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八章 第一杀手

《陨神记》 第六十八章 第一杀手

    云鹰依然与银月缠斗。

    两人打得十分热闹,其实没致对方于死地,说白就是在过招,而不是在死战。

    云鹰自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彼岸花的药效一旦过去,云鹰不要说继续战斗,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站起来,或者说还有没有机会再站起来。

    不能拖了!

    必须赶紧走!

    可脱身哪有这么容易?

    这附近早就已经被圣武士、神官、猎魔师、惜云家族、影子家族,以及各个家族精锐布满,冬归雪和影擎苍两大高手虎视眈眈的,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手,但是这两个人的实力,云鹰没有办法忽略。

    现在干扰覆盖这个空间。

    云鹰没办法动穿越。

    银月就算放水又有什么用?云鹰恐怕难以黯然离开!

    这个时候,头顶传来的动静,当凝神望过去的时候,老酒鬼和永夜两个人,正在半空惜云星光打在一起,那边的战斗可比这里激烈精彩多了,几乎瞬息变化十几个位置,所过之处刀光雷光剑光交织,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而无法分辨情况。

    暗夜城这次触动了很多高手。

    现在这些高手也纷纷跟天云城强者交上手了。

    云鹰现这一幕的时候,他又看见几艘暗夜城巨大母舰,现在已经利用要塞防御漏洞,突破神圣要塞的外围战阵防御,正在缓缓地着这个位置围过来,一批又一批暗夜黑武士,正在从各种载具上面跳下来。

    冬归雪见此脸色一沉:“拦住他们!”

    黑武士是暗夜城培养的顶级高手。

    也就是云鹰所理解的弑神者。

    同时又相当荒野的圣武士。

    这些黑武士战斗能力比猎魔师军团普通猎魔师还要高一点,几乎可以直追圣殿圣武士的水平,毕竟是暗夜城耗费多年心血培养,又有永夜这种大师级人物亲自训练,最终变成一支武技与法器完美结合的部队,非但具备高素质而且具备强战斗力。

    两百多个黑武士出现。

    他们带来各种攻击部队。

    冬归雪和影擎苍不得不开始指挥手下抵挡。

    云鹰立刻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逃跑时机。

    银月自然也是这么想的,她直接对运营说:“趁现在,快走吧!”

    “我就这样走会不会连累到你?”云鹰想到银月现在也很不容易。

    银月忍不住哼道:“连累我?你还会在乎这个吗?你有北辰曦那个女人就够了!”

    没想到,银月这种强悍的女人,居然也会钻这种牛角尖,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耿耿于怀,她心中的怨念看起来颇深啊。

    云鹰却也没有办法好好解释。

    这种逃跑的机会稍纵即逝。

    “如果这次我能活着,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云鹰说完抽身而出,双手挥舞着怒斩,骤然向岚麟劈过去。

    岚麟挡住这到攻击,却也被这到攻击给击退十几米。

    云鹰抓着北辰曦:“别打了,我们撤!”

    岚麟并没有追上去,两人趁机离开高台,正准备冲向高边缘,从高空直接跳出,脱离猎魔师的封锁区域,再从半空施展空间能力逃走,一举撤离这个该死战场的时候。

    一抹墨绿寒光闪过。

    这道光芒被北辰曦捕捉到了。

    它是笔直冲着云鹰后颈而去的——有偷袭!

    云鹰的感知是何其敏锐?北辰曦没有来得及体型,他就感觉到强烈危机感!

    不过这个偷袭者的实力实在强大,恐怕云鹰平生所见到的高手里面,实力最强大的几个之一,也是最擅长暗杀的家伙,现在以偷袭的方式法器袭击,几乎没有任何闪避的可能。

    “小心!”

    北辰曦关键时刻潜能顿时爆出来。

    她奋力推了云鹰一把,用身体挡在云鹰面前。

    北辰曦胸口直接墨绿色寒光刺穿,那锋利的利刃几乎要从背后透出来,企图再刺中背后的云鹰,北辰曦反应也很迅,她伸出手死死握住对方手腕,让利刃没有办法再前进分毫,从而保护住背后的云鹰。

    不!

    云鹰双眼顿时泛起血光。

    说时迟那时快,两条银色光芒脱手而出,急弹射出来,绕过北辰曦,犹如狠辣致命的毒蛇,狠狠向妖在这个人影身上。

    光芒一身而过。

    整个人都被直接切开了。

    云鹰愤怒扭动银蛇,连续切割数次,企图将其撕碎。

    不对劲,太顺利了,虽然有北辰曦的配合,但是这个家伙显然是一个平生罕见的刺杀高手,他怎么可能会连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呢?

    对方是在偷袭中起攻击。

    这样的绝顶高手又怎么会被轻易反杀呢?

    云鹰没有心思思考这个问题,他收回银蛇,抱住北辰曦,双腿一跃起,跳出十丈远,先脱离危险的区域。

    北辰曦被刺伤到现在数秒而已,她的脸色就已经苍白如纸,双手连握紧大地使者的力气都没有。

    叮当一声。

    剑掉在地上。

    她全身的肌肉好像都失去控制。

    她的瞳孔放大,自主呼吸困难,全身神经系统似乎都开始崩溃。

    有毒!

    还是剧毒!

