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九章 陷入绝境

《陨神记》 第六十九章 陷入绝境

    影千面的毒刃刺进身体的瞬间,云鹰感到强烈毒素在体内蔓延,这种感觉好像给自己身体里注射一支滚烫的碳粉。

    不过。

    也就是皮肉之苦!

    云鹰根本不怕毒素的攻击!

    影千面似乎意识到这种攻击对云鹰没有任何用处的,正准备利用利刃切割把云鹰身体裂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双手一松,直接虚化身体脱离出来。

    一剑凶猛砍过来。

    影千面被拦腰斩断!

    第三次了,影千面又死了!

    影千面两段的身躯犹如被一股风吹起来,正摔在四五米外的地方,如此腰斩的伤害没有几个人可以承受,而对于一个正常人类来说,这更是必死无疑的伤害。

    影千面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干掉?

    云鹰看得真真切切,影千面落地的时候,从伤口部位,竟开始分解,两截身躯在短短两秒钟时间之内,直接变成一股灰黑色烟雾,旋即在空气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果然。

    这根本不是真身。

    难怪会这么好杀!

    云鹰目光扫视出去,这次已经不止一个了。

    从数个位置同时走出一个人影,每个都黑衣蒙面,双眼淡漠无比,手中握着一把利刃,全部都是分身而已吗?

    原来如此!

    难怪根本杀不死他。

    影千面的能力很特别,云鹰忍不住想起蝰蛇。

    蝰蛇的镜像水晶是一件极其强大且难对付的神器,几乎能够复制所有物体,无论是生物,还是武器法器,云鹰所遇见过的对手里面,蝰蛇绝对是最难对付的之一,当初能打败蝰蛇,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运气使然。

    影千面能力与蝰蛇相似却又有非常明显的区别。

    蝰蛇通过镜像水晶复制自己形成分身,影千面的神器本身似乎能直接形成分身,前者能复制几乎所有东西,虽然可以分身但是分身能力较弱,哪怕以蝰蛇的实力也只能复制三四个,后者应该是直接依赖一件分身效果的神器,所以拥有强大的分身能力。

    三个、五个、十个、二十个……

    一道有一道身影,从虚无到实体,不断呈现出来。

    云鹰四面八方都被影千面包围,每一个影千面都一模一样,他根本感觉不到本尊在什么地方。

    真不愧是影子家族的族长。

    真不愧是影子兵团的团长。

    真不愧是天云城第一杀手。

    影千面的分身都很弱,集中全部的力量,只能动一次攻击,这一次攻击却足以达到本尊的水平,如果一次攻击没有杀死对方,影子分身就会因为力量衰退而变得极弱。

    正因如此刚刚被轻松干掉好几次。

    一个杀手不是战士,有一次攻击机会就够了。

    数十个分身围住云鹰,同时间一拥而上,每人就攻击一次,那也是十分恐怖的场面,毕竟这一击是天云第一刺杀高手的一击。

    云鹰看着倒在地上的北辰曦,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把怒斩巨剑挂到背后,从怀里掏出回天镜,先把北辰曦及自己身上的伤口愈合。

    影千面怎会给他慢慢恢复的机会?

    云鹰体质特殊能基本免疫毒素?

    那就一刀刀将他给切成碎片!

    数十个影千面同时行动,数十个影千面同时消失,犹如一阵烟尘般消散在空气里,几乎就是在消失的同时,云鹰身边就同时出现四道身影,每一道都快到了极致。

    一道道影子不断出现。

    一道道影子全部袭向中心。

    云鹰始终站在原地不动,无数敌人从四面八方的虚空里神出鬼没的冒出来,影千面实力不逊色猎魔大师,可其攻击风格与猎魔大师截然不同。

    星光与红一。

    他们精神力雄厚。

    这些大猎魔师在起攻击的时候,哪个不是轰轰烈烈惊天动地?

    影千面的攻击却没有半点华丽的效果,只是把一个字贯彻到极致而已——快!

    没错!是快!太快了!

    刺杀再配合隐身匿形的本事。

    云鹰几乎一瞬间就被彻底置之死地。

    因此云鹰没有任何防御动作,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得上一个影千面的度,更何况是几十个影千面一起袭击的结果,所以干脆把精神力量都集中,接着一口气释放。

    一股绿色火焰在体内喷出来。

    瞬间覆盖周围十米范围。

    数个分身直接被炸裂。

    即使是如此,也没有用,影千面则无孔不入,其余分身把身体像影子一样诡异的拉长,竟然通过细微缝隙以及薄弱区域钻进来袭击,最终在云鹰身上造成几道伤口。

    “滚开!”

    云鹰大怒,操纵着火焰,犹如浪潮般推出,数个分身被当场淹没。

    轰然一声,火焰巨浪轰击地面,大地被天罚神火轰出一个巨大的放射状裂口。

    云鹰开始吧始终笼罩在一个大火球中,再不断的操纵火焰疯狂攻击四周目标,最终硬生生被云鹰干掉近二三十个分身。

    让人几乎感到绝望的是。

    影千面的数量没有减少分毫。

    非但没有减少分毫,反而比刚刚更多了。

    影千面的本尊躲在感觉不到的地方,正在不断的释放和制造分身,他释放一个分身所需要凝聚的力量并不多,云鹰长时间维持火焰流动却会造成巨大消耗,更何况即使是在消耗不成正比的情况之下,云鹰也根本不是影千面的对手。

    他的攻击根本打不到影千面一下。

    反倒是影千面不断在身上造成伤口。

    云鹰能感觉到每次刺在身上的利刃,其中所蕴含的度都是不一样,现在只觉得身体里好像被人倒进各种强酸和辣椒水,哪怕以云鹰的体质也有一种难以承受的感觉。

    这么下去云鹰死定了!

