,让长枪无法再寸进丝毫。

    他抬起头来。

    这个人全身看起来都是破破烂烂的,还被裹在血淋淋的绷带布条之中,只露出一双冷漠而又泛着暗金光芒的眼睛,刺客一只左手徒手握住冰雪咏叹,冷冷的看着他说:“你敢杀我的人?”

    云鹰居然单枪匹马来到这里?

    他不知道附近高手密布吗?

    这是找死啊!

    北辰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更是感到无比的感动,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真希望成为他的人。

    冬归雪什么话也不说,冷峻的面孔闪烁杀气!

    一股严寒能量从长枪里骤然被释放出来。

    这股力量本来全部是冲着云鹰而去,结果打在云鹰身上却不知道为什么向四散开了,让数十米空气都被冻出大量冰晶,就好像一颗能释放出寒冰的炸弹在两人身上爆炸开来一样。

    冬归雪在出手释放能量的瞬间。

    云鹰动护臂神器产生的排斥力场。

    冬归雪拔出腰间凝霜,云鹰抽出巨大的断剑怒斩,两人一手抓着长枪,一手拔出武器对砍。

    一把精美如冰雕的长剑,一把厚重断刃的巨剑,两把兵器凌空碰撞在一起,冰与火的能量一下子席卷出来,让半空弥漫的冰晶统统融化,这么短短两秒钟时间,竟然好像形成一场小雨纷纷扬扬洒在四周围。

    “凭你如今的力量!”云鹰冷笑道:“已经杀不了我了!”

    一股莫大的力量袭来。

    让冬归雪感到难以支撑。

    两人差距似乎越来越大,若是在半年前冬归雪被云鹰一击击败,尚且是云鹰借助外力产生强大爆力,那么这一次纯粹是从正面对冬归雪进行压制。

    要知道。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时冬归雪几乎可以秒杀云鹰,可是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云鹰已经成长到让冬归雪难以战胜的地步了。云鹰不给对方思考时间,他一脚踹在冬归雪胸口,让冬归雪盔甲都凹陷进去,整个人被踢到半空中。

    右手怒斩奋力扫出。

    他挥出一条火龙追过去。

    这家伙当着星光大师的面击退冬归雪,现在更是要当着星光大师的面去将冬归雪干掉?

    星光大师不可能在无动于衷,突然伸出手弹出一根针,这根针从指间射出去的瞬间,瞬间就进入到高音状态,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反应或是感知,直接向着云鹰后颈部位射去。

    这一击要是命中了。

    云鹰百分百会彻底瘫痪!

    云鹰看不清攻击的轨迹却能感觉到,他只能稍微偏离了要害,让这一根雷针打在左臂之上。

    叮!

    这一根看起来牛毛一样的细针,其实却蕴含着难以置信的力量,居然让云鹰站立不稳,冬归雪这个时候也趁机退到安全距离。

    算了!

    不管他了。

    惜云星光高高在上。

    这附近又高手如云。

    云鹰绝对不可以在这里浪费时间。

    小怪鸟成功把北辰曦身上的禁锢锁链给啄开,北辰曦在恢复自由的刹那,她看见云鹰抛过来一把长剑,北辰曦随手就接住,入手的瞬间就产生亲切的感觉。

    正是大地使者!

    北辰曦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有重回自由的一刻。

    “我们走!”

    云鹰刚准备抓着北辰曦离开,突然一道敏捷身影横空而至,岚麟直接一剑把云鹰逼退数步,云鹰还没有站稳的时候,他的背后出现一道影子。

    一把危险的冥蝎刺出。

    是影擎苍这个阴险的家伙!

    云鹰前面是岚麟背后是影擎苍,他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也来不及动瞬移,只能虚化身体避开要害,最终冥蟹在腹部造成一道深深地伤口。

    圣武士与神官也纷纷围过来。

    影子部队的高手出现在附近。

    云鹰和北辰曦一下就被包围了。

    云鹰在人群中看见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白衣胜雪风华绝代,正手持一柄光芒神剑,默默站在云鹰的面前。

    云鹰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心中莫名感到一阵悸动与难受,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大概云鹰心里很清楚,他为这场战斗不惜代价,所以就算能够活着回去,恐怕也很难活下来了。

    云鹰不怕死却尚有牵挂。

    其中最主要一个就是眼前这个人。

    云鹰知道这一次见面,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可是他又该怎么解释这一切,“银月,你……”

    “别说了!”

    银月直接打断云鹰。

    她抬手就是一道光芒万丈的斩击。

    银月的攻击实在是太强大,光芒之强烈,让人无法直视。

    几十米的地面纷纷崩裂,恐怖的能量犹如洪水灌地,圣光无尘本就是神域里面威力最强的神器之一,几乎可以媲美星光的灭世雷刃,哪怕是猎魔大师在这种攻击面前,恐怕都要暂避锋芒吧。

    云鹰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其他人对他出手,他都可以接受。

    可为什么银月也要这么做,难道连她也要来斗个你死我活吗?

    云鹰不禁产生一种悲凉的无奈感,为什么这些愿意肝胆相照的挚友,最终都会走上陌路甚至变成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