    这种顶尖杀手不出手则已,他们一旦出手攻击目标,那么目标就几乎没有幸存的可能。

    云鹰不知如何是好:“喂,坚持住,我这就带你离开。”

    “抱歉,云鹰,我只是想来绿洲,没有想到会把你卷进这种事情来。”北辰曦只是缓缓地摇摇头,从眼睛里流出一行血来,她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他是影千面……你打不过他的……别管我了,快走!”

    北辰曦只是被刺一下。

    现在眼看快性命不保了。

    这家伙的武器比冥蝎还要阴毒!

    云鹰站起目光扫视周围,从透明的空气里面,立刻就走出一个人影,从头到脚都是黑衣,只是露出一张淡漠的眼睛,从眼角微微呈现的皱纹来看,这应该是一个中年人。

    此人不是别人。

    正是影子家族族长影千面。

    他有一个绰号叫做千面修罗。

    据说影千面能幻化成各种样子,其杀人术在整个天云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是一个在天云城最辉煌时期实力依然能跻身前十的存在,与红一这种大师级猎魔师基本是一个层次的强者,只不过所擅长的战斗方式各有不同罢了。

    这两个家伙被影千面盯上了,几乎就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岚麟看见迅衰弱的北辰曦,他的表情变得很是不好看,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此劫吗?

    他紧紧地握着手里的长剑。

    惜云银月见到这个人出现,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讶然,她显然难以置信这个人会出手,忍不住叫出来:“你竟然……”

    冬归雪、影擎苍表情也各有不同。

    冬归雪没想到城主会派这位过来杀云鹰。

    这次云鹰可算是彻底的完了,可冬归雪心里却感到很不舒服,他表面看起来自然是非常厌恶云鹰,当然时机内心对云鹰也是全无好感,只是理智告诉他,其实云鹰不能死。

    因此他明明看出银月跟云鹰是在演戏却不去打断。

    冬归雪讨厌云鹰性格,也嫉妒云鹰的强大潜力。

    冬归雪却不得不承认,如果还有谁可以直接对那位高高在上不可战胜的人,造成一点威胁,这人只能是云鹰,若他还想着要为父母亲人以及乡亲报仇,光靠自己的力量怎么够?云鹰无论再讨厌,他未必不能够利用啊!

    影擎苍见到家主出手也觉得很奇怪。

    影擎苍才二十多岁,家主仅仅四十多而已,他却早早被定位家族继承人。

    不过按照目前情况,真正继承家族族长时候,最起码十几二十年以后的事情。

    影擎苍提拔成为成为影子军团的副领,他却对这位影子兵团团长兼家族一把手的人物一无所知。

    影千面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神秘。

    他身上似乎隐藏着无数的秘密,虽然在家住之位,可很少过问家族之事,家族里面所有的事情,几乎全都是几位长老在打理,虽然担任兵团团长,却很少指挥影子兵团,整个影子兵团日常行动都是影擎苍负责的。

    最最神秘的地方在于。

    哪怕是影擎苍,他都没有见过家主长相。

    可是恰恰是这样一个神秘又强大的人,他偏偏从数年前开始就对云鹰产生兴趣。

    这并非空穴来风,其实影千面明里暗里与云鹰有过接触,只是连云鹰自己也不知道而已,其中最特别的一次是在圣殿审判的时候,当时影千面居然以族长身份替云鹰说话,这对他来说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其中最特别的一次是在半年多前,云鹰逃离神域的时候,影子家族被派去追杀。

    当时影千面是亲自出手过的。

    奇怪的是,影千面居然失手了。

    这对他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准确的说法是,影千面根本没有追到云鹰,他在半途与另一个人打了一架,后来影子家族派影擎苍偷偷去调查了解,结果影擎苍确实在一个地方现战斗的痕迹,从痕迹来分析战斗双方是两个人,与影擎苍打斗的应该是……

    影擎苍想到这里。

    他看了一眼惜云银月。

    现场的痕迹只有圣光无尘可以造成,所以当时与家主交手的绝对惜云银月。影擎苍知道惜云银月很强,他都不是银月的对手,但是他不相信凭银月可以拦住影千面,难道说他们两个人之间又有什么秘密?

    影擎苍突然觉得似乎有一条线,正把所有人的关系都连接在一起。

    他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冬归雪。

    冬归雪对他使了一个眼神。

    影擎苍点了点头。

    两人继续观望。

    云鹰两眼都是汹涌的怒火,他死死瞪着这个神秘莫测的家伙:“你对她做了什么?快把解药交出来!”

    影千面目光淡漠似乎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任何情感波动,“我只杀人,从不救人,所以无药可解。”

    “那我先杀了你!”

    云鹰彻底被激怒了。

    怒焰炎斩爆出几十米巨大剑光,犹如一条飞流而下的瀑布,瞬间贯穿影千面的身体,影千面站在原地不躲不闪也不防御,他淡漠的眼神里甚至都没有出现丝毫波动,火焰剑光就这样轻而易举将他身体贯穿,最终整个人活活被炸成碎片。

    怎么回事?

    云鹰感觉越来越奇怪。

    又一招把他给干掉了?

    云鹰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尖锐的刺痛,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一把冰凉而致命的利刃,先刺破自己的斗篷,随后刺进皮肤里,在肌肉一点点穿梭,那锐利尖端直接刺向心脏,一股死亡的气息顷刻间笼罩全身。

    (欢迎关注陨神记官方公众号:yunshenji 参与每周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