    惜云银月还是无法相信。

    她不理解影千面为什么要这么做。

    冬归雪的眉头则越皱越深,他从来没有见过影千面出手,所以没想到影千面这么强,天云城里像他这样的高手,这么多年以来居然如此的低调。

    与此通知。

    上方战斗似乎也分出结果来了。

    永夜手持的两把光刀开始暗淡,光滑而又漆黑的铠甲出现破损,从破损部位能见到一些奇怪的维生设备,至于老酒鬼现在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全身都是高温烧灼过的痕迹,竟冒起一丝丝的黑烟。

    反观星光大师。

    惜云星光从容淡然,他永远灰衣素袍,穿最普通的布鞋,哪怕是面对这两位顶尖强者的进攻,竟然依然依然没有受到明显伤害,他甚至可以说得上游刃有余。

    “暗夜城选择进攻是一个错误。”

    “你们的出现则更是错上加错。”

    星光大师目光落在下面,他看见被无数道影子不断围攻的云鹰身上,双眼闪动着莫名的神采。

    老酒鬼脸色难得变得凝重。

    惜云星光的精神力量太强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类可以把精力修炼到星光这种地步。

    天云城三位大师,恐怕其他两位大师精神能量加在一起,都还甚至达不到远惜云星光的水平,虽然惜云星光并没有专注修炼武技以及身体,但是光凭这股压倒性的精神力量,哪怕任何一件最普通的神器,恐怕都可以再其手里化腐朽为神奇。

    永夜之王面罩底下传出粗重的呼吸,他的身体好像有些特别,必须借助盔甲里的维生系统生存,现在这一副维生系统已经多出损坏,所以永夜打起来也变得越来越吃力。

    “凭你们这种力量,怎么可能撼动神域?”

    星光大师说到这里的时候,居然慢条斯理抽出一件武器,这件武器不是别的东西,居然是一根最普通的驱魔棍,这种驱魔棍在任何猎魔师商店都能买得到,最多只需要几枚神域金币。

    这下子老酒鬼脸色不太好看了:“你是想侮辱我们吗?”

    “不,我是想告诉你们,绝对的力量面前,有时候甘认失败,静静地潜伏,这才是最正确选择。”

    话音刚落。

    星光大师身边雷芒一闪。

    他好像化成雷电冲过来,驱魔棍直接劈向老酒鬼。

    老酒鬼武技千变万化,拂晓化作道道残影,直接向星光身上各处劈去,两把武器转瞬间在半空中交锋足足三四十次。

    星光大师抓住机会。

    驱魔棍向前一刺而出。

    一股风暴般的能量,从驱魔棍上面产生,最终蔓延而上,最终从尖端喷出来,重重地轰击在老酒鬼的拂晓之剑上,老酒鬼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不可抗拒的里,他硬是被轰退了二十几米。

    星光转身又像永夜扑过去,一根最普通的驱魔棍,在他的手里堪比挥威力,居然不必圣光无尘在银月手里弱,他的身体又伴随着雷电闪动而不断变化位置,永夜勉强抵挡几十次,最终驱魔棍直接插进永夜的左臂。

    轰的一声爆响。

    整个左臂被抛飞出去。

    如果有人可以看到永夜的手,那么一定会非常的吃惊,因为永夜盔甲里并非人体,居然完全是一些仿生结构和机械打造而成的。

    “你就是靠这种手段活到今天的吗?”

    星光冷笑再次击出一棍。

    永夜也被弹飞出去。

    星光看着狼狈不堪的两个人,他静静地漂浮在半空,周围不断跳动雷光,一张儒雅平静仿佛教书先生般的脸孔上,难得露出一种威严,那是一种高高在上,俯视着蝼蚁的威严。

    “明知道会输,你们还要送死。”

    “明知道一旦输掉,那么万事皆休,你们还要愚蠢的踏进毁灭深渊。”

    “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就凭你们这样人也想推翻神域?简直是笑话!”

    老酒鬼不知道永夜现在是什么表情,正如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露出什么表情,但是一股几乎绝望的无力感充满整个内心,他总以为自己早晚有机会与打败星光,可是现在看来,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

    一根驱魔棍!

    只是一根驱魔棍!

    这是天云城最弱的菜鸟猎魔师和学徒才会用的法器!

    惜云星光却靠着一根驱魔棍,硬生生的将他们两个人给击败了!

    老酒鬼不强吗?永夜之王不强吗?这两个人任何一个都可以媲美猎魔大师!这两个人中任何一个都可以算得上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强者,只是在惜云星光的面前,居然会如此不堪一击。

    “你们就到此为止吧!”

    惜云星光握紧手里驱魔棍,正准备展开最后一轮攻击的时候,突然大量沙尘好像下雨般,从天空不断的洒落下来,他微微地眯起眼睛,再次在眼角跳起深沉皱纹,抬头向天空看了